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鸣宝在暗黑本丸 > 第二百零七章 大结局

第二百零七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具体怎么解决白山吉光身上的最高指令, 那是波风水门、漩涡玖辛奈和宇智波一族的交易了,等宇智波富岳从战场上回来后慢慢用幻术试——不然白山吉光始终是一个隐患,没有完全属于鸣人的本丸。

    对于这一点,面无表情的白发青年自己也很同意。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的口吻终于不再随时都像是个战争机器, 而是有了淡淡的人气。

    交易内容也很好猜, 白山吉光擅长治愈, 宇智波一族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人就会因为使用过度渐渐失明,说不定能治好呢?

    鸣人只是这么简单想了想,就把事情全抛到了脑后, 兴冲冲的又跑过来找宇智波佐助玩了:“佐助!佐助!我们玩忍者捉迷藏嘛!”

    “不要!太幼稚了!”佐助嫌弃的撇起了嘴, 很干脆的拒绝了, 反而希冀的开始东张西望, “我哥哥今天跟着你来了吗?”

    五代火影上任后,还是派嫡系暗部轮换着陪同鸣人一家, 只不过照顾的意味更多过于监看,只要鸣人来找佐助玩, 总有几次能碰到跟来的宇智波鼬。

    ——自家的哥哥却天天陪着对方, 甚至还要鸣人过来找他玩才能多见几眼,佐助酸了, 这几天总要阴阳怪气几句, 怎么都看鸣人不顺眼。

    “好嘛……来了,佐助你总想着见哥哥,你都七八岁了唉!”鸣人小脸一垮, 委屈的看向空气中。宇智波鼬应声现身,他无奈的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并起,亲昵的轻戳了下弟弟的额头:“佐助,别总欺负鸣人,这是我的任务。”

    “哼!”佐助脸颊都气鼓了,捂着被戳了一下的额头眼巴巴的盯着哥哥,很快就像河豚似的泄气了。宇智波佐助转过头,小老头一样的低声嘟囔:“任务任务……”

    后面的碎碎念已经听不见了。

    “鸣人,你还说佐助。”慢悠悠跟在后面的不二周助失笑,坏心眼的伸手揉乱了鸣人的一头金发,变得毛茸茸乱蓬蓬的。悠闲又觉得无聊的卡卡西默契的接上后半句:“是谁对水门老师撒着娇,让我们这两天都陪你玩的?”

    瞧,宇智波佐助——一个哥哥。漩涡鸣人——两个哥哥!谁比谁爱撒娇,爱找哥哥难道还不明白吗?

    小佐助瞬间转喜,傲娇的昂起脑袋开始嘲笑鸣人了:“你比我还过分呢!哈哈哈哈!还有你的很多朋友们之中……听说还有不少你的哥哥?是谁更‘兄控’?”

    ‘兄控’这个词也是从鸣人这里听来的,佐助才和他一起玩了几天?已经被彻底带歪了。

    “这不一样,鼬哥还是弟控呢。”鸣人偷偷嘀咕,没底气的瞥了大家好几眼。这怪他吗?

    他不知道宇智波带土什么时候才能上钩呀,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打不过,留不住。只有不二周助的光风能阻止那个使身体虚化的空间忍术吧。卡卡西哥哥有一只眼睛也是带土的,有同样能力,也能撑得住。再加上一直隐身跟着他的迪卢木多是战斗高手,还有宇智波鼬是三勾玉写轮眼。

    不把他们几个都叫上,加起来对付宇智波带土,鸣人实在没底气嘛。被封印的黑绝也始终在不二周助的看管下,充当着诱饵呢。

    说起来……

    鸣人心中一动,示意隐身的迪卢木多现身。英俊的黑发青年照做后,疑惑的看着他:“鸣人,有什么事吗?”

    “这是一直保护我的迪卢木多哥哥。”鸣人没回答,先对大家认真介绍道。他有些忸怩,但是纠结的抓了半天头发后,鸣人眼睛睁得圆圆的,还是憋出一句话:“迪卢木多哥哥,和我们一起玩吧!”

    “一起玩吗?好吧。”迪卢木多惊讶了一瞬,从善如流的把双枪背回了背后,欣然听了鸣人的指示。

    鸣人其实是意识到了,迪卢木多好像渐渐的在以“他的骑士”自居,平时存在感非常稀薄,只有在用到自己的时候贴心的秒出现,是个完美的工具人。虽然说迪卢木多·奥迪那在神话故事中,确实是首席骑士……他恪守骑士道,正直勇敢,想避免自己的悲哀命运,唯一的心愿是追随一位值得效忠主公,最好战斗而死。

    这样的迪卢木多哥哥,难道已经下定决心,选定了鸣人作为主公吗?他在本丸里可还是以朋友的平等身份在暂住啊。鸣人才意识到迪卢木多一直以来的行为在越发异样。鸣人又不知道该怎么询问,只能用他的方式拉着迪卢木多哥哥一起玩了。

    “既然不玩忍者捉迷藏,那我们比投掷吧!”鸣人眼珠一转想出了玩法,“迪卢木多哥哥很擅长用枪的!”

    “我哥哥能同时命中十个靶子,还是带拐弯的!”佐助不服气的反驳他。

    “别比哥哥了,你们两个自己比。”卡卡西明智的打断了两个小孩的话,他知道再这么说下去今天就没完了。

    金发孩子和黑发孩子对望了一眼,各自从腰包里掏出了苦无手里剑,看向了远处宇智波训练场里的一排靶子。

    “肯定是我赢,我跟着哥哥学了他的手里剑投掷之术!”佐助张口就开嘲讽了,信心十足的疾奔过去,鸣人不甘落后的起跑,蓝眼睛明亮极了:“你也能同时命中十个靶子?还带拐弯的?”

    佐助:“……”

    被噎住了的佐助狠狠瞪鸣人一眼:“我、我当然没哥哥厉害!但是我一定比你厉害!”

    两个男孩先后起跑到了同一位置,然后投掷出了手中的暗器:“唰唰唰!”

    佐助的本领没练到家,只能老实的扔出五枚手里剑,全中靶上,但是有三枚没中靶心。他扭头看向旁边,鸣人神气的叉着腰在原地,他前面的靶子上……

    靶心居然被扎满了!!!

    “哈哈哈,看我怎么样?”鸣人开心的炫耀着问他。

    佐助震惊的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正要说什么,不二周助已经身影一闪到了鸣人面前,又搓起了金发小孩的脑袋,笑眯眯的戳破:“鸣人,用飞雷神之术作弊可不行哦!”

    “唔……唔!”鸣人被揉搓得脸蛋发红,还没等佐助表情转凶,不二周助的笑容瞬间微变,蓝眸凌厉的睁开:“——光风!”

    一瞬后,鸣人茫然的看看周围,身前已经出现了一个穿着宽大黑袍,脸戴漩涡面具的神秘男人,气势危险,不怀好意的攻击向不二周助。

    “小心!”迪卢木多第一反应抽出双枪,警戒的跑过来想把鸣人和佐助挡在身后。宇智波鼬三勾玉写轮眼秒开,卡卡西目光同样变得凌厉:“是你……水门老师说的面具人!”

    “是敌人吗?”佐助反应和鸣人一起慢半拍,黑发小孩攥紧了手里的一枚暗器,紧张的在迪卢木多身后打量着那个竟敢闯入木叶和宇智波领地的陌生敌人。

    “熟悉的飞雷神之术啊。”面具人嗓音沙哑,他顾不上回答卡卡西,因为不二周助正一手螺旋丸,一手攥着飞雷神苦无的对他发动了攻击。面具人的身影轻易进行了虚化,使得攻击泥牛入海。

    “你想救这东西?是它的同伙吗?”不二周助看着被封印到他手臂上的黑绝,敏锐的察觉了刚才一瞬间自己被攻击时的真相,反问面具人。

    鸣人反应很快的仰起头,扯着嗓子大喊一声:“爸爸!救命啊!!”

    “写轮眼……你是宇智波的人?”宇智波鼬面色阴沉,他从面具人露出来的那只眼睛中迅速联想到了一系列不好的含义,包括族内激进派和保守派的争议,以及面具人为什么一上来攻击四代火影的弟子不二周助。

    这么想着,宇智波鼬头皮发麻,他坐不住了,直接加入了战斗。和不二周助、卡卡西以三对一。

    事实证明宇智波族地并不大,远处和宇智波富岳商量交易的水门很快反应过来,来的极快,金光一闪下也加入了战斗。后面还跟来了个惊疑不定的宇智波富岳,震惊的惊呼一声:“万花筒写轮眼??”

    中年男人面沉如水,双眼一闪下,万花筒写轮眼就打开了。

    “……”鸣人看了看在场上的不二周助,旗木卡卡西,波风水门,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富岳。两个会时空间忍术,三个高等级写轮眼,他默默为面具人宇智波带土哀悼了。

    当年在九尾之战前,水门和面具人对战时已经发现了面具人的虚化弱点,现在他们五个打一个,在宇智波富岳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牵制下,很快就把面具人打出了重伤,又频繁的用时间忍术控制让他无法逃走。

    鸣人眼神闪烁了一下,一个飞雷神加入了战场,自告奋勇的说:“我来!爸爸让我来!”

    他们现在能阻拦面具人逃走,但也没办法生擒他。既然没办法询问东西,那么身为黑绝的同伙,大家很可能在乱战中不知情的选择击杀这个敌人。在场这几个人谁杀,得知了带土的身份后都可能有情绪问题,所以鸣人自告奋勇上了。

    他有飞雷神,只要反应够快,就能自保。而且……不管爸爸妈妈对九尾之战是怎么看的,他一定要向宇智波带土报仇。

    “你真的是宇智波斑吗?”水门没有阻止儿子加入,危险的实战锻炼也是鸣人成长中必须的。他只是一直盯着面具人,不太相信的询问。

    “我听说过,宇智波斑是一个战斗风格很豪气狂放的强大忍者。如果你是宇智波斑,为什么要戴着面具鬼鬼祟祟的?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就知道了啊!”鸣人很犀利的指责着面具人,手中动作一滞,发觉参战的不二周助和波风水门联手给他创造了一个很好的空档机会。

    宇智波富岳眼中的符号一转,猩红的眼眸深深的和面具人对视了:“既然你什么都不说……那就不用再说了。”

    鸣人再不抓住机会,就对不起在场的几个长辈帮助了。他的手没有一点颤动,很稳的抓着自己的小号飞雷神苦无,刺破了面具人的心脏,然后用另一只手做辅助,学着爸爸的动作狠狠捅透了。

    “结束了。”鸣人轻声的说,这一刻他冷酷的面对着人命的消逝,蓝眼睛中没有一点不忍,只是静静望着面具人失去了最后一点挣扎的力道。

    “咔嗒。”宇智波鼬皱着眉头揭开了敌人脸上的漩涡面具,在场的几个人表情瞬间全都惊变:“宇智波带土?”“带土?!”“怎么会是带土?”

    “宇智波带土?也是我们的族人吗?”在后面半晌没帮上忙的佐助皱起眉头,对地上的这个陌生人观感很不好,“可是我好像没见过他……”

    “他是九尾之战的幕后黑手,一手策划了九尾袭村,我和玖辛奈的死亡……”水门很久没这么震惊过了,语气有些喃喃无力,心情难以平复,百般滋味。

    他一手带出来的弟子,居然是要他命的真凶,是众多阴谋的幕后黑手。带土变成这个样子,和他有很大的关系吧。

    卡卡西更加沉默,从面具被揭下来那一刻,他的手指就被烫到似的、条件反射的摸向了自己的那只写轮眼,不知道该为重见活着的带土而狂喜,还是该为已经再次死去的带土难过,又或者为杀死了老师师母的带土震惊……银发青年彻底心乱如麻了。

    至于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鼬,两个人就是纯粹为了“九尾之战幕后黑手居然真的是宇智波族人干的”这件事感到焦虑和担忧了。这件事如果揭露出去,他们好不容易和村子缓和的关系又会变得激进尖锐。

    全场想法最简单的就是不二周助和迪卢木多。

    后者的注意力一直在鸣人身上,不着痕的打量了一遍他,迪卢木多有些担忧的问:“鸣人,是杀人的感觉很难受吗?”

    这句话一出,水门才回了神,他同样关心的看向鸣人。不管情绪再复杂难受,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们夫妇已经逝去,带土也不在人世了,谈不上什么恩怨纠葛了。以前的那些往事就该让它们散去吧,重要的还是现在活着的人。

    “我没事。”鸣人努力笑了笑,释然了。他早已经做好了杀死人的准备,也知道自己要向宇智波带土复仇,他只是……不可避免的陷入了一下情绪中有些低落罢了。

    现在应该开心才对。

    他们在木叶村中的使命都已经完成了,过不了多久该回本丸了。这才出门了不到一个月,鸣人发觉他已经很想很想自己的天守阁了。

    “爸爸,等白山哥哥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回家好不好?”鸣人扯了扯波风水门的御神袍,又一次把青年的袍子弄得全是褶痕。

    “好。”波风水门柔和的看着鸣人,若有所思的答应,“想回家,那我们忙完就回去吧,确实出来不少时间了。”

    “哦,最后还有一件事。”水门突然想了起来,他轻描淡写的做出了最终的认真决定,“当年我把解开九尾封印的钥匙给了蛤蟆寅保管,这一次取回来之后,什么时候使用……就交给鸣人判断吧。你已经长大了。”

    鸣人吃惊的抬起头,感觉头顶落下的手掌暖暖的,波风水门正鼓励而信任的凝视着他,微笑道:“让爸爸和妈妈都很骄傲哦。”

    “……嗯!”鸣人一下子笑开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用力点了下头。

    他很感激现在的生活,感激五岁那年的意外,感激狐狸先生竭力保护着他到达本丸,也感激三日月叔叔和长谷部叔叔,是大家铸就了眼前的这个漩涡鸣人。

    现在,他要回去了,刀剑付丧神们都还在等着他呢!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