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10章

第1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到中途,张弛那见色忘义的禽兽被一小师妹的电话给叫走了,陆讷一个人也没意思,付了钱,离开了烧烤摊。跨上他那三轮摩托,望了望天边那轮亘古未变的月亮,心里的忧伤水一样一漾一漾的,很多话,陆讷是没法儿跟别人说的,就像他对杨柳,总有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感觉——

    不知怎么的,竟将车开到了杨柳的大学。陆讷自己也吓了一跳,想走,又迈不动步子,想着,都来了,好歹给见一面呗——这念头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见遥遥的路灯光下,一个姑娘窈窕的身影缓缓推进,姑娘身上熟悉的清浅烟草味和咖啡味道似乎也随着晚风渗透过来,流淌在陆讷身周,温柔,贴心,懂得。

    陆讷的心里顿时一片火热,觉得他跟他家杨柳真是心有灵犀啊,凑近后视镜,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正准备跨下摩托以最帅的风姿来跟他的女神来个偶遇呢,就见他对面的一辆大奔里下来一戴金丝边框眼镜整一社会精英的男人,已经快一步朝杨柳走去——

    陆讷脑子里的雷达瞬间亮了,顾不得扒拉头上几撮毛了,赶紧一个箭步超过那小白脸儿冲着杨柳女神打招呼,“那啥,你也在这儿呢?”

    杨姑娘看了陆讷许久,这期间陆讷就怕心中的女神来一句“你谁啊”,那样陆讷真可以以头抢地了,好在杨柳的眼里露出点儿恍然的意思,浅浅笑了笑,“是你啊。”

    陆讷心花怒放,脸上还摆着一本正经的笑,“可不是嘛,吃完饭就随便溜达溜达,没想到看见你,呵呵,就过来打个招呼。”

    “杨柳,这一位是——”那戴眼镜的男人终于走到了陆讷旁边儿,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以一种十分熟稔的语气问杨柳。

    陆讷心里次奥了一下,这小白脸果然对他家杨柳有不良企图。

    杨柳对小白脸说:“一个见过一次的朋友,”又看向陆讷,“讷言敏行的讷,我没有记错吧?”

    陆讷顿时感动得想流泪,跟瞧不见旁边杵着一大活人似的,眼神热烈地盯着杨柳,“其实,我刚说了谎,我是专程来找你,我想请你喝酒。”

    杨柳狡黠地看着陆讷,“你不知道一个男人请一个女人喝酒,这件事本身就很说明问题吗?”

    陆讷笑得更加狡黠,“我觉得,有些事儿说法儿不同,性质就不同,比如说蒙钱要蒙得好那可以叫上市公司,三陪陪得好可以叫公关——我请你喝酒,你可以说成是耍流氓,但流氓耍得好,也可以是情圣。”

    杨柳扭过头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不像有些女孩儿那样娇俏或者艳光四射,依旧是有些冷淡的,但舒展开来的眉目有缭绕的风情,她摊摊手,“你看到了,我有伴儿了。”

    “我不介意一起请。”再看不顺眼小白脸,陆讷也只能咬牙忍了,绝不给情敌一个跟女神单独相处的机会。

    那小白脸表现得也挺大度,耸耸肩,“我也不介意,刚巧我也刚回国,不知道如今S城都有哪些新鲜的去处。”

    本来陆讷想得好好的,他骑着三轮摩托,载着他心爱的姑娘,先绕着城市转一圈儿,在灿如星河的车阵中遨游,让温软的夜风抚摸中他们的灵魂,再唱一嗓子郑钧的《私奔》,“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多浪漫呀。王小波三万字搞定一个陈清扬,他同样能搞定一个杨柳。

    结果三人刚走到车边,小白脸儿就打开大奔副座的门,挺有绅士风度地说:“杨柳坐我的车吧——”抬头对陆讷露出一假惺惺的笑,“你不介意吧,女孩子风吹多了眼睛疼。”

    陆讷恨得牙痒痒,还得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当然。”

    “那行,你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陆讷恨恨地将头盔戴上,跨上摩托,身后跟一辆高端大气的奔驰,觉得自己怂毙了,就跟开路的保镖似的。

    终于到了目的地,陆讷将摩托车停妥,回头招呼杨柳和小白脸。陆讷带他们去的酒吧有个挺禅意的名字,叫“水陆观音”,本城一牛逼哄哄的先锋艺术家给设计的招牌,出入此间的基本就是疯子和天才,有的已经成名了,有的还在混,上辈子陆讷属于后一波儿,这辈子还没机会踏进这地界儿。

    这地方对陆讷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上辈子他三分之二的时间耗在这儿,苦闷寂寞的时候,夜半三更无心睡眠的时候,话唠综合征发作的时候,这是他唯一的心灵栖息地。也是在这儿,他第一次遇见杨柳。

    当时杨柳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位子,抽烟,喝酒,脸在轻薄的袅袅上升的烟雾中若隐若现,细眉,单眼皮,眉宇间冷冷淡淡的——有些女人漂亮,可扔在人堆里就找不见了,有些女人,茫茫人海中,你一眼就能辨认,杨柳属于后者。

    那天陆讷跟她聊海明威,聊西班牙内战,聊陈圆圆离开李自成临去时的那一波秋水般的眼神,聊到最后,陆讷问她,“还有你不会的不?”她轻轻地扫了陆讷一眼,将烟往烟灰缸里轻轻磕了磕,说:“有啊,站着撒尿。”

    陆讷瞬间觉得,自己的下半辈子就交代在这儿了。

    如今,还是同一个地方,还是同一个姑娘,却多了一个不识相的小白脸儿,你说糟心不糟心?陆讷现在知道,小白脸儿叫高源,**,杨柳的高中同学,刚从国外回来,两家似乎还有点儿交情,就听小白脸问候杨柳家的老头老太太,装得特熟的样子,一会儿说S城变化真大呀,他走那会儿,哪儿哪儿还没建起来呢,如今怎么怎么样儿了,又说他在美国的同学邀他一块儿开公司,他家老头希望他能继承衣钵走仕途——

    搞得陆讷特烦,又不好对杨柳说别理这丫傻逼了,只能自个儿喝闷酒,本来之前就跟张弛一块儿喝了不少,这会儿真喝茫了,等感觉到膀胱里的尿意站起来,准备去放水的时候,人哧溜一下子给溜到了地上,把正跟小白脸交谈的杨柳吓了一跳,赶忙问:“你没事儿吧?”

    陆讷其实自己也有点儿感觉,明白自己这回是真喝高了,怕在杨柳面前失态,硬撑着爬起来,挥挥手,说:“没事儿,我上个厕所,你们继续聊,甭理我。”

    杨柳还不放心,盯着他瞧。陆讷又豪气地挥了挥手手,转身就往厕所走,摇来晃去跟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两眼发直的僵尸似的,只有他自己认为自己走得特潇洒呢。

    放了水,洗了把脸,总算稍微清醒点儿,觉得这样的自己一定不能出现在杨柳面前——他还真怕自己撒酒疯,就算不撒酒疯,请人喝酒自己却喝得烂醉也说不过去,尤其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阴险万分的小白脸儿,万一杨柳觉得自己不靠谱,陆讷就哭都没地儿哭了。他决定先去后门醒醒酒。

    水陆观音通往后门的路建得七弯八拐跟女人的心思似的,陆讷给绕得头晕目眩,直接一跤就摔出了门口,满天金星闪烁,跟进了人民大会堂似的。爬了半天也没爬起来,干脆就坐地上了,抬头就见黑暗中有猩红的点闪烁,估计有哪个哥们站那儿抽烟,陆讷仰着脖子说:“嗨,哥们,能给支烟不?”

    对方将整包烟都给丢了过来,陆讷一看,哟,好烟,陆讷从前看过没抽过,赶紧叼了一支在嘴上,浑身上下摸打火机,没摸着,才想起来这辈子他似乎还没抽过烟。那哥们瞧陆讷的样子就知道了,又把自己的打火机丢到他怀里。

    “谢了!”陆讷喝多了,手抖,打了好几次才把烟给点着了,狠狠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吐出烟圈,终于骂出一句忍了一晚上的话,“妈蛋的小白脸——”又仰起脖子虚着眼睛瞧那哥们,说,“你知道什么叫伟大吗?伟大就是有个眼神忧郁的小伙爱上自己大嫂,相思太苦了,凝成一卷《洛神赋》,于是几千年后所有人都知道三国除了貂蝉二乔还有个叫甄宓的旷世大美人;伟大就是几百年后,有人翻看中国近代电影史,发现有一座叫陆讷的高山,可供继往开来的电影人们攀登好一会儿——至于那些一天开几十个会赚几百个亿的企业家,发稀肚鼓妻肥子壮的人民公仆,告儿你,相不相信,四十岁以后躺床上,只能看见自己的肚脐眼儿看不见**上的马眼,五十岁以后只关心自己的血糖血压痔疮和睾丸癌,个傻逼!”

    他滔滔不绝地讲完,忽然像耗干了元气,垂下头,让人几乎以为他睡着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声音有点儿忧伤,像从一愤怒的青年突然就变成了一文艺青年,“我忽然挺想唱歌的,哎,我给你唱首歌好吗?”

    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就扯着嗓子唱起来,“我从不会轻易许下诺言,也从不会一个人如此心碎,而现在我可以敞开我的内心,你是我唯一真心爱过的姑娘。可突然有一天你离开了这里,从此我就像抽离麦芒的青稞,在凄风苦雨中晃曳彷徨……”

    其实陆讷嗓子不错,乐感也挺好,酒喝多了,声音有些沙哑,像河水洗了璀璨,像幽绿发暗的青苔,一种沉郁的忧伤,想着上辈子,想着这辈子,他是真伤心啊尤其唱到“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姑娘”,眼睛瞬间就红了,唱到后来估计忘词儿,来来去去就那一句“你是我心爱的姑娘”,声音越来越轻,像呢喃,像梦呓了,到最后终于没声儿了。

    直到额头被人戳了戳,陆讷又醒过神来,睁开眼睛,眼前一张放大的人脸,跟Dior广告上那巨大的男模特似的,眼睛、鼻官、嘴唇无一不邪逼而性感,尤其是眼睛里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陆讷一个激灵——苏二!

    然后手臂一软,整个人向后摔去,咚一声,后脑勺结结实实砸在水泥地板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