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68章

第6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讷是第二次来“弥渡”,上次是刚开张的时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经非常有声有色了。陆讷推开包间的门,一大群红男绿女,唱歌的,喝酒的,划拳的,陆讷一路走过去,一路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苏二正跟人打台球,衬衫外面套一件酒红色的毛衣,牛仔裤,衬得两条腿又细又长,弯腰击球的样子又浪荡又潇洒,引得旁边别人带来的女伴们频频往这儿望。

    跟苏二打台球的是滕海,见着陆讷就笑道,“小陆,来来,换你来,今天苏二少火力太猛了,咱招架不住,先撤了。”

    滕海将球杆塞到陆讷手里,一溜烟的跑到包厢另一边去了。正轮到苏二击球,他上半身几乎伏得与桌面齐平,露出一小截后腰,掀起眼皮看了陆讷一眼,说:“今天怎么过来了?平时让你出来玩,跟刘胡兰上刑场似的。”

    陆讷拄着球杆,看着苏二,说:“我有些事问你。”

    啪,球杆准确地击在6号球上,利落地将9号球撞击进了球洞。苏二直起身子,眼睛还盯着球桌寻求最佳击球位置,漫不经心地问:“什么事?”

    陆讷抿了抿唇,道,“陈时榆。”

    苏二从球桌上抬起头来,默不作声地看了陆讷一眼。陆讷盯住他的眼睛继续问:“是你让人封杀时榆的吗?”

    苏二的好心情消失殆尽,脸色阴下来,直起身来,也不看陆讷,似乎在努力压制着脾气,不耐烦道,“你就是来问这个的?陈时榆陈时榆,我他妈怎么哪儿都躲不开这个名字啊——”

    “我问你呢,是不是?”

    “是!”苏二忽然扭过头来,两只眼睛满是阴霾和戾气,仿佛要择人而噬。

    有一瞬间,陆讷的脑子一片混沌,说不出是失望、愤怒、还是疲累,只是愣愣地看着苏二,看见他眼露凶光,鼻翼翕张,一张一合——

    “……他有胆子当着媒体的面儿出柜,有胆子公然撬墙角,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我警告过他,他自己要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到底做了什么要你这样赶尽杀绝,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陆讷的愤怒也在一瞬间爆发了。

    “我他妈就是因为太在意你的想法了,才忍到今天才动手!”苏二将球杆用力地往球桌上用力一甩,脆弱的球杆顿时折成了两半,旁边本来在看他们打球的一个女孩儿吓得尖叫起来,苏二的脸黑仿佛从墨水中捞出来似的,扭头吼道,“鬼叫什么!”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动,扭头看过来,罗三颠儿颠儿地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陆讷平缓了下语气,若无其事地说:“没事,我跟漾儿说点话,三哥,你能不能让他们先出去一下,或者换个包厢玩儿?”

    罗三看看陆讷的脸色,再看看苏二的,果断地笑笑,“没问题,你们谈。”完了又跟苏二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叮嘱,“漾儿,悠着点儿,控制下你那狗脾气,别玩大发了,回头滕海找你算账。”

    罗三说完,就转身招呼男男女女换包厢,一大帮人呼啦啦地鱼贯而出,包厢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陆讷和苏二,面对面对峙着,空气中如绷着一条一触即发的弦,不安上下跳跃。

    苏二侧靠在球桌上,黑阗阗的眼睛幽幽地望着陆讷,说:“陆讷,话我早就说过,别他妈跟陈时榆黏黏糊糊的勾搭不清,我给了他机会,也给了你机会,你处理不好,换我来。”

    陆讷勉力保持着理智,说:“苏二我说过很多次了,我跟时榆什么事儿都没有。”

    这一句瞬间引爆了名为苏二的这只定时炸弹,苏二困兽似的在原地转了几圈,一手指向陆讷的鼻子,“什么事儿都没有?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这叫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他妈当我眼瞎还是觉得耍着我玩挺有成就感!”

    陆讷上前一步,刚想说些什么解释网上的那些绯闻,伴随着苏二的怒吼,一本杂志直直地朝陆讷的脸砸来,“你他妈这叫什么事儿都没有?”

    陆讷没躲开,被杂志坚硬的角砸到了眉心。陆讷疼得倒抽一口气,捂住额头,弯下腰来,感觉到眉心有热热的液体流出来,洇湿了手心。

    垂下眼睛,就看见摊开的杂志页上,正是上回陆讷跟陈时榆拍的同志照,因着陈时榆的橱柜风波,这本本来过期的杂志又被很多人翻了出来,照片中,两人都只穿了牛仔裤,陈时榆的手插进陆讷的裤腰间,用力地往下掰,好像要去脱他的裤子的样子,两个人的身体贴得很近,并没有出现陆讷的脸,只露了一个下巴,却足够苏二将他认出来。

    苏二原本看见陆讷受伤,不由自主地抢前一步,却又硬生生地止住了,抬起下巴,嘲讽道,“打量我遮住脸就认不出来了是吗?陆讷你行啊,全不把我说过的话当一回事儿是吧?我苏漾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厌恶过一个人,提起他的名字我就觉得恶心。陆讷你出去随便逮个人问问,苏二少什么时候这么宽容过?要不是你陆讷,我犯得着这么容忍?不过也到此为止了,陈时榆以后最后给我安分守己一点,不然,我今天能让他在娱乐圈混不下去,明天我让他在整个S城混不下去。”

    从被杂志砸到后就一直没吭声的陆讷,忽然问道:“是不是只要谁挡在了我们前面,你都得弄死他?”

    “是!”苏二冲口而出,又凶又狠,令人毫不怀疑他话里面的真实度。

    陆讷放下捂着额头的手,抬起头来,眉心的伤口有点深,伤口周围被血糊了,结了痂,细细的血流下来,流到鼻梁一侧,看起来有点可怖,陆讷的双眼漆黑如同深渊,问:“如果今天是我奶奶不同意我们俩的事儿,你要怎么办?”

    苏二不吭声,死撑着不低头让步。

    陆讷拧过头,望着包厢另一边,沉默了很久,说:“苏漾对不起。”

    苏二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陆讷会忽然道歉,抬头去看他,但他看不见他的眼睛,只看到他被灯光打亮的半边侧脸,显得寥落,一下子令苏二有些无所适从。

    陆讷说:“很多事情,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全,是我想得太简单了,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我要负很大的责任,对不起……”他舔了舔干涩的唇,接下来的话,让他心像灌满了铅,几次张嘴,喉咙像被堵住了似的,但他还是坚持说了出来,“我们,就这样算了吧……”

    苏二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陆讷转回头来,静静地看着苏二,说:“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苏二本来已经熄下去的火一下子窜得更高了,双目狰狞,“你他妈要为了一个陈时榆跟我分手?”

    “我们之间真正的问题,从来不是陈时榆。”

    “怎么不是陈时榆?没有他,我们好好的!”

    陆讷很长时间没说话,最后说:“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他转身朝门口走去,身后传来苏二咬牙切齿的威胁,“陆讷你今天敢踏出这里一步,我明天就让你在S城混不下去。”

    陆讷顿时,凉意从脚底心一点一点地窜起,蔓延至全身,他转过头,看向苏二——距离远了,他看不清苏二的表情,只是他高高站立的姿态如荆棘般扎着陆讷的心,但陆讷出口的语气是和缓的,甚至情真意切,他说:“苏二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

    苏二没吭声,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陆讷接着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分了,我愿意以后能有一个人用一颗真心,真心诚意地爱你,愿你每一天都过得快乐。”

    他说完,没有再看苏二,打开门出去了。苏二站在原地,包厢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头顶的灯将他的影子投到地面,他的脊背挺得笔直,下巴抬得很高,他的指甲已经完全陷进手心。

    陆讷经过大厅的时候,遇见了罗三李明义他们,看到陆讷眉心的伤口,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别是打起来了!”

    陆讷顺手用手背用力一抹,好像一点感觉不到疼似的,浑不在意地说:“没事,三哥你们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罗三有心想问几句,但看他的脸色,又乖觉地闭上了嘴巴。

    陆讷走后,几人对视了一眼,推开了包厢的门,一眼就看见苏二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大爷似的张开双臂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看见罗三他们进来,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噢,其他人呢,叫他们过来吧,咱们继续玩。”

    罗三小心翼翼地走进,坐到他旁边,“我刚看见小陆额头都破了,怎么了,吵架了?”

    苏二冷哼一声,“没事,脾气越发见长,惯得他毛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