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42章

第4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住院两天,倒有不少人来看,鲜花果篮补品堆满整个病房,更有媒体关注。陆讷目前还没有处理个人事务的公关团队,神通广大的记者居然找到了医院,倒是给还未上映的《提灯之情人藤》免费做了把宣传,也让陆讷体会了把做名人的感觉。

    苏二这两天都住在医院,他在陆讷隔壁也给整了间病房,完全是把医院当酒店住的节奏,也亏得最近医院病房不紧张,不然他这种行为够拖出去枪毙十回了。

    陆讷住院第二天,刚睁开眼时见到的那个面白无须斯斯文文的李医生又来了。陆讷看见他还真有点儿心理阴影,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两鬓微白五十上下的医生,见着陆讷就露出春风般温暖的笑。陆讷瞄到他胸前别着的“院长”头衔的铭牌,真心有点儿受宠若惊。陆讷这人吧,有点儿实心眼,别人对他好点儿,他就觉得欠了人家什么似的,总得想方设法地还回去才会安心,所以两辈子都不是当官经商的料。

    嘘寒问暖之后,院长总算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昨天真是对不起,没有考虑到陆先生刚刚从车祸昏迷中醒过来,这是我们院方的疏忽,还请你原谅。”

    姓李的医生跟着说:“我很抱歉,陆先生。”嘴上虽说着道歉的话,眼里却隐藏着抑郁与气愤,与陆讷的目光一接触,很快就垂下眼皮了。

    陆讷瞬间明了,端起笑脸应付,说不在意,那是假的,不过陆讷心宽,而且他一向对医生这种高技术的生物心生敬畏,倒也没为难人家。

    两人一走,陆讷扭头盯向苏二,这人自始至终都歪在沙发上拿着iPad旁若无人地玩游戏,连一个目光都没分给刚刚进来的俩人——要说这里面没有苏二的手笔,打死陆讷也不信。

    苏二察觉到陆讷的目光,抬起头来,捧着iPad趴到陆讷床边,仰着脖子笑眯眯地问:“中午想吃什么?”

    陆讷看着他有点儿孩子气的甚至带点儿讨好的笑,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陆讷出院那天,罗三还真如他所说的和李明义一块儿组团来看他了,当然,你别指望这帮大少能帮忙。桃花眼从头到尾就坐沙发上玩PSP,这人陆讷早看出来了,就是个游戏狂。院长也过来晃了一圈儿,殷殷叮嘱了陆讷一些注意事项,就跟叮嘱一将要出国的儿子似的。

    院长一走,李明义忽然从游戏中抬起头来,说:“撞你那人有眉目了——”

    陆讷一愣,“不是说没线索吗?”

    李明义重新将目光放到游戏机屏幕上,说:“原本是这样的,但耐不住有人自己犯傻。你们那剧组不是有个叫张茵茵的吗?好像跟她有点儿关系。”

    陆讷一惊,他跟张茵茵确实有点儿不愉快,张茵茵对他怀恨在心,这话,他信,可恨到要买凶杀人,这也太过了吧?

    偏偏桃花眼投下这么颗炸弹后,没事儿人似的继续低头玩游戏,把陆讷给急得呀,劈手就夺过他的PSP,“你说话能不喘气吗?”

    桃花眼不可思议地抬头瞪着陆讷,半晌扭头看向苏二,“苏二少你能不能管管你男人?”

    那句“你男人”听在苏二耳朵里,顿时一阵荡漾,却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眼角悄悄瞟了陆讷一眼,发现他压根儿就没注意,努力压下往上翘的嘴角,将面纸揉成一团扔到李明义脸上,故作生气地说:“你事儿怎么这么多?有话就说话!”

    李明义望望苏二,又看看陆讷,郁闷地往外吹了口气,身子往后一倒靠在沙发背上,说:“人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女主角,心怀着雄心壮志,结果硬是被你弄得主角不像主角,配角不像配角,能不恨你吗?有次饭桌上喝多了,就放言要给你点儿教训。张茵茵有个老乡,特别痴迷她,当时也在饭桌上,这回你出车祸的新闻一放出来,她这老乡就失去了联系,张茵茵自己心怀鬼胎,怕这事儿牵扯上自己,挣扎了两天,自己上警察局把她那老乡给举报了,还给塞了三千块钱,希望不要让人知道是她举报的。结果回头他们副局就给我打了电话,把这事儿都说了。现在,警察的追查重点都放在了张茵茵那个老乡身上。”他说完,一伸手,“东西还我。”

    陆讷将PSP还给李明义,心情有点儿复杂,既没有真相大白之后的快意,也没有愤怒,他只是漫不经心地想到,在这个圈子里,像张茵茵这样的女孩儿实在不少见,怀揣着一个成为明星的美好的梦想,孤身来到陌生的城市打拼,也许一开始,她们都是清澈见底的小溪,但流着流着,最后却成浑汤了。

    陆讷出院第一件事就是赴饭局,主要任务当然是去见徐永玉。九十岁的老人了,前几年年中风过一次后,连金橡树奖颁给他的终身成就奖都未出席,只让儿子代领,这几年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能见到他。难得这回兴起了见陆讷的念头,陆讷那个心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诚惶诚恐,一个激动,就把上回参加《笑忘书》首映的一万多块钱的西装穿身上了。苏二脸迅速黑下来了,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你干嘛呢,准备走红毯啊?”回头就打开陆讷的衣柜——

    陆讷对穿着一向不讲究,还是后来大小成了个导演,偶尔需要上个节目,参加某些正式场合,才添了点儿像样的衣服,但也不多,他自己又不大会搭配衣服,常常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有时候在穷乡僻壤拍外景,一身衣服穿一个礼拜也是有的事儿,成天灰头土脸也没有新晋导演的自觉。有正式场合了,就穿身上这套一万多块钱的西装,省事儿。

    苏二在陆讷的衣柜里扒拉了半天儿,兜头扔给他一件牛津棉的浅蓝色衬衫和卡其色米白色休闲裤,言简意赅,“换上。”

    陆讷从头上扒拉下衬衫,脱掉了那身西装,正换裤子呢,西裤退到一半儿,露出两节修长结实的大腿,抬头看见苏二炯炯的目光,抄起手中的枕头就给扔了过去,“别趁机耍流氓,转过身去。”

    苏二长手一伸就给接住了,抱着枕头笑得跟一小色狼似的,目光故意往陆讷穿着的白色裆部望溜了一圈儿,装模作样地嫌弃道,“哎,你说我是得有多博爱,才会对你如此死心塌地海枯石烂的啊?”

    陆讷一边套裤子,一边冷哼了一声,说:“那你赶紧移情别恋吧,人生如此短暂和艰辛,你就不要苦苦磨砺自己了。”

    苏二痛心疾首地呼号,“这就是劫数啊劫数。”

    陆讷懒得理他,换完衣服走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还扒拉了几下头发,特别臭美地抹了点儿发胶,跟总司令似的跟苏二一挥手,发号施令,“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