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43章

第4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下了楼,楼前停着苏二的布加迪。苏二挺自然地走到副座,打开了车门,回身对陆讷说:“你那车不是去修了吗?我送你过去吧。”

    陆讷也没矫情,矮身进了副座。

    这次会面,“新星”算是中间人,把地点定在了天府饭店,苏二将车停在金碧辉煌的饭店门口,回头对陆讷说:“到了,你进去吧。”

    陆讷看了苏二一会儿,没说话,打开车门下去了。

    徐永玉还未到,牡丹厅的小客厅里却人头挤挤,全是电影界的大佬,著名导演,著名制片,著名摄影……把陆讷都给看傻了。陆讷虽然拍了部卖座的电影,但他从内心上来说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最多就是个还没玩转这个圈子的散仙。不过这圈子有俩特点,一是圈子太小,导致彼此就算没见过,也听过名字;第二特点就是自来熟。陆讷先还拘谨,怀着一种看前世偶像的心情瞻仰这些曾经只在传说中的人物,并且努力地与印象当中的人物相对应。半个小时后,他已经仗着自小浸淫黄书,熟知几年后的电影发展形势,厚脸皮时也觉得自己是回事儿了,坐在一群传说中的人物当中,分泌唾液,毫不脸红。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徐老来了。”

    一群人都停止交谈,呼啦啦地站起来望向门口,一个黑黑瘦瘦的老人被人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进门来,陆讷当时的心就顿时一凉——他知道徐永玉九十了,这个年纪,说句难听的,就是一只脚迈进棺材里了,然而真见到少年时曾仰望过的人萎缩成这样,说实话,有点儿失望,紧接着,是担心——徐永玉真还有那个精力拍电影吗?

    不是陆讷冷血,剧本是他的,虽然当初迫于生计把它卖了换钱,这也没什么好后悔懊恼的,但私心里,总希望它能成个样子。

    陪着徐永玉一块儿来的是他的儿子徐庶,子承父业,也是个青年导演。比起陆讷第一部电影的艰难生产,作为著名导演儿子的徐庶一开始面前就是一条康庄大道。徐永玉跟他的第三任妻子是典型的老夫少妻,妻子足足比他小了十九岁,徐庶算老来子,今年才三十二,已经拍过两部电影,投资都不小,不过都反应平平,人们谈起徐庶,总免不了跟徐永玉联系起来,想来作为当事人的徐庶,压力也不小。

    整个晚上徐永玉基本都没怎么说话,有什么话都是徐庶代答,介绍到陆讷,他抬起了眼皮,眼珠子盯了陆讷一会儿,伸出满是老人斑的手跟陆讷握了握,含混不清地说了几声好。寒暄完毕,一群人涌向饭厅,因为在场的有老人,桌上少了从前饭局必不可少的时鲜美女,一群糙老爷们不一会儿就开始酒来酒去,个个深藏不漏,深不见底。陆讷在其中资历最低,都不需要别人劝,自己先把自己给灌饱了,抬头瞧见徐永玉伸着脖子张着嘴,颤颤巍巍地夹着一块儿东坡肉往嘴里送,眼看就要成功,手一抖,东坡肉从筷子里滑落下去,掉到了他的衣襟上,又滚落到地上。

    陆讷忽然有些不忍心看。饭局还没结束,徐永玉就提前离开了,不知是谁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弄得陆讷心里惆怅无比,但这种惆怅的情绪很快被新一轮的拼酒湮灭了。

    陆讷很快发现,他引以为豪的酒量在这帮千年老妖怪面前不值一提,据后来一个成为陆讷酒桌上战友的制片讲,陆讷这人绝对将情圣与流氓的精髓掌握得炉火纯青,醉成那样还知道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跟人念“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这事儿陆讷真的不记得了,他就记得醒过来饭局就散了,他踩着歪七扭八的步子,竭力保持着清醒,拿着手机找通讯录上能把自己弄回家的人,然后就给人架住了胳膊,陆讷糊里糊涂地扭头,跟一千度大近视似的眯着眼睛看来人——就看见苏二那张英俊得有点儿邪气的脸。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呢?”陆讷的舌头都被酒精泡得发麻,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苏二扭头躲开他喷出来的酒气,眉心都快拧成疙瘩了,难得苏二少居然还能忍,把陆讷给拖回了车上。

    陆讷虽然醉得不清,却也没发酒疯,上了车就歪在座位上,不吵不闹的,就是一直扭着头看着开车的苏二,那目光复杂得跟下班高峰期的交通状况似的。苏二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想问你干啥呢,又觉得跟一醉鬼沟通太考验了智商了,就听见陆讷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特别忧伤的样子。

    苏二终于没忍住,趁着空隙扭头看他一眼,“怎么了?是不是想吐,想吐你说啊,不许吐我车上。”

    陆讷没吱声,又叹了口气,苏二再看他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车子开到陆讷的公寓楼下,苏二拉了手刹,推了推旁边睡得都打起鼾来的陆讷,小声叫道,“陆讷,陆讷,到家了,醒醒。”

    陆讷睁开眼睛,两眼特别茫然。苏二下了车,绕到一边儿把陆讷给架了出来。陆讷那老公寓,也没个电梯,只能一步一步地爬楼梯,可怜苏二被人高马大的陆讷压得差点儿腰椎盘突出。从陆讷身上摸出房门钥匙,刚开了门,两人就一块儿跌进去了。苏二的后脑勺撞在玄关壁上,还没来得及哀嚎,陆讷坚硬的下巴就磕在他的胸膛,苏二疼得一阵儿龇牙咧齿,一手用力地撑起陆讷,一手去摸索电灯开关,嘴上还抱怨着,“陆讷你是吃猪饲料长得吧——”

    不知是否喝多了的缘故,陆讷的双眼像蒙着一层水膜,黑暗中,他的五官隐隐约约,但可以看出棱角分明的英气。苏二摸到电灯开关,却迟迟没有按下去,他的目光对牢陆讷的眼睛,小声地叫了他一声,“陆讷?”

    陆讷迟缓地眨了下眼睛,嗯了一声,像在睡梦中。

    苏二的心里忽然有点儿长草,觉得此情此景不做点儿什么实在对不起自己,但又不敢太过,一时之间,竟有点儿像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儿,试探地伸出手摸了摸陆讷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迟疑地伸进了陆讷的衬衫里面。没了苏二的手的支撑,陆讷的身体分量就一下子压在了苏二的身上,两人的身体也面对面地紧贴在一起。

    苏二心里那点儿小树苗瞬间就长成了莺飞草长的大牧场,抱着陆讷跌跌撞撞地进了屋,摔在床上。陆讷原本就喝多了,这一摔,更晕乎了。苏二有点儿急切地捧着陆讷的脑袋,亲他的眼皮、鼻梁、嘴唇,他的嘴唇跟苏二的薄削不同,特别丰润,尤其是这家伙眼里冒坏水儿,扬起一边儿嘴角坏笑的时候特别吸引人,他的嘴里,都是酒气,还有烟草的味道,苏二勾着他的舌头共舞,涎水顺着两人的嘴角流下。陆讷似乎觉得不舒服,喉咙里发出细微的闷哼,用手推拒着苏二的胸膛。

    苏二完全不管不顾,一手伸进陆讷的衬衫里面,尤其在男人敏感的区域煽风点火,右腿卡在陆讷的双腿之间不断地有技巧地摩擦。陆讷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单身男人,很快就起了反应,意识虽然还不清醒,手却已经本能地去扯自己的衬衫,没扯开,又去摸自己的隆起的裆部,摸了不过瘾,手指无意识地去解皮带。苏二直起身,迅速地解开了陆讷的皮带,剥下他的内裤,胡乱撸了几下,又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侧躺在陆讷旁边,将两人滚烫的铁杵贴到一块儿,抓着陆讷的手一起放到上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