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76章

第7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电话铃声适时响起,解救了陆讷的无措。陆讷几乎是用夺命的速度接起电话,然后快步走出了病房。电话那头传来《杀·戒》制片人赵哥兴奋的声音,“陆讷啊,跟你说,《杀·戒》在釜山展映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啊,已经有不少海外发行商找上门来想要买断发行权,另外,《杀·戒》已经收到柏林电影节组委会的邀请,明天,你看着,新闻一准儿都是关于《杀·戒》的,韩总已经决定追加一千万作为宣发资金……”

    赵哥滔滔不绝地阐述着《杀·戒》的前景,陆讷的心情一松,听见赵哥在那边问,“你那边的事儿办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没你这个导演坐镇,咱这些虾兵蟹将怎么也不够分量,这边媒体也想做些采访——”

    陆讷有点儿为难,“我这边估计走不开,只能麻烦赵哥你多照看点儿了。”

    跟赵哥挂了电话,张弛的电话紧跟着就进来了,张嘴就问,“咱奶奶没事儿吧?”

    “没大碍,就跌了一跤,年纪大了,得住院观察几天。”

    张弛松了口气,挺感慨地说:“是得小心点儿。”紧接着语气一转,压抑不住喜悦和兴奋,“陆讷你这回肯定成了,我他妈早知道你有一天能成,你这个人,才气压都压不住,就跟女人喷薄而出的月经似的,你要还不成,这江湖也就没有混头了……”

    要不是张弛人在千里之外,陆讷一听他那见鬼的比喻,就得先扬起正义的手掌,给他一嘴巴再说。两人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陆讷走进病房。老太太躺在床上,撩了眼皮瞧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你要工作忙,就赶紧回去,我这也没大事儿,不是有护工吗?”

    对于请护工的事儿,老太太算是做了让步,陆讷也松了口气,“没事儿,那边的事情他们自己都能搞定,我去不去关系不大。”

    陆老太又斜斜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陆老太住院两天,陆讷忙得焦头烂额,电影的事儿虽说人不过去了,但总不能真丢下不管,只能电话一通一通地打,还做了两个电话采访。这边儿,两个住院的人,都要人照顾,陆讷只能七楼九楼一趟一趟地跑。

    检查结果出来,陆老太虽说有点儿老年人的病症,但问题都不大,下午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一回到家,陆老太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她就是个闲不下来的性格,一看屋里几天没住人就积了一层灰,陆讷又不是个会居家过日子的,为了找换洗的衣物用具,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跟被入室抢劫过似的,老太太就忍不住了动手收拾起来,陆讷一看就急了,连忙把人按沙发上,“陆老太我求你了,你这刚出院呢,坐着坐着,我来!”

    陆老太挺不屑,“你能干什么,给我找双袜子都不配对儿的。”

    陆讷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不就这么一次嘛,你还老提。你坐着,该怎么做,你说,我做,这总行吧?”

    陆老太勉强同意了。

    陆讷先还捋着袖子挥着胳膊干劲儿十足,陆老太就跟总司令似的发号施令,这个该放哪儿,那个该怎么干,时不时地还来巡视一下陆讷的工作。渐渐地,陆老太就不淡定了,“陆讷你先用湿布把柜子擦了,回头扬起来全是灰,什么都白干……”“哎,陆讷你怎么叠衣服的,这打开来以后全是褶子,怎么穿出去……”然后仿佛不经意地感叹,“男人呐,身边还是得有个女人,不然这日子怎么过?”“过日子,得用心过,你以为过日子就是吃饭睡觉呐?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你们年轻人呐,什么都不懂……”

    陆讷一声不吭,闷头干活,权当听不懂陆老太的话里有话。那天后,老太太再没提起苏二的事儿,好像全不当有这回事儿似的,她不开口,陆讷也找不着机会跟她说,两个人,都有点儿能拖一天是一天的侥幸心理。

    到下午四点左右,房子总算收拾得差不多了。陆老太毕竟刚出院,这会儿躺在床上睡着了,陆讷就趁机去了趟医院。苏二成天在医院也是百无聊赖,当初发病的时候把人吓得要死,这会儿缓过来了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嫌弃这个嫌弃那个,对医院的护士评头论足的,一副花花公子情场老手的腔调,非得陆讷把脸板下来了,才摆出不情不愿的样子。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陆老太的问题,苏二是不敢提,陆讷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陆讷等苏二乖乖吃了饭,才匆匆赶回家,一进屋子就听见厨房菜刀剁砧板的声音,咄咄咄咄,非常急促而有节奏。陆讷吓了一跳,赶紧走进厨房,就看见陆老太在那边儿剁白菜呢,两把菜刀挥舞地跟专业厨师似的,却让陆讷有点儿心惊胆战的感觉,问:“陆老太你干嘛呢?”

    陆老太头也不回地说:“剁馅儿,包饺子。”

    陆讷一皱眉,就想过去阻止老太太,“你说又不是过年过节的你怎么想起包饺子来了,你能别折腾了吗?”

    陆老太把菜刀咄的一下狠狠剁在砧板上,刀刃都嵌进木头砧板里了,回头杀气腾腾地横了陆讷一眼,说:“出去,别在这儿给我碍事。”

    陆讷立马不吭气儿了,好多年了,陆老太没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有一毛病,就是心里不痛快了,就喜欢做菜,做很多很多菜。

    陆讷很没骨气地退出了厨房,走到客厅,感觉有点儿不对,半晌才发现挂客厅墙上的那挂毯不见了。那挂毯是苏二第一次来的时候送的,老太太一直挺稀罕,陆讷走时,挂毯还好好的在那儿呢,如今墙上已经空荡荡的了,裸露着旧房子的裂痕。陆讷第一反应是陆老太不会是一气之下把挂毯扔垃圾桶去了吧?正想要不要去掀垃圾桶盖儿,厨房里的剁菜声忽然消失了——

    陆讷一回头,就看见陆老太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门口,手里还拿着菜刀,幽幽地看着陆讷,开口,问:“苏先生什么时候出院?”

    陆讷心里毛毛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回答,“明天吧。”

    陆老太面无表情地回答,“那行,你把人请来家里吃顿饭,我总要谢谢人家。”

    陆讷觉得那场景、那光线、还有拿着菜刀面无表情语气波澜不惊的老太太,特别像一部恐怖片,让他有夺命而逃的冲动,但他忍住了,而且还点头了。于是陆老太又幽幽地转回身,厨房里继续传出剁菜声,咄咄咄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