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66章

第6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心情一时复杂难辨,恍恍惚惚的,陈时榆的脸好像跟前世重合起来,那会儿,陆讷算圈外人,等到关于陈时榆出柜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他才从别人的闲聊中得知,不同的是,那是几年以后,陈时榆在国内娱乐圈已经站稳脚跟,随着风气的开放,国外著名影星纷纷出柜,官方公然卖腐,同性恋这个词从边缘进入公众视野,按陆讷一个女性朋友的话说是,你以为这满大街的环卫工人扫的是什么?是节操!

    当时的陈时榆高调宣布自己的性向,虽然依旧遭受一些卫道士的谩骂歧视,流失了一部分影迷粉丝,却也令他二次爆红,知名度再次提升到另一个高度,事业上迎来锦绣繁花。

    但是现在,陈时榆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曝出这样的事情,实在非常不明智。

    陆讷捏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拨通了陈时榆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起来了,“喂——”透过电波,陈时榆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陆讷问道:“现在方便说话吗?”

    “嗯。”

    陆讷沉吟了一会儿,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视频,我看了,时榆,你在想什么?”电话那头除了清浅的呼吸,什么声音也没有,然后,一直沉默的陈时榆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陆讷,你有梦想吗?”

    陆讷一愣,还没开口,就听陈时榆用平缓无波的语气说,“奶奶还没过世前,我有过梦想,好好念书,考上好的大学,当检察官或者法官,扬眉吐气。奶奶过世后,我就再也没有梦想了——”

    陈时榆躺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整个S城繁华的夜景,如同一个物质堆砌起来的迷幻又冰冷的漩涡,高速旋转着,身在其中,头晕目眩,甘苦自知。

    陆讷心也有些沉重,沉默一会儿,问:“你现在在哪儿,还在工作吗?”

    “我在寝室,公司停了我所有的公告,也不许我擅自外出,算是被冷藏了吧。”

    陆讷的眉心微微蹙了蹙,“要多长时间?”

    “不知道。”

    陆讷叹了口气,不解道,“人家说,绝处缝生,可你形势一片大好,却怎么生生把自己往绝路上逼?这个圈子里,有多少同性恋,多少乱七八糟的关系,大家心知肚明,谁会真的摆到台面上来讲?这就是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我原来以为你比我更懂,现在怎么弄成这样?我真是越来越弄不懂你了——”

    陈时榆微微一笑,说:“不懂也没关系,你就当我白日发梦吧。”

    陈时榆的出柜宣言引起公众一片哗然,甚至还牵扯上了陆讷——擅长捕风捉影的媒体记者无法从陈时榆这儿得到进一步的讯息,又不肯放过如此一条大鱼,联系先前陈时榆力挺陆讷的新闻,迅速脑补出一幕狗血大剧,断定陈时榆心中的那个他就是从小一块儿长大,进入演艺圈后也一直陪伴着他的陆导,言之凿凿,网上甚至还晒出不少陆讷和陈时榆的亲密照,陈时榆半夜出入陆讷公寓的照片,连还未红时一块儿逛商场的照片都不知怎么被人翻出来了,又有知情人士声称见过陆讷和陈时榆戴同一款手表,疑似情侣表。

    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连从来不关心娱乐新闻的陆老太也有耳闻,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来,劈头就问,“陆讷,你跟我说,你跟时榆是怎么一回事?”

    陆讷一个头两个大,“什么怎么回事儿?你别跟着瞎起哄好不好,我这儿已经够乱了,我跟时榆怎么回事儿你还不清楚?”

    陆老太有点儿心虚了,“我这不是听你乔婶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都是胡编乱造的,炒作!好些名人都诈尸过好几回了,哪天你看到我与世长辞的新闻,也别吓着,先打电话给我确认一下。”

    “阿呸!”陆老太有点儿急,“你个小混蛋,口没遮拦的。”停了停,像是说给自己听,“我就说嘛,你从幼儿园起更换的每一任对象我一清二楚,没一个是男的。”

    被突然揭了黑历史的陆讷一阵无语,陆老太放下心来,问道,“那说时榆喜欢男人,也是假的?”

    陆讷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是真的。”

    电话那头忽然就没声了,陆讷担心这消息太爆炸了,把老太太给刺激着了,忙不迭地问道,“老太太?陆老太?”

    陆老太回过神来,声音有些飘,“你说,时榆真喜欢男人?”

    陆讷有点儿把握不好这个度,正不知该怎么回答呢,陆老太那儿已经自言自语起来,“你说这事咋整的呀,好好的男孩子,怎么不喜欢姑娘,喜欢男人呢?”

    陆讷连忙解释,“这事儿吧,有些是天生的,改不了……”

    陆老太压根儿没听陆讷在说些什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一个劲儿地说:“你说这事儿啊,咋整的呀,多好的一孩子啊,以后可怎么办呐,你不知道他婶婶,现在说的话有多难听啊——”陆老太忽然想起什么,叫道,“陆讷!”

    “在呢。”

    “我告诉你啊,不管榆树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你都不许因为这个看不起他,越是这个时候,你就得和榆树多互相帮衬着,不许学人家背地里说闲话,说榆树怎么怎么恶心变态,你要真敢这样,你就别回来了,回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知道。”陆讷了解自家老太太,虽然有时候免不了嘴碎、斤斤较量,却没什么坏心,而且特别容易心软。

    陆讷却因为陈时榆的事而想到了他跟苏二,他这人性子简单直白,打小儿又跟陆老太相依为命,基本上从来没什么事儿瞒过她,听她那儿对陈时榆的事儿长吁短叹的,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到底没有头脑一热自我揭发了他跟苏二的奸情,只是有点含糊地说:“过些日子我回来一趟。”

    陆老太压根儿没当回事儿。

    陆讷摸摸鼻子,接着言简意赅地说:“可能会带一个朋友一块儿过来。”

    陆老太立刻龙精虎猛起来,“你找对象了?”

    陆讷有点儿窘迫,“总之,先跟你说一声,也不一定,我这忙呢,不说了。”

    匆匆挂了电话,陆讷才感觉脸上有点儿烧,用力地拍了拍脸颊,踩下刹车,换好档位,轻踩油门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杀·戒》的剪辑终于完成,明天送审,忙了这么些日子,陆讷感觉自己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生锈了,动一下,就能听见骨关节咔咔作响的声音,不过好歹心是放松下来了。

    拿钥匙开门,客厅里亮着一盏落地灯,将沙发照得一片温暖,苏二站在阳台背对着陆讷在打电话。陆讷将外套脱下随手扔到沙发扶手上,拉开阳台的玻璃拉门,探身出去问道,“怎么在外面打电话呢,不冷啊?”

    估计苏二打电话打得太投入了,陆讷的突然出声把他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陆讷的表情有些僵硬。陆讷就这么一说,也没在意,转身回了客厅,打开冰箱看了看,又重新关上,从餐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青蛇果,一口咬下,酸酸甜甜的汁液溢满口腔,抬头一看,苏二已经打完电话,站在阳台入口处,静静的看着他。

    那地方不在落地灯照明范围,他的表情隐在黑暗中,像一只憩息在暗处的兽,陆讷莫名地觉得有些瘆人,不由地嚷道,“干嘛呢?”

    “没什么。”等了一会儿,苏二的声音才传来,平静无波。他慢慢走近,灯光一点一点驱走他身上的黑暗,由下而上,先是穿着棉拖的脚,米色的针织休闲裤,米索斯的羊毛衫,然后是性感的下巴,薄削的唇,高挺的鼻梁,斜飞的眼睛,浓黑的眉毛,他整个暴露在陆讷面前,帅气而温暖。

    陆讷三口两口将一只蛇果啃完了,投篮般将果核扔进垃圾桶,仿佛非常随意地问起,“过两天我得回家一趟,你去吗?”

    在静静等答案的几秒钟时间里,陆讷其实有些紧张。苏二估计一时没反应过来,因此表情有点儿卡壳,半天才游魂儿似的蹦出一个字,“去。”

    陆讷笑起来,过去扑棱他的头发,赞道,“不错,小子很有觉悟。”

    听陆讷这么说,苏二忽然用力地将陆讷推到墙上,扳住他的脑袋就野狗似的啃他的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