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位面火锅店 > 第081章 番外

第081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八十一章 番外:后来·阿飘·生日

    立春, 二十四节气之首, 但对于南山公园的清晨六点而言,仍旧是称得上寒风刺骨。

    南山火锅店扩张后的顶层,宇宙航图室内, 更是有些……阴风阵阵?

    因为钟悠悠刚做完一趟错位异界生物的归位任务, 当然,刚做完一半, 只是接回来了, 还没送回家。

    钟悠悠他们从星际位面接回来了一只……没有实体的阿飘。

    阿飘哭得凄凄惨惨戚戚, 那团隐约浮动的能量团, 就是它的剪影。

    当然,也只有南山火锅店众能看得见它。

    阿飘嘤嘤抽噎道:“我又死不了, 我在碎星带飘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呜呜呜呜呜呜……”

    “陨石砸不着我, 但是能量矿可以啊!碎星带里能量矿太多了,我躲都躲不开, 呜呜呜呜呜呜……”

    “日日夜夜都有大大小小的能量矿来砸我, 把我身体砸碎了,我好不容易把自己拼起来了,回头又把我砸碎了, 呜呜呜呜呜呜……”

    “从来没有人理我,也没有鬼理我,呜呜呜呜呜呜……”

    “这么多年了,只有八架机甲从碎星带飞过, 两架顺利脱逃,六架原地爆炸,机甲能源核碎片穿透我的时候,能量排异好难受。呜呜呜呜呜呜……”

    “我好饿好饿好饿啊……可是我又饿不死,饿不死我也好难受的,呜呜呜呜呜呜……”

    小阿飘好似一朵阴沉沉的云,在南山火锅店里飘来飘去,简直是一台移动式的超级制冷空调。

    小灰烬鸟回了现代位面,攻击技能受到限制,不能喷火取暖了。

    它好委屈的,为什么一个两个的火锅店同僚,不是水哒哒的,就是冷飕飕的?

    小灰灰飞到小阿飘头顶,拿短短的灰毛小翅膀拍了拍小阿飘虚虚的身体,发出“啾啾啾啾”的鸣叫声。

    ——“既然你也没有性别,也没有名字,那以后就跟我姓小吧!小灰灰!小绿绿!小飘飘!你就叫小飘飘啦!”

    是的,小阿飘就是一团死不了的能量体,因为它已经是鬼了!它没法再死了!

    可小阿飘不是星际位面的原生鬼,它是外来鬼。

    它是属于地府位面的鬼灵体,一团没有性别的能量。

    小阿飘一睁眼,就出生在了碎星带里,不停地被撕裂,又不停地被粘合,日子过得惨不忍睹,直到钟悠悠接了任务,前往碎星带里,把它捡了回来。

    钟悠悠抬手,摸了摸半空中虚无的阿飘脑袋,安慰它道:“乖嘛,能开下个外卖位面了,我就送你回地府的家啊~”

    可她话刚说完,南山火锅店的一楼,却响起了敲门声。

    只不过刚响起来一两声,就停住了,短暂又突兀。

    钟悠悠有些意外,南山寺的和尚入定修炼,那都是说好的时间,并不会来得这么早啊?

    有人敲错门?也不至于啊,这么大的南山火锅店招牌呢。

    反正大家都醒着,就一起下了一楼。

    易柏抬手拉开夜间掩盖全店的遮光窗帘,他们看到了一对站在门外,正准备离去的母子。

    小男孩也就不到十岁的样子,母亲看起来却格外疲惫苍老,鬓边夹杂不少白发。

    看到钟悠悠提前开门了,那位母亲抬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管住轩轩,是不是吵到店长你们了?”

    钟悠悠微微笑道:“没关系,我们已经起床了,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疲惫的母亲慌张地解释道:“是……我本来想带轩轩先来看看,然后在南山公园里散散步,等您开店的。”

    “小孩子不懂事,心里着急想要水,我已经说过他了。”

    那位母亲言辞恳切地低声祈求道““我们想来买些南山火锅店的特供净水,不知道可以吗?”

    钟悠悠仰头,冲着名义上的“水资源研究专家”易柏,偷偷笑了笑。

    易柏轻轻捏了下她的手指,镇定自若地接过了钟悠悠在现代位面给他打造的许多口大锅,礼貌回道:“我能问问您在哪儿听说的吗?好像没见到您来吃过饭?”

    那母亲有些手足无措,低声解释道:“轩轩病了以后,我一个人养着他,工作的时候没人照顾,我就把他寄养在南山福利院,下班了再去接他。”

    “他平常很少说话的,昨天回家却不肯喝家里的水了,说福利院里的水特别好喝,还想喝,我和院长打听了,是你们捐给福利院的纯净水……”

    “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找你们继续捐的,我能买的,我有工资的……”

    钟悠悠明白了,当初水龙头被永生之树永久附魔之后,她曾经以南山火锅店的名义,灌装了一批水,送去了福利院和养老院。

    毕竟这水龙头永不干涸,对她而言,水根本没有成本。

    钟悠悠原本是想着,即使希望水治不了病,但能让被抛弃的孤儿和孤独的老人,喝了感觉人生还有希望,也挺好的。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风霜满面的母亲,和略显呆滞的孩子,听到对方说孩子病了以后,自己一个人又养家又带孩子,便觉得实在太不容易了。

    钟悠悠和易柏,假装回去取库存,直接拧开水龙头放热水,再用水系异能降温,给这位一个人带孩子的辛苦母亲灌装了好多瓶。

    小阿飘积极地飘在两人旁边,声音听起来很兴奋,甚至像在嗦口水。

    小阿飘说:“唔……他们两个人……感觉好好吃的样子哦!”

    钟悠悠:!!!

    她震惊地看着她的新任临时工,问道:“你想吃什么?”

    小阿飘的能量体朝着门外穿着朴素的母子俩翘起一根小手指似的小角角,说道:“浑身都是负能量啊!我能吸吗?嗦……好饿啊!好香啊!”

    钟悠悠:???

    她古怪地看了眼小阿飘,再抬眸和易柏交换了下眼神,问道:“你想吸他们身上的负能量?”

    小阿飘不哭泣了,它兴奋不已地飘来飘去,应道:“对啊!碎星带里根本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我还以为要回地府的家才会有好吃的,可是这里就有哎!”

    钟悠悠迟疑地道:“那……你先吃一点负能量试试看?”

    那团虚虚浮起的阿飘,张开能量体大嘴巴,虽然钟悠悠和易柏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莫名就感受到了气吞山河、鲸吸百川的架势……

    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小阿飘根本停不下来,吸溜吸溜,狂吞不止。

    但钟悠悠打量了一下门外战战兢兢的母子俩,感觉他们好像没什么不适。

    不仅没什么不适,那母亲被生活压弯的脊背,好像都直起来些,愁云满面的脸色好看多了,简直像是雨后天晴,云开日出。

    呆滞自闭的小孩子就更明显了,连眼神都灵动起来。

    他不再直勾勾地盯着钟悠悠和易柏手中的水瓶,而是十分好奇地跟着小灰灰翻飞的身影转动眼珠。

    小阿飘一口吸爽了,发出悠长的喟叹声:“啊~~~~”

    “好饱啊~~~~真香啊~~~~”

    钟悠悠笑起来,她和易柏把手中的水瓶递给那位母亲,问道:“够喝吗?不用钱了,一点水而已,拿得动吗?”

    那母亲感动得眼眶含泪,连连感激道:“谢谢你们!谢谢!背得动背得动!上班我都是体力活,背得动的!”

    她本不对儿子做什么指望,毕竟就连福利院院长那么熟了,轩轩半个月也未必能和院长说一句话。

    但该教的还是应该教,这母亲对着儿子引导般的说道:“轩轩,说谢谢。”

    结果她儿子真的仰头乖乖地学着妈妈,一字一顿地说道:“谢、谢。”

    那母亲高兴得抱着儿子,几乎失态了,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好。

    直到钟悠悠给她递过来一沓纸巾,她才意识到自己泪流满面了。

    擦干眼泪,这位其实也才不到四十岁的妈妈,感觉终于看到了日子的奔头。

    她鼓足了劲儿,背好水,牵住儿子,再次道谢,然后说再见告别。

    儿子也乖乖跟着妈妈又学了一遍。

    而且光和人类告别,他还不满足。

    他甚至在牵着妈妈离开时,还回头冲着钟悠悠和易柏头顶盘旋的小灰灰,挥了挥手,奶声奶气,又磕磕巴巴地道:“小……小鸟,拜、拜!”

    小灰灰停下挥动的翅膀,落在钟悠悠掌心里,冲着小男孩歪过头,欢快地回应了一声:“啾!”

    等到目送这母子俩走远了,钟悠悠和易柏一回头,发现……

    阿飘蹲在了总店前台的名片盒上?

    最上面那张名片,已经被画得黑乎乎的一坨?

    小阿飘好激动哦,它指着那张已经黑乎乎花纹缭乱的名片说道:“我鬼生中第一张符!原来吃饱了就有鬼灵力画符了!”

    钟悠悠震惊地望着那张小阿飘“吃饱了拉出来”的符纸,问道:“这是什么符?”

    小阿飘高高兴兴蹦蹦跶跶地道:“怨气缠身符!”

    钟悠悠:……

    吸……吸了很多怨气,拉……拉出来一张怨气缠身符,也很科学?

    不管了,钟悠悠决定先收进异能空间里,毕竟她还不知道地府位面的硬通货是什么呢,万一有用呢?

    修整,收拾,在和尚来之前,把小阿飘放去顶楼,和小树人小灰灰一起玩耍,再陪前来南山公园晨练的家人一起吃早饭。

    钟悠悠表示,如果不是有位面时钟的话,自己的日子都要过混乱啦!

    正儿八经的现代位面一日营业结束后,大家收拾收拾,一脚踏过分店任意门,又来到了末世位面的上午九点。

    店长不在的时候,这里的第一分店是自动封闭的。

    所以也没人可以偷走这里面种植的叹息花和魔能矿心。

    那朵黑色的丧丧小花,正蔫头耷脑地盛开在分店边缘,朝着巨木林的方向,唉声叹气中,令异兽们纷纷避走。

    每一次叹气,黑色的蔫蔫花瓣们都要合拢一次。

    叹出了一片末日城中城的安全区。

    如果在夜里的上空俯瞰,会发现每次兽潮来临,异兽们都是沿着安全区的边缘,自动分流的。

    而安全区朝着巨木林方向的边缘,已经隆起了一条长长的山脉——魔能矿矿脉。

    这条蜿蜒崎岖的矿脉,简直就像是一道天然的长城,再加上叹息花,以及新建的城墙,庇护了这里面新建起的成片居民区。

    钟悠悠当初曾问过在末世出生的小灰灰,有没有可能一次性消灭所有的异兽。

    小灰灰歪着脑袋,啾啾鸣叫,表示对腥臭异兽的嫌弃。

    然而很遗憾,答案是不可能。

    即使小灰灰喷火喷到精疲力尽,所有人类榨干异能,也不可能。

    因为巨木不仅刀劈斧凿而不倒,还是烧不起来的。

    别说火系异能放火了,就是小灰灰喷火,巨木也烧不着。

    更别提南山火锅店众人的攻击力,都会随着每个位面的力量规则而改变,受到限制。

    而只要巨木林还存在,这里就完全是异兽异禽的加速孵化所,一日一夜就能孵化。

    异虫更快,密密麻麻。

    这就相当于要求在一个白天的时间里,让人类消灭一片城市包围圈那么大的丛林里的所有生物,不放过一颗蛋一枚卵。

    否则一个夜晚过去,又会繁殖出成片的异兽异禽异虫。

    彻底根除做不到,那就只能想办法与兽潮共生了。

    好在,如今异兽除了吃,还有许多其他的用处。

    南山火锅末世第一分店的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吃早饭队伍。

    但没人敢和排在第一的周警官抢,秩序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

    如今末日城中城的安全指数,可谓是达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幼有所养,老有所依的极端理想状态。

    因为钟悠悠和易柏,把这座城中城的日常杂务托付给了周警官和程医生夫妻俩之后,周警官直接划下了一条线——作恶者,驱逐出安全区,不得在此过夜。

    在矿山里捣乱藏私也好,偷盗抢夺别人的家当物资也罢,作奸犯科更是忍无可忍。

    小恶不忍,大恶不容,没有第二次机会。

    第一批享受到这个红线待遇的,是当初在防空洞基地“娱乐室”里作威作福的那群异能高手。

    因为大批人群迁徙入驻第一分店所在的安全区,也因为异兽绕过安全区直接向其他地方进发,刘成平掌控的防空洞基地撑不住了。

    当初那位曾经在钟悠悠的卤味店外碰瓷假摔,以前是职业医闹的章老,从来就舍得下面子,成了刘成平心腹手下的开路者,试探者。

    他们本来是十拿九稳的,觉得周警官和程医生两口子,完全是老好人,不能眼睁睁地见着别人去死。

    章老在安全区的大门外撒泼打滚,哭天喊地,说自己也是老人,程医生怎么就忍心看着他活活被异兽吃了,自己以后保证洗心革面云云。

    他涕泪横流地忏悔说,那末日里都是这样没秩序的,他也就是跟着别人一样学的,连法院都没了,怎么能判他死刑,他从此以后改过自新不行吗?

    刘成平咬碎了牙,跪在安全区外面,磕头磕到头破血流,说只要让他们一家人进去,别的什么条件他都答应。

    他可以让这些人在他身上报复回来,只要让他的儿子安全地活下去。

    周警官轻轻地,却紧紧地,揽着捂住肚子恨到流泪的宁宁,低声安慰她。

    然后非常平静地在苟延残喘的防空洞基地心腹们面前,关上了安全区的大门。

    她从前确实只负责抓犯人,不负责量刑。

    但这回,周警官给刘成平留下了一句话。

    “我没有资格审判你们,但我有权不庇护你们。”

    那夜过后,她就再也没见到当初防空洞基地里的“人上人”了。

    如今,周警官一手扶着妈妈,一手推着轮椅,第一个走进了南山火锅第一分店。

    坐在了落地窗旁太阳直射的好位置上。

    钟悠悠和易柏也坐了下来,如今在分店做生意,他们甚至更轻松些,做甩手掌柜就行,不用担心聘请的员工捣乱,有坏心思。

    安安、宁宁和外婆,是今天分店轮值的临时工。

    身体不够好,不能去矿上的老幼,就在分店里负责当服务员、记账、整理等等工作,换取食物酬劳。

    当分店临时店员的,也没人会偷东西,生怕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从此失去在安全区生活的资格。

    易柏看着轮椅上的李院长,微笑招呼道:“院长身体好些了?”

    李院长乐呵呵地看着易柏和钟悠悠,应道:“好多了好多了,那止痛粉管用得很,能出来晒晒太阳,见见人,我就知足了。”

    钟悠悠接过安安递过来的玻璃杯,放到了李院长面前。

    李院长迎着初升的太阳,捧着这杯温热的希望水,笑眯眯地喝着。

    钟悠悠想起来,智者永生之树曾经说过,好多冒险者,都喜欢攻击力又或者防御力的魔法增益,但对他们这些异界来客而言,希望就是最好的魔法增益。

    永生之树是对的。

    它赠予的治疗水也好,修仙界的灵丹妙药也罢,他们其实偷偷地给李院长吃过一些,但完全痊愈不可能。

    跨了位面,这些都不能生死人肉白骨,效果都会相应地打折扣。

    但希望不会。

    不管跨了多少位面,都是纯度百分百的。

    店里人来人往,都忙忙碌碌,但脸上都挂着笑,见不到一丝阴霾。

    程医生现在恢复了本职,在新建医院里担任院长,忙个不停,日常事务就主要由周警官负责了。

    周警官拿出了昨日魔能矿山的统计,还有狩猎的统计,说道:“有用的兽皮和金属壳,都让后勤分割好了,中午十二点他们运过来,顺便来买午饭。”

    易柏看了眼不断攀升的兽皮和金属壳数量,微笑应道:“雷奥要高兴了,自由镇的拍卖行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王国首屈一指的大拍卖行,任何冒险者想进入亡灵境,都要先去自由镇采购装备。”

    周警官也很高兴,回道:“多亏了他们锻造工坊的防具和武器,盔甲真是结实,异兽根本咬不穿!”

    钟悠悠从异能空间里,取出了让小阿飘痛不欲生的能量矿,递给了周警官,微笑道:“让实验室试一试?”

    周警官招呼过来一个自行车少年,叮嘱道:“拿去给王教授,赶紧的。”

    这孩子还未成年,所以不用去矿山,也不用参与狩猎。

    但白天得干别的活儿。

    因为失去了电力和网络,交通不便,沟通也不便,所以在收缴回来防空洞基地当初没收的自行车之后,周警官组了一支少年少女的自行车小队,在安全区里到处晃悠。

    只要看到自行车,大家都可以拦下来,托他们当通讯兵,又或者当物资快递。

    这少年早就褪去了对末日的惶恐,他甚至还嬉皮笑脸地冲钟悠悠行了个礼,嚷嚷道:“城主好!”

    ——这是他们当初沉迷游戏的孩子们叫着好玩的,不喊钟悠悠店长,喊她城主。

    也不喊周舒一声周警官,而是喊她政务官。

    当然,他们也不止这么喊钟悠悠和周舒。

    如果碰到了程医生,他们是不会喊“院长好”的,他们会远远地就喊“政务官先生好~”

    所以此刻,少年踩上了自行车,嘻嘻哈哈地冲着易柏喊道:“城主先生再见~”

    然后一溜烟地骑走了,带着那块星际能量矿去实验室里找王教授。

    王教授,是当初东州市最北端幸存基地的科研人员。

    那边是大学城,还有警校,同时也是周警官的母校。

    所以城北基地的幸存人员最多,秩序也好,只不过和养老院基地一南一北,几乎是城市对角线。

    在失去了电力的情况下,想要靠双腿在一个白天之内就跨越超过4000平方千米的城市废墟,寻找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是否安全的基地过夜,那是天方夜谭。

    所以之前大家都只是熟悉附近的状况而已。

    这还是开了羊皮纸地图之后,依靠小灰灰每日空运的人口。

    毕竟再安全的基地,也不可能与拥有叹息花和第一分店的新城居民区相提并论。

    这些人口的到来,也极大地增强了这座新建末日城中城的科研力量和战斗力量。

    因为没有电,白天大家干活,晚上就干脆由各行各业幸存的精英,按照大家的兴趣,分别给孩子们授课,继续学业。

    当然了,成年人想继续学习也行。

    不爱学习的人呢,就聚在外面互相讲故事,日子过得很是丰富。

    王教授早就想找新的驱动能源了,但魔能矿他无能为力,这需要相应的魔法元素激发,异能人都试过了,没有一个人能成功激发。

    但这次的星际位面任务,钟悠悠发现这个世界的星际人都用的是能量矿,而且也都是普通人,没有魔法或者异能,便带回来给王教授试试看了。

    钟悠悠想,既然她担了“城主”之名,城里人成年之后也都要去她的“矿山”工作,那总要让大家过得更好一些嘛!

    和周警官聊完了今天的重要事务,钟悠悠和易柏打算出去逛逛,还是一人托着迷你多肉盆里的小树人,一人掌心里卧着小灰灰。

    幸好第三只临时工可以自己飘。

    小阿飘看钟悠悠和易柏终于闲下来了,飘啊飘啊飘过来,吸溜一声,望着巨木林的方向,馋馋地道:“那边也有一股很好吃的气息哦!”

    钟悠悠:???

    异兽也有负能量?

    可惜小阿飘暂时吃饱了。

    直到钟悠悠和易柏在巨木林附近,练习身手,杀了几只极其凶狠的金属化异兽,拆解甲壳,日头渐落,快收工时,小阿飘才又饿了。

    它在巨木林边缘,如牛饮池水,狂吸一长串……

    这回,钟悠悠提前给小阿飘准备了一张白纸。

    小阿飘吃饱之后,“拉”出来了一张“狂暴嗜血符”……

    咳,钟悠悠把新的符咒捡进异能空间里,感觉自己找到了新员工的使用办法?

    就是新员工吃得太少了点!一天才两张符……啊,不,一天才吃两顿饭!

    朝九晚五,末世第一分店准时打烊,南山火锅店众的一天却还没过完。

    临近午夜,从分店任意门出来,他们又走进了外卖任意门。

    但在选择羊皮纸落点时,易柏却难得地发表了意见,说道:“我们今天不去自由镇了吧,去浮空城。”

    小灰灰应和道:“啾啾!”

    小树人点树冠:“嗯嗯!”

    小阿飘疑惑道:“???”——新人,啊,不,新鬼感受到被老员工抱团排挤?

    钟悠悠好奇地打量来,打量去,问道:“为什么呀?不去给矿工协会下订单吗?”

    每天她从末世位面的矿山上收了新的魔能矿,往往都是选择去自由镇,找艾尔莎会长下订单。

    西荒矿山的矿工们都是熟手,锻造质量非常好,又忠心耿耿,绝不坑人,绝对是尽心尽力打造,钟悠悠也正好照顾他们生意了。

    只是偶尔会去月光森林,让小树人回家看看,又或者永春海湾,休个假。

    但是浮空城?

    人类王国庆典日还没到呀!

    易柏微弯眼睛,带着笑意地握住钟悠悠的手,抬起来,在地图上选择了外卖落点——浮空城。

    他温柔且轻声地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穿过传送门,落在浮空城的阴影下,钟悠悠瞬间听到了巨大的欢呼声,礼花炸响声,以及……

    一声又一声的马啸龙吟。

    无数出生自王都贵族的年轻骑士,骑在飞马之上,环绕浮空城,在虚空之中踏来踏去,

    而一条又一条飞龙盘旋在浮空城的外围,火龙、冰龙、黑龙……

    每条龙上都有一位名字响彻大陆的龙骑士。

    钟悠悠震惊道:“庆典日提前了?为什么你们都知道,我不知道?”

    易柏微微笑道:“不是庆典日。雷奥说浮空城每年都会办一场新晋各职业冒险者的竞赛日,各职业第一名都有奖励,我算了下时间,又看了眼奖励,感觉正好,就让他先别告诉你了。”

    听到易柏说时间正好,钟悠悠掐指一算,就知道他在谋划什么了。

    她弯起眉眼,翘起得意又高兴的小尾巴,开心道:“我的生日是明天呀!”

    易柏前倾弯腰,在她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低声回道:“等拿到奖励,时间就正好了。”

    钟悠悠心想,她的一天越变越长,过得太充实,以致于这个生日,真是等了好久才等到。

    易柏牵住钟悠悠的手,在围观人群中穿行而过,给守卫递出了雷奥帮他办的参赛函。

    这个比赛,每个冒险者终身只能参加一次,当然,易柏属于魔法世界的绝对新人——新出现的人。

    他参加冰霜法师的竞赛,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冰霜法师涵盖两系技能,水系,与冰系。

    毫无疑问,“假冒法师”易柏,从凝水速度,到控水精细程度,从冰系单体攻击,到群体冰爆,他两系都精通,

    更别提,竞赛方式,是在无伤的魔法角斗场里,进行同系职业的1v1决斗。

    虽然不会死人,但是和易柏对阵败下来的对手气呼呼地道:“这真的是个冰霜法师吗!我怀疑他是个双修的战士职业!”

    钟悠悠乐了,心说:当初巨木林里的那一只只异兽,死得不冤。

    易柏的近战技巧,那是真的作为一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时,靠着每天搏命,磨炼出来的。

    作为一个兼顾了近战搏斗闪避技能,和强大的远程魔法攻击的“假冒法师”,易柏的这个新晋冒险者职业竞赛第一,拿得简直轻轻松松。

    冰霜法师冠军的奖励——是一枚魔法泉眼。

    在王都浮空城拿了冠军,坐了花车,玩了无数新奇的魔法小玩意儿,钟悠悠回到南山火锅总店,被要求闭上眼睛,稍等片刻。

    午夜钟声响起,钟悠悠的二十三岁生日,终于缓缓到来。

    熟悉的清爽如冷雪般的味道,飘浮在她身周。

    易柏牵起她的手,拉着她,绕到了星际任务之后,再次扩大一倍的店面顶楼。

    “可以睁眼了。”

    钟悠悠睁开眼睛,迎来了她的生日礼物。

    听到了易柏温柔好听的声音,听到了专属于她的祝福。

    “生日快乐。”

    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

    垂下的吊兰,绽放的玫瑰,一盏透明的冰杯盛着美酒,一簇栩栩如生的冰草挂着欲滴凝结的露珠。

    漂亮极了。

    中间还有一处冒着热气的魔法温泉。

    奢侈极了。

    因为那眼魔法泉,其实并不是温泉,是常温的。

    这里温泉和冰雪交汇,袅袅的白雾升起,却泾渭分明,完全没有融为一体的迹象,纯粹是靠易柏的水系异能在支撑控温的。

    钟悠悠曾经和易柏开过玩笑,说记得要送她生日礼物哦!

    于是在二十三岁生日的那一天,她拥有了一间室内私人温泉屋。

    易柏如今控水称得上出神入化,那就更别提在汩汩流淌的魔法泉眼旁,在如此水汽丰沛的环境中了。

    ……

    生日夜里,温泉池中,钟悠悠表示,她连动都不想动了。

    某位私人水疗师先生,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遇见,最幸福的,没有之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