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51章

第5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情人藤》讲的其实是一个特别简单的故事,痴情女人负心汉,但再加上一些玄幻的东西,就颇显奇情吊诡,故事一开篇,就是深夜,下过雨的青石路面,被昏黄的灯光照着,反射着明晃晃的亮光,一只野猫忽的窜出来,悄然无声地落在路中央,回头一看,一双黄玉一样的眼睛幽幽地盯着镜头,高跟鞋的声音慢慢地由远而近,咔哒,咔哒,在阒然的夜晚显得非常寥落。一个女人的身影渐渐出现在镜头里,暗红色的旗袍,空荡荡的,下面瘦削而高挑的身体,如同被抽干了水分的柴禾。

    沿着青石小路,她走进幽深蜿蜒的小巷,然后在一闪枣红色的大门外停下,她站了一会儿,慢慢地抬起眼来,这时观众才第一次看清楚她的长相——

    一个苍白的,两眼无神,如同纸糊般的人,深陷的眼窝里透出的是丝丝缕缕的疲倦、幽怨,只有嘴唇,还留着一点儿残红,如同一只艳鬼——白小酌。她怔怔地望了鎏金铜环一会儿,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扣了扣。

    枣红色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弓着背的老头,掀起眼皮不带任何感**彩地看了她一眼,说:“小姐找什么人?”他的声音粗噶难听,如同指甲划在在玻璃上。

    白小酌幽幽地开口,“我找陈先生,我打听了很久,找了很久,才找到这儿。”

    老头让开身子来,白小酌跨过门槛,朝里面走去,身后传来老头神神叨叨的喃喃自语,“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声音苍老粗噶,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镜头随着白小酌慢慢推移,不远处,一点幽幽的灯火渐渐变大,尽头,阶下,站立着一个手提灯笼的年轻的男人,一身白袍不染尘埃,温润如水的五官糅合了仙气与妖气,在寂静浓重的夜色中,凤目星眸轻轻一扫,却仿佛要将人心剜去。

    透过镜头,再经过后期处理,江兆琛饰演的陈之佛这个角色比在现场的时候更令人震撼,这个角色出场次数不多,却非常复杂,他既好像非常善心地在帮助女主角寻找他的情人,却又好像另有所图,非常神秘,他的温柔与善心下包裹着高高在上的冷眼旁观,偶尔不经意的眼波流转却透露着不为人知的寂寞与抑郁。

    才上映几天,令江兆琛这个不温不火了好几年的人迅速人气攀升,网上随处可见这样的简短影评——

    “太赞了,今年最大的惊喜,画面美得无可挑剔,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最后都看哭了!”

    “爱陈之佛,每次一到他的镜头,就喘不过气来,姐已经很多年没犯花痴了。”

    “可以看得出摄制组挺用心的,服装、道具都很精细,画面超级棒。”

    “看完之后心情极度抑郁,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不能看。”

    “我能说我居然上电影院看了两次吗?我对陈之佛果然是真爱——”

    “陆讷还是挺会调教演员的,一开始知道是张茵茵主演的时候,完全没兴趣,但没想到完全颠覆了印象,还有江兆琛啊,嗷嗷嗷,那**的眼风,那霸气邪逼的轻笑,完全沦为脑残粉。”

    当然也有负面评论,认为这部片子完全就是圈钱的大烂片,“点赞的都是水军吧,就这样的片子还有7.8的评分。”

    “先别说烂俗的剧情,里面的出场人物更是杂乱,感觉整个故事挺乱的。别跟我说还要拍续集——”

    “还是《笑忘书》更好吧,这部片子给人的感觉陆讷完全转向商业去了,希望只是错觉。”

    “感觉陆讷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个人风格吧,中肯地说,片子挺好的,但从《笑忘书》到《情人藤》,完全看不出是同一个导演的作品,祝福陆导能越走越远吧。”

    “国内导演普遍的毛病,就是不会讲故事,陆讷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但在这里,感觉没发挥好,也许跟大环境有关系吧。”

    ……

    对于网上褒贬不一的评论,陆讷也就一笑而过。平心而论,《情人藤》这部片子对陆讷来说,就是个命题作文,跟拍《笑忘书》时比起来,少了点儿激情,更多的是精打细算,有对市场的审视和试水。陆讷一点儿也不介意别人说他商业,电影要生存,本来就离不开市场,太深奥太文艺的东西,曲高和寡,只能留着孤芳自赏,陆讷还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在这个圈子混久了,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想干什么什么,我有个什么想法,特别牛掰,但国内这环境不允许,太他妈憋屈了——”

    陆讷其实并不是很赞同,这世上哪儿来绝对的自由啊,外国人拍片也有外国人的限制,只是你不知道罢了。陆讷从来不拧巴,文化环境不同,首先就必须得清楚这一点,别老想着你想干什么吧,想想你能干什么吧。

    成功的电影分为好几种,却从来没有完美之说,有的故事出彩,有的结构精当,有的特效壮观,陆讷在一开始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确,就是要将这么一个烂俗的故事透过镜头,如同剧中的情人藤一样扎扎实实地扎根在你的心里面,一边疼痛一边疯长。怎么做到这一点?就靠人物,必须把人物立起来。让你看完,可以说不出到底讲了什么故事,但必须对里面的人物印象深刻,想起来,心就要揪一下。

    三千万的前期投资几乎都烧在了搭场景和人物服装上,场景务求精细,衣服务求精美,甚至遍寻了六七十岁的老裁缝,一同赶制戏服。

    对演员的要求更是苛刻到了极点,有时候明明只拍一个背影,但陆讷觉得他的面部表情不对,依旧喊卡重来,胶卷烧了有十万尺,幸亏后来有苏二的加入,否则都不知道怎么收场,事实证明,陆讷对《情人藤》的定位是正确的。随着影片上映,《情人藤》凭着过硬的口碑,票房一路直升,几乎跟《摩罗》不相上下。

    苏二剪完了脚趾甲,pia的拍了下陆讷的脚背,“行了,瞧瞧这手艺,大师级别的。”

    陆讷收回脚看了看,发自肺腑地称赞,“不错,如此特立独行的形状,够得上我艺术家的身份了。”

    苏二被夸得极度膨胀,扑过去亲了陆讷一口,两人滚到了一块儿。苏二压在陆讷身上,紧盯着他的眼睛,问:“做不做?”

    陆讷咽了咽唾液,感觉喉咙干涩,清心寡欲了这么多年,一朝开荤,食髓知味,心里面跟有只猫爪子在挠似的,脸上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严肃地点了点头,“做。”

    苏二一乐,眉开眼笑,低头就啃在了陆讷嘴上,陆讷的手从他的衬衫里面伸进去,摸着他的背,与他唇齿交缠,欲火迅速燎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