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8章

第3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苏二期待又紧张的目光中,陆讷轻描淡写地一笑,“苏二少盛情,怎么能推却?”他说完,将烟头弹远,站起来拍了拍手,“来,开工了开工了啊,今天大家辛苦点,争取早点儿收工,晚上苏二少请我们全剧组吃大餐。”

    片场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呼声,苏二黑下了脸。

    结果苏二少期待的浪漫的烛光晚餐变成几十号人的大聚餐。

    苏二少被安排与女主角张茵茵同坐,自从出了改剧本的事儿后,张茵茵跟陆讷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平时不到拍戏,轻易在片场看不到张茵茵的身影,拍完戏也是抬脚就走,好像多待一秒都会被污染似的。听说她已经接了另一部现代武打大戏,大投资,大制作,全明星阵容,她在里面饰演一个类似女三的角色,看来已经把进军大荧幕的宝压在了那头。

    人各有志,强扭的瓜不甜,陆讷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回是听说苏二少请客,特地赶回来的,穿着一袭白色的裹身裙,妆容精致,举止优雅端庄,对着苏二少既没有刻意的讨好,也没有故作清高的冷待。

    苏二少美人在侧,心情却像堵塞的下水道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陆讷。陆讷左手边坐着男二号江兆琛,右手边坐着演荼蘼的新人林泉,一副坐拥后宫的模样,一改白日的冷淡严肃,眉飞色舞地比划着手势,抖落着电影学院里的那些破事儿,两只眼睛有流光闪动似的,熠熠生辉,把人小姑娘逗得前俯后仰,眼泪都笑出来了。连江兆琛脸上都有了笑影,本来稍嫌寡淡的五官一下子柔亮起来,散发着温润而莹润的光。

    饭桌上气氛呈现诡异的两极现象。

    服务员端上一道野菌煲,张茵茵微微起身,舀了一碗搁苏二面前,温柔地笑笑,“我看苏二少都没怎么吃,这个季节的菌菇又鲜嫩又有营养,苏二少不如尝尝,味道不错的。”

    乳白色的汤熬得浓稠鲜美,衬着碧绿的青菜叶子,煞是好看。苏二少却只是懒懒地撩了下眼皮,脸上像裹着一层霜。张茵茵脸上划过一丝尴尬和懊恼,却很快掩饰过去,神态自若地与另一边的男一号交谈。

    制片大哥冲陆讷叫道,“小陆,别光顾着逗小姑娘啊,过来敬苏二少一杯。”

    这话陆讷听见了,苏二也听见了,不由地有些紧张地盯着陆讷。陆讷转过头来,脸上的笑影不见了,有那么两三秒钟,他没动,然后才慢慢地站起来,拿着酒杯和酒瓶,走到苏二旁边,脸上重新堆起了客气而疏离的笑,“这回要不是苏二少慷慨解囊,我们这部戏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我代表我们剧组,敬二少一杯,先干为敬,二少随意。”

    话落,也没看苏二的反应,仰脖子喝酒。那模样很爷们,干脆利落又硬又净,灯光将他青色胡茬的下巴打成了酒液一样的金黄色,连着上下抖动的喉结,非常性感。看着苏二眼里,不知怎么的就有点儿色情的味道,他怀疑自己禁欲太久了,不然怎么看着这样的陆讷就心头火热,恨不得上前把人啃了。

    陆讷一口气喝完,就要走。苏二一把抓住他的手,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也一口将里面的酒喝干了,换了满堂喝彩。然后他用拿酒杯的手轻轻按了按嘴角,望着陆讷别有深意地说:“其实该我敬陆导才对,先前的事儿多有得罪,陆导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计较。”说着自己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拿着酒杯深切地望着陆讷,抓着陆讷的手在众人瞧不见的地方,微微骚刮着陆讷的手心。

    陆讷的脸顿时如同便秘一般,恨不得拿鞋底子往苏二那张脸上抽,几秒钟之后,才重新挂起了虚伪的笑,“这些都按下不提吧,要我说,我们大家一起来干一杯,预祝拍摄顺利,票房大卖吧。”

    全桌的人都呼啦啦地站起来,举起酒杯。陆讷又是一仰脖子喝干了,终于不动声色地甩开了苏二的手,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

    因为第二天还有拍摄任务,饭局差不多八点多一点就结束了。陆讷是坐江兆琛的车走的,苏二倒是想送,被陆讷一句“苏二少也喝了不少酒吧,你看路边新刷的标语了吗?那是在提醒你呀,别为了一时逞能枉送小命,苏漾同志”给堵了回去,正好江兆琛从里面出来,被陆讷给叫住了,“江兆琛,你开了车吧,正好送我一程。”

    江兆琛愣了愣,不由自主地看了眼脸色难看的苏二少,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

    陆讷拉开江兆琛车子后座的门,坐进去,左摇右晃地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就一声不吭地闭着眼睛假寐。江兆琛开车平稳,跟他这个人一样,陆讷差点儿真的睡过去了,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快到老街了。

    陆讷诧异,“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啊?”他好像从来没告诉过江兆琛他的住址。

    江兆琛顿时有点儿尴尬,“我从前在这儿看到过陆导,就猜应该在这一片儿。”

    “哦。”陆讷点点头,也没多想,指导着江兆琛将车开进老街,停在公寓楼下,下了车,想了想,对江兆琛说:“其实我觉得,你能红。”

    江兆琛一愣,望着陆讷没说话,眼睛深得看不见底。

    陆讷挥挥手,“行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明天不要迟到。”

    就在陆讷的身影快要不见时,江兆琛忽然开口了,“其实红不红,我真的不是很在乎的。”

    陆讷回头看他,江兆琛似乎有点儿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说出的话,不再开口,很快将车开走了。

    没多久整个剧组就转战外地拍外景。也是陆讷倒霉,刚到了拍摄地点就碰上了特大暴雨,整个剧组都给困在镇上的唯一的酒店,大雨持续了两天,到第三天天终于放晴,虽然地还泥泞,陆讷却等不了了,每耽搁一天,他都仿佛看到成捆成捆的钞票被推进焚化炉,那密布的乌云都是钞票燃烧的乌烟瘴气。

    那天剧组收工后,大家回酒店吃了饭,各自回房。作为导演,陆讷拥有酒店唯一的一间大床房,洗完澡后,他下身就围了一条浴巾坐床上做这一天的拍摄记录,敲门声响了。陆讷将手提放到一边,起来开门。

    门外是江兆琛,身上也就围了一条浴巾,黑色头发和裸露在外的肌肤被水打湿了,还沾着泡沫,脸上有些尴尬,“陆导,能不能借一下你房间的浴室,我们那房间水龙头突然坏了,弄得整个浴室都是水,关都关不住。”

    陆讷让开身,“进来吧,叫服务台来修了没有,不行直接换房间吧。”

    江兆琛闪身进来,“已经打电话了。”

    陆讷指指浴室的门,“你进去洗吧。”

    这么一件小事儿陆讷也没放心上,回身就继续爬床上写记录了。没一会儿,外面就开始下起雨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敲打着玻璃窗,如同密集的鼓点。陆讷惊得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拉开窗帘,就看见隔着水淋淋的玻璃,一片迷蒙的灯光,陆讷的心也顿时如同外面的地儿一样,一片泥泞,他好像又闻到钞票燃烧的味道了。

    敲门声伴随着雨声传进陆讷的耳朵,陆讷哀怨着一张脸去开门,门一开,苏二邪逼的脸就印入眼帘,大半夜的,他穿了一件深V领的白色衬衫,衬衫领口挂着墨镜,被狂乱的夜风吹得蓬乱地顶在头上,又被猝不及防的雨水淋湿,有的耷拉地贴在额头,倒显出几分孩子气来,见了陆讷,眉头一皱,先抱怨起来,“你们这什么破地方呀,连条像样的路也没有,我的车差点儿就废在半路上了。”

    一边说一边也不等陆讷招呼,自己大摇大摆地进了房间。陆讷跟在他后头,皱着眉问:“你怎么来了?”

    苏二回头,目光上上下下露骨地打量了只围着一条浴巾的陆讷一遍,挑眉怪笑,“来抓奸。”

    话音刚落,浴室的门就开了,江兆琛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来,正好与苏二打了个照面,彼此都是一愣。

    只见的苏二的脸迅速风云变幻,刀片儿似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杀气腾腾的目光一会儿射向江兆琛,一会儿射向陆讷,又看看那张凌乱的大床。下一秒,被妒火烧去理智的苏二迅速扑向江兆琛,给了他结结实实的一拳。

    江兆琛摔倒在浴室,苏二人又跟着扑进浴室,骑在江兆琛身上,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江兆琛本能地双手抓住他的手,脸部迅速充血,呼吸困难。陆讷追进浴室一见这场景,急疯了,用力将苏二掀到一边,骂道:“我操,苏二你发什么神经?”

    苏二撞在旁边的浴缸上,抬头瞪着陆讷,目眦欲裂,“陆讷你他妈别仗着我喜欢你就给我拿乔,我对你够容忍的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陆讷的脸先是一僵,然后是一冷,“你他妈给我滚,现在就给我滚!”

    苏二的眼圈儿顿时一红,眼里顿时升腾起凶狠的戾气,一把推开陆讷扶着的江兆琛,扳过陆讷的脑袋就咬上去,把他两片唇当什么来啃了。

    陆讷的后脑勺啪一下就撞在后面贴着瓷砖的墙上,顿时一阵头晕目眩,嘴唇传来刺痛,咸咸的血腥味儿冲进口腔。陆讷被苏二搅得气息不稳,肺都要气炸了,抬起膝盖就重重地顶在苏二的腹部。

    苏二顿时疼得弯下腰去,陆讷拎起他的领子挥手就是一拳,苏二被打得一个趔趄,上半身跌进浴缸里,紧接着,就感到一只大手按住自己的脖子,使劲儿往浴缸里头压,苏二顿时如同一条咬钩的鱼,被扯上岸后无论怎么扑腾都没用了,陆讷另一只手打开花洒,冰冷的水顿时倾斜下来,浇得苏二一头一脸。苏二简直要气疯了,大名鼎鼎的苏二少,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呀,张嘴就骂,“我操,陆讷你放开我——”一张嘴,水全进嘴巴里去了,又呛进气管,他剧烈得咳嗽起来,整个肺部都火辣辣的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