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皇宫不是你病娇的地方(穿书) > 第80章 你从来都是我万人之上的皇后

第80章 你从来都是我万人之上的皇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安阳和亲之事一切都在按照计划井然有序的进行。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安阳上了喜轿,却不知喜轿中的人早已被掉了包。偏偏达兰台那个多话的还要时不时地在外头同她讲话。

    “小公主嫁到我丹赫后,必定会为我丹赫风貌震撼。我大都不似雍都,民风淳朴多样,没有你们大雍那些规矩,亦不会将你困于王宫之内……总之,你到了那儿必定会喜欢。”

    这个达兰台见过唐翎,亦同唐翎说过话,唐翎怕被看出端倪,不敢同他多言,只轻轻“唔”了一声。

    达兰台又在外头说着许多,兴高采烈,彷佛恨不得下一秒就回到丹赫。

    唐翎那边听得昏昏欲睡,只在心中盘算着唐樾什么时候来救自己。

    可算着算着,时辰过了许久,只听见众人来到了城门口,却不见唐樾人出现。

    唐翎在心中暗道一声:糟糕。

    等出了城门,唐翎再要追喜轿便麻烦了。

    她按捺不住,在喜轿里开了口:“等一下,在出城门前,我想去城楼上一瞧。我这一去,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再见雍都,只愿今日能将我故乡之景牢牢记在心间。”

    有丹赫之人粗犷声音道:“这不合礼数吧公主,你既已要出嫁,便已经是我丹赫的人了,更何况哪有让新娘子上城楼的先例。”

    唐翎冷笑一声:“方才达兰台还说,丹赫没有我大雍那些规矩,现在规矩便来了。还是你们觉得我一人远嫁好欺负,故意这样给我立莫须有的规矩?你别忘了,这还是在大雍境内。”

    那人被回的哑口无言,达兰台声音在轿子外又响了起来:“小公主舍不得故乡也是人之常情,去城楼上看一看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来扶小公主下喜轿吧。”

    说着,唐翎察觉到轿帘被打开,一只手伸了过来。

    幸而她此时头上蒙着喜帕,达兰台看不见她的样貌。她搭着达兰台的手,一步一步朝城楼之上走去。

    可守城楼的将士却将达兰台拦了住:“此乃我大雍城楼,公主上得,异族之人却上不得。”

    达兰台也不恼,只松开了扶着唐翎的手道:“那我便不去了,小公主小心脚下阶梯。”

    唐翎点点头,“嗯”了一声。

    她一人往城楼上走去,方才她提出这个要求有两种用意,一种是为了拖延时间。另一种则是她登于城楼上之后可以更好的观察城中局势。

    她不信唐樾一点动作也没有,只要他有调兵遣将来拦和亲队伍,她在城楼之上仔细观察总会瞧出端倪的,届时她也可呼应他。

    可她一身喜服站在城楼上,被寒风吹了许久,什么都未看出来。

    城中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同寻常的每一天都一样,无人有异动,也没有什么地方有看似不寻常之处。

    唐翎静静等了一会儿,终于有点慌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是梁迢没将话带到么?不可能,梁迢做事向来妥帖,从不会有问题。

    那为何……她眉头一皱,还是说唐樾他明明已经知道了,却仍旧不来救她,大概是真的恼了,真的不想……再管她了?

    唐翎心中有些慌,她咬了咬下唇,听见城楼之下传来达兰台的声音:“小公主伫足许久了,该回到喜轿中了。”

    她心中抗拒,却不得不去做。此时她莫名想把喜帕一扔,对着那些人道:“你们看清,我可不是什么去和亲的公主。”可她却不能。

    她只能安静待在轿中,听着和亲队伍出城门的声音。大概已经行到了城外近郊,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得小了下来,周围安静许多,无人声,只有脚步声。

    唐翎敲了敲轿门:“我要下去,这轿中闷得慌,让我下去透一口气。”

    无人应她。

    她心中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又说了句:“我要下去,听见没有。”

    可依旧无人相应。

    “达兰台?”

    轿外无达兰台的声音。

    唐翎开始不安起来,伸手作势就要撩开轿帘,却发现这轿子不知何时有了个门,将她牢牢锁于其中推不开。窗户也是,被密封得好好的。她整个人都被锁在这轿子里,外面无人相应,里头她自己被牢牢锁住。

    丹赫这是要做什么?!

    她心头大惊,抽出腰间带着的防身匕首,就要往门上划去,可还没划几道,突然听见一女声高声道:“新娘子到了,请下轿,跨火盆。”

    唐翎一愣,突然有亮光袭来,她将匕首放回腰间,轿门竟然被打开了。

    她头上蒙着喜帕看不清全貌,只看见轿前地上摆着火盆,周围大概站着几个婆子。

    唐翎微微迟疑了下,心中有些奇怪,这是丹赫成亲的礼仪么?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丹赫成亲的礼仪,反倒是……他们大雍的礼仪。难不成丹赫使团来了一趟,入乡随俗了?

    那女子又说了一遍:“请新娘子下轿跨火盆。”

    周围有人来搀扶她,将她扶下轿子,她从火盆上跨过,听得周围一片道喜的声音。

    “新娘子跨了火盆,日后入了夫家,日子便会过得红红火火。”

    又一声高声道:“请新郎背新娘子过门。”

    有人在她面前背对着她弯下了腰,唐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几个婆子领着双手搭在了那人肩上。

    哈日朗?

    似乎不对。

    那人一言不发,背着她跨过了门槛,迈进了一方庭院之中。既然都出了城门,又哪来的宅院?可不要同她说哈日朗在雍都城外的荒山之上有一处宅子。

    她心中隐隐约约,大概猜到了什么。这人身上的气息熟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阿樾,我知是你。”她趴在那人背上,轻声道。

    背着他的人动作一顿,随后,将她放了下来,伸手挥了挥:“众位喜婆们都回去吧。”

    那些个婆子心中疑惑,慌忙道:“小郎君,哪有成亲成到一半停下来的。小郎君年纪轻轻,大概不知道这是不吉利的。”

    唐翎听见唐樾声音,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她抬手将自己的喜帕掀开,走到唐樾面前,惹得那些喜婆又是一阵大惊:“新娘子怎么能自己将盖头掀开……”

    她不理会这话,只问唐樾道:“你叫她们走做什么?”

    唐樾简短地笑了下:“本想诓你同我成亲,既然被认出来了,这亲自然成不下去了。”

    唐翎沉吟一会儿问道:“你不恼我?”她问得是丹赫之事。

    “不恼。”

    “安阳他们……”

    “已经平安出了城。”

    “丹赫那边……”

    “我早早便知晓你的意图,丹赫那边给了不少好处才让他们同我演上这番戏。哈日朗本就不是诚心求和,我如今助他们在这个冬日休生养息,他自然不会在抓着和亲之事不放。”

    他说得平静,可唐翎却知晓他做出这番决定时是下了怎样的决心。丹赫一直是他的眼中钉,如今不但不能拔去,还要助他们一臂之力,这可不是唐樾的向来的风格。

    她沉思了许久,对着那些喜婆道:“大家都别走,他年纪轻,不知晓这礼仪未完对我名誉有损。还望众位留下,帮我们完礼。”

    说完,把揭下的喜帕作势要盖回了自己头上。

    可手腕却一下子被唐樾抓了住,没让她把喜帕盖回:“你可知晓你现在是在做什么?这里无人知道你我身份,也无人知道我们行过礼。你大可不必……”

    “无人知道?”唐翎笑了下:“你不知道么?还是说,你还想我以后嫁给别人?唐樾,虽然我们还没拜过天地,可我终究是在你门前跨过了火盆。你当真不要对我负责?”

    他抓着她的手慢慢松开,神色带着希冀却又似不敢:“你别这样说。你别这样……叫我期待。”

    唐翎不管他,只对着旁边的喜婆道:“下面该做什么?”

    喜婆看了眼唐樾,觉得这两人有些奇怪,可还是对着唐翎笑着道:“新娘子,接下来该拜堂了。”

    唐翎看了眼房中主位的桌上供着两块灵牌,是先皇与先皇后的灵牌。

    唐樾都将这两个灵牌从皇室宗祠弄了出来,若说不是真心想同她拜堂,她是不信的。

    她笑了下,对着唐樾道:“如今我就站在这里等着你拜堂,你拜还是不拜?”

    唐樾不动。

    她又笑:“你设计了好大一出戏,只差临门一脚,你当真愿意功亏一篑?”

    唐樾抬起眼睛看她:“可你说过,你未准备好。今日之事,我本只是想了我一桩心愿,却未想到你认我认得这样快。既然你发现了,我便不该再骗你,更不该再逼你。”

    唐翎心中渐升暖意,看向唐樾的时候眼睛亮晶晶:“谁说你是逼我了?先前未准备好,可今日见此情形。我才发现自己是愿意的。唐樾,同我拜堂吧。”

    她轻轻一笑,叫唐樾迷了眼睛。

    她笑嘻嘻地挽住他的手臂:“同你拜堂之后,我是不是就是皇后了?”

    旁边喜婆听此话,神色大惊,又不敢出声,只小心拿眼睛瞟这两人。

    唐樾终于展颜:“是,你从来都是我万人之上的皇后。”

    唐翎笑得肆意,将喜帕盖回了自己头上。唐樾牵着她的手向前走去,听得喜婆在耳畔道:

    “一拜天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