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52章

第5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先在床上做了一回,又贴着抱着压在沙发上做了。说实话,苏二郁卒得要死,本来打定了主意这回一定要把陆讷压下来,收复失地重振雄风的,两个人折腾来折腾去,弄得气喘吁吁一身臭汗,到底还是没抗住,痛失阵地。

    陆讷得了便宜还卖乖,软乎乎湿腻腻的嘴唇吮吸着苏二的唇,又去舔弄他敏感的耳朵,声音里也染着**,模模糊糊地说:“你说我们每次搞得跟强奸现场似的,有什么意思,这样多好。”

    苏二身体里某个点被陆讷的男根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浑身酸酸麻麻,说不出的感觉,强力装着镇定,“滚你大爷的,你还没完没了了,嗯……”一出声,就暴露了身体的真实感觉,到后来,声音都不在一个调上了,尾音往上飘,跟提琴弦音似的,又撩人又带劲儿。

    苏二的脸一热,咬紧嘴巴闭上眼睛,面子上有点儿下不来,然而在陆讷如同野兽掠食般凶蛮地撞击下,身体越来越热,腰肢软得一塌糊涂,腿间的东西颤颤巍巍地站立着,顶端溢出透明的液体,喉咙也痒得难受。

    陆讷侧过头,与他交换缠绵湿润的吻,火热的舌头翻搅,细微的呻吟终于从嘴角溢出,苏二整个脑子都是一团浆糊,迷迷糊糊地任陆讷作为。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了,听铃声是陆讷的,但两人谁都没理,一味沉浸在身体最原始的快感中。偏偏手机没完没了地响,陆讷不由地就有点儿分心了,伸手去摸手机。陆讷一停止下面的动作,苏二就感觉浑身不对劲儿了,一种细碎难耐的感觉如同蚂蚁似的啃啮着他的身体,不由地狠推了陆讷一下,眼角微红,“你他妈做不做,不做滚。”

    陆讷这一听,哪儿还管什么手机啊,握着苏二的腰就用力一挺,一下捅得太深了,苏二的尖叫不可遏制地从喉咙底冲出来,声音里都带了点儿哭音了,“你丫的要干死我啊……轻……轻点儿……”

    陆讷也有点儿疯了,被柔嫩肉壁绞住的小兄弟滚烫坚硬,快速**间快感一点一点地积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人达到了**,瞬间身体仿佛核反应堆似的爆炸开来,将整个神智连同周围方圆十几里全炸得飞灰湮灭。

    苏二整个身体像从水里捞起来的,**的,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第二回的时候陆讷没带保险套,滚烫的液体就全这么射在他体内,到现在他还能清晰地感受到还有一小股一小股的液体流出来。

    陆讷趴在他身上喘息,额发都汗湿了,脸埋在苏二的颈窝,苏二的肩头又多了一个牙印,陆讷这人属牲口的,**的时候就喜欢咬人肩头。苏二这会儿也没计较他咬人又内射的问题了,抬手一下一下摸着陆讷的头发和后颈,就跟抚摸个孩子似的,在激烈的欢爱过后,两人都显得特别柔情。

    直到裸露的脊背有了微微的凉意,射出来的液体也开始凝结,陆讷才从苏二身上起来,抽了一团纸巾给苏二,然后自己也抽了几张,随便擦了擦。低头就看见ARMANI沙发上白色精液痕迹,立刻痛心疾首起来,抽了纸巾,蹲那儿仔细地擦啊擦。

    苏二看见他光着身子蹲那儿跟农民工似的,就觉得好笑,“行了,脏了就脏了呗,换一张不就完事儿了吗?”他只用纸巾草草擦了下自己的下面,里面还没清洗,泥泞不堪的,却不大想动,就那么大喇喇地裸着身,曲着一条长腿,从烟盒里敲了一根烟放嘴上点燃了,抽了一口,递给陆讷——他挺喜欢在事后跟陆讷一块儿抽一根烟的感觉。

    陆讷擦了半天也没擦干净,也放弃了,一边想着以后一定得谨慎选择**的地点,一边接过苏二递过来的烟,叼嘴上,跟苏二一块儿挤到沙发上去了。

    陆讷一手夹着烟,故意侧过头将烟喷他脸上,很久不见的不要脸劲儿喷薄而出,问道:“刚刚是不是特爽?”

    苏二拿过他的烟,横了他一眼,“你自我感觉特好是吧?”

    陆讷笑眯眯地说:“我这是虚心听取意见,谋求共同进步,一切为明天,明天会更好。”

    苏二被他逗笑,陆讷趁机更紧密地贴近他,锲而不舍地问:“爽不爽,说,我干得你爽不爽?”

    苏二被他烦得不行,勉勉强强掀起眼皮撩了他一眼,“还行吧。”声音到后来都有点儿含糊了,明显不好意思了,陆讷虚荣心顿时膨胀,两人正腻歪着,门铃就响了。

    两人同时一愣,陆讷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么晚了,总不可能是送快递的吧?陆讷其实有点儿担心是电影公司的人。

    门铃改成了敲门声,陆讷从沙发上跳起来,见苏二还懒洋洋地躺着不动,赶紧扯着他的胳膊起来,“起来,你赶紧进屋里洗个澡,先别出来。”

    苏二觉得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就是人物角色有点儿颠倒,不情不愿地爬起来,慢吞吞地进了卧室,陆讷以最快地速度套上裤子,打开通向阳台的玻璃门通风,又把随手丢在地上的用来擦身体的纸巾捡起来扔进垃圾桶,还怕人闻着味儿,把垃圾桶搬到了阳台,忙得晕头转向,又看见沙发上一块儿白色痕迹,手忙脚乱地抓了本杂志遮盖在上面,然后才去开门——

    门开了一小半,陆讷就看见了陈时榆,有点儿惊讶,“榆树?”身体却没让开,停了停接着问,“这么晚了,你是有什么事儿吗?”

    陈时榆也有点儿诧异,陆讷这话问得有点儿生分,陆讷这人大大咧咧,陈时榆认识他这么多年了,深知他的脾性,他这个样子,倒像是里面有什么秘密似的,面上就有些狐疑,“刚收工,跟你打电话想约你吃宵夜的,结果你没接,我就自己买了,刚好买宵夜的地方离你这儿也不远,就上来看看,我买了麻辣烫,还有鸭血粉丝。”

    陆讷硬着头皮开了门,他自己心虚,总觉得空气里还有股精液的腥膻味儿。陈时榆倒是神态自若,进门就将宵夜往茶几上一放,人往沙发上一坐,随手拿起那本杂志。

    陆讷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三步并作两步坐到陈时榆旁边,一屁股盖住那块白色痕迹。陈时榆惊诧地看了他一眼,面无殊色地低头翻杂志,其实有些心不在焉。

    陆讷刚刚有过情事,身上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特别浓厚,两人又挨得特别近,腿都几乎碰到一块儿,陈时榆的心有点儿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心猿意马,努力将注意力放到杂志上。

    杂志是香港出版的都市画报类型,一翻开,就是陆讷的人物专访。不知是不是后期处理的关系,照片中陆讷眉眼硬挺冷锐,五官立体而古典,看起来不像现实中那样鲜活生动,却别有一种韵味,穿着黑色的简约款西装,白衬衫,扣子解开两颗,没西领带,静静地坐在一把高脚凳上,两条大长腿自然垂立,棱角分明的下巴微抬,意态疏朗,眼神安静,让人感觉到一种自我的感知力、控制力。

    陆讷挺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感觉特别别扭啊,我就说照着平时的样子拍得了,摄影师非要我化妆,还要我摆这摆那的,我哪会拍照啊?拍完还晕头转向的,拿到照片一看,压根儿就不是我嘛——”

    陈时榆抬起头,看了陆讷一眼,说:“其实陆讷你挺适合拍这样的硬照的,你会发现连自己也从来不知道的一面,以后拍多了,就习惯了。“陆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另一面,你知道?”

    陈时榆看着他,一笑,他的五官过于浓重,反而给人刻薄凌厉的感觉,这么一笑,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像藏着点儿小秘密,眉眼柔和掺杂着入骨的媚惑,陆讷看得都是一愣。

    一道凉如刀片儿的声音忽然从后面插进来,“陆讷,后面我够不着,你过来帮我一下。”

    陆讷和陈时榆迅速转过头,苏二两手交叉抱胸斜斜地靠在卧室的门口,下身就围了一条浴巾,眉眼冷峻,目光如电,虽然隔着一段儿距离,他的身上的痕迹一看就可以辨认出事激烈欢爱留下的。

    陈时榆如遭雷击,脑中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只是目光死死地盯着苏二肩上的牙印,好像被一只大手扼住了喉咙,快要窒息,直到陆讷有点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臂,叫他,“榆树?”

    陈时榆浑浑噩噩地转过脸,对上陆讷的眼睛,目光是令人无法看懂的复杂。

    陆讷都不知道苏二发什么神经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跑出来,头都有点儿大,也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陈时榆的脸色慢慢冷静下来,轻轻地说:“我先回去了。”

    他的样子实在有点儿不对劲,陆讷张了张唇,“我送你下去。”不管怎么说,他觉得作为多年的兄弟,让他看见自己跟一个男人暧昧不清,总得说点儿什么。

    陈时榆没拒绝,沉默地走出了房间,陆讷跟着他,一块儿进了电梯。两个人谁都没说话,一直到走出电梯,走出公寓楼,陆讷才挠了挠头,开口,“那个,榆树啊——”

    陈时榆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等着陆讷接下来的话。

    陆讷摸摸鼻子,“那个……我跟,苏二,嗯……就是——”

    陆讷还没说完,陈时榆已经冷静地接下去了,“你们在一块儿了?”

    陆讷点点头。

    “你疯了吗?”陈时榆的脸一瞬间极其狰狞,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把陆讷给吓住了,他的双眼通红,里面燃烧着熊熊的妒火,甚至有点儿恨意,“你他妈脑袋被门夹了,还是满脑子的智商被狗吃了,你跟他在一块儿?!”

    陆讷被陈时榆激烈的反应震住,竟然一时之间找不到任何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陈时榆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很久之后,才慢慢平复下来,好像那一刻的疯狂只是假象,他问:“陆讷为什么?”声音轻得一出口就消散在空气里了。

    陆讷又一下子被问住了,夜风有点大,吹得人的头发刮在脸上有点疼,陆讷将两只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想了一会儿说:“我也不知道。”他停了一会儿,接着说,“可能缘分吧,刚好那个时间段,他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了,死皮赖脸地侵占进我的生活,刚好那段时间,我的心挺空的。”陆讷的说这些话的时候,平静中带着点儿没人理解的萧索。

    陈时榆撇过头,两眼放空,说:“我一直以为你只喜欢女人。”

    陆讷张了张口,陈时榆没给陆讷说话的机会,转身走掉了。他的脸,在背对陆讷的一瞬间终于裂了,好像要哭的样子,但他死命地咬住了牙齿,咬得太用力了,五官都扭曲起来。

    陆讷在楼下站了一会儿,老实说,他没有想到陈时榆的反应会这么大。他想过他的朋友,比如张弛,可能会对他跟苏二的关系心存疑虑,不理解,不赞同,但陈时榆——怎么说呢,毕竟陈时榆本来就是同性恋,陆讷还以为他应该是比较能接受的,结果却出乎意料。

    陆讷回忆着陈时榆见到苏二时的反应,一个荒谬的念头在脑中形成,并且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陈时榆,不会是喜欢苏二吧?毕竟两人前世就牵扯不清的。

    怀着这样微妙的心情,陆讷上了楼。走进门,就看见苏二坐沙发上,依旧只围了一条浴巾,弓着背,他面前是陈时榆买的宵夜,一碗麻辣烫,一碗鸭血粉丝,他漫不经心地用一次性筷子搅动着里面的食物。

    陆讷还没开口说话,苏二撩起眼皮凉凉地看他一眼,然后就当着他的面,将鸭血粉丝倒进了垃圾桶。陆讷的脸色一变,“你干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