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5章

第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基于两人也算一起钻过花丛听过墙角,陆讷顺势邀请了眼镜兄一起去吃溜肥肠。眼镜兄欣然同意,一路上眉飞色舞跟陆讷讲各地的美食,原来这货借艺考的名,行旅游之实,一路考过来玩过来。

    两盘溜肥肠下肚,眼镜兄咂吧咂吧油汪汪的嘴唇,从他那阿迪包里拖出一沓皱巴巴的A4纸,跟地下党接头似的,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这个人好厉害的,他说海明威自杀是阳痿闹的,希区柯克是个同性恋,迷恋格兰特求而不得——”

    陆讷低头一看,顿时乐了,赫然便是那位叫张弛的哥们的武功秘籍,顿时觉得对面这小孩儿真是亲切无比。

    两人在外面溜达到放榜的时间,才慢悠悠地赶往电影学院。电影学院门口的告示牌前已经人山人海,一眼望过去,全是乌压压蹿动的人头。眼镜兄一马当先,以革命烈士的无畏精神见缝插针地奋力往前挤,一路收获无数白眼。

    没一会儿,就见眼镜兄跟王宝强似的一边蹦跶一边冲人群外的陆讷拼命招手,“木纳,木纳,上面有你的名字,我们都进了!”

    他也不管周围人的怒目而视,喊完又费了老大的劲儿挤出人群,蹦跶到陆讷面前,露出一脸让人想用平底锅招呼上去的傻笑,“哎,木纳,你怎么一点儿也不高兴啊,你进了啊!”

    陆讷绷着脸道,“我这名字就俩字,你不能把它们都改了呀——还有,你确定看到是陆讷,而不是木纳?”

    “啊?”眼镜兄无辜地看着陆讷,过会儿反应过来,“啊,那啥,我得给我爸打个电话告诉他这消息。”说完从他那阿迪包里掏啊掏啊,掏出一部诺基亚手机。

    陆讷其实不大相信眼镜兄的那眼神,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就他那另类版的广播体操,除非考官对他特别另眼相待,否则,悬。好在他心态蛮平,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些得与失真不是那么重要的了。大不了再复读一年,反正也没人知道他这躯壳里面装的是一三十好几的老货,不丢人。

    不过真在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后,陆讷的心态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觉得这电影学院真有水平,考官都有一双火眼金睛,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他这么个人才。

    眼镜兄打完电话又回来了,绞着眉看着榜单。陆讷心情好,就不计较他把自己名字改头换面的事儿了,问他,“你这是高兴得傻了?”

    “不是,我就奇怪,怎么是导演系呢?我以为我报的是摄影系——”没一会儿,小孩自己就想通了,“导演系就导演系吧,反正都差不多。”转而又兴致勃勃地问陆讷下午去哪儿玩。

    陆讷真心给这脑袋缺根筋的眼镜兄给跪了,拒绝了他热情洋溢的邀请,给陆老太打了个电话。

    没买到最近时间的车票,到家的时候都快晚上八点了,黑黝黝的夏夜,暖风中送来隐约的哭丧声念经声,也不知道这街上的哪儿老大爷或老太太蒙主恩召了。

    遥遥看见陆家的小二楼亮着一盏灯,陆讷进门就看见电视里播着韩剧,他家老太太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听见开门的声音,老太太一下子惊醒过来,“哦哟总算回来了,饭在电饭锅里,赶紧吃——”

    陆讷将挎包往椅子上一放,一边走向厨房一边说,“晚了你就自己先睡呗,干嘛等我?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老太太没跟他争辩,快走进卧室时又叮嘱一句,“把电饭煲的插头拔了,吃完把自己那只碗唰了——”

    陆讷挥挥手,“知道知道,你赶紧睡去吧。”

    饭一直温在电饭煲里,一打开,热腾腾的香味扑鼻而来,陆讷立时觉得饥肠辘辘。

    三菜一汤,青蟹炒年糕、糖醋小排、扁豆炒牛筋,再加一个丝瓜皮蛋汤,这一桌菜,老太太下了老大力气了。陆讷笑了笑,心里觉得暖烘烘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晚上躺床上,胃里就跟顶着块石头似的,怎么也睡不着,等到了两三点钟,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就被出殡哭丧的声音给吵醒了,一晚上就没睡个踏实觉。

    第二天头昏脑胀地起来,吃早饭时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惹得陆老太大怒,“你个孩子,吃饭的时候怎么可以打哈欠,罪过哦,菩萨要怪罪的!”

    陆讷没跟老太太争辩唯物唯心的问题,顺嘴问道,“咱们这儿是谁家办丧事呢?”

    陆老太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伤感,道,“时榆他奶奶。”

    “什么?”陆讷一惊。

    时榆奶奶的年纪跟陆老太差不多,这大概令她想到了自己,叹了口气,“听说是在后门滑了一跤,人就没起来。”

    陆讷的心一沉,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时间头晕目眩。他用力回忆着上辈子这时候的事,但实在过去太久了,何况那会儿陆讷也就是个心里不成熟的半大小子,除却念书打架看黄书,屁事不会,又有些刻意回避陈时榆。陆讷竟一点儿也想不起任何关于陈奶奶过世的事。

    意料之中,陆讷并没有在学校里见到陈时榆。整个上午,陆讷都有些恍恍惚惚的,趴在桌子上,老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上辈子,想起楼梯间陈时榆转身离开的那个背影,想起再见时他的嗔喜无常一身烟尘气。他甚至想,会不会陈奶奶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时间段过世,而是因为自己的重生,就像蝴蝶的翅膀,一个细微的扇动却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上午的课一结束,陆讷就翻墙出了学校,径直往陈时榆家走。

    陈家在担山路街街尾末巷,一栋独间的小二楼,住了陈奶奶和陈时榆,陈奶奶另有一子一女,并不住这儿。陆讷见陈奶奶的次数并不多,这位小老太太总是收拾干干净净,深居简出,并不与周围街坊邻居交往,仿佛与整个担山路街脱离开来。现在想来,很有可能是因为陈时榆爸爸的事,令陈奶奶觉得在街坊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

    陆讷到的时候,见到的并不是通常人家出完殡后一起吃治丧饭的热闹场景,陈家门口很冷清,一个四五岁的女娃娃自己撩着裙子蹲在门口小便。陆讷犹豫了一会儿,朝里走了两步,探头望去,忽然一个嘹亮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是儿子,房子当然是留给我的!”

    一个女人嘲讽地冷哼了一声,“你也好意思,当初说好了的,妈的赡养费我们一人一半,我的那份已经出了,你的呢?你一分钱都没出就想独吞房子,你想得倒是挺美!”

    然后又有一个尖刻的女声响起,“小姑子,你这样说亏不亏,咱们家怎么没出钱,火葬场,棺材,寿衣,哪一样不是我们出钱?说句难听的,你都嫁出去了,已经不能算是陈家人了,房子当然没你的份儿。”

    陆讷的脚步顿在那儿,正想悄无声息地退回去,忽听见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陆讷?”

    陆讷转过身去,看见手中提着一个小超市袋从外面回来的陈时榆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尴尬。陈时榆很快就明白了,目光往正持续发出争执声的屋子望了望,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极其轻微,但陆讷捕捉到了。

    小女孩儿尿完了,提着裙子噔噔噔跑进屋里去,拖出一个陈旧的布包挂在身上玩。陈时榆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二话不说强行将布包从小女孩儿身上扯了下来,小女孩儿哇一声哭了,哭声嘹亮。陈时榆却只是冷冷地瞧着,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漠和厌恶。

    陆讷一时不知该不该去哄哄小孩儿,他猜那布包应该是陈时榆奶奶生前用的。陈时榆却一扯陆讷的胳膊,示意他走人。陆讷也怕小孩儿的哭声引来屋里的大人,到时不仅尴尬,也有嘴说不清,赶紧跟上陈时榆,离开了那里。

    “你怎么来这儿了?”陈时榆抬眼瞧了陆讷一眼,边走边问。

    “我过来看看你。”

    陈时榆的唇角浅浅地一勾,又恢复了微微下撇的弧度,两片嘴唇抿成一条线,坚毅而隐忍的,眉头也微微地绞着,锁住厚重的忧郁与悲伤,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就算心里的悲伤流成海洋,也永远无法溢出一滴泪。

    陆讷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一向能说会道的他,自认为已经摸爬滚打小半辈子的他,在面对这样的陈时榆时,感到一种被命运攫住的无奈与徒劳。

    两个人只是沿着担山路街默不吭声地走,走——

    那时是初夏,正午的阳光毒辣,陆讷只是觉得真是热啊,没话找话地问:“你吃过午饭了吗?”

    陈时榆嗯了一声,大约也走累了,就在一个围着大樟树的花坛边儿坐了下来,垂着头,手指无意识地折叠着那个布包,嘴角讽刺地翘了翘,说:“吵了两天了,奶奶过世开始吵,也没吵出个结果。”

    陆讷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叔叔和姑姑争房子的事儿,这种事真不算稀奇,可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无法切身体会那种愤怒和心酸。陆讷在他旁边儿坐下,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少年安静地垂着眼睛,说;“没想好。”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陆讷,问他,“你要去上课了吧?”

    陆讷撑了下腰,毫不在意地说:“不去了,没意思。”

    陈时榆短促地笑了下,似乎开怀了点,问:“我听说你去考电影学院了,怎么样?”

    “还行。”陆讷拣着有意思地跟他讲了一些,他认真地听着,时不时露出浅浅的笑容,最后说:“我就觉得你一定没问题。”

    “为什么?”

    “不知道,就有这么种感觉——我每天学习到十二点,不看闲书不玩电脑才能保持住现在的成绩,可你只要认真翻一星期的书,就能轻轻松松超过我。”

    陆讷干笑了几声,他从来不知道原来陈时榆这么在意这些,“其实我那一半儿靠的是短时记忆,一半儿靠的是运气,考完就全忘了,要让我考第二次,一准儿就栽了。”

    陈时榆从那个超市袋里拿出一罐啤酒给了陆讷。陆讷接过来也没问那啤酒原来是干什么的,拉开拉环,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大半儿。啤酒杯太阳晒得有点温了,味道不怎么好,不过总算缓解了陆讷干燥冒烟的喉咙。

    陈时榆自己也拿了一罐,小小地抿了一口后,就拿在手里,说:“你这人,怪怪的。”

    陆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奇道,“哪里怪了?”

    “说不上来,就觉得你总是挺自在的,也挺自我,到哪儿身边都是一帮朋友,有时候挺坏,有时候也挺好玩儿的——哎,你带我去游戏城玩儿吧,我还从来没去过那儿。”他转头看向陆讷,眼里跳跃着兴奋的火焰。

    陆讷想也没想的点头,说:“行啊。”

    那天他们在游戏城里泡了一下午,把所有游戏玩了个遍,陆讷从来没见过陈时榆笑得那么开心,不是从前的那种宛如昙花一现的浅笑,也不是成为大明星后那种艳光四射的笑,是真正属于少年的,明亮而无垢的笑,但陆讷总觉得,他的心里在哭。

    回去的时候天都暗了,陆讷说什么也要先送陈时榆回去,陈时榆说不过他,只好让他跟着。小楼里漆黑一片,陈家小叔跟小姑都已经回去了。陈时榆站在门口久久没动,陆讷觉得奇怪,问他:“怎么了?”

    他转过头冲陆讷笑了下,又是那种没有任何笑意浅淡得瞬间消散的笑,说:“他们把锁换了。”

    微弱的路灯光下,那把闪闪发亮的新锁刺痛了陆讷的眼睛。陆家小姑怕自己不在的时候,他兄嫂趁机住进去占了房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没人的时候换掉门锁——没有人想到陈时榆。

    陆讷气得发抖,勉强克制着,一拉陈时榆的胳膊,“走,上我家去。”

    “不用。”陈时榆挥开了陆讷的手,声音异常平静,走到街边的花坛边儿,捡了一块石头就开始一下一下地砸那门锁,在一次一次的砸击中,幽黑双眸中透露出刻骨的痛楚与愤怒。陆讷忽然一把拉开他,说了声“我来”,夺过了他手中的石头。

    陆讷常年干架打篮球的手劲儿比陈时榆的要大,几下就将门锁砸坏了。陆讷扔了石头,一脚将门踹开了,陈时榆走进漆黑的门内,回头对陆讷说:“行了,你回去吧。”

    陆讷动了动嘴唇,不放心,说:“要不我陪你吧?”

    陈时榆神色平静,但语气坚决,说:“没事儿,我一个人可以。”

    陆讷不再坚持,转身刚走出两步,陈时榆又忽然叫住他,有些迟疑道,“陆讷,你能借我点儿钱吗?”

    陆讷一愣,迅速地摸向自己的口袋,他也没问陈时榆要多少,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一共三百二十六块八毛,“够吗?不够我明天再拿给你。”

    陈时榆的表情一瞬间就裂了,嘴角往一边牵去,好像要哭的样子,但他迅速抬起手挡了一下,放下手的时候就只剩硬生生逼红的眼角透露点儿端倪,点点头,说:“够了。”

    陆讷将皱巴巴的钱递给陈时榆,说:“那我走了,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搬个东西顶着那门知道吗?”

    陈时榆点点头,看着陆讷转身离开,走出老远还见他不放心地转过头来看。他转身进了屋,开了灯,瞬间大亮的房间映着他孤孤单单的人影,他站了一会儿,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从衣橱里拖出一只背包,胡乱地塞了几件衣服进去,然后关了灯,头也不回地下楼离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