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59章

第5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是男主角,但跟女主角的对手戏却不多,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丈夫在外风度翩翩一派社会精英的模样,回到家却是在妻子的阴影下,被剥夺话语权的,一个被“阉割”的人。一场吃饭的戏,一盏孤灯,明黄的灯光下,两夫妻对坐而食,期间只有碗筷偶尔碰撞的声音,妻子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明天爸妈去巴厘岛旅游,上午九点的飞机,送不送?”

    男主角夹菜的动作顿住,缓慢地,将菜夹到自己碗里,低下头,轻轻地说了一句,“送。”

    妻子对此回答似乎感到满意,不再说话,两人默不作声地吃完饭,妻子起身收拾碗筷,又是一阵丁当的碗筷碰撞声,脚步声,冲水声,这时候镜头只有妻子忙碌的双手,丈夫模糊的背影,代表着他在家中隐形人的地位。

    镜头一转,场景由饭厅改为卧室。电视机里的传来足球联赛的声音,妻子靠在床头翻阅一本装帧精美的图册,纤细的手指灯光下仿佛玉雕,翻过一页,语气柔和,说:“能把声音调小点儿吗?”虽是商量的语气,但其中蕴含着不可抗拒的压力。

    电视机的声音慢慢地轻了下去,直至完全听不见了,电视屏幕暗掉,妻子关了床头灯,整个房间瞬间暗下来,过了一会儿,幽暗的环境里,丈夫翻了个身,背对着妻子,两人各自朝向一边,微微隆起的被窝下,像覆盖着两头心思诡谲的兽。

    唐梁栋虽然出道二十年,演过不少片子,但对他来说,那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可以这么说,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演戏。说来好笑,对他来说,这次最大的难度居然是他演了二十年的床戏,他在戏中与他的外遇对象发廊妹有一场尺度非常大的床戏,原本是最拿手的,却被陆讷批得一无是处,“你他妈当这是拍AV呢,不是让你卖肉,眼神,给我你的眼神,凶狠一点,再凶狠一点,动作再粗鲁一点,把身体里常年累月积累起来的愤怒释放出来,找回你的男人自尊,不是那个被西装包裹着被迫装逼的精英,不是被妻子无视的软蛋,回想你十六七岁的时候,看到驴交媾的原始的粗野,只有在这个比你不幸,比你弱小,能轻而易举被你拿捏在手里的发廊妹身上,你才真正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你才能感觉到浑身充盈力量,找回被‘阉割’掉的东西!他妈干死她,干死她,干死她!”

    四十多岁的男人了,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十来岁的毛头小子当着人骂成那样,也没吭声,跟他演对手戏的是个电影学院还没毕业的年轻女孩儿,挺有灵气,也努力,陆讷让她把自己弄得艳俗,她也就一点儿也不稀罕自己那张清秀的脸蛋,本来演这种大尺度的床戏就难为她了,还要一遍遍地重来,却一句抱怨也没有,弄得唐梁栋都不好意思了。

    到后来,他觉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等到导演喊卡的时候,他还回不了神,整个人处在一种微妙的癫狂中,眼神**而凶戾。跟她演对手戏的女孩儿吸吸鼻子,将要掉下来的眼泪又逼了回去,拢好被扯破的衣服,自己站起来走到休息室去了。

    唐梁栋茫茫然,好一会儿,灵魂才慢慢地归位,不由自主地往陆讷看去。陆讷早就和副导演张弛、摄影师周行站摄像机后头凑着脑袋看刚刚拍的那一段儿,神情严肃,不时地跟摄影师说着什么。

    唐梁栋茫茫然,好一会儿,灵魂才慢慢地归位,不由自主地往陆讷看去。陆讷早就和副导演张弛、摄影师周行站摄像机后头凑着脑袋看刚刚拍的那一段儿,神情严肃,不时地跟摄影师说着什么。

    唐梁栋望着陆讷,心情有点儿复杂,默不吭声地走到旁边去了,接下来,他还有一场戏,不过重点却不再是他,而是陈时榆,也是整部片子里,他唯一跟陈时榆饰演的江宁唯一交集的地方。

    开拍前一个小时,陈时榆就化好妆,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坐在折叠椅声,身上披着一件旧夹克,都知道他在酝酿情绪,也没人去打扰他。

    远处传来场记的喊声,“下一场,下一场准备——”

    陈时榆脱掉身上的夹克,抬起头来,角色需要,他白皙的皮肤涂黑了点儿,让五官没那么抓人,浓黑的眉毛下,眼窝深陷,眼里布满血丝,下巴略略冒出点儿胡茬,仿佛被风雨侵蚀。白色衬衫系进裤子里,裤脚永远短两三寸,露出里面的尼龙袜,看起来像个从乡下来的土鳖。这就是江宁,女主角资助的农村大学生,怀着一腔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女主角满满的感激来到大城市。

    陆讷也没有想到陈时榆会演得这么好。当初让陈时榆过来,真的只是客串。

    女主角将包随手丢到沙发上,对江宁说:“随便坐,在阿姐这儿不用客气,我进去换身衣服,然后带你去吃饭。”然后她走进卧室,却没有关门,站在床边背对着男孩儿,缓缓地拉开背后的拉链,丝绸连衣裙如同蚕蜕皮般从她身上脱落,露出黑色蕾丝的胸罩和内裤,她的身体,没有年轻女孩儿的光泽润洁,却有一种岁月积淀后的沧桑之美,欲言又止,欲擒故纵,织就一张迷人之网。

    陈时榆那一刻注视的目光,痴迷又吃惊,将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男人六神无主的神情演得严丝合缝。之后,如同一出蹩脚的戏剧,情窦初开的农村男孩儿如同蚊虫般陷入老女人织就的诱惑之网,分不清到底是对**的迷恋还是精神的爱恋。有一幕,在一个宾馆的房间,江宁躺在床上,**的身体是年轻男孩儿特有的清爽结实,兴高采烈地描述着家乡的春天时候的景色,他的眼神清澈明亮,表情单纯如稚子。

    女主角漫不经心,只穿着白色的内衣,下床拉开了一点儿窗帘,阳光从外面争先恐后地进来,白昼的日光下,曾经风情万种的女主角像一具没有水分的白蜡,男孩儿的声音戛然而止,定定地看着。女主角转过头来,因为背着光,她的面目模糊,看不清表情,幽微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不管因为什么,江宁因为女主角终于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绝路。

    陈时榆走进摄像机镜头,没有往陆讷这儿看一眼,一声Action下,从公司回到家的男主角摊在沙发上,松了领带,表情在日复一日的压抑下,如同潮湿的天气,带着随时可以化开来的呆滞。门铃声响起,男人厌烦地皱起眉,拖着麻木的身体去开门。门外,是个年轻的男人,或者说男孩儿更合适,低垂着头不看他,也不吭声。

    男人觉得不耐烦,刚想开口,表情瞬间凝固,瞳孔紧缩,混在着惊诧与痛苦,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两步,他的腹部,赫然插着一把水果刀,殷红的鲜血洇湿了淡蓝色的衬衫。男孩依旧没有没有抬头,紧追一步,拔出水果刀,再次用力地捅进男人的身体。

    他缓慢地抬起头来,木然的脸上溅满了鲜血,可怖异常。他的眼神幽亮如同莽兽,带着凶狠的戾气和神经质的脆弱,溅在脸上的鲜血,在一瞬间看来像他流下的血泪,如同一把尖刀插进每一个观影者的心里。

    片场有两三秒的静寂,陆讷的一声“卡”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惊醒所有人,才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汗湿,所有人都被陈时榆那种透进骨子里的疯狂与狠劲儿吓着了,这时候才心有余悸地开始工作。陈时榆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好像对周围的环境无法感知,工作人员拿了好几次才拿走他手上作为道具的水果刀,助理急慌慌地跑过去,帮他擦脸上的血浆,他却忽然一挥手,打掉了助理的手,自己闷头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将头垂在两膝之间。所有人都没吭声,有些担忧的看着陈时榆,助手拿着毛巾和水壶要走过去,被陆讷拦着了,拿过了他手里的东西,自己走到陈时榆身边,轻轻地叫了一声,“时榆——”

    陈时榆没吭声,陆讷只能看到他的发顶,蹲下身,才发现他的身子还在微微地颤抖,手抖得尤其厉害,他自己也发现了,用右手紧紧地抓住了左手手腕,强迫自己镇静下来。然后,陆讷就看见有一滴水掉在地上,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紧埋的脸上掉落,落到水泥地上,洇湿一大片。

    陆讷知道,陈时榆是入戏太深了。这种情况在演艺圈也不少见,甚至有艺人因为入戏太深,分不清角色和自己,从而毁掉自己原来的生活。这一次,陆讷知道,他逼得太紧了,应该说,这一次,他把几乎把所有人都逼到了一个极点。

    过了很久,陈时榆长长地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他的眼睛通红,睫毛上还沾着泪水,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沙哑地说:“没事。”

    陆讷掏出烟,给了他一根,自己也点上,缓缓地抽了一口,说:“回去洗个热水澡,最好上按摩院让人给按按,近期先别急着接工作,休息段儿时间。”

    陈时榆拧过头,抽了口烟,又咳了几声,出名后,为保持健康的形象,他已经很少抽烟,这会儿有点儿不适应,他的目光望着虚空,道:“陆讷,我老觉得,江宁身上有我的影子。”

    陆讷一愣,骂道:“瞎说什么呢?”停了停,补充,“戏是戏,你是你,你得入得了戏,也得出得了戏,演完了,就把这些全部都给我忘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