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0章

第3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完饭,陈时榆就走了,他第二天还有通告,得赶回去,经纪人的车在车站等他。走的时候,他看着陆讷有些欲言又止,陆讷有预感,他是想问关于苏二的事儿,因为不想说,所以装着没看见。陈时榆最后也没问。

    陆讷送完陈时榆,心里面不知怎么的有些伤感——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没法儿变。就像陈时榆即便在生活最落魄时都不忘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衬衫,就像从少年时代起就已经刻在他骨子里的自尊和自卑,他永远做不出像陆讷那样走进哥们家里就掀饭菜罩瞧人家中午菜色如何,顺便偷一块儿红烧肉吃的事儿。

    陈时榆今天这一种异乎寻常的熟稔亲热,有一种表演的味道。

    陈时榆一走,苏二也立刻起身告辞了,主要是——没顶住陆老太的火力。陆老太也没做啥,收拾好碗筷后,客气地削了一盘水果拼盘,摆苏二面前的茶几上,笑容淳朴,“苏先生,吃水果吃水果。”

    见苏二没动,又将水果盘往他这边推了推,就差没直接给投喂到苏二嘴巴里了。然后人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电视上播放的韩剧,但只要苏二略动一动,老太太立刻身子坐直,表情真挚,“苏先生要喝茶?”“苏先生要上厕所?”

    搞得苏二只能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跟风中化石似的,而且眼前这老太太,还是他要追的人的奶奶,心中那种憋闷,跟眼看着俄罗斯方块就要堵到顶似的。

    陆讷觉得苏二离开的时候都有点儿落荒的味道了。

    将人送到院子门口,苏二打开车门,却又磨磨蹭蹭地不直接坐进去,回过身期期艾艾地看着陆讷,说:“要不,亲个嘴儿再走吧?”

    陆讷顿时给气笑了,怪腔怪调地说:“苏二少,真别说,你要不要脸起来跟我们街尾那卖香油纸烛的大妈的二姨子仿佛。”

    苏二居然没生气,“没办法呀,谁让我瞧上这么个人,只能把我的脸踩脚底下随你糟践了。”

    陆讷抬脚踢在他的膝盖上,“滚吧。”说完就要转身回屋。

    苏二唉哟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膝盖哀嚎,看陆讷要走,连忙单腿蹦着往前了几步,拉住了陆讷,“哎,别走,咱们再说说话呗。”

    陆讷瞧着扯着自己衣袖的手指,如此修长漂亮,养尊处优得如同一件艺术品,再瞧灯光下苏二那张漂亮得有些邪气的脸,慢慢地回过身,将两只手闲闲地插在裤兜里,淡淡地说:“苏漾,我们真不是一挂的,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这还是陆讷第一次叫苏二的名字呢,没了一惯的油滑和嬉皮笑脸,呈现出陆讷立体而英气的五官,眉心微微蹙着,显得有点儿严肃,不知怎么的,竟让苏二的心有种被拧了一下的疼——他皱紧眉头,有些不高兴,“浪费什么呀浪费?你又没试过,怎么就知道浪费了?也许你以后会发现,原来你之前的人生都是误入歧途了。”

    谁他妈跟他说苏二小学是在国外上的?瞧这成语用得出神入化的!陆讷一脸郁卒,也不搭理苏二,转身闷头就往院子里面走,走到门口,回头瞧了一眼——

    苏二那个脸皮已经修炼得厚到一定程度的小子既没死皮赖脸地跟过来,也没气得扬长而去,而是一手扶着车门顶,一手紧紧地捂着胸口,陆讷看不清出他的表情,但弯下去的背似乎预示着他正在承受某种来自身体内部的痛苦。

    陆讷有些狐疑地走了回去,“你怎么啦?”

    苏二低着头,一手抓拳用力地抵在胸前,头发的阴影遮下来,三分之二的脸都隐在阴影中,只有一张微微颤抖的唇,艰难地吐出一句话,“帮我拿下药,在车上。”

    他的声音听起来太虚弱,陆讷不敢多问,赶紧绕到副座,打开车上的储物柜,里面还特别乱,苏二这人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塞,最后终于找着了一个白色的小药瓶,也来不及看上面写了点什么,拿了车上的一瓶矿泉水,跑回苏二身边递给他看,“是这个吗?”

    苏二看也没看,抓过药瓶,从里面倒出两颗白色的小药丸就着矿泉水吞下去了,大约过了几分钟的样子,药效似乎发挥了作用,他虚脱般地靠在车身上,依旧垂着头,看不清眉眼,只有被灯光打亮的下巴光洁优美,有一种颓废的性感——

    陆讷有点儿被苏二刚刚的样子吓到了,声音小心翼翼的,“没事儿吧?”

    苏二抬起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没事。”

    苏二越轻描淡写,陆讷心里越抓肝挠肺,“你这是……”

    “老毛病了,我都习惯了。”他的语气依旧淡得仿佛看破红尘超越生死似的。

    陆讷的眉毛几乎要拧成疙瘩了,瞧苏二刚刚那样子,似乎是心脏不好——

    苏二这会儿缓过了劲儿了,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敲出一根,叼在嘴里,微微低头点烟,随着轻轻的嚓一声,幽微的火苗窜起,点亮了苏二的脸,他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出烟圈,然后将手中的烟盒和打火机一块儿扔给陆讷。

    陆讷接过,也给自己点了一根,听见苏二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就跟我要烟来着,那时我一个国外的同学来S城玩,不知从哪儿听说了那个酒吧,非要来见识见识。我那会儿看你在那儿神经病似的叨叨,就想,哪儿来的傻子呀——”

    陆讷想起那会儿的情景,也有些发笑,笑过之后想起杨柳又有些发酸。当然,他没告诉苏二,那压根就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苏二却陷入了回忆中,“我哪儿想得到啊,这个傻子以后会跟我交缠那么深,会把我骂得跟孙子似的。”

    换了任何时候,陆讷都能以他剑走偏锋的语言风格给予苏二致命的一击,但此时此刻,面对刚刚发过病的苏二,陆讷做不出这么残酷的事,但又不能像台言小说的女主角那样抬起盈盈的泪眼感动地望着男主角,所以只好尴尬地撇过头,闷头抽烟。

    “其实你骂得对。”不知道是不是夜色掩盖,今天的苏二好像特别不一样,变得真诚而伤感,“我就是在这么个环境里长大的,别人不拿真心对我,我也不拿真心对人,久而久之,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真心这种东西了——本来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人生那么短,当然要将每一天都当成末日一样来狂欢,做些让自己高兴的事儿。你知道吗?我妈也有这个病,她死的时候才二十九,我现在二十七了,但我现在,有点儿不甘心了——”

    他说完,就看向陆讷,按文艺点儿的说法,就是眼睛里倒映着春日夜晚的灯火,温柔而明亮。

    陆讷心里那个复杂啊,好不容易把苏二送上车,瞧着他的布加迪消失在夜色中,他站在院子里发了会儿呆,他觉得他好像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苏二,一个不那么高高在上,一个有着不为人知的脆弱的苏二。

    陆讷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他其实也像苏二对待出现在身边的不明人士总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也在第一时间将苏二这样的人做了定位,而拒绝看到其他?

    陆讷带着一脸思想者的表情进了屋。老太太听见他进门的声音连眼睛都没抬,依旧坐沙发上看韩剧,顺口问:“苏先生回去啦?”

    “嗯。”

    陆老太顿时伸了个懒腰,“可憋死我了,你奶奶我当年去***看升国旗都没这么郑重其事,你说说,这些人平时怎么过活的呀,私下里抠鼻屎不?闻臭脚丫子不?”

    “何必呢,你应当表现出作为咱担山路街一枝花的从容风采,该干嘛干嘛。”

    “我这不是怕给你丢了面子嘛。”陆老太振振有词。

    “好像饭桌上抖落我小时候那些乌七八糟的黑历史的人不是你似的?”

    陆老太一巴掌呼扇到陆讷的后脑勺,“尽瞎说!”回头一指一个精致华丽的礼盒,说,“回头你把人的礼给退了,平白无故的,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好收,刚他要走的时候,我这不过于紧张,忘了。”

    苏二送的是一款手工织的挂毯,就是他当初作为寿礼送给李明义奶奶的款儿,李家老太太特别喜欢,当下就让人给挂小客厅里了。算算,陆老太年纪也应该跟李家老太太差不离,就又给整了一块,但陆老太不愧是养大陆讷这样俗气的奇葩的人,当她听完苏二三言两语对挂毯艺术与技术的描述和称赞,立刻问出了当初陆讷在百货公司男装专柜一模一样的话,“能飞吗?”

    换十分钟前,陆讷对于陆老太要将礼退回去的行为没啥意见,但现在,想想,还是说:“算了,留着吧,这对人家来说压根儿就不算钱,不收还以为咱们不给人面子呢。”

    陆讷这么一说,陆老太第二天就把那挂毯给挂客厅最醒目的地方了,就差点两根蜡烛供起来,没事儿闻一闻,嗯,一股子崭新的人民币的味道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