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29章

第2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天最后,苏二与陆讷对视了好久,其实只有短短的十几秒钟,但作为全程旁观的罗三来说,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并且体会到了阴风怒号刀光剑影的气氛,然后苏二优雅地从座位上起身,一手插在裤兜里,意大利手工制皮鞋咔哒咔哒地敲在地板上,具有倨傲的节制感,像欧洲的某个古老家族出来的年轻贵族。他打开门,又转过半边身子来,锋利浓黑的眉毛下,眼睛像黑夜里的大海,深沉而莫测,他看着陆讷,说:“陆讷,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满,咱们走着瞧。”

    然后以一种非常装逼地姿势出了包厢。陆讷转过脸看罗三,挑着一边的嘴角说:“罗三哥,你瞧见了吧,苏二少念叨着我呢——”说完,他站起身,两手插兜,以同样装逼的姿势走出了包厢。

    陆讷出去后,在外面转了一圈儿的李明义回来了,罗三有气无力地看着他,说:“我想我需要一杯水,以及,一整瓶的胃药。”

    陆讷的电影上映一月,票房突破两亿,这是一个奇迹。

    陆讷选择了一个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日子回了担山路街,带着陆老太去电影院看电影去了。本来他是想叫老太太来看首映的,好歹是他孙子的电影第一次在大荧幕播放,但鉴于陆老太除了坐自行车,坐啥晕啥的体质,就不折腾她老人家了。

    陆老太那天特地穿了身前年陆讷一远方表姐结婚时穿的丝绒外套,一头微雪的短发梳得一丝不苟,在镜子前照了半天(陆讷一直怀疑,他爱臭美的毛病其实遗传自陆老太),然后叫街口的骑黄包车的阿四给拉镇上的电影院去了。

    虽然陆讷那电影已经临近下映,不过放映厅里的上座率依旧挺不错,电影一个半小时,出来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浅浅的晚霞。陆讷挽着神情略显茫然的陆老太走出电影院,本来想坐黄包车回去的,老太太跟人砍了半天价,没谈拢,一生气,就要走回去,坚持说她从前脖子上架着三岁的陆讷到尾浦买锅,二十几里路,健步如飞,都不带喘气的。

    陆讷拗不过老太太,陪着她慢慢地走。走着走着,老太太就回过神来了,盯着陆讷跟研究毛选似的,然后用轻描淡写地语气问:“你是不是喜欢上啥姑娘了?”

    陆讷唬了一跳,心里想着他家老太太果然成精了,面上还若无其事,“说什么呀,我成天忙得四脚朝天,哪有空想姑娘?”

    陆老太不信地扭回头,用鼻子哼了一声,说:“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的,我能不知道你?打小儿看见人小姑娘白裙子飘飘的,就跟小色狼似的欢快——那电影,就时榆演的那男的,坏起来跟你一模一样!”

    陆讷哀嚎一声,“你不睡着了吗?”

    陆老太还死不承认,“尽瞎说,我什么时候睡着了?”停了一会儿,用手肘碰了碰陆讷,脸上带上笑影儿,小声地问,“哎,是不是演那个、那个叫杨梅的姑娘,叫什么来着——我看着挺好,追她丫的!”最后一句,陆老太说得豪气干云。

    “别逗了好吗?人有男朋友了,而且人男朋友还是个富二代,特别爱她。”

    陆老太显得有点儿失望。两人正说着话呢,远远地看见他们家院子门口停着一辆车,陆讷一眼就给瞧出是苏二那辆布加迪,车子旁边,站着俩人,一个是苏二,他是天生衣架子,简简单单的衬衫也能穿出玉树临风的味道,再加上设计师精心设计的领口和袖子,配上熠熠闪光的精致袖扣,下身是条墨绿色的休闲裤,搭配时尚的白色皮带和白色系带皮鞋,整个人用一个词概括就是“闷骚”;另一个人是陈时榆,则是截然不同的韩国美少年的打扮,蓝色带扣衬衫,斜格子的红色窄领带,简洁清爽的黑色毛衫,将他点缀得学院气息浓厚,看起来,清爽又帅气。

    那会儿,夕阳正缓慢地缠绵地,从担山路街那一头,从他们侧后方铺过来,整个场景都染上特别动人的颜色,跟电影镜头似的——

    陆讷上辈子对这两人的关系印象深刻,差点儿没跳起来,次奥,这俩货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走近了,才发现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苏二将墨镜架额头上,两手交叉抱在胸前,神情倨傲而漠然,反正就是一副唯我独尊,你们都低到尘埃里去的逼样。陈时榆撇着头瞧路边的野花,脸上也没啥表情。

    陆讷面色古怪,“你们怎么在这儿呀?”

    陈时榆抬头瞧见他,眼里的冷漠散去,淡淡地说:“我过来看看我奶奶,顺便再过来瞧瞧陆奶奶。”偏头对陆讷旁边的陆老太,露出特别乖巧的笑,“奶奶,我买了你爱吃的新桥的卤鸭舌,我都好多年没吃过了,不知道味道还跟原来一不一样——”

    陆老太见着陈时榆特别高兴,立刻抛弃了陆讷,拉着陈时榆的手仿佛那才是她的亲孙子,“哎呀,你看看你,看看你,变得这么出息了,还演电影了,都成明星了——”又说,“你这孩子就是实心呀,还买什么卤鸭舌呀,奶奶看见你啊,就高兴……”说着说着,目光就落到一旁的苏二身上了,脸上有点儿困惑,“这位是——”

    苏二微微颔首,带着严格教养产生的矜贵和修养,“你好,陆老夫人,我是陆讷的朋友,姓苏,家中排行第二。”

    陆老太活了六十八年,没被人这么叫过,跟演电视剧似的,特别不自在,但她听懂了这位是自己孙子的朋友,虽然心中还存疑虑,但不妨碍她以一个农村妇女特有的淳朴和热情表示欢迎,“你好你好,来来来,都进来,进来坐!”一边说,一边儿就要去拉苏二的手,手伸到一半儿又缩回去了,意识到苏二这种人跟他们这种小老百姓不一样,挂著有些无措的笑,开了门——

    陆讷落后一步,一把拉住了正要进门的苏二,飞给他一个眼刀,“你来干嘛?”

    苏二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不干嘛,就无聊了,随便逛逛,一不小心,就给逛这儿来了,你不介意吧?”说完,露出一个能迅速令女人肾上腺素飞升的笑,一口白牙基本能直接拍牙膏广告而不需要后期PS,说完也不等陆讷,一脚跨进门去。

    陆讷看着他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苏二有点不对劲——

    陆老太一辈子见过的最了不起的人物就是镇上那开着大奔胳膊底下夹着公文包,说话趾高气扬恨不得将眼睛长在头顶的徐百万。徐百万本名不叫徐百万,九几年初的时候下海经商,成了担山路街远近闻名的万元户,受过政府表彰。曾有过一段时间,陆讷以徐百万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当然,这个人生目标在他上小学六年级之后基本就不存在了。

    但显然,苏二这级别,明显比徐百万高了一档次不止。陆老太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风风雨雨里活了这么多年,早练就一双火眼精金,料定这位苏先生来头不小,心里头就有些惴惴,把人请客厅坐了,倒了茶,留下陆讷陪着客人,自己钻进厨房,还鬼鬼祟祟地把陈时榆也给拉进去了,“小榆树,你跟奶奶说,那个苏先生什么来头啊,真是陆讷的朋友?”

    陈时榆的目光落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眼神有些意味不明,语气却淡淡的,“奶奶你别担心了,陆讷不是拍电影吗?拍电影得跟好多人打交道呢,什么人都有,那就是S城一个特别有钱的少爷,估计在城里待腻了,才跑这儿来找新鲜感呢。”

    陆老太一听陈时榆这么说,就给放心了,她一直以来都特别信任陈时榆,同样话从陆讷嘴里说出来她能一拐棍子抽过去。陆讷从前老怀疑陈时榆才是她亲孙子——

    苏二坐在陆讷家简陋的客厅里,特别优雅地端着老式茶缸,慢悠悠地喝着茶。陆讷皱着眉,一声不吭地盯着苏二那张邪逼的脸,觉得胃有点隐隐的抽搐,忽然站起来,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茶缸,说:“我去给你续点儿水。”

    说完转身就走到饮水机边儿上,苏二那杯茶其实基本还是满的,他要能喝下这几乎全是茶叶梗的茶,才怪了——陆讷家没人喝茶,这仅剩的一点儿茶叶是陆老太煮茶叶蛋剩下的。

    陆讷正在那儿装模作样地接水呢,陈时榆从厨房出来,挨到他身边,小声问他:“苏二少怎么会过来?”

    陆讷给烦的,两条眉毛扭得跟毛毛虫似的,又不能告诉陈时榆说苏二这神经搭错的对自己存的那点儿不良心思,语气就有点儿不好,“谁知道他呢,人生空虚了吧。”

    “说我什么呢?”身后传来苏二幽幽的声音,跟吊靴鬼似的,差点没把陆讷吓得把手中的茶缸直接砸过去。

    “说你苏二少英明神武,这人生多么别出心裁,独树一格。”

    苏二定定地看了陆讷一会儿,没吱声,自己拿了茶缸,又坐回沙发去了。

    其实陆讷看出来了,苏二没他自己表现得那么悠然自得,他的架子端得越高,姿态摆得越漂亮,就越与周围的氛围格格不入。

    与之相反的是陈时榆,他从前就常常来陆讷家,陆老太对他比对陆讷好,至少从没拿鞋底子抽过他。大约是尝到初次走红的味道,对未来有了信心,陈时榆的精气神有了质的变化,至少这一天,从少年时代起就缭绕在他眉间眼中的阴翳抑郁仿若风吹云散,就特别自在地从这里窜到那里,把陆老太给他的黄瓜咬得嘎嘣嘎嘣响,一会儿蹲在后院儿招猫逗狗的,一会儿又随口跟陆讷说话,说的都是从前的那些事儿,有趣的,傻子的,这小子还把陆讷小学时的情书给翻出来了,为挽救自己那点子形象,陆讷差点儿没跟他打起来——

    苏二捧着茶缸的手越收越紧,脸上的表情跟殡葬馆工作人员似的,就在这时,陆老太喊吃饭了,瞧着陆讷和陈时榆都自然而然地帮着把菜端出来,摆碗筷。苏二僵硬地站起来,想接过陆老太手里的一盘鸦片鱼头。陆老太给唬了一大跳,连忙让开,嘴里诚惶诚恐,“苏先生你坐,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动手,你坐,坐!”说完自己麻利儿地将菜放桌上,就给转身进厨房了。

    第一次,苏二被这种当成祖宗供起来的感觉,感到了堵心。

    四人落座。陆老太热情地招呼苏二,“苏先生,都是些家常小菜,你不要介意。”苏二优雅地端着饭碗,正想说些什么客气的话,陆老太却已经将热情转向了陈时榆,“来,榆树,尝尝陆奶奶做的菜,好久没吃了吧?今天得多吃点儿。”

    陆讷见怪不怪,自从陆老太知道他跟陈时榆在S城碰上了后,每次跟陆老太打电话,她都要顺嘴念叨陈时榆几句,再顺便将陈时榆那对狼心狗肺的姑叔给批斗一回,最后总是以叹一口气,说一声,“时榆这孩子不容易”作结束。

    说着说着,陆老太又开始念叨开了,“你说说你这孩子吧,怎么就这么犟呢,说走就走了,要是你奶奶还在,一颗心还不得碎了……”陆讷有时候十分招架不住陆老太,因为有时候,她特别煽情,看个电视连续剧,要这电视剧最后不幸以悲剧结尾,她能几天精神恍惚,坐后门儿摘菜的人,摘着摘着就给掉下眼泪来,自个儿跟自个儿伤心,而且一旦开始就特别投入,压根不管周围的环境。

    陆讷正想说点儿什么,把陆老太那多愁善感的情绪给转移转移,忽然感觉到桌下伸过来一只脚——陆讷一开始还以为是不小心给碰着了,等到他感觉到对方的鞋尖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小腿,缓缓地蔓延上来……

    陆讷瞬间瞪大眼睛,仿佛一条水蛇从脊背往上溜,冰凉的惊悚,瞧着桌上草木皆兵——陆老太?哈哈,算了。陈时榆?被陆老太给勾起了伤心事儿,正红着眼圈不说话呢。就只剩苏二了,端着饭碗,腰板儿挺直,其姿态之优雅高贵让人以为他正身处五星级酒店的高级西餐厅,然而陆讷瞧着他那张云淡风轻的脸怎么都觉得上面写了“无耻”这俩字。

    陆讷迅速地踢了苏二一脚,瞪着眼睛,说:“我就是奇了怪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才能养成某些人如此厚颜无耻的风格?”

    陆老太和陈时榆忽然听见陆讷这有些阴阳怪气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都抬起头来,感慨悲伤先收拾收拾,诧异地看着陆讷。陆老太瞟他一眼,“没睡醒呢,说啥呢?”

    苏二非常淡然的一笑,说:“没事儿,我就爱听陆讷说话,总觉得他有些话里吧,平淡中透着哲理,稀罕!”他面上衣冠楚楚,桌子底下一只安分的脚又给勾了上来。

    陆讷的脸迅速给阴了下去,一脚踹过去,结果用力过猛了,踹到了陈时榆那儿。陈时榆神情古怪地瞧了眼陆讷,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了下,没吭声。

    陆老太豪气地挥挥手,“苏先生你说得太客气啦,来来,吃菜吃菜,我们家陆讷打小儿就毛手毛脚的,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话刚说完,就听见啪一声,陆讷因为太专注跟苏二桌底下的较劲儿,把筷子给碰掉了。下一秒,陆讷的后脑勺就狠狠地挨了陆老太一巴掌,骂道:“多大的人了,吃个饭还掉筷子!”

    陆讷疼得哀嚎了一声,抬眼就看见笑得和蔼可亲的苏二,终于明白今天乍然见到苏二那种浑身不对劲的感觉从何而来了——

    他丫挺的已经直接从衣冠禽兽进化成禽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