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26章

第2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电影首映那天是个好天气,阳光浩荡地铺满整个天地,马路边作为行道树的玉兰,一夜之间似乎全开放了,满树满树的雪白粉红,如云如霞,空气里都蒸腾着阳光和花朵饱满清新的味道。

    陆讷穿了一身窄版的西装,颇有些玉树临风的味道,陈时榆也是一身褐色格纹的复古正装,头发染成了温暖的栗子色,帅气逼人,见到陆讷,忽然拉住他的手,小声说:“陆讷,我紧张死了,你看我手凉的。”

    其实陆讷也紧张,但不是怕电影不好票房扑街,而是因为杨柳要来。

    作为主演的秦薇也来了,一身宝蓝色的礼服长裙,明艳动人,身边的虞胖也收拾得人模狗样。作为发行方的罗三来得迟了一点儿,跟他一块儿来的是苏二和桃花眼,苏二穿着一身黑色羊毛混蚕丝的礼服式西装,将他点缀地愈发像个橱窗里的模特。也没跟陆讷说话,好像只是纯粹来看一场电影,手中还拿着电影的宣传册。倒是桃花眼,从头到尾就用那种类似嫌弃、迷惑、好奇、轻蔑的眼神上上下下视奸着陆讷,陆讷皮糙肉厚,全当看不见。

    罗三跟陆讷说完话后,三人就进了放映厅。陆讷一直没看见杨柳,眼看着电影就要开始了,陆讷在陈时榆的催促下,只好进了放映厅。

    电影一开始便是一个室内场景,逼仄狭小的旧房间,被翻得破破烂烂的武侠书和漫画书堆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发黄的墙壁上贴着女神关之琳的性感海报,一只老旧的电风扇呼啦啦地吹着,翻动着摊放在书桌上的化学书,书本上用圆珠笔画着一只乌龟。窗外大片灿烂的阳光照进来,有细小的尘埃舞动,镜头慢慢移动,终于来到小小的单人床上,穿白色跨栏背心,蓝色短裤的少年正睡得四仰八叉,狭小的单人床几乎容不下他的长手长脚,晨勃反应把蓝色短裤支地高高的。

    然后是一个卷头发的微胖女人凶巴巴地冲进房间,抓起书桌上的书劈头盖脑地朝熟睡的少年打去,嘴里骂骂咧咧,“还不起床!闹钟都叫过几遍啦!肯定昨天又打着手电筒看闲书啦,以为蒙着毯子我就不知道啦!赶紧给我起来上学去!”

    少年被女人打醒,捂着勃起的裆部不高兴地抱怨,“都说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啊!”一边急匆匆地跳着脚往卫生间去,身后传来女人恨铁不成钢的,骂声,“不进来让你睡死过去了,昨天晚上你班主任又给我打电话啦,说你上课看小黄书,你想干什么,做流氓啊——”

    女人的声音渐渐轻了,镜头一转,是少年嘴里叼着一片面包,骑着单车屁股并不挨着座位,使劲地蹬着单车,少年的白色短袖衬衫被风鼓起,两边的街景飞快地掠过,所有的一切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香樟树的叶子,自行车的钢圈,路边的小石子……

    随之荧幕上出现了电影片名——

    笑忘书——

    给自己的情书

    献给最心爱的姑娘。

    陆讷静静地看着片子中那熟悉的一幕幕,时而微笑,时而悲伤,好像跟上辈子那些事儿慢慢地重合起来,记忆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似的,昏昏黄黄,令人感觉到缠绵忧伤。

    影片最后是很多年后,男主人公参加女主角的婚礼,婚礼中途,男主角走出酒店抽烟,看见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马路栏杆上冲着路过的女孩儿吹口哨,他的记忆蓦然回闪,仿佛自己就是那些少年中的一个,坐在学校围墙上,瞧着那些规规矩矩的学生目光中充满冷漠与不屑,心中充满着不入俗流的骄傲,直到视线中出现那个姑娘——

    她从马路那边走来,并不好看,但有一种宠辱不惊的从容,他仿佛闻到一种饱满清冽的海水的味道,使人痴迷的馥郁香气。

    镜头一转,重新回到了少年时代的课堂,暖暖的阳光静静地洒进旧旧的课堂,这是一次随堂小考,班主任坐在讲台前,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睛如同摄像头一般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动静,所有人都低着头奋笔疾书,教室里一片沙沙的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

    只有男主人公咬着笔头嚣张地与老师对视,片刻之后,他似乎觉得无聊了,将笔从嘴里拿下来,转头望了望窗外,然后在作文纸上慢慢地写下来——

    随着响起的是少年男主角还略显青涩的声音——

    太阳底下无新事。太阳底下最最俗气的事情,就是要写一篇关于梦想的话题作文。我觉得梦想,不能被随便提及,那是你仰得脖子都快断掉了,还在殷殷张望的东西,从这一个意义上来说,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快快长大,娶她回家。建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养一只狗叫凯撒大帝,养一只猫叫居里夫人,没事看猫狗打架,假期带孩子去公园,愉快游玩。

    平日里,学习,工作,教养孩子,关照后辈,平凡日子琐碎庸常。终有一天,我吻她额上皱纹,牵着她的手,看她在阳光般的倦意中阖上不再美丽的双眼。

    ……

    屏幕随着男主角的声音变黑,出现演职员表,放映厅里灯光亮起,有女生隐隐的压抑的哭声。陆讷站起来,寻找杨柳的身影,但很多人围过来,跟他握手,盛赞电影,有人过来跟他道谢,说她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这样触动人心的电影。电影那些话在陆讷的耳朵边打了个转,又飘远了。蓦然之间,他好像看见杨柳的背影,想追出去,结果被罗三一把拉住,拉着他去见几个媒体记者接受采访。结束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小时以后的事了。

    陆讷有点儿沮丧,松了领带,抬头就看见苏二站在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黑阗阗的眸子微阖着静静地注视他,距离有点远,陆讷无法捕捉他眼神中的讯息。陈时榆从后面追上来,开口想叫他,见此情景,又紧紧地将嘴抿了起来,望着苏二,目光有点儿冷。

    与此同时,陆讷看见了穿着黑色羊毛衫苏格兰格子裙外罩着风衣的杨柳,她坐在一个僻静台阶,在抽烟。几乎毫无悬念的,他的脚步已经将他带往了杨柳那边——

    “我以为你早就走了……”陆讷站在杨柳旁边,忽然有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子,紧张、胆怯、一腔青春期单纯的热情——

    杨柳抬起头来,唇角往上扬了扬,浅淡的笑很快飘散在风中,她细细的单眼皮有些红,似乎哭过——陆讷了解杨柳,她太看重大多数女人并不在乎的尊严,她有一种即便痛苦也没打算哭给你看的骄傲,所有的欢喜、哀伤、不舍、愤怒都化成轻描淡写的话语和举止。

    陆讷坐下来,看着薄薄的烟雾中杨柳洁白的脸,说:“电影你看了吗?”

    杨柳转头,看着他微笑点头。

    “我所有的话,都在那里面。”

    “我知道。”依旧微笑点头。

    陆讷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杨柳的话轻轻地响起,她说:“陆讷,我觉得奇怪,就好像你很早很早就认识我了,而且爱了我很久很久——”

    陆讷在心里面说,我真的认识你很久很久了,我真的爱了你一辈子。杨柳转头看着陆讷的神情,笑了,伸手捏捏陆讷的脸,说:“陆讷,你像个大男孩儿,纯粹得让人忍不住心动。”

    陆讷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当初他们的分开的时候,杨柳也是这样,提着行李,回头看他,像一个姐姐,温柔、爱怜、体贴、懂得,她说:“陆讷,你像个大男孩儿,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变了,只有你没变,真好。”很多年了,陆讷一直想起杨柳的那个微笑,想起她自己从不曾发觉的微微颤抖,她只是在陆讷的视线里慢慢走远了,在夜色中消失了。他想,黑暗是不是掩藏掉了她的眼泪,她其实不那么坚韧的心——

    “陆讷,我要走了,就在刚刚做的决定,去英国,你让我看到一种生命的原色,前行的力量。谢谢你,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很特别的姑娘。也希望,以后有一个姑娘平心静气的,地久天长的,与你相守。”

    陆讷一直都没有说话,低着头,发丝的阴影掩盖掉了他脸上的表情,只能让人看到他的发旋。过了很久,他抬起头来,眼眶微红,深深地吸了口气,展现出了一个男人特有的宽容的笑,说:“杨柳,我能载你兜一次风吗?”

    杨柳点头,“好啊。”

    陆讷站起来,转身往外走,他看见了苏二和陈时榆,但他没跟他们打招呼,穿过他们身边闷头往他放摩托车的地方走去。

    他将摩托车开出来的时候,杨柳已经等在台阶下面。陆讷递给她一顶头盔。杨柳接过来,戴在头上,上了摩托车的副座。摩托车突突几下,载着陆讷和他的爱情向这个城市出发了。

    满城的玉兰,在阳光底下灿烂盛放,把这个城市装点得如锦如霞。

    风吹在裸露的肌肤还带着早春的阴冷,陆讷知道,再过几年,为了拓宽道路,政府的大砍刀将会砍倒这些拥有几十年历史的美丽花树,取而代之的,是宽阔浩荡的柏油马路,以及马路两边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而起的商务大厦、五星级酒店。人们再也看不到如今天这样美到忧伤的场景了,他要把他和杨柳的最后记忆留在这个美丽的古老的城市里,而以后的那些华丽和繁华,都是不相干的海市蜃楼,情节如何跌宕起伏,他也只是隔岸观火。

    摩托车回到电影院门口,杨柳下车,摘下头盔还给陆讷,微笑了一下,说:“陆讷,再见。”

    陆讷拿着头盔没说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风衣的腰带随随便便地系住,勾勒出她纤细的腰,两手藏在风衣的口袋里,挺拔而自信,不回头,不东张西望,有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力量和气度。陆讷看着她远去了,知道随之远去的,还有自己的爱情。

    他忍不住想,如果他和杨柳今生的相遇再晚一点,在上辈子的那个点,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他的重生,像蝴蝶的翅膀,不仅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也使他在乎的那些人出现了偏差。但人生有时候就这么操蛋——

    “陆讷——”

    陆讷转头一看,发现是陈时榆,不知是不是在等陆讷,参加首映的人都离开了,他也没走,身上因为只穿了单薄的衬衫西装,冻得鼻子红红的,还不停地吸溜着鼻涕,漂亮的凤眼里盛满了担忧和陆讷不懂的忧伤。

    陆讷招手叫道,“小榆树,我失恋了,陪我一起去喝酒去。”

    陈时榆什么也没说,跨腿坐进摩托车的副座,陆讷正想发动,就听见另一声叫唤,“陆讷——”

    陆讷抬头循声一瞧,发现居然是苏二,一手扶着半开的车门神情莫测地看着陆讷。陆讷一愣,“苏二少怎么还没走呢?”

    苏二盯着陆讷的眼睛,平静地说:“我一直跟着你。”

    陆讷一愣,也不知道说什么,这会儿似乎也忘记了从前跟苏二的那些不愉快,笑得不羁,“哈,你陆爷难得失恋一次,居然被你们这帮孙子围观,来吧来吧,都一起来喝酒,你陆爷请。”本来还以为苏二肯定不屑一顾,谁知等陆讷和陈时榆开着摩托上了路,发现苏二布加迪居然跟在后面。

    陆讷他们去的是水陆观音,里面一如既往混迹着整个S城三教九流的人,诗人、作家、音乐家、资本家、外资企业包身工……陆讷显得特别亢奋,一会儿跟这个人打招呼,一会儿拍拍那个人的肩,一会儿跟人聊性工作产业者的艰辛和与时俱进的精神,直到酒吧的小舞台上,有人抱着一把木吉他开始唱歌——

    那个歌者并不看台下的人,好像外面的世界通通与他无关,他抱着吉他就是整个宇宙,他的歌声嘶哑而用力,没有女性的婉转,他唱“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心碎,当我想你的时候……”那是千万条路不是路,只认一条,行至绝处,不得缝生,天崩地陷,内心切肤的伤心无从掩盖。

    陆讷的心中的悲鸣忽然与此相应和,他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个长相沧桑留着中分半长发的男人,然后闷头喝酒,一杯接着一杯,陈时榆先还静静地陪着他喝,不劝阻,后来看他越喝越多,就忍不住劝阻,“陆讷,别喝了——”

    苏二自始至终都没有碰酒杯,就那么端着一副高贵冷艳的架子冷眼瞧着,这时候忽然哼了一声,“陆讷你也就那点出息,不就是个女人,还是个一没长相二没身材的妞,至于吗?”

    他的话音刚落,陆讷忽然愤怒地从位子上窜起来,一把揪住苏二的衣领就把人给摁在桌子上,提起拳头就要揍人——

    陈时榆吓了一大跳,赶紧站起来想要劝架,但陆讷提着的拳头迟迟没有落下,他只是恶狠狠地盯着苏二。苏二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眼睛里有危险的黑色漩涡,漩涡下,有火山的岩浆在涌动。然后,他不可思议地看见陆讷的双眼一点一点地红了,用力地抿住嘴,偏过头,深吸一口气,又一点一点地把要涌出眼眶的眼泪给逼回去了。

    陆讷松开了揪着苏二衣领的手,摇摇晃晃地站直身体,像是嘲讽又像是怜悯地看了苏二一眼,挥挥手,打着酒嗝说:“你这个人……没真心!”

    苏二的表情愣愣的,他还在震惊于陆讷的眼泪,忽然听到这样的话,邪火一下子窜上来了,上前一步,掰过陆讷的脑袋,就狠狠地亲上去了——

    这哪里是亲啊,简直就跟对待阶级敌人似的,凶恶地咬着他的唇用力地吮吸,舌头蛮横地伸进陆讷的嘴里,攻城略地。

    陆讷一下子懵了,脑袋里基本就是一团浆糊,失去思考的的能力。而且苏二冲过来的劲儿太大,把陆讷逼得往后退了几步,他本来就喝高了,腿软,人就给摔地上了,后脑勺咚一下撞在地板上,苏二那一百二十多斤的体重全压他身上了,差点没把他压吐血了。

    周围的人本来看他们要打架,结果剧情急转直下,顿时口哨声,嬉笑声一片。

    陈时榆被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措手不及,此时抿着唇连忙去扶陆讷。苏二哪料到自己就那么一亲能把人给摔地上了,他自己也是一身狼狈,赶紧爬起来,去看陆讷,陆讷整张脸都皱起来了。苏二要去扶他,手刚刚碰到陆讷的衣服,忽然被狠狠打掉了——

    酒吧灯光下,陈时榆的脸苍白而冷漠,一双眼睛宛若冬日里被雪覆盖的针叶林一样冰冷刺骨,也没看苏二,只是帮陆讷揉着后脑勺,蹙着眉关心的问:“怎么样,要不要上医院?”

    陆讷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也说不出个话来。

    苏二望着陈时榆眼睛危险地眯了眯,特么早前就看他不顺眼了,苏二自己是gay,自然能够看出来陈时榆的性向,此刻冷下声音来警告道:“这儿没你什么事了,陆讷我会送他去医院。”

    陈时榆冷笑一声,“苏二少搞错了吧,我跟陆讷才是朋友,至于像苏二少这样了不起的人物,我们高攀不起,不劳费心了。”

    苏二什么脾气啊,这以前能跟他这样说话就一个陆讷,他对陆讷能宽容,对陈时榆可不会客气,抬脚就踹在陈时榆身上,“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陈时榆本来扶着陆讷,被一脚踢在胸口,连着陆讷一块儿摔在地上,本来苍白的脸更苍白了。这一晚上,似乎所有人都不正常了,陈时榆爬起来就扑过去冲着苏二挥拳,两个人迅速地扭打在一起,都没了平日里的衣冠楚楚,清高矜贵。

    直到有人喊:“喂,别打了,你们那哥儿们自己走啦!”

    两人迅速分开,目光在酒吧搜寻了一遍,果然没看见陆讷,顿时有些着急,他今天喝了那么多酒,别给摔沟里或者乱穿马路给撞了,结果走出酒吧,发现陆讷好好地蹲酒吧门口抽烟呢。那一摔把他那酒劲暂时给压下去了,人清醒了,看见两人出来,淡淡瞄了一眼,没有任何语气地问:“不打啦?”

    被陆讷这样的语气一问,就跟被幼儿园老师训似的,脸上都有些讪讪。本来今天为了首映,特意穿得光鲜亮丽的衣服,如今是一个比一个非主流。相比之下,失恋的陆讷却比他们中任何一个都齐整,猩红的烟头一明一灭,他望着远处的一点虚空,寂静、无言。

    陈时榆忽然觉得难受,走过去陪陆讷蹲着,小声说:“陆讷,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好吗?”

    陆讷淡淡地说:“不用,人还以为我撒酒疯闹的,等着一帮没良心的禽兽看我笑话啊……”他抽完烟,将烟头弹远,然后说:“拉我一把,我站不起来了。”

    陈时榆赶紧架着陆讷站起来,陆讷说:“回家吧。”

    苏二将车开了过来,陈时榆拉开后座,让陆讷爬进去,自己刚想进去,就听陆讷说:“我想睡觉,你坐前面去。”

    陈时榆没法子,只能坐副座。车厢里空调的暖风安静而温柔,陆讷蜷着身子睡得无声无息,全然不理前面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和各怀鬼胎。

    到了陆讷那出租屋,陈时榆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又是给陆讷倒茶,找三九葛花中药配方颗粒,陆讷工作需要,免不了喝酒,有时喝高了,得靠它醒酒,家里常备着,这点陈时榆都知道,又给放热水,又给陆讷找换洗的睡衣内裤,简直就跟陆讷媳妇似的。

    苏二啥都插不上手,臭着脸眼睁睁地看着,气得肝儿都疼了。热水来了,陆讷自己摇摇晃晃地进了卫生间,啪一下把门关上,留下房间里互不对盘的两人。

    苏二是第一次来陆讷的住处,这两瓣屁股大的地方除了床连个坐的地儿也没有,真心让苏二少嫌弃。陆讷又不是爱收拾的人,衣服脱得东一件西一件,基本上分不清哪件是干净的,他又爱买书,还专挑冷门偏门的买,杂七杂八地堆在床底、床头和书桌上,苏二随手就拿起一本贴了不少标签的书翻开来,里面还有不少陆讷的注语,基本上没啥正经的,比如“给跪了,真心精辟”、“劳伦斯事儿逼,难怪早夭”、“胡兰成无耻,不过心中某种纯洁的东西一直存在,难怪聪明如张爱玲,读到他文字里的伤心和一瞬间对自己的懂得,也低到尘埃去了。”

    苏二正翻得津津有味呢,身后传来陈时榆冷冷的声音,“你别乱翻他的东西,他东西看起来乱但他自己心里有数,回头找不见了,又得发脾气了。”

    苏二的脸顿时阴下来,跟要狂暴雨似的,忽然听见卫生间里陆讷叫了一声,似乎滑到了,两人迅速奔向卫生间,陈时榆还拍着门叫陆讷,苏二直接把门给踹开了,就见热腾腾的白雾中,陆讷光着身子叉着脚坐地上呢,龇牙咧齿的,见苏二把门锁给踹坏了顿时怒了,“你当演美国大片呢,哪儿都有纯洁无辜遭坏人绑架的小姑娘等着你去救?门都没锁你踹什么踹啊!你这人思想就欠缺战略高度。”

    苏二气得心肝脾肺胃都一起疼了。

    陆讷自己爬起来了,正准备套内裤呢,一只脚都伸进去了,忽然僵住,扭头看俩木桩似的杵在那儿的人,顿时把脸挂下来了,“怎么着,还想看你陆爷怎么穿衣服啊,都他妈给我滚出去。”

    两个人默默地退出去,陈时榆还给小心地带上了门。

    没一会儿,陆讷就出来了,洗完热水澡的他,显得很疲惫,没有骂人时那么精神抖擞,挥挥手说,“都走吧,我要睡觉了。放心,不会让你们在明天的报纸社会版上跟我打招呼的——”

    两人一时都没有吭声,最后还是陈时榆先开口,“那你好好休息。”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陆讷的公寓,下楼。苏二坐进自己的布加迪,发动引擎,嗖一声就开出去了。陈时榆吸了吸将要留下来的清水鼻涕,紧紧地裹住身上单薄的西装,缩着脖子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把两人打发回去后,陆讷将自己摔在床上,摊开四肢,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摩托,他觉得自己像一条从深海里被捕捞上来的咸鱼,有些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一点点,一涓涓,都流走了。

    苏二洗了热水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酒柜里拿出威士忌,倒了一点,走到面朝海景的落地窗边,喝了一口,酒精刺激到嘴上的伤口,微微的疼。他嘶地吸了口气,指腹轻轻地按了按嘴唇,忽然像想起什么,脸上不由自主地带出微笑,眼里溢出一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欢喜和温柔,一下子生动了整张略显阴沉桀骜的脸。

    同样的夜晚,陈时榆的地下室在早春的天气里依旧冷得彻骨,他躺在吱嘎作响的弹簧床上,一手枕着脑袋,另一只手上,放到自己眼前,手里拿着那张已经发旧的游戏兑分券。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但他毫无睡意。白炽灯昏昏暗暗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苍白而俊美,有一种交织着脆弱和疯狂的神经质的迷人气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