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39章

第3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兆琛看这情形不对,连忙上前拉住陆讷,“陆导陆导,够了,再下去要出事儿了。”

    谁知道陆讷刚有些松手,苏二就跳起来,抬脚就踹了江兆琛一脚,“你算什么东西,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

    江兆琛撞在洗手台上,脸色煞白,疼得弯下腰去。陆讷本来有些降下去的火气又噌的一下上来了,“苏二你他妈今天是纯心来找茬的是不是?”

    江兆琛忍着痛赶紧拦住要动手的陆讷,“陆导我没事儿,真没事儿,我先回去了。”

    陆讷沉着脸,盯了苏二一会儿,扭头默不吭声地将江兆琛送到门口。江兆琛下身的浴巾上全脏了,身上没比来敲陆讷房门前好,关键是嘴角还有点儿红肿,估计明天得起一大块儿乌青,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拍摄。苏二那一脚踹狠了,到现在他脸色还有点儿难看,浓黑的眉毛拧成疙瘩。

    陆讷的心情极度恶劣,倒是江兆琛,心里面肯定对陆讷和苏二的关系有诸多猜测,但体贴地什么也不提,反过来安慰陆讷,“陆导,我没什么事儿,放心,这点儿伤睡一觉就好了。”

    陆讷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事实上,也不知道能说啥,看着江兆琛进了房间,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苏二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弓着身坐在床尾,全身上下湿漉漉的,把床单洇湿一片,只一双眼睛又黑又沉,盯着陆讷,他大概是希望陆讷能给他一个解释,即便是花言巧语的狡辩,那他也可以进行一场痛快淋漓的揭露,从而达到震慑效果。但陆讷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落到苏二身上,全当他是空气。从旅行袋里扒拉出干净的衣裤,就当着苏二的面,将浴巾扔到一边,套上内裤,又套了T恤和牛仔裤,拿了钱包走出房间。

    苏二噌的一下站起来,瞪着被关上的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外面的雨如同瓢泼一般,陆讷冒雨跑了趟药店,买了药油,敲开了江兆琛的房间。开门的是与江兆琛同住的男一号,陆讷也没解释,只是将药油交给他,“江兆琛身上可能弄伤了,你帮他擦一擦,别影响明天的拍摄。”

    虽然在江兆琛狼狈地回来之后,演男一号的演员就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儿发生了,但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清楚地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见江兆琛和陆讷都一副不想谈的样子,也将所有的疑惑烂在肚子里,接过药油说:“我知道了。”

    陆讷点点头,“早点休息。”

    门重新关上了。陆讷站在走廊里,把烟摸出来,点了一根,靠在墙上慢慢地抽着,抽完一根,他才回自己的房间。门一开,仰面躺在床上的苏二唰一下坐直了身子,两只眼睛炯炯地盯着陆讷。

    陆讷完全当他不存在,拿过床上的手提,收了电源,又拔出正在充电的手机,都一股脑地塞进旅行包里,然后提起包,也没看苏二,提着包就向门口走去。

    苏二急了,从床上跳下来,拉住陆讷,“你要干嘛?”

    “房间让给你,我去服务台再要个房间。”

    苏二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被这一句话又点爆了,“你什么意思?”

    陆讷依旧没看苏二,声音里透着一种疲倦和厌烦,“苏二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操!”苏二一脚踢在陆讷的旅行袋上,旅行袋口本来就没拉上,里面的充电器、笔记本都掉了出来,“我他妈犯贱千里迢迢地跑来看你,你给我看什么,你还有理了?”

    陆讷也火了,将旅行袋往地上一扔,“我给你看什么了?江兆琛就过来借浴室洗个澡,你发什么疯?你有完没完?”

    苏二冷笑,“没完!借浴室?说得真好听,他怎么不去借人家的浴室,专跑你这儿来啊?”

    陆讷气得鼻翼翕合,胸膛剧烈地起伏,“这一层就我们两个房间,他不借我的,难道还光着身子跑楼下?你别自己思想龌龊,就觉得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苏二的脸色顿时变了,“我龌龊?我的喜欢在你眼里就是龌龊?”

    他的眼睛像两颗烧红的碳球,烫得陆讷浑身不自在,陆讷别开头,舔了舔干涩的唇,有些干巴巴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时之间,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两人的呼吸,努力克制下的平缓。过了一会儿,陆讷重新抬起眼睛,对苏二道,“苏漾,我们两个真不合适,你看,在我看来就这么一件挺单纯的事儿,在你看来就有完全不同的含义,我们的理解,压根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这样还有意思吗?”

    苏二张了张口,嘴唇抖动了几下,又迅速地抿在了一起,眼睛里堆起一层有一层乌云一样的伤心和委屈,他拧开头,过了好一会儿,他说:“你不用走,这是你的房间,我走。”

    他说完,他埋头走向门口,手握上门把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陆讷一眼,大概心里还希冀着陆讷能心软一下叫住他,但陆讷只是木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房间里黄色的灯光下,他皱着眉的样子有点儿忧郁,让苏二的心缩成一团,怎么也展不开来。

    天快亮的时候,雨终于停了,陆讷一晚上没睡好,一是担心天气原因剧组不能按时开工,二也有点儿被苏二给影响到,一整天脸拉得老长,头顶自带一大块乌云,走哪儿哪儿就是晴转多云,时有阵雨,弄得整个剧组都提心吊胆的。

    这天拍摄还算顺利,只是一整天都没见着苏二,晚上收工回酒店一问,才知道苏二压根就没开房间,镇上只有这么一家还算像样的酒店,苏二没住这儿,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是连夜冒雨开车回去的,陆讷顿时心情有些微妙,骂了一句真他妈够不省心的。

    结果更不省心的事儿马上就来了,当天晚上,某知名门户网站的娱乐版头条惊心动魄地标着“演员江兆琛裸身夜访导演陆讷,两人关系扑朔迷离”,下面配了一张手机拍摄的照片,江兆琛赤着上身,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站在酒店走道上,面前半开的房门内,陆讷同样只围了一条浴巾,此情此景,配上那样的标题,确实挺令人浮想联翩。陆讷因《笑忘书》正热,江兆琛也不是没有名气,再加上“同性恋”“潜规则”这样敏感的字眼,迅速令这条新闻成为当天点击量最大的事件。

    知情的,呵呵一笑,看过就算。不知情的,看陆讷和江兆琛的眼光就有点儿怪,尤其是江兆琛,本来就因为挤走了女主角张茵茵的戏就备受争议,这会儿大家似乎终于找着了一个理由,于是迫不及待地添油加醋。闹得最厉害的数张茵茵的粉丝,网上的口水仗打得热闹,本来陆讷他们这边正出外景,没有什么人知道,这条新闻一出,狗仔就跟闻到屎香似的,迅速地搜索出了酒店的具体位置,兴奋地聚拢过来。

    陆讷对这种子虚乌有的事儿压根没放心上,就如今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每年也不知道要出多少这样类似的新闻,有些艺人为了博出位,甚至不惜故意误导记者,以保持自己的曝光率。

    但当无孔不入的狗仔严重影响电影的拍摄进度时,陆讷的心情也变得恶劣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新星”那边的电话,说陆讷当初卖给“新星”的剧本《杀·戒》准备投拍了,而导演,居然是早已封镜多年九十岁高龄的徐永玉。

    徐永玉算得上中国电影界的泰斗,身兼演员、编剧、制片、导演多重身份,参与创作的电影有上百部之多,最擅长宫闱片与历史片,多次获得亚洲影展、金橡树奖等。

    陆讷小时候还在学校的组织下上电影院看过他的《百年沧桑》。徐永玉差不多快三十年没拍戏了,一是身体状况跟不上,二也是觉得如今这电影环境跟自己从前不一样了,人啊,物啊,都变了,老人也有点儿心灰意懒。这回看了陆讷的剧本,不知怎么的竟又兴起拍电影的念头来,开拍前,想见陆讷一面,当面谈一谈。

    陆讷这心情,既兴奋又有点儿紧张,还有点儿担心。

    把剧组暂时交给张弛后,陆讷自己开车回S城,结果在路上就出事儿。自从上辈子出车祸丢掉小命后,陆讷开车就很谨慎。车子开出拍外景的小镇,刚上省道,一辆桑塔纳便从旁边斜刺里冲出来,赶紧打转方向盘,最后的视线里是桑塔纳司机凶狠而充满戾气的双眼,紧接着,嘭一声巨响,陆讷的车子撞上省道旁的护栏。

    陆讷迷迷糊糊的,也感觉不到疼,好像灵魂离地半尺,耳朵里传来嘈杂的汽车鸣笛声,人说话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然后陷入混沌的黑暗中。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意识慢慢恢复过来,感受到阳光照在眼皮上的温度,他慢慢睁开眼睛,一张人脸迅速地凑过来,填充满了陆讷的视线——锋利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挑的眼角,鼻梁挺直,刀片儿似的嘴唇显得有点儿刻薄寡情,就这么一副如同米兰时尚周模特般邪逼又英俊地无可挑剔的脸,因为充满血丝的双眼和微微冒着胡茬的下巴,顿时有了人间烟火气。

    陆讷动来动嘴唇,无声地吐出一个名字,“苏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