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1章

第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菜是法国菜。餐厅装修精致高雅,殖民地遗留风格,落地玻璃窗,面朝大海,海对面的港口灯火辉煌,海面像一块碧玉,微微的涟漪起伏都看得清清楚楚。忽然夜空绽起五颜六色的烟火,像许多晶亮闪烁的珠宝向天空喷涌,餐厅里的人开始天鹅似的伸着脖子观看——

    “今天是七夕,国产情人节。”对面一直秉持沉默是金的陈时榆终于开口说话了。

    陆讷恍然大悟,他说怎么这么不自在呢,原来餐厅里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他们两个大男人坐一块儿,是挺奇怪的。

    陆讷皮糙肉厚,社会无业游民一个,倒是无所谓,对面这个可是风头正渐的大明星,瞧他拿着刀叉那个优雅劲儿,陆讷问他:“这日子你也敢跟我吃饭,不怕狗仔做文章啊?”

    陈时榆撩了下眼皮,牛逼哄哄地说:“我怕什么?”

    陆讷忘记了,对面这个是能够顶着各种谩骂歧视封杀高调出柜的牛人,用不着他操心。

    最近有小道消息说,陈时榆如今跟苏二在一起。苏家对陆讷这种小老百姓来说是个传说。有一回,陆讷在中央大厦楼下瞥见一辆苏家大少坐的劳斯莱斯在旁边的小路左转,开向滨江大道。苏家大少那张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上可媲美国际明星的脸就在陆讷眼前一晃而过,他旁边坐的应该是他保镖,长得一点没有电视剧里的横肉凶悍,斯斯文文的还挺养眼。

    关于苏家的传闻太多了,关于苏二的传闻更多。鉴于陆讷跟陈时榆打从穿开裆裤起的交情,陆讷觉得有必要提醒他,苏二这人看起来很不靠谱,他身边的人换得比陆讷的内裤还勤,这样的人,陆讷怕陈时榆降不住。

    他还没开口呢,陈时榆那边先接了个电话,那双勾人的凤眼微微的眯起来,身子靠在椅背上,手指敲着桌面,幽幽地说:“看海景啊……当然跟男人,怎么只许你苏二少金屋藏娇,不许我陈时榆会老情人?”

    陆讷暗自可乐地想不晓得会不会被苏二给灭了。

    陈时榆打完情意绵绵的电话,脸上却没有半点情意绵绵,将手机往手边一搁,该干嘛干嘛。过了一会儿,他开始点烟,洁白修长的手指配上那娴熟的漫不经心的动作,真是说不出的有味道,他的眼神透过烟向陆讷飘来,似笑非笑的,“陆讷你脑子想些什么我一清二楚,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薄情?”

    陆讷连忙低头,说没有没有,但陈时榆还是挑了下眉,明显不信,他说:“陆讷你还是老样子,傻透了,这个世上哪来什么真爱,何况在这个圈子里,谁出娘胎的时候忘带脑子了,各取所需罢了。”

    他看陆讷似乎不大相信,嘴角勾了勾,露出讽刺的笑,“你当他真喜欢我呢,不过是图个新鲜,又不像别人那样惯着他,得不到的总是好的,这种人,就是犯贱。”

    他烦躁起来,将烟掐灭了,忽然很不高兴,“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陆讷没吭声,心里想,这不是你自己主动讲起的吗?

    说实话,接到他的电话真的挺吃惊,他们大概有一年没联系了吧。他还是谁都能使唤的练习生的时候,他们住在一个旧纺织厂的车间,就在宅字第那片儿老城区,建国初期的厂房,正对着杨柳河,冬天晚上气温零下七八度,风吹过结冰的河面在空旷粗糙的厂房里盘旋,屋里没任何取暖设备,两个大男人为了取暖挤一张床,陆讷将脚搁在他的肚皮上,那时候真觉得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更亲了,这就是兄弟。后来,他一步一步红了,先是搬出了纺织厂,然后与陆讷的联系也慢慢少了,其实吧,也是可以预见的,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他奔着他的锦绣前程一路头也不回地飞奔,陆讷呢,还在原地转悠,三十好几了,除了腰间一管阳、物依旧坚挺,一事无成,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你呢,快结婚了吧,这种日子出来,你女朋友不会有意见吧?”

    他换了话题,还换了个陆讷十分不愿意谈的话题,陆讷闷声闷气地说:“没,分了。”

    陈时榆一愣,然后就乐了,“怎么就分了,你当初不还为了她跟我翻脸来着吗?”

    陈时榆这幸灾乐祸的毛病跟他那副狗眼看人低的德性一样讨厌,看陆讷不得意,还不忘在他伤口上戳几下,陆讷含糊了几句,“就这么着呗。”

    陈时榆教育他,“早告诉你找份正经工作,或者开个店,没房没车,哪个姑娘肯嫁你——你要没启动资金,我这儿有。”

    陆讷笑着听,他这人一大优点,就是想得开,嬉皮笑脸地说:“不如这样吧,你看这么些年你也积攒了不少钱财,你又不包二奶,不用给丈母娘买脑白金,干脆在金山山顶买个豪华别墅,里面整一水儿的明式家具,再给我放一水儿的商周古玉,什么玉兽玉人,还有那宣德炉,什么冲天耳三足炉天鸡炉戟耳炉,摸上去就跟摸二八少女发育不完全的奶、子,绝对光滑细腻韵致沉潜,最后再整一尊尼泊尔鎏金铜镀母立像,灯光一打,又淫、荡又神圣。等你哪天移民澳洲思考人生去了,我就给你看房子,保证不收钱,你看怎么样?”

    陈时榆一下就乐了,笑得艳光四射,“你就这点出息!”

    陆讷低头装着吃菜。

    陈时榆撑着下巴问他:“味道怎么样?”

    陆讷说挺好挺好。

    陈时榆看着他满意地笑起来,眼角一股优越感,“这家餐厅很有名,法式料理做得最地道,这种靠窗的位子一个月前就开始预订了,据说每天晚上至少翻三次台,你看见入口那边了吧,多少人排着队等位子吃饭呢。”

    其实陆讷没觉得哪里地道,中看不中吃,死贵,还不如他家楼下八块钱一份的麻辣烫,他可以一边和老板胡侃,一边对着路过的长腿美女耍流氓,身心巨爽。

    结账的时候,陈时榆又接了个电话,然后跟陆讷说:“有人来接我,你呢,要不要送你?”

    陆讷怀疑是苏二,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开了车。”

    对面海港的烟花还在接连不断地上升绽放,五颜六色的明明灭灭,陈时榆的脸也跟着变幻着色彩,陆讷在一边看着,好像脱离红尘,看着他摸爬滚打,一身烟尘,离曾经那个干净的少年很远很远了。

    一辆拉风的布加迪威龙唰地开到他们面前停下,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驾驶座出来,一手撑着车顶,用手捋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露出一张明星般丰神俊朗的脸——这是陆讷第一次见着苏二本人,比杂志上更帅,既有世家子弟的优良教养,又有点浪荡劲儿,确实有味道,难怪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吊死在苏二这棵树上。低头再瞧瞧自己,三十二岁的人了,T恤牛仔,脚上一双被踩得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塑料凉拖,活脱脱一个社会混子的形象,跟光鲜亮丽的苏二一比,真是寒碜到家了,估计门童都看起来比他齐整。

    陈时榆也不知发什么疯,转过身来给他整衣服。陆讷汗毛都起来了,你说他身上就一破T恤,有啥好整的,可他整得还挺认真,陆讷浑身不得劲儿地终于等他整完了,还没松口气,就听见他幽幽地说:“记得打电话给我——”

    陆讷连忙点头,“必须的必须的。”

    陈时榆这才满意地拍拍他的胸,转身进了副座。陆讷一抬头,就看见了苏二似笑非笑的眼神,那眼神,跟看一个要饭的差不多。

    车一开走,陆讷的脸就挂下来了。他又不是傻子,陈时榆那些引人误会的事儿明显就是做给苏二看的。他只是有点儿伤心,要说陈时榆先头给打个招呼,那么多年兄弟,陆讷也没什么好说的,又不是卖肉,可他这样就让陆讷心里膈应。

    没多久听说苏二投了大笔钱让陈时榆拍电影。不过这些,都跟陆讷没关系了。

    过了两个月,陈时榆打电话给陆讷,说要给他过生日。他没答应,推说已经和朋友约好,他要不介意,就一起过来,他知道陈时榆这人有点儿洁癖,又心高气傲,看不上陆讷的那些朋友。果然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我知道你因为那天的事儿生气,你这人就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

    既然他摊开来说了,陆讷也就不再迂回,“没错,陈时榆你那天的行为真他妈恶心到我了,你爱他也好,奔着他口袋里银行卡去也好,我都管不着,但你别把我扯进来,我最腻烦的就是你们那些弯弯绕绕虚情假意。”

    陈时榆估计被气狠了,也有点恼羞成怒,甩下一句“陆讷你他妈不识好歹”,就撂了电话。

    陆讷估摸着,这次闹崩,他们最少有半年“老死不相往来”,谁知道他没等到半年。

    那天陆讷生日,平日里的几个狐朋狗友聚在一起给他庆祝。陆讷原本酒量不错,只是那天一杯白的下肚,看着酒桌上一豪情万丈的女孩儿,就想起了他曾经爱过的姑娘,心里忽然忧伤逆流成河了。

    散席是在后半夜了,所有人都走路打飘儿,陆讷坚持开车回家,结果就出事了。那天后半夜下暴雨,车速太快,转弯的时候,没刹住,车轮打滑,车子就直接漂向围杆,也是他倒霉,前些时候有辆卡车在这地段儿出事,将围杆给撞没了,还没修好,他连车带人的就往山下翻。

    陆讷知道他死了,说实在的,虽然死得有点儿仓促,也有点儿难看,但陆讷没什么太大的不甘,他看见了他曾经深爱过的姑娘,虽已嫁为人妇,但依旧盘靓条顺,两眼通红难掩悲伤,想着她心里总是有过他的,也就没什么遗憾了。他看他的老奶奶依旧身体硬朗元气还在,知道她还可以活好几年,他还知道他这老奶奶的宁式床下的红漆官皮箱里压着二十根金条,心里就更满足了。

    他们把陆讷葬在西山公墓。

    有一天,陆讷的墓前来了一个熟人——陈时榆。

    陆讷盘腿坐在自己的墓碑上,打量许久不见的陈时榆,他穿一件白色的织花衬衫,看起来优雅又高贵,也没戴墨镜,手上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先用手扫落了墓碑基座上的落叶,然后就一屁股坐在陆讷旁边,拿出一瓶二锅头——陆讷小心眼,你说你现在都什么身家了,好歹买瓶五粮液什么的啊,一瓶二锅头不是欺负死人吗?

    陈时榆拿了两个酒杯出来,一杯斟满放在陆讷面前,手里端着另一杯与它碰了碰,然后一仰脖子,一口就喝尽了杯中酒。喝得太急,他呛得满脸通红,眼角呛出泪花。好一会儿,他抹了抹眼睛,说:“我知道你瞧不上我用的那些手段,瞧不上我一头钻在名利上,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太想成功了,太想证明自己了,陆讷,我爸爸是个大贪官,我妈妈跟人跑了,你知道周围人怎么看我的吗?好像我生来就是小偷生来就是坏胚子似的,我必须出人头地,我必须比别人出色。”

    陆讷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自己的身世。他记得小时候,奶奶跟他说,时榆这孩子挺可怜。不过陆讷很不以为然,陈时榆没有爸妈,陆讷也没有,他们都是奶奶养大的,有什么可怜呢?而且陈奶奶很疼陈时榆,每天把他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衬衫雪白,裤子笔挺,从来舍不得打骂。不像他,他家老太太脾气彪悍,陆讷小时惹了祸,她能举着鞋底追他半条街。

    陆讷忽然就有点后悔那天电话里的话说重了,他们毕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

    陈时榆又将酒杯斟满了,用手拍着陆讷的墓碑,说:“你跟陆奶奶都是这个世上难得对我好的人,陆奶奶现在一个人,你放心,我会经常去看她的。”

    陆讷点点头,要说他这一生最亏欠的,一定是他奶奶。他奶奶是坚强的女人,因为坚强,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她的苦命,她还怀着陆讷爸的时候,爷爷就过世了。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看他娶媳妇、生子,还没来得及享福,又要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她也熬过去了,一个人又把孙子抚养长大,结果这个不成器的孙子还没让她抱上曾孙,就给了她一个致命的打击。奶奶一向喜欢陈时榆,陈时榆能多去陪陪她,对她也算安慰。

    陈时榆将酒杯放下,然后从黑色塑料袋里拿出一刀红色的人民币,散开来成扇形拿在手上,然后啪一下打开打火机,火苗舔上纸币,这一下陆讷真不淡定,这个混蛋有这么败家的吗?你这是对我好呢,还是让我死了都不安生啊,这得多少钱啊——

    可惜陆讷怎样上蹿下跳也没用,他在消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