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2章

第3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二电话那头吵吵闹闹一片,没一会儿就有人喊苏二的名字,男男女女都有,不用亲眼见也想象得到群魔乱舞的场景。陆讷听了半天也没听清苏二在讲些什么,忽然传来苏二一声暴躁的吼声,“徐大头你他妈把音响给我关了!”

    然后,世界瞬间清静了。

    苏二到的时候,张弛已经走了,陆讷一个人坐桌前喝酒吃菜,灯光打在他半边脸上,另半边儿脸则笼罩在阴影中,沉默而忧郁,莫名其妙地令苏二有点儿心疼。

    陆讷抬头看了苏二一眼,指指桌上放着的一个小玻璃坛子,说:“我奶奶让我带给你的,你要不喜欢就等我走了再扔。”

    “干嘛不喜欢呀?”苏二斜了陆讷一眼,眼角往上飞扬,有点儿小得瑟,拧开玻璃坛子的盖头,探头往里瞧了瞧,面部表情顿时有点纠结,“什么东西呀?”

    “我奶奶自己腌的萝卜。”

    苏二凑过鼻子,闻了闻,拿了双筷子夹了一块尝了尝,点点头,“味道还不错,正好,我还没吃饭呢。”说完还真向服务员要了一碗米饭,在陆讷对面坐下。

    陆讷一开始还抱着看笑话的心情,也不阻止,结果就看他端着碗以极其优雅的姿态就着那腌萝卜一连吃了两碗,还想向服务员要第三碗,顿时有点儿不淡定了,“哎,你怎么搞得大半辈子没吃过饭似的,行了啊,大晚上别吃太多。”

    陆讷这么一说,苏二就顺势放下碗来,抽了几张餐巾纸仔仔细细地擦了嘴,“别说,我还真好久没这么正正经经地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

    陆讷嗤之以鼻,“你苏二少还能缺饭吃啊?”

    “饭当然是不缺的,鲍鱼海参当然也不缺,就缺一个能安安静静陪我吃饭的人。”他说这话时,神态似笑非笑,有点儿酒足饭饱后的慵懒,好像猫爪似的,挠着人心。

    陆讷扭过头避开他意味深长的目光,好一会儿,才转回头,看着苏二,说:“其实我心里有个疑问困扰我很久了,我觉得不问出来会严重影响我以后利国利民,我充分尊重自然界生物物种的多样性,对GAY没有任何偏见,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呀?”

    “其实我也有好多话想跟你聊呢,比如你上幼儿园时为什么会被一个梳羊角辫的小姑娘挠得一脸花,你评判姑娘好看的标准是什么呀?”

    陆讷将背往后面一靠,表情郁卒,“没得聊了。”

    苏二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笑得整个身子都跟着颤抖,跟得了癫痫似的。陆讷常见他冷笑、嘲笑、似笑非笑,还真没见过他笑成这样,前提是令他笑成这样的人是自己,心情就有点儿微妙。

    苏二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端着的姿态完全放松下来,半趴在桌子上,眼角还挂着生理性的泪水,眼神温柔而炽热,“如果我说,我就觉得你好,这话你信吗?”

    陆讷反问:“你觉得呢?”

    苏二微微一笑,没说话,从兜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微微低头点了一根,然后缓缓地吐出烟圈,透过薄薄的烟圈,他的双眼望向虚空中的一点,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磕了磕烟灰,转头与陆讷说起了其他。

    走出饭馆的时候大概十一点,苏二看看陆讷,说:“我送你回去。”

    陆讷喝了酒,原本想打车回去的,听苏二这么说,也没矫情,点点头。苏二将那坛腌萝卜放进后车厢,然后将车子开出来,停到饭馆门口。陆讷拉开副座的门坐进去,苏二的车内依旧放着马斯卡尼《乡村骑士》的间奏曲。

    陆讷酒意上头,放低了椅背,闭着眼睛在音乐催眠下,昏昏欲睡。

    苏二车内还开着暖气,陆讷在半睡半醒间伸手扯了扯衬衫领口,摸到一脖子的汗,就醒了过来,发现车子已经开进了陆讷住的那条老街,在老公寓楼前缓缓停下。

    “我到了,走了。”一开口,才发现喉咙有点儿干,陆讷轻咳了几声,才感觉舒服点,把椅座调回原样,打开车门,朝苏二挥了挥手,一头闯进了公寓楼。

    楼梯间的电灯还没修好,乌漆抹黑一片,陈旧的楼道里还有一股腐朽的味道。陆讷慢吞吞地往上爬,爬到两楼的时候,身后响起脚步声,皮鞋的鞋底敲在老旧的水泥地上,在寂静漆黑的楼道里格外清晰,一股恐怖片的气息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从背后贴近。

    陆讷的后背一寒,因为燥热而出的汗顿时全收了,正犹豫是回头呢还是不回头,就听见那声音已经转过楼梯角,“干什么呢?”是苏二。

    陆讷心一松,觉得自己有点儿好笑,“你怎么上来了?”

    “你外套落我车上了。”说话间,苏二已经走到陆讷站着的台阶下面。

    离得近了,虽然还是漆黑一片,但总算不是睁眼瞎了,勉强能够看出苏二的身形轮廓,以及他拿在手里的衣服,“哦,谢了。”

    陆讷伸手去拿,苏二却没有放手,黑暗中,他的眼睛准确无误地捕捉到陆讷的眼睛,故意压低声音说:“陆讷,你不是想知道我看上你什么吗?”

    陆讷一愣,有点儿疑惑他怎么这时候提起这个。苏二顺势上了与陆讷的同一级台阶,压近身体,与陆讷的肢体保持着介于接触与游离的距离,“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如果我们做一次的话,也许就能解答这个疑问了。”他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宛若弦乐,充满诱惑,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空气里那些腐朽的味道忽然也变得暧昧起来,在两人之间若隐若现。

    陆讷目瞪口呆,继而是有些不耐烦,大约真是春天到了,沉睡了一个冬季的身体也开始蠢蠢欲动,又喝了点儿小酒,脾气就有点躁,“开什么玩笑呢,慢走不送。”

    “谁跟你开玩笑了?”苏二一手撑在陆讷脑袋旁边的墙上,拦住陆讷的去路,身体迅速压过去,将陆讷逼到墙边,一条腿卡进陆讷两腿间,“我跟说认真的呢!”

    他口中潮湿灼热的气喷在陆讷脸上,陆讷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我操,苏二你给我放开。”

    苏二的脸上慢慢咧开一个笑,晶亮的眸子在黑暗中宛若豹子般美丽又具备十足的攻击性,“你是不是怕啊?”一边说着,另一只手拂过陆讷的裆部,很轻,像风拂过脸颊,却带着一种蜂蜜一样粘稠的**。

    下一秒,两人的身体就掉了个个儿,陆讷拎着苏二的衣领就给抵墙上了,眼神凶狠,充满警告的意味。谁知苏二压根儿就不怕,仰着头与他对视,手臂顺势穿过陆讷的肋下,手指色情地摸上陆讷的后颈,再插进陆讷的短发,膝盖上顶,与陆讷的腿根进行摩擦。

    陆讷气得冒烟,血色控制不住地往上涌,脸颊烫得能之间煎鸡蛋了,一把抓住苏二的手腕,“你他妈够了,别逼我跟你动手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