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16章

第1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第二天就去找陈时榆了,大概晚上六点左右吧,谁知道陈时榆还没回来。那天还突然降温,陆讷就穿了一件棉衬衫,给冻得呀,就裹着身子低着头在那儿来回溜达,楼里一大妈每隔二十分钟就从陆讷身边路过一次,不是倒垃圾就是看一眼楼前的花花草草,顺便用看社会不安定因素的眼神警觉地看一眼陆讷。

    一直到差不多九点,陈时榆才回来,身上也就一件薄外套,缩着肩低着头,手上提着的用塑料袋装着的麻辣烫。看见陆讷还有些发愣,“你怎么来了呀?”

    陆讷赶着他进了屋子。他那屋子也一股子阴冷,好在没有风,陈时榆找了件自己的外套给陆讷,陆讷人比他高大一点儿,穿上之后缩手缩脚,显得十分局促可笑,盘腿儿坐屋里唯一的那张弹簧床上,动手解开麻辣烫的塑料袋,瞧着上面浮着着的一层火红火红的辣油,陶醉地吸了口气,“哎哟,真香。”

    只有一双筷子,陈时榆又给找了一碗装方便面里的塑料叉子。两人就坐在床上,稀里呼噜合吃一碗麻辣烫。吃了一会儿,感觉背上渐渐有汗意冒出,陆讷就停下了,跟陈时榆说明了来意——

    “……片酬是肯定不高的,你回去跟你经纪人说说,如果同意,咱们就把合同签了——”

    陆讷说了老半天,陈时榆一点反应也没有,就保持这一手拿筷子,筷子上还夹着油汪汪的青菜粉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碗里。

    陆讷推他一下,“干啥呢?”

    陈时榆低头将筷子里的青菜粉丝淅沥呼噜地吃进嘴里,然后用力地抿了抿唇,说:“陆讷,其实离开担山路街的时候,我没想过还会回去,也没有想过再跟你见面——我知道你一定会念电影学院,如果你以后也在这个圈子混,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的,但我希望,至少不是现在,至少等我混出个人样……”

    陆讷的沉默了很久,语重心长道,“小榆树,人有傲骨是好事儿,没点傲骨,人就只能像狗一样被人牵着,可傲过了头,就有点儿讨厌了。兄弟是用来干嘛的?兄弟是没事儿的时候以看你熊样为乐,出事儿的时候第一个赶到你身边的人——再说了,我还等着你成大明星那天呢,到时候我也不拍电影了,就写书,书名就叫《你所不知道的陈时榆》或者《我与大明星陈时榆二三事》”,专门卖给那些狡猾狡猾的书商或者八卦杂志。以后上街我都不带钱包,吃完饭就跟老板说,我就那陈大明星的发小儿——”

    陈时榆一巴掌拍在陆讷背上,“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才有点儿感动呢,就被你给呼噜下去了。”

    陆讷疼得龇牙咧嘴,拿着叉子挥舞着,“哎,你给我留点儿牛百叶。”

    陈时榆端着麻辣烫就转到一边儿,“滚!”

    陆讷人生的第一部戏终于开机了。女主演最终选定了虞胖那个叫秦薇的女朋友。活了两辈子,陆讷很清楚知道什么样的女演员能红。像秦薇这样不是顶漂亮,但非常有自己独特的味道的,能让观众迅速将她从一干仿佛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美女区分开来。而且,从某几个角度来看,秦薇给陆讷的感觉,跟杨柳有点儿像。

    但秦薇到底不是杨柳,很多时候,达不到陆讷的要求,那天拍一个女主角抽烟的镜头,拍了十几条都没一条让陆讷满意的,陆讷火气就蹭蹭蹭地上来了,本子一摔就开骂了,“你那儿是抽烟呢还是抽血?全剧组一遍一遍看你重拍好玩啊?刚过去的每一分钟不花钱啊?你当过家家呢?剧本有看吗?剧本有好好看过吗?你去看看人阮玲玉是怎么抽烟的!”

    全剧组的人没见过陆讷发那么大火,全一声不吭,秦薇有点儿难堪,两眼通红没争辩。

    张弛将茶杯递给他,觑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呢?我看秦薇演得可以了,人小姑娘第一次抽烟,你要求不能太高,慢慢教,啊?”

    “就是,我看小薇演得挺好的呀。”

    说话是虞胖,自从敲定秦薇为女主角以后,只要是秦薇的戏,这胖子就仗着自己投资人的身份在片场做二十四孝男友,把陆讷给烦的,才有些消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也没说话,斜着眼睛削了他一眼,虞胖立刻乖觉地闭紧了嘴巴。

    助理小何捧着陆讷的手机过来,说:“导演,你的电话。”

    为片场环境着想,陆讷一律要求一旦开拍,所有人员都必须关机,但陆讷有些电话又不能不接,因此把手机扔给了助理保管。拿过来一看,电话是苏二打过来的,丫一群**分子又跑去市郊的温泉山庄醉生梦死,喊陆讷过去打麻将。

    又不能不去,都是潜在人脉啊,不能得罪光了,陆讷还指着下一部电影的投资呢。

    收工之后,陆讷就骑着摩托去了。到地儿一看,一屋子人,有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凑了两桌麻将,稀里哗啦地洗牌声不绝于耳,其余的在一旁的小客厅里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整一乌烟瘴气的。没瞧见苏二,有人招呼陆讷,手上硕大的青金石戒指非常土豪,陆讷认出是上回见过的罗三——

    跟苏二玩过几次之后,陆讷也渐渐察觉出个亲近远疏,像罗三和桃花眼,就属于跟苏二特别瓷实的,其他的,大致分为三种,一种是纯属凑一块儿吃喝玩乐,偶尔能互相帮个小忙,但不可以交心;第二种属于徘徊在这个圈子周围的,家中虽然有钱有权,但还没够上苏二他们这个级别的;最后一种,就是那些如同附属物一样的男伴女伴了。至于陆讷自己,想来想去,觉得哪种都不是,就跟一直立的硬币似的,两边儿都不靠,结果两边儿都没他的地。

    陆讷转了一圈又出来了,反正都到了,他也不打算委屈自己,决定先去泡个汤。

    整个温泉山庄因地就势,沿着汤川错落分布,形成山谷里的小村落,十几栋独立的别墅体,以小桥、流水、树道、草径连接。环境确实不错,陆讷冲了澡,就围了个浴巾下了露天汤池。这个点,也没什么人,陆讷一个人占了汤池,正泡得昏昏欲睡,耳朵里忽然传来说话声,那声音由远而近——

    “……什么苏二少呀,我听人说,苏二跟苏大少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妈生的,他到七岁才回的苏家。要不是苏大少肯认他,哪儿来什么二少呀……”

    声音戛然而止,陆讷抬了抬眼皮,认出刚进来的两人——都是刚刚在屋子里的,一个短短的发茬染成了棕红色,一个又胖又矮,活脱脱一矮树墩子。

    大概没料到汤池里有人,两个人脸上都有些讪讪。

    陆讷垂了眼皮,从汤池里起身,拿过浴巾围在身上,准备离开。

    “喂!”矮树墩子叫住陆讷,擦擦脸上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被汤泉熏出来的汗,搓着手嗫嚅道,“那个……”

    棕红色头发的男人显得比他镇定,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陆讷一会儿,显然也认出了陆讷,态度傲慢儿不屑,道“不管你听到些什么,都最好给我忘记。”

    陆讷原本也不想闹大,这种闲话,听过也就算了,但这孙子的态度特么实在太欠揍,弄得陆讷有点儿光火,语气也有些冲,反问:“我听见什么了?”

    矮树墩子站两人之间,唉唉叫着,有点儿急,越急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棕红色头发的孙子大概将陆讷当成傍大款的小情儿,瞧了陆讷一眼,走开了,不一会儿回来时手上拿着一真皮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叠红票子,目测有小二千,随手递给陆讷,“闭紧你的嘴巴。”看陆讷没接,又将钱轻蔑地拍到了陆讷的胸膛上。

    陆讷的目光沉沉,仍然没动,红票子掉下来,散了一地。那孙子的脸色一变,眼中阴鸷一闪而过,警告道,“别得寸进尺!”

    陆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动了,他弯下腰,开始一张一张地捡票子。男人的脸色好看了点儿,居高临下地瞧着蹲地上的陆讷,像看一只蝼蚁。这只蝼蚁捡完所有的票子,站起来,用口水沾湿了手指,低着头认认真真地数了一遍,就在男人不屑和不耐的目光中,将票子塞进了男人围在下半身的浴巾里面,就像客人将票子塞进脱衣舞娘的奶罩内裤,嘴畔一抹轻佻的笑,眼神讥诮,如出一辙的高傲。

    棕红头发的男人脸色顿时在鸟屎绿奶泡白鸡冠红三者之间来回转换,眼看陆讷就要离开汤泉,男人恼羞成怒地扑上去,陆讷正防着他呢,转身就错开了,抬脚就踹到那人的肚腹之上,将人一下子踹到了汤泉里,顿时,红票子全撒了,飘在热腾腾的水面上。陆讷就站那儿,冷冷地瞧着在水里扑腾的男人。

    “这是干什么呢?”

    一道戏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以苏二为首的五六个阔少们全部瞪着眼睛稀奇地瞧着眼前的一幕。

    因为刚才抬脚的动作有点儿大,围在腰上的浴巾掉地上了,陆讷全身上下就剩一条湿漉漉的黑色内裤,眉宇间冷冷的,显得阴沉桀骜。平时也没觉得陆讷这人长得有多好,但他这会儿不笑不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这人的外形一点儿不比一些当红的明星差——星目剑眉,直鼻丰唇,脸型略窄长,有点儿西方古典的味道,一身小麦色的肌肤,骨肉匀称而结实,身上有常年运动留下的肌肉,整个显得阳光而健康,小白杨似的,尤其当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浴巾时,窄窄的腰腹间自然显现优美的腹肌,有种漫不经心冷然禁欲的味道,而他自己毫无自觉。

    苏二的目光就那么不动声色地从头溜到脚,眼底里有暗火窜起。

    “到底怎么啦?”。

    矮树墩子心虚地低着头,棕红头发的男人从汤泉里爬起来了,恨恨地盯了陆讷一眼,可也没吱声。陆讷将浴巾重新围上,淡淡说道:“没事,这几天火气有点大。”

    “哎哟,这事儿吧,真怪不得你。”有人油滑地说笑,几人低低地笑起来,将意味不明的目光望向苏二。苏二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没说话。

    陆讷心情不大好,也没看见,就说了声,“我去冲个澡”,就闷头走过他们身边,到隔壁去了。

    陆讷冲了澡回早先的那个房间,要了一壶菊花茶就在那儿慢慢啜着,败火儿,心里面还反省自己,这几天火气确实大了点儿,天干物燥,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身边也没个女朋友——

    罗三招呼陆讷过去替他打几圈儿,不知道是这帮孙子水平太菜,还是老天爷都瞧不惯他们妨碍大家实现**,反正陆讷只要跟他们打麻将,总能血洗他们一通,缩短一下贫富差距。

    那晚上,陆讷照样通杀三家,到散场也没再见到那棕红头发的孙子和矮树墩子。晚上就住温泉山庄,睡到半夜有人敲门,陆讷睡眼朦胧起床,差点儿没被自己给绊倒,打开门一看,苏二人模狗样地站在门口呢,大晚上的脸上还架着一副雷朋墨镜,身上穿着一军装式的风衣,脚上蹬着一双麂皮短靴,妖气冲天。

    陆讷像捍卫贞操的小媳妇似的立刻警觉起来,“你干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