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6章

第3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觉得累,回到出租屋倒头就睡了,他做人有一个优点,再大的事儿也不会钻牛尖,跟自己过不去,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太蠢。

    刚睡下没多久,敲门声就响起了,陆讷没理会,皱着眉翻了个身,将被子蒙到头上。敲门声还在持续,而且一声比一声大,到最后简直是在砸门了。

    陆讷火起,掀开被子起来,打开门冲门外的人吼道,“你他妈有完没完啊?几点了啊,你妈没教过你做人要有公德心啊?”

    苏二砸门的手的停在半空,脸上的表情顿时如同坟墓一样寂静,嘴唇抿成一条线,说:“我妈确实没教过我,她在我七岁那年就过世了。”

    其实那话冲出口,陆讷就后悔了,不管怎么说,苏二的母亲确实在他小时候就过世了,陆讷拿人家的痛处做文章,太没品。所以一时之间,两人谁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僵。

    苏二身上已经换下了病号服,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袖子挽到小臂上,扣子解开了三颗,看起来有种颓废的美感,这家伙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烟,陆讷站他面前就闻到一股呛人的烟味。他黑色的眼睛盯住陆讷,说:“陆讷,我们谈一谈。”

    陆讷表情意兴阑珊,“算了吧,你那些事儿不管真的假的,都跟我没关系。”一边说,一边就要关门,苏二一听这话瞬间就被点爆了,一手撑住门不让陆讷关实,双目狰狞,吼道,“怎么没关系!”

    离得距离近了,陆讷看见他的眼睛有些红,充满野兽一样的狠绝戾气。

    苏二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儿大,微微拧开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整个人柔和了很多,语气诚恳,甚至带着点儿恳求,“陆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陆讷垂着眼睛无动于衷。苏二看着这样的陆讷,只觉得心肝脾肺胃都要烧起来,却又无处着力,如果陆讷能冲着他发脾气,冲着他大骂,苏二还有法子对付,心里也许还能好受点儿,然而陆讷越平静,他的心就越慌,准备了那么多的说辞,到这会儿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反反复复来来去去就只有一句,“我不是故意的”,自己听着都觉得苍白。

    陆讷有点儿不耐烦,抬起眼皮瞅了他一眼,“行了吧,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苏二的喉咙顿时被堵住了一般,嘴唇微微抖动了几下。

    陆讷摸出手机,将屏幕按亮放到苏二眼前,手机屏幕上明明白白的“01:16:36”让苏二有些不知所措。

    陆讷将手机拿回去,声音冷静而平稳,“我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起来好好地拍我的电影,可以吗,苏二少?”

    那一声苏二少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像一个辛辣的巴掌打在苏二脸上,苏二的嘴唇紧紧地抿起来,像个孩子,然后他就看着房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他站在空荡荡走道里,昏黄的灯光覆盖下来,如同河水将他淹没。

    陆讷这一觉睡得很不好,第一次领悟到,原来睡觉也是一件耗体力的事儿。六点不到他就起来了,一般没有特殊情况,陆讷总是第一个到片场,先看看前一天拍的东西,趁着人少的时候想点儿事儿。何况资金有限,多耗时一天,就要多花钱,陆讷是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个小时,每天天没亮剧组就开工了,不到天黑是不收工的。

    闭着眼睛梦游似的进了卫生间,刷牙洗脸,拿了钥匙钱包下楼。一走出公寓楼,清晨特有的清冽空气扑面而来,陆讷清醒了点儿,一眼就看见了停在公寓楼下的布加迪,也不知道是一大早过来的,还是昨晚压根儿就没走。

    陆讷视而不见地往街另一边的早餐铺子走去,喝了一碗热腾腾的咸豆浆,吃了两个包子,看着老街一点一点地从沉睡中苏醒,柴米油盐,锅碗瓢盆,鸡零狗碎,充满市井烟火气。陆讷吃完,又拿了一个梅干菜肉烧饼,叼在嘴上,斜穿过忙碌起来的老街,目不斜视地走过布加迪旁边,拿遥控开了自己的车锁,矮身钻进车内。

    布加迪里面的苏二醒过来了,睁开眼睛脸上还带着茫然,半晌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车里睡了一晚。车厢狭小的空间里烟雾缭绕,呛人的气味一晚上都还没散去,烟灰缸里烟屁股如同尸体一般挤堆在一起。苏二迅速地打开了车门下车,抬头朝公寓楼上望了一眼,然后埋头进了公寓楼,一口气上了四楼,站在陆讷家门口举手想敲门,却忽然有些怕见到陆讷平静而冷漠的脸,举了半天手,迟迟没有敲下去,最后颓然地靠在墙上。

    一个五十几岁的大妈提着垃圾从楼道里探出头来狐疑地看着苏二。苏二脸上有点热,故作镇定地摸烟,结果发现烟盒早就空了,再抬头,大妈已经不见了。

    苏二松了口气,又站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轻轻敲了敲门。门内没有动静,苏二当陆讷还在生气不想理他呢,将耳朵贴在门上细听,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你找小陆啊?”

    苏二迅速转身,发现是那个提着垃圾去而复返的大妈。

    大妈上上下下打量了苏二一遍,说:“小陆早就上班去啦,我在楼上看着他的车出去的。”

    苏二的表情顿时僵住,茫茫然地走出公寓楼,站在繁忙嘈杂的老街之中,因为在车里缩了一夜,身上的衬衫皱巴巴的,散发着浓重的尼古丁的味道,苏二觉得自己像一条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三天的咸鱼,正在腐烂发臭。

    太阳出来了,新鲜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有着微微的暖意,苏二忽然惊醒过来,转头最后眯着眼睛望了眼陆讷的公寓,然后一头钻进车子。

    陆讷的拍摄再次陷入了资金困境。那天一切准备就绪,刚喊了action,灯光就打到另一边儿去了。陆讷气得跳脚,“怎么回事儿呢,灯光往哪儿打呢?”

    灯光师一脸无辜,表示没有收到钱,他不能再白干活儿。陆讷急得上火,打电话到制片人那儿,制片人大哥直说“没钱了”。

    “那怎么办啊,你是制片人,你给弄点儿钱啊?”

    “这不正想办法吗?要不你自己也出点儿?”

    陆讷要吐血,“我要自己有钱我还用得着成天求爷爷告奶奶的吗?”《笑忘书》票房高达3.8亿,不知内情的人以为陆讷赚得盆满钵满,其实纯属扯淡,拍《笑忘书》那会儿资金情况比现在还艰难,演员、工作人员拿的都是最基本的工资,陆讷又没有票房分红,拿的也就点儿导演加编剧的片酬,还是最低的那种。

    但没办法,又不能冲灯光师发火,人也是靠这个吃饭的,靠这个养活老婆孩子,总不能欠人工资,好在陆讷这回的片酬已经拿到手,大约也有七八十万万,答应先拿出五十万应急,灯光师才重新将灯光打回来。

    一天拍摄结束,人人累得跟狗爬一样,陆讷还不能休息,还得和张弛一块儿赴饭局,端着笑脸灌投资商的**汤,看能不能再抠点儿钱出来。本来陆讷跟张弛商量好了,陆讷负责忽悠,张弛负责喝酒。结果那猥琐的投资商不知是不是瞧陆讷不惯,从头到尾就盯着陆讷灌。

    结束的时候,陆讷走路都是打飘儿的,上出租前,先让张弛向酒店要了两个塑料袋。车子开到半途,陆讷就拍着车门表示要下车,还没等车子靠边儿,陆讷就抖开一个塑料袋吐了。吐完了,车子也靠边停了,陆讷自己打开车门,拎着一袋呕吐物摇摇晃晃地往垃圾桶走去。

    刚把东西扔进垃圾桶,胃里又是一阵汹涌,陆讷迅速抖开另一只塑料袋,结果除了胃酸,什么也没吐出来。

    第二天,陆讷自己给自己冲了两包三九葛花中药配方颗粒,依旧没事儿人似的去片场。这天早上拍摄还算顺利,中午休息,陆讷也没搞特殊,跟工作人员一样吃盒饭。前面一阵骚动,有人叫,“陆导,陆导——”

    陆讷懒懒地抬起头,就瞧见很少在剧组出现的制片人大哥居然来探班,满脸喜色,眉飞色舞的,老远就叫着陆讷。

    陆讷的眉头一皱,已经看见跟制片人一块儿来的苏二了。苏二穿了一件黑色的V领紧身t恤,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的修身西装,白色休闲裤,妥帖的线条勾勒着他修长漂亮的腿,雷朋墨镜加载头顶,简洁时尚,带着说不出的矜傲与尊贵,英俊得邪气。跟那晚的样子判若两人。

    制片人先小跑几步到陆讷面前给他使了个眼色,小声打招呼,“这位苏二少,可是钱堆里的祖宗,他好像对我们的电影挺感兴趣的,可千万笼络好这位财神爷。”说完,转头对苏二笑道,“我给苏二少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我们的导演陆讷陆导,别看陆导年轻……”

    制片人还想吹嘘一下,苏二没给机会,嘴角挑起一点弧度,“不用介绍了,我跟陆导是老朋友了。”

    制片人大哥愣了愣,目光狐疑地在苏二和陆讷之间来回了一次,立刻欢天喜地地说:“这么巧啊,看来还是我多事儿了,那正好啊,这电影,还是导演最有发言权,苏二少想知道什么,让陆导给你介绍介绍,那我先过去那边瞧瞧了——”

    制片人临走时对陆讷狠狠使了个眼色。陆讷视而不见,自始至终都没吭声,闷头扒拉饭盒。苏二等制片人走后,就蹲下了身,瞧了瞧陆讷的盒饭,有点儿没话找话,“你怎么就吃这种东西啊?”又看了看陆讷有些卡白的脸色,担忧地说,“你脸色看起来不好,要不我带你去喝粥?”

    陆讷本来胃口就不好,一听他说起粥,更觉得糟心,将盒饭盖子一扣,筷子往盒饭里一插,刺啦一声,将泡沫饭盒捅了个对穿,擦擦嘴,站起来,将盒饭扔进了垃圾桶,冲着正蹲在对面吃盒饭的演男二号的演员喊道:“江兆琛,吃完了没有?吃完了过来,我给你说说戏。”

    江兆琛一愣,慢慢地从盒饭里抬起头来,是一张温润地几乎没有棱角的脸,半晌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虽然还没有吃完,但还是将盒饭盖子一盖,站起来朝陆讷走来。

    被无视地彻底的苏二少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