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27章

第2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一直睡到阳光掀眼皮,翻了个身,将脸埋枕头里,又给睡了半天才起来,拖着萎靡不振的脚步进了卫生间,挤牙膏,接水,刷牙,水刚沾上唇,就传了一阵微微的刺痛。陆讷皱眉,凑近镜子虚着眼瞧,发现嘴唇破皮了,忽然之间脑中就电闪雷鸣,陆讷的脸迅速风云变幻——次奥,陆讷现在要还不明白苏二的狼子野心,那他真可以找根裤腰带直接涅盘了!

    然后,他就想起苏二的那些有意无意地触碰,那些当时让陆讷觉得莫名其妙又吃气的举动,一张脸迅速地充血,不是羞的,是羞愤,如同一只膨胀到极点的红气球,只要轻轻一戳,嘭,彻底爆发。回过神来他就开始满屋子找凶器——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盯着上面苏二的名字,陆讷顿时感觉全身汗毛都跟红卫兵抄家似的全雄赳赳气昂昂地起来了。在接与不接来回拔河,手机铃声响太久,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最终终于静音了,紧接着,外面忽然响起砰砰砰地敲门声,动静之大,让人以为里面有一具已经快发臭的尸体亟待收殓。

    陆讷还以为是苏二的,板着一张思想者的脸,不情不愿地去开门。门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眼镜兄周行。

    眼镜兄见到陆讷的第一句话是,“陆哥,我来找你玩儿了。”

    第二句话是,“陆哥,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十分钟后,陆讷和眼镜兄坐在他楼下一条街上一个小馆子吃牛肉炖粉丝,陆讷问:“你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陆讷记得眼镜兄人还没毕业,他那神通广大的土豪爹就把他弄进省电视台了,当时陆讷和张弛叫了一大帮平时比较要好的哥们,狠狠地血洗了这小子一顿。

    眼镜兄整张脸几乎都要埋到大海碗里去,一边淅沥呼噜地吸着粉丝,一边含糊不清地把事情给交代了,简言之就是——不能睡到自然醒,穿西装打领带,睁开眼睛就是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没劲儿;被他那想孙子想疯了的妈押着相亲,没劲儿;没有牛肉炖粉丝没有熘肥肠没有电影学院门口烧烤摊上的豆腐干、羊腰子、凤尾蚌,泰国酸辣汁,马来香辣汁,没劲大发了……

    于是他决定抛弃他那人人称羡的体面的电视台工作,抛弃那些长得像王祖贤或王宝强的相亲对象,快乐地投奔他最好的兄弟来了——

    过了一会儿,张弛也到了,眉飞色舞地跟眼镜兄讲他们的电影,拍着眼镜兄的肩膀,正豪气万丈地说:“别回去了,以后咱们仨兄弟就一块儿打天下!”陆讷的电话就响了,陆讷拿出来一看,又是苏二,顿时脸皱成一团,跟包子褶子似的。

    眼镜兄好奇地探头张望,“陆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陆讷轻描淡写地就把电话给摁了,“一搞推销的,特烦。”

    “哦。”单纯的眼镜兄没有挣扎地就相信了陆讷的瞎话。

    陆讷跟张弛眼镜兄分开后,一个人揣着兜走回去,想起杨柳——其实本来他与杨柳也不常见面,可是因为知道这个城市的万千灯火中的其中一盏是属于她的,想着她也许会走过这条马路,想着在下一个街头也许就会如同宿命般地相遇,心里是一种甜而稳妥的满足,但如今她要离开了,去那个终年阴雨绵绵见不到太阳的国度,他的心,就矫情地如歌里唱的那样成为“抽离麦芒的青稞,在凄风苦雨中晃曳彷徨”了——

    还没来得及好好伤春悲秋一把,抬头就看见了公寓楼下的布加迪,苏二长身玉立地靠在车身上,抬头望着陆讷公寓方向,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同时陆讷的手机第三次响起来,陆讷赶紧捂住口袋,在苏二发现之前,心虚地躲进一旁的广东人的凉茶铺。

    这凉茶铺陆讷也常光顾,如今天儿冷,生意惨淡,老板兼卖茶叶蛋煮玉米,屋子里昏昏暗暗,一股子好闻的食物味道,老板正和对面五金店的老板在下象棋,抬头看见陆讷,打了声招呼,“哟,小陆,吃点什么?”

    “刚吃完饭呢,阿全叔,借你家楼梯用下啦——”

    老板阿全叔头也没抬地说:“行啊,那边楼前又在修下水道啦?”他们这老城区排水系统不好,尤其是陆讷住的这栋老公寓楼前,一下雨就积水,雨大点儿都能淹进楼道里。政府倒是挺积极,三天两头地来通下水道,每次来都大动干戈的,出入公寓极其不便,反正不管修不修,都是怨声载道。

    陆讷含糊了几句,就上楼了——凉茶铺上头就是阿全叔他们住的地方,陆讷从这儿过就不用经过大门,不会被苏二看见。

    陆讷刚回了出租屋没多久,就听见非常有节制的敲门声,如同古典乐曲一样,充满高贵矜持的修养。陆讷立马放缓呼吸,同时把手机调成静音,如同一个执行任务的间谍。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没再响起,陆讷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然后踮起脚,蹑手蹑脚地凑到门边儿,刚想把耳朵贴过去呢,敲门声再次响起了——这回直接从古典音乐欣赏频道跳到东北秧歌了,同时伴随着气壮山河的叫声,“小陆,小陆,你在不在家呢?”

    陆讷立马认出这是他房东的声音。说实话,陆讷对她这位正与绝经做搏斗的女房东有点怵,这位房东有两爱好——打麻将,做头发,每次她做完头发从陆讷面前走过,都刷新了陆讷新的理解力和想象力。

    陆讷打开门,先探头往女房东身后望了望,没瞧见人,才放心地把目光移到女房东那宛如爬满海参的头上,“娟姐,什么事儿啊?”

    “那不是楼里的电灯坏了好些时候了吗?楼梯扶手有些地方也有些松动了,还有那些墙角啊,都长霉菌了,这回大伙儿决定一起出个钱都给修修,我看你也在这儿好长一段日子了——”

    陆讷立马心领神会,“行,应该的,要多少?”

    “本来说好每家六百的,不过我看你一个人,又是租我的房子,就跟大伙儿说了,收你四百好了。”

    陆讷回屋拿了四百块钱给女房东,女房东拿了钱又跟陆讷说了会儿话,走了。陆讷进屋关门,刚要关上,被一只手撑住了,门缝里露出苏二那张英气逼人的脸——

    陆讷与他对视僵持了几秒,然后在苏二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让开了一条缝。苏二闪身进来,怪腔怪调地说:“要找你可真不容易啊,我打你四五通电话了,你这比美国总统还忙啊——”

    陆讷装模作样地拿出手机看了看,“哎哟,还真是,对不住,睡觉呢,手机给静音了,没听见。”

    苏二幽幽地看他一眼,也不知有没有信,“行了,我也没有怪你,对你,我总是特别宽容。”那语气,不知怎的,让陆讷想起葛优那句对“你贵为皇后,母仪天下,睡觉时候还蹬被子”,瞬间出戏了,瞧着苏二跟看一神经病似的。

    幸亏苏二没看见陆讷的表情,自个儿熟门熟路地摸进屋子,悠然自得地环顾一圈,然后看见被陆讷扔在角落里包着那条昂贵的羊毛围巾的白色购物袋,购物袋压根就没被打开过,上面的绸绳还好好地绑成漂亮的蝴蝶结。苏二的脸色迅速地变了一下,然后装成什么事儿也没有地拿起来,“怎么都没瞧见你戴这围巾呢,不喜欢啊?”

    陆讷说:“哪儿啊,这不没机会嘛——”

    苏二将袋子放回去,淡淡地说,“不喜欢也没关系。”说完就直接坐床上了,背靠在床头,双腿交叠着放在床沿上,跟一欧洲贵族似的,优雅悱恻,瞬间把陆讷这乱七八糟的狗窝变成了天鹅城堡,充满了高贵的艺术气息和金钱味道。他还特自在地拿起陆讷放床头的最近正在看的一本书,低头翻了几页,若无其事地说:“我就过来看看你,没其他什么事——”抬头瞧见陆讷木桩似的杵在那儿,拍拍身边的床,说:“干站着做什么,坐啊,这你家,别弄得我喧宾夺主一样,坐吧。”

    陆讷没动,他都快被他搞疯了,捂着隐隐抽搐的胃,神情抑郁,“求你了,苏二少,苏漾二少爷,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完去我去买胃药!”

    然后苏二的脸迅速挂下来,世界瞬间恢复正常。苏二一双黑钻一样眼睛阴测测地盯着陆讷,咬牙切齿道,“我现在算是发现了,跟你这种人就不能玩情调讲迂回。”

    说完他举起书挡在自己脸上,把书翻得哗啦啦地响,他的声音从书后面传来,依旧拽得上天入地绝无仅有,“我对你的心思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别他妈给我装傻啊,老子不吃这套,一句话,跟不跟我好?”

    陆讷的脸在这一句话后,又如同一只红气球一样迅速充血,膨胀,简直要爆开来了,就在临界的那一秒,陆讷又给压回去,然后红色慢慢地褪去,陆讷变得心平气和——他靠在书桌上,阳光从他左侧后方的阳台窗户里照进来,把他半边脸染成一片温暖的金黄,绒毛都纤毫毕现,一双黑色的眼睛像玉石一般,温润、细腻、宽容,他说:“别逗了好吗?苏二少,先不说你是不是认真的,我这儿正失恋呢,我喜欢一个姑娘喜欢了那么多年,你明白那种骤然失去理想的感觉吗?再说啦,我也不是同性恋,我不喜欢男人,对我来说,男人就分两种,一种是哥儿们,一种不是哥儿们,就这么简单。”

    苏二少将书拿下来,露出了木无表情的脸,直直地望着陆讷不吭声。

    陆讷舔了舔干涩的唇,继续说:“退一万步说,就算我能接受男人,但我们压根儿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觉得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苏二忽然把书凶狠地扔到一边,直起身子来,盯着陆讷,眼里充满孩子式的怒气和执拗。

    陆讷没生气,只是平静而斩钉截铁地说:“在我这儿,不可能。”

    苏二唿的从床上站起来,沉着脸往门口走去,当眼角看到那只装羊毛围巾的购物袋时,扯开嘴角冷漠地说道:“不喜欢的东西丢掉好了。”

    陆讷在身后轻描淡写地说:“你知道你丢掉的是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吗?”

    苏二气得说不话来,只好把气撒在门上,嘭一声的关门声,把对街那正晒着太阳点着脑袋的阿婆的瞌睡都震飞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