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18章

第1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二说要过来接他,陆讷同意了。天气越来越冷,陆讷也不大想骑摩托了,盘算着等这部片子拍完,要效果好,就狠狠心,赶辆帕萨特,要不好,那也弄辆二手桑塔纳,耐撞。

    苏二没一会儿就到了,依旧是那辆布加迪,油门轰得跟拖拉机似的。

    陆讷上车一看,还好,苏二这回没把自己整得跟上春晚似的,穿着白衬衫,黑色的休闲款拉链西装,戴着墨镜,手指漫不经心地敲着方向盘,也没看陆讷,就问:“上哪儿啊?”

    陆讷指挥着苏二七弯八拐地进了一片儿灰扑扑的老建筑群,基本上每面墙上都有一个博大精深的汉字——拆,出自工头的手笔,平头正脑的,白颜色,外面还画着一个圈儿,再打一个大叉,一路进去,除了两三条土狗,基本没瞧见人,阳光下,墙根的狗尾巴草毛茸茸金灿灿的,随风摇摆。

    苏二的表情特别迷茫而朦胧,就跟一千度大近视还死撑着不肯戴眼镜似的,声音飘忽,“这哪儿啊?我们还在地球吗?”

    陆讷的目光充满同情,这可怜孩子估计这辈子还没见过如此有中国特色的城乡结合部。

    陆讷一直觉得,苏二的生活像被罩在一个精致美丽的玻璃罩子里,流光溢彩,物欲横流,供认瞻仰和传说。换了一般的富二代,陆讷还可能小小地嫉妒一下,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成富二代他爹,但到了苏二这儿,啥心思也没有了,差距太大了,反而不具备真实感。

    车子在一幢跟周围建筑没任何分别的土楼前停下,楼前还停着三辆车,一辆路虎,一辆奔驰,一辆丰田SUV。苏二下车,表情焦虑地四望,好像陆讷把他拐到了外星球去了似的。

    小楼具备很多现代人所缺失的美德——表里如一——一样的旧,一样的破,基本就是一毛胚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政府或者建筑商的推土机推到,头顶光秃秃的天花板上吊着两盏没有灯罩的白炽灯。

    苏二一坐下就问:“这什么地方啊,菜单呢?”

    “什么菜单呀,人老板今天烧什么菜,你就吃什么!”

    话音刚落,就见门帘子一撩,从里面转出一风韵犹存的妇人,笑道,“听着就像你的声音,小陆你可好久没来了,都忙什么呢?”

    “瞎忙呗。”陆讷脸上挂起熟稔而放松的笑,回头跟苏二介绍,“这是老板娘,江湖人称小丽姐,街面上一般人喝酒喝不过小丽姐,干架干不过大力哥,大力哥就这儿老板,小丽姐他男人。”又介绍苏二,“我一朋友。”

    小丽姐嘻嘻一笑,浑不在意挨着陆讷的屁股同坐一把椅子,勾着他的脖子点烟,吐出一个烟圈,瞧着苏二说话很随便,态度很亲热,开玩笑说苏二漂亮得像女孩儿,要去亲他。

    陆讷赶紧给拦住了,说小丽姐你糟蹋我这种社会青年就算了,现在怎么连良家妇男也不放过。

    小丽姐哈哈大笑,艳光四射。

    坐了没一会儿,小丽姐就说要去厨房看看。人一走,陆讷就去瞧苏二的脸色——出乎意料的,苏二居然没把脸挂下来,就是斜眼瞧着陆讷有点儿阴阳怪气,说:“陆讷你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啊?”

    陆讷估摸着苏二没见过如此具有江湖传奇的豪爽又蔑俗,粗糙又自在的妇女,有点儿被镇住了,就说:“放心吧,人小丽姐糟蹋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还多,瞧不上你。”

    苏二眼睛都不抬地就在桌子下狠狠地踩了陆讷一脚,陆讷疼得龇牙咧嘴,指着苏二的鼻子说:“告儿你,苏二,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儿,我挥挥手就有一帮兄弟等着灭你。”

    苏二斜着眼睛,特别冷艳高贵地说:“哟,涨胆子啦!”

    两人吵吵嚷嚷地说着话,菜就上了,剁椒鱼头、回锅牛肚、川椒霸王蟹,装在有脸盆那么大的盘子里,就见整盘整盘红通通的辣椒,还没吃上,苏二背上就开始冒汗了。

    老板亲自过来陪着喝了一杯酒,看着他们吃了第一口菜。

    陆讷端着个玻璃杯子,杯子里装的是二锅头,咪一口,吃一口菜,体内好像有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抚摸他的心,他的肺,抬头跟对面的苏二说:“怎么样,爽吧?瞧见楼下仨车子了吧,跟你说,都奔着这儿老板的手艺来的,不是熟人,基本吃不着——”

    “我谢谢你了!”苏二撩了下眼皮瞅他一眼,一边使劲吸着气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鼻尖细细一层汗珠,一张嘴被辣得鲜红欲滴,那么近的距离,他脸上的细细的绒毛在灯光下泛着柔软的浅金色。陆讷不着边际地想,那些所谓的国际明星平面模特,仔细洗洗脸之后,估计都比不上眼前这位的三分之一。

    小丽姐开了一个老式的点唱机,放印度舞曲《莫呼洛迦》,拉着陆讷跳舞,丰腴的身体贴着陆讷煽情地扭动,老板解了围裙,给自己倒了半杯二锅头,坐苏二旁边,跟他一起瞧着跳舞的俩人,一个瞧女人,一个瞧男人。

    女人已经迟暮,没有少女的明媚鲜妍,却有少女没有的历经沧桑后的风情。男人还年轻,眉眼英挺,一边嘴角邪邪地牵起,漫不经心又痞痞的坏,毫无顾忌大笑时又像调皮的大男孩儿,黑色眼睛里永远生机勃勃,永远像天空,清澈高远—

    老板回头跟苏二碰个杯,说声“喝酒”,自己咪了一口,又回头深情专注地望着跳舞的女人。两人跳累了,回来座位,老板拍了下女人的屁股,女人嘻嘻一笑,坐到男人腿上,就着他的手干了杯里的二锅头。

    陆讷跳了一场舞,浑身热腾腾地冒气,两眼像蒙上一层水膜,特别明亮。苏二瞧得心痒痒,本来还想慢慢来的,但激素水平高了,就有点儿想干坏事。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面盘算着怎么拐陆讷去酒店。结果陆讷那边儿电话就响了——

    电话那头是陈时榆,陈时榆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虚弱,说:“陆讷,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陆讷的神情一下严肃起来,不由自主地站起来,问:“怎么了,你现在在哪儿?”

    陈时榆在电视台,自拍了陆讷的电影,他在电影公司的处境比从前好了点儿,公司也开始给他安排通告,今天就是去电视台录制一节目。因为没名气,节目编导为提高收视率,反正就是可着劲儿地折腾新人,大冬天的,又是下水就是吊威亚的,完了还要人表演一口气喝掉2.5升矿泉水的绝技。

    这些年在外打拼,总是有一餐没一餐的,营养也跟不上,陈时榆的身体底子早坏了,录节目的时候就感觉不大好了,但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个在电视里露脸的机会,硬撑着没吭声,等录完了节目,也没敢表现出一点异样,就怕被人说耍大牌。

    陆讷到的时候,陈时榆已经面色如金,唇白如纸,但脊背依旧倔强地挺立着,眼神亮得吓人,像锋利的裁纸刀似的,有种义无反顾的决然。

    陆讷大步走过去,叫了他一声,一边飞快地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到他身上。陈时榆有些迟钝地看了他一眼,心里的一口气泄了,整个身子立刻抖得跟风中蜡烛似的,两条腿也顿时软如面条,直往地上溜。陆讷眼疾手快地揽住他,用力撑起他的身体。

    陈时榆颤抖着嘴唇虚弱地说:“对不起啊,我本来没想麻烦你的,但我实在不知道可以找谁——”

    陆讷听得心里一酸,顿时想起那天他喝高了躺卫生间冰凉的地上,手上握着手机不知道可以打给谁的凄凉,嘴上骂着,“你这人就他妈事儿逼,这时候不打给我打给谁?先上医院!”

    陈时榆微微挣扎了一下,“不上医院行吗?万一被狗仔看到,又乱说——”

    陆讷有些生气,“你以为你小天王啊,人狗仔就靠着抖落你那些鸡零狗碎狗屁倒灶的事儿吃饭?”

    陈时榆被陆讷说得有些难堪,苍白的脸微微涨红了脸,没吱声。

    “上医院。”陆讷说一不二,架着陈时榆就往外走,抬头看见苏二才想起来——坏了,把这位大少给忘了,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

    苏二倒是没生气,就那么看着他们,脸上甚至带点儿微笑,精致而淡然,透着股严格家教产生的修养,但笑容并没有到达眼底,只是像面具似的覆在脸上,陈时榆抬起眼,就对上两颗被冰碴子包裹着的眼睛,如同黑钻一般璀璨锋芒。

    苏二淡淡地说:“我送你们去吧,这个点儿也不好打车。”

    陆讷想了想,没拒绝。

    苏二开车,陆讷和陈时榆坐后座,大约是身边有了可以依靠的人,陈时榆感觉踏实了点儿,闭着眼睛靠在陆讷肩上,一手无意识地紧抓着陆讷的手,冰凉的手心里都是汗水。陆讷怕陈时榆不舒服,愣是一动都不敢动。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苏二从后视镜中幽幽地瞧着后座的两人,尤其是陈时榆——平心而论,陈时榆长得确实不错,有点儿韩国美少年的感觉,虽然病着,但眉目如画,又有一股子韧劲儿,是苏二会喜欢的那种类型。然而此时此刻,苏二完全生不出半点儿旖旎心思,只是觉得窝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