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1章

第3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笑忘书》票房一路飘红后,陆讷陆续收到不少电影剧本,基本都属都市轻喜剧或者文艺小清新类型的,投资不多,维持在两千万左右。陆讷潦草地翻过一遍之后,就不感兴趣地扔一边儿了。

    陆讷其实不是一个特别胸怀大志的人,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简言概括,就是衣食无忧,其次是不烦,不需要天天笑得跟傻强似的,但不能无意义地重复着相同的事情。从前憋着一股劲儿拍《笑忘书》,如今电影拍完了,劲儿泄了,暂时还没找到另一件令他觉得有意思的事儿,他就有点颓,也不回S城了,窝在担山路街的陆老太这儿,装深沉装忧郁,没事儿就到街上溜达溜达,逗逗路边小黄,回来就回自己小屋躺着,从床底下扒拉出从前瞒着陆老太偷偷藏起来的武侠黄书看。

    这样过了几天,陆老太先受了不了,终于她在饭桌上用极其飘忽的声音对陆讷说,“我好像有点儿神经衰弱了。”陆讷抬起头,对上老太太哀怨的眼睛,想了想,说:“要不,我给你买点儿安神补脑液什么的?”说完就收到了陆老太两个巨大的白眼。

    正在这时,陆讷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虞胖打来的,就是那个死抠门的富二代,不知怎么的居然想到要请陆讷吃饭了,地点都定好了。陆讷跟他说自己不在S城呢,就不去了,要不改天。虞胖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跟一熊孩子似的,非要陆讷过去。陆讷惦念当初虞胖雪中送炭的义气,虽说有点儿目的不纯,但陆讷还是记在心里的,估摸着虞胖可能真有事,就跟他说自己晚点儿到。

    挂了电话,刚想跟老太太说自己得回S城了,就看见陆老太麻利儿地转身钻进厨房,出来时手上抱着两个玻璃坛子,往桌上一搁,脸上容光焕发的,目光炯炯,哪像个神经衰弱患者啊,“回城时把这俩坛子捎上,啊。”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城啊?”

    陆老太的表情凝固了,又恢复成没精打采的模样,“哦,你不回去啊——”

    “……我回。”

    陆讷是抱着陆老太给的两坛子腌萝卜,怀着小白菜一样凄凉而悲愤的心情离开担山路街的,本来准备上客运站坐车回去的,中途却拐了个弯儿,跑去了汽车城,然后直接开着一辆帕萨特回S城了,当然代价是刚刚丰满起来的荷包又迅速地瘪了下去。

    到S城的时候天都黑下来了,虞胖请吃饭的地方依旧是那家极其朴实的川菜馆。陆讷将车子停妥,想了想,抱了一坛腌萝卜出来,进了屋,大致扫了一下就看见虞胖了,坐他对面的是张弛,两人早吃开了,老远的,陆讷就看见虞胖的额头又跟大庆油田似的兹兹地冒油。张弛看见他,朝他招了招手,“老陆,这边!”

    陆讷走过去,将坛子往桌上一搁,问:“怎么就你俩呀,其他人呢?”

    张弛一边扒过玻璃坛子,一边头也不抬地说:“本来就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在这儿都坐了快俩小时了,就等你——哟,这是咱奶奶腌的萝卜,太好了,好久没吃了,先来一块。”

    陆讷坐下,瞧了瞧对面已经喝得两眼空茫思想飘在异次元的虞胖,问:“他怎么这样啊,怎么回事儿啊?”

    张弛一边将萝卜咬得咔嚓咔嚓像,一边一脸深沉地摇摇头,“别提了,我现在就想起一本书,书名就叫《人生是一场修行》。”

    就在这时,喝得几乎不省人事的虞胖忽然回光返照似的清醒过来,看见陆讷特激动,“陆导,你来了啊,你总算来了啊!”回头就叫服务员,“哎哎,服务员,再给我们上几个菜,还有酒吗?陆导喝白的还是红的?”

    陆讷赶紧扯住异常亢奋的虞胖,“哎哎,今天就算了,算了,我瞧你都站不稳了。”

    “不行不行,说好了请你吃饭的,这饭都还没吃呢,服务员,服务员!”虞胖异常坚持,一个年轻的小妹跑过来,抽出围裙里的点菜单,问:“请问有什么需要?”

    “那个……”虞胖大着舌头,扭头看看桌上的菜,对服务员说,“再来个醋溜土豆丝,手撕包菜,那个……那个水煮肉片,再来十瓶啤酒,陆导,你看这样可以吧?”

    陆讷点点头,“行行,你赶紧坐下吧。”

    虞胖一个大屁股蹲儿落到了卡座上,卡座顿时发出一声呻吟,点完菜的虞胖开始两眼发直,一声不吭地表演沉默是金。

    陆讷瞧着实在有点儿不对劲儿,心里就跟有只耗子似的抓肝挠肺地难受,“有事儿说事儿啊,大老爷们的别来婉约派这一套。”

    这话一出,就见虞胖的两只眼泡子慢慢慢慢地红起来,他扭过头,吸了吸鼻子,硬忍住了。陆讷踹了一个劲儿地啃萝卜的张弛一脚,语气有点儿不好,“怎么回事儿啊?”

    张弛叼着半块萝卜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看了虞胖一眼,含糊地说:“失恋了。”

    陆讷一愣,“跟秦薇分手了?不上回电影首映的时候还好好的吗?怎么就分了?”

    这话立刻勾起了虞胖的伤心事儿,拿起桌上的啤酒,仰头就对瓶吹了,然后瓶底用力地撞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两眼通红杀气腾腾地望着前方,半晌,他脸上的表情裂了,嘴巴往一边儿牵去,一副要哭的样子,喷着酒气断断续续地说:“陆导……陆导……你……你给劝劝薇薇好吗?别跟我分手,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可……我爱她呀,真的……我爱她……你给劝劝,她听你的话,她特别崇拜你,我知道,她崇拜你……”

    陆讷瞧着虞胖那张即便伤心也充满喜剧效果的脸,说不出话,拿起一瓶啤酒,顺手往桌角一磕,就磕掉了瓶盖儿,往玻璃杯里倒满了一杯,仰头干了。面前的虞胖开始跟陆讷他们絮絮叨叨地讲他跟秦薇的那些事儿。

    其实就是个特别平凡特别俗气的故事,要拍成电影,票房肯定扑街的那种。两人相亲认识,虞胖打小儿就不会念书,职高毕业后就在他爸厂子里挂着一份闲职,虽然不学无术没大本事,但也不是那种会惹是生非胡作非为的富二代,而且因为小时候家里有过一段特别艰苦的日子,他也算吃过好几年的苦,所以养成有钱了也特别抠门的习惯,但对秦薇确实没得说,对自己都没那大方的。秦薇则跟他是完全相反的类型,长得漂亮人也聪明,大学本科毕业,但家境不好。这么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因为一个共同的七弯八拐的热衷做媒的熟人,相识了。

    按照虞胖的说法是,他一见着秦薇,话也不会说了,路也不会走了,文艺点说就是一见钟情了。虞胖是真醉了,几句话的事儿,就给反反复复地念叨了一小时,“我妈跟我说,薇薇不适合我,她那样的姑娘,能看上我?都是冲着咱们家的钱来的。其实我知道,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她是大学生,又那么漂亮,她讲的那些东西啊,我都不懂,可我会对她好呀,我会一辈子对她好……”

    陆讷不吭声,觉得这五大三粗的男人里头真是藏着一颗琼瑶的心,虽然烂俗,可真是纯,纯得都叫人有点儿心酸了。陆讷点了一根烟,抽到一半儿的时候跟张弛说:“你给秦薇打个电话,叫她过来一趟。”

    张弛已经停止啃萝卜了,就在那儿拿着一根筷子撩水煮肉片里的豆芽玩,听陆讷这么说,欲言又止了一下,“真打呀?”

    “打。”陆讷一锤定音,不容反驳。

    秦薇来得挺快,穿了一件灰色的长款毛衣,蹬着一双高筒靴,清秀的脸上架着墨镜,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目不斜视,已经相当具备明星的腔调。到了陆讷他们桌前,就摘了墨镜,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虞胖看见秦薇特别高兴,一定要给她去买石榴吃,让张弛和陆讷死活拦住了,然后他就耷拉着脑袋一直重复地喊着秦薇的名字。秦薇坐在虞胖旁边,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拿出包烟,抽了一根叼嘴上,点火,然后熟练地吐出烟圈,她的脸在烟雾中朦胧而隐约,有种很特别的味道。一根烟抽了几口,她就掐灭了,抬眼对陆讷说:“今天对不住了,给陆导添麻烦了,我这就带他回去,还得麻烦你们,帮我把他搬到车上。”

    她一边说,一边从虞胖身上找出他那辆大奔的钥匙。陆讷和张弛一人一只胳膊将虞胖这胖头鱼给架了起来,才走出几步,虞胖忽然发起疯来,大喊着,“薇薇,薇薇,小薇,你在吗?你还在吗?”力气大得差点儿没把陆讷和张弛给撅到地上。

    秦薇紧走几步,从后面追上来,安抚地摸摸虞胖的头,“我在呢。”她的目光在饭馆的灯光下好像有水在一漾一漾的,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虞胖立刻像个巨婴似的被安抚下来了。

    秦薇拿着车钥匙踩着高筒靴走在前面,在停车场找着了虞胖的车,打开后座的门,让陆讷和张弛把人塞进去,绑上了安全带,关好门。然后她绕到驾驶座,打开门,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转过身问自她来后就没有开过口的陆讷,“陆导,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女人特别不知好歹,特别狼心狗肺无情无义?”

    陆讷沉默半晌,平静地说:“我没这么想,我就是想,错过这个,你以后,可能再也遇不到这样的真情了。你知道在现在这么个现实的社会里,一个人要保持住那么一份纯真,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秦薇的眼睛有水光闪烁,用力地抿了抿唇,说:“陆导,你会跟一个非常非常爱你但你却永远无法跟她交流内心交流灵魂的人结婚吗?”她没有等陆讷回答,就接下去说,“我试过了,真的努力试过了,我妥协过,老话不是说嘛,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人生就那么一回事儿,总有一天吧,我也会在家庭琐事儿女吵闹中磨灭从前的那些异想天开。可是,你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让我重新燃起希望。陆导,我感激他,真的,我一辈子都感激他,有一天,他要落魄了或者有什么事儿了,我一定不计一切代价地帮他,但我真给不了他要的。”

    她说完这些话,扭头进了驾驶座。

    看着黑色的大奔消失在夜色中,陆讷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张弛走过来,一手搭在陆讷的肩膀上,摇头晃脑地感叹,“唉,爱情呐爱情。”

    走进饭馆的时候,陆讷的手机响了,有短信进来,是苏二的——

    “干嘛呢,是不是又眼露斜光勾搭小姑娘呢,警告你啊,检点点,明天去临幸你~”

    自从挑明了他对陆讷的那点狼子野心后,苏二少算是彻底诠释了“厚颜无耻”这个词。陆讷迅捷地编辑了简洁有力的一个“滚”,后来又想起放后备箱里另一坛腌萝卜,这是陆奶奶交代给苏二的,算是那挂毯的回礼。

    陆讷按了退格键,重新编辑了一条短信,“你在哪儿呢?”想着要顺路,就把东西直接给他,省得老惦记着。至于领不领情,就是他的事儿了,反正他们把礼数做到了,就不亏心。

    刚把短信发出去,手机就响了,苏二来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