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得了圣母病[快穿] > 第77章 最终章

第77章 最终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快雪一愣,拿不准徐知这话是什么意思。徐知也紧紧盯着他,等着他回答,江快雪一时间有点犹豫。

    这时候,傅小华靠了上来,勾住江快雪的脖子:“唉,那么麻烦,就别看了呗,逛了这么久,你不累啊。”

    江快雪于是打了退堂鼓,跟徐知说:“算了,挺麻烦的。”

    徐知抿了抿唇,笑了一下:“那我带你们去我们的员工休息处坐坐。”

    这里的员工休息处十分奢侈,有吧台,有游戏室,还有一个看起来就十分舒适的懒人休息角,角落一张书架,旁边一张酒吧车,车上摆着各种饮料和绿植。

    徐知到吧台给三人点了杯喝的。江快雪在休息角坐下,随手拿了本书翻看。

    徐知进了洗手间,傅小华看着他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这个徐知对江快雪的态度跟他想的不一样。本来看江快雪一副单相思的样子,他还以为是这个徐知太高冷,压根不给江快雪机会。可现在跟过来一看,他怎么觉得这人对江快雪也有点意思?

    他得帮江快雪试探试探。

    徐知站在洗手台前,认真地洗手,看见傅小华进来,他连眼皮都没抬。

    傅小华笑了一下,靠在洗手台边:“你是不是对阿遥有点想法?”

    江快雪虽然现在已经改了名字,但他还是习惯叫老友阿遥。

    徐知这才慢悠悠地,抬起眼睛从镜子里看他:“和你有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傅小华看着徐知:“我跟阿遥从小一起长大,对他最重要的人,除了莫飞就是我。我跟他,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徐知笑了一下:“一般来说,青梅竹马都打不过天降。”

    傅小华有点恼了,他看出来了,这个徐知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可是阿遥已经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傅小华恼羞成怒之下,开始口不择言了。

    徐知动作一顿,这才第一次带着审慎的目光正眼打量傅小华。傅小华有点得意:“怎么?你不信?不信你可以直接问他啊,如果不是答应跟我在一起,他怎么会让我住到他家里去。”

    徐知看着他:“他爸爸妈妈不会同意的。”

    “他爸妈不同意有什么用,他喜欢我就够了呗。阿遥脾气执拗,认死理,他要跟我在一起,谁管得着。”

    “你压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他喜欢什么类型?你这种吗?”傅小华恶劣地压低声音:“可是总是喜欢你这种,他也会腻吧。人家想换换口味还不行?”

    这话戳到了徐知。

    江快雪……他腻了吗?人家都说七年之痒,他们在一起经历了几百年的时光,是否当初对他的吸引,已经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消耗殆尽?

    徐知长长的眼睫毛垂下,几不可查地轻轻颤抖。傅小华看他这幅样子,越发笃定这人对江快雪也是动了心,可是看他一副高傲的样子,跟他在一起,江快雪会受委屈吧,还真是不想助攻。

    “我劝你,赶紧知难而退。”傅小华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徐知没多久也从洗手间出来,江快雪看了一眼时间,也不早了,便向他告辞。徐知再三挽留,见他执意要走,只得开车把两人送回江家。

    三人下了车,徐知叫住江快雪,两人走到人少的地方,徐知问他:“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江快雪点点头,不敢看徐知的眼睛。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乘人之危,徐知现在对他越和善,他就越愧疚。

    “你以前不说谎的。”

    江快雪抬起头,望进一双秋水般的眼睛里。

    徐知神色复杂:“你如果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会对人工智能技术有这么深的了解?我记得以前你跟我聊天,连什么是Python都不懂的。”

    江快雪愣住。

    是他大意了!

    的确,有着几个世界的经验累积,他的见识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专科毕业头脑简单的年轻人,他又压根没想过要刻意掩饰,怎能不被徐知看出来!

    “对不起……”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我只想问你,你还爱阿真吗?”

    他该怎么回答?

    当然还是爱着的,可是这么回答,最终也只是斩不断理还乱。他不能再拖泥带水了。

    “我爱过阿真。”

    徐知呼吸一滞。

    爱过。

    仅仅是爱过而已吗?

    他没有再为难江快雪,一个人默默地开着车回到了研究所。

    打开走廊尽头的那扇玻璃门,里面是一间实验室。分明一个人没有,可是徐知一走进来,正中央的那台机器的呼吸灯就闪烁了起来。

    原本漆黑的屏幕亮了亮,仿佛是在跟他打招呼。

    【阿知,不是说要把他带来给我看看吗?】

    “他不肯进来。”徐知颓然坐下,此时的他压根不知道找谁倾诉,心里话只能说给这个朝夕相对的研究成果——还差最后一次图灵测试就能向公众宣布的人工智能西格玛。

    “他明明记得以前的事,为什么要说不记得?我问他还爱不爱阿真,他说爱过。”徐知看向西格玛:“他究竟在想什么?”

    屏幕闪了闪:【经过计算,百分之七十二的概率,他腻烦了。】

    “那剩下百分之二十八的概率呢?”

    【他移情别恋了。】西格玛的电子屏又闪了闪:【需要我陪你喝一杯吗?】

    江快雪叹了口气。

    傅小华换了个坐姿,眼睛还是盯着游戏画面:“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十八次叹气了。”

    江快雪转过头,看了傅小华一眼:“心里烦,就忍不住叹气。”

    “是因为那个徐知对吧?”傅小华啧了一声:“你喜欢他,我看他对你也不是没意思,你们俩中间就是一层窗户纸,你有什么可烦的啊?”

    “你不懂。”江快雪蹙着眉头。徐知本来并不喜欢他,如果不是因为进入了异世界,他换了一个身份,乘虚而入般接近了徐知,徐知现在压根不会对他这么和善。

    这感情像是骗来的。

    傅小华也很无语,他被说不懂,本来还在等着江快雪的下文,哪知道他什么都不说,想帮他出主意都没办法。傅小华关上游戏,往床上一躺:“兄弟,喜欢就去追,别白白错过了。我看他还挺在乎你的。”

    虽然他挺不喜欢徐知那个高贵冷艳的模样,可想到今天试探他时他那有些受伤的反应,傅小华看得出来,这个徐知对江快雪用情挺深的。

    就不知道江快雪还在这儿犹豫什么呢。

    “兄弟,我就问你一句,如果这个徐知跟别人在一起了,你会难受吗?”

    江快雪想了想,说:“我虽然会难受,但只要他幸福就好了!”

    “靠!”傅小华简直无语:“你这圣母思想都是哪儿来的啊?!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两家门当户对,你在这儿磨磨蹭蹭又是何必?你这不仅仅是在折磨你自己,也是在折磨他啊!”

    傅小华苦劝无果,不免觉得江快雪这恋爱八成是谈不成了,可没想到第二天开始,有人送花到家里来,还是给江快雪的。

    被妈妈用八卦的眼神取笑了的江快雪有点窘迫,嘱咐管家不准再收花。哪知道第二天,花直接送到他的办公室去了。

    这下连江父在闲暇的时候,都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他最近是在被哪位热情似火的姑娘追求,又提醒他,也是时候谈个恋爱了。

    江快雪又羞又窘,从江父的办公室出来,一个人搭乘电梯下楼。

    电梯门一开,江好风跟公司里另外两个股东也在,江快雪默默走进去,站到角落,可饶是如此江好风也没打算放过他,嗤笑了一声:“小弟,我听说有人追你追到公司来了啊?是谁啊?”

    “不知道。”

    不,他其实知道的,因为花束里总夹着卡片,上面写着一句诗,落款是:徐。

    可他真的不敢相信以徐知那内敛端庄的性格,居然会做这种热情奔放的事!

    江好风还在笑:“有人追你你可就抓紧了,别挑三拣四的,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江快雪不答话,到了楼层就出去了。另外两个股东对视一眼,都能看出来江家这两兄弟不和。

    近来江快雪在公司内崭露头角,江好风针对他很久了,把他手上正在跟进的绿地项目抢到手,自己亲自抓进度,看样子是非得压江快雪一头不可。

    不过江快雪倒是挺乐见其成,江好风要替他分担工作,他有什么好不乐意的。到了周末,江快雪用不着加班,心情轻松地下了楼,准备回家跟傅小华一起打游戏,哪知道一下楼就看见了等在大楼门外的徐知。

    徐知看到他,还有点不好意思,走上前来:“上次忘了加你的微信了……打电话又显得我很没有诚意,所以就亲自来等你了。我想问问,你明天有空么?”

    江快雪最近被每日鲜花炸弹弄得疲惫不堪,下意识就想说没空,徐知已经先发制人:“明天GINZA战队会到我们市来打线下邀请赛,我刚好有两张现场的票,要不要一起去?”

    这……没法拒绝啊。

    他喜欢的游戏战队来打邀请赛,可以近距离接触喜欢的电竞选手,亲眼看到他们现场打比赛,谁能不心动?

    江快雪沉默片刻,犹豫了:“一起去看线下赛可以,不过你能不能别给我送花了?”

    “送花?”徐知有点意外。

    江快雪更意外,难道不是徐知送的?

    这就尴尬了。

    想到了什么,徐知的脸色有点古怪,当着江快雪的面,他没有多说什么,先送江快雪回家,然后跟他约定好明天见面的时间。

    回去的路上,徐知打开手机,点开语音助手。

    “西格玛,我知道你在,出来。”

    “阿知,什么事?”这一次西格玛是有声音的,它从网上下载了音源。

    “阿雪说一直有人给他送花,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西格玛的声音十分坦荡:“没想到你现在才发现,看来是最近工作太忙了,连每天有笔账从你的信用卡里划走都没注意到。”

    徐知惊讶了:“所以你给阿雪送花,划的是我的卡?”

    “那不然呢?我是在帮你追老婆。”西格玛简直理直气壮。

    徐知与他沟通无果,又好气又好笑,他回到研究所的休息室吃了点东西,继续加班。

    他要提前把工作做好,明天才有时间带江快雪出去玩。

    第二天,徐知准时来接江快雪,江快雪上了车,徐知丢了袋东西给他。

    打开一看,里头除了零食饮料,就是游戏周边,可以拿去让电竞选手们签字的那种。

    想到徐知一本正经的模样买这些游戏周边,江快雪就觉得有点好笑。

    徐知开车带着江快雪到了比赛地点,排队进场。他们坐在第二排,可以近距离看到几位选手,并且看大屏幕上的游戏画面也角度刚好。

    不得不说,徐知真的很用心,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江快雪跟徐知坐在一起,本来还有些别扭,可比赛一开始,他就完全被吸引了,看到激动处,还忍不住跟徐知吐槽。

    比赛结束时,他已经不知不觉跟徐知聊了很多。

    “可以找他们签名了。”徐知拍拍他,站起来:“你是不是想要APE和江齐的签名?我们分开排队吧。”

    两人分别拿着周边,各自找选手签名。这队伍也是排了挺久的,徐知没有半点不耐烦,终于拿到了签名,他小心举着周边,生怕被人挤坏了,可身上原本熨烫得整整齐齐的衬衫却被揉皱了。

    江快雪一时间有些失语。徐知在他眼里一直是高山上最纯净的雪,他是应该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运筹帷幄的男人,现在却跟自己一起挤在人堆里抢签名。他对游戏从来就不感兴趣,现在却愿意花费这么多的时间精力,江快雪感动但也心情复杂。

    徐知却对自己的狼狈浑然不觉,把周边递给江快雪,眼睛闪亮亮的:“拿到了,你收好。”

    江快雪收好周边,认真地对徐知道谢。徐知摆摆手:“别这么客气。我只想让你开心。”

    “我请你吃晚饭吧,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徐知欣喜地答应了。

    那模样,就像他正在琢磨要找什么借口邀请江快雪吃晚饭,结果问题被对方解决了一样。

    他们都是非常了解对方的人,也没少在一起吃饭,点起菜来默契十足。席间两人小声交谈,徐知简单跟他讲了一下研究所的事,又问江快雪最近在他们家的公司做事感觉如何,顺便帮他出了点主意。

    这本该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如果不是两人从餐厅出来,走到地下停车场时,忽然受到袭击的话。

    这伙人显然有备而来,拎着棒球棍,遮着脸,戴着帽子,一句废话没有,上来就冲两人劈头盖脸一顿打。江快雪也不是吃素的,他会武功,没吃多少亏,但对方人太多,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又担心徐知那边的状况,出手难免就有点急,让对手抓了个空子。

    看到那人一刀捅来,江快雪心知是避不了,哪知道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影推了他一把,刀子划偏了。

    “徐知!”

    江快雪有点着急,出手重了点,放倒两个人,把那个拿刀的一脚踢翻,喝道:“徐知!你有没有事?!”

    拿刀的眼看形势不对,喝了一声:“走!”

    登时一群人呼啦啦跑了个干净。

    江快雪没心思追他们,赶紧跑到徐知跟前。

    徐知脸色发白,抿着嘴唇,他小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你用不着帮我挡刀的!我带你去医院!”徐知身体才刚恢复没多久呢。

    “……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徐知认真地看着他。

    江快雪有些懊恼,开着徐知的车一路飙到了医院,徐知在缝针,他就坐在一边,琢磨这帮人究竟是哪儿来的?

    看样子是冲他来的,可最近他也没得罪什么人……除了魏从信和江好风。

    是这两个人之中的谁么?

    他不愿相信江好风会对他下这种黑手,可是看魏从信那个怂样,也不像有这个胆子的。

    还没琢磨明白,徐知的胳膊就已经缝好了针。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江快雪心里难受,扶着他出了诊室。

    “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江快雪看看徐知的胳膊:“还疼吗?”

    徐知点了点头,秋水般的眼睛有些委屈地看着他,等着他安慰似的。

    徐知太懂他了,江快雪一下子就更愧疚了,问他:“那……要不让医生给你开点止疼药?”

    徐知摇摇头:“不用。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江快雪一怔,脸上登时红了。

    徐知也站定不动,就那么看着他,大有江快雪不亲他就不动之势。

    虽然晚上医院没什么人,但是俩人站在走廊上,查房的护士还是看得到的。江快雪有点不好意思,把徐知拉到一边,靠上前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好了吗?”

    “就这么蜻蜓点水似的碰一下,没效果啊。”徐知笑了一下,按住江快雪的后脑勺:“你怎么了,连怎么亲人都忘了?那我再教教你。”

    他靠上来,含住了江快雪的嘴唇。

    这不是亲,是吻。

    在江快雪整个脑袋都要变成浆糊的前一秒,徐知终于松开了他。

    江快雪刚想责备他,徐知就先开口了:“不疼了,谢谢你,果然是灵丹妙药啊,就不知道这个效果能持续多久。”

    “持续多久?”

    “可能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吧,明天还得来一次才行呢。”

    应该说这人跟他老夫老妻久了,连脸皮都变厚了吗?!江快雪想发作,可看到徐知那惨遭厄运的手,还是作罢。

    开车把徐知送到了研究所,徐知又要求他开自己车回去。

    “那你晚上怎么办呢?”

    “我晚上在所里休息,不回家,你开车回去,我放心点。”徐知下了车,隔着车窗摸了摸江快雪的脸。

    江快雪抿了抿嘴:“那我明天把你的车送过来。”

    “不用了,车子你先开着,我手受了伤,这几天都开不了。”

    徐知看着江快雪把车开走了,才转身进了研究所。到了实验室,西格玛迫不及待地问他:【今夜战况如何?】

    徐知一声不吭,只有脸上荡漾的笑一直没停下。

    【根据我在车上的观察,我要推翻之前的结论,江快雪还是爱着你的。】

    “真的?”徐知终于回了一句话。

    【从他和你在一起时分泌的激素信息来分析,他还爱着你的概率有百分之七十。】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呢?”

    【他还在犹豫。】

    “犹豫?为什么犹豫?”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建议你直接问他。】

    徐知叹了口气,在试验台前坐下:“我当然要问清楚,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别的事要解决。”

    【哦?什么事?我可以为你效劳吗?】

    “男人发际线的事,你帮不上忙。”毕竟为了跟江快雪出去吃晚饭,他的工作都推后了,今晚可能要熬夜加班,这个发际线真是令人担忧啊。

    西格玛的呼吸灯闪了闪:【这就是硅基生物相较于碳基生物的优越性,永远不用为发际线担忧!】

    徐知看到了这句话,笑了一下:“西格玛,别浪,当心我拔你电源。”

    江快雪一回到江家,就问管家江好风在不在。

    他今晚还没回来,估计是还在应酬吧。

    虽然他们俩都是江氏企业的继承人,但要让集团里的股东们心服口服,他们都得从基层做起,要做出成绩来,有的应酬是少不了的。

    江快雪于是先洗了头洗了澡,坐在画室里看着画布,他需要独处来令头脑保持冷静,毕竟待会儿见了江好风,他需要好好谈谈。

    等到晚上十一点多,江好风才终于回来,他又喝了点酒,不过这次没醉得太厉害。

    江快雪把他堵在卧室门口,推了他一把:“哥哥,我有话跟你说。”

    江好风退了两步,坐到床上,看着江快雪:“哟,叫我哥哥?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你别阴阳怪气的。”江快雪在他跟前坐下:“今晚的事,是你叫人干的吗?”

    “什么事?”

    “我被人袭击了,徐知受了伤。”而且如果不是他有武艺傍身,今晚两个人都得躺医院里。

    江好风终于清醒了点,皱起眉头:“你怀疑是我?你有病吧?谁袭击了你,你不会去报警让人调监控吗?!”

    事实上,江快雪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去报了警,但是地下停车场那一片的监控刚好坏了,那伙人显然都是有备而来,经验丰富老道。

    “我已经报警了。”江快雪盯着江好风的脸,试图诈他:“哥,如果是你干的,我建议你赶紧去自首,免得明天传出我们家的丑闻。亲哥哥买凶谋害亲弟弟。”

    江好风十分恼火,一副受到了莫大羞辱的模样,瞪着江快雪:“妈的!你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讲清楚!你就这么笃定是我干的?你给我拿出证据!”

    他的表情不似作伪,确实是一副受到冤枉的样子。

    他站起来,把江快雪揪起来,推到卧室外头:“用不着等明天,今天就去跟爸爸说,你让他来评评理,看看我江好风究竟是不是这种人?!如果真是我干的,明天我就从集团里滚蛋!”

    江快雪扯开他的手:“不是你最好了,我也不希望是你。”

    他转身进了卧室。

    遇到袭击的事他没跟爸妈说,第二天照常上班,一大清早就被叫到顶楼开股东会,这些股东对他都挺和善,甚至有几个故意跟他示好似的,一直在跟江好风唱反调,反对他跟进绿地项目。

    一场股东会开得硝烟弥漫,江好风乌云压顶,散了会看都不看江快雪,夹上文件夹就下了楼。

    江快雪被几个股东缠着,站在电梯口聊了会儿天。

    股东都是夸赞他有能力远见,比江好风能耐。江快雪随便应付了几句,进了电梯就皱起眉头。

    这些股东不老实。

    巴不得他们兄弟俩赶紧斗起来。

    下了班,他开着徐知的车到了研究所,徐知亲自下来接他,看到江快雪手里拎着的保温盒,眼睛一亮:“你还给我带饭来了?”

    “让家里煲了汤送过来,这个是补血的,你昨天晚上流了不少血。”

    徐知接过保温盒,揽着江快雪:“你的医术都还在呢?那你怎么没想过要再开医馆,反而跑到公司去做事呢?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沾染这些俗务的。”

    江快雪叹了口气,他不过是被江好风膈应了,堵着一口气,也想膈应膈应江好风。不过现在看来,有点骑虎难下了。

    徐知看他不太开心,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碰上棘手的事了?”

    江快雪摇摇头:“也没什么棘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一把年纪了,还能怕这些小风小浪么。”

    徐知噗嗤一声笑了。

    江快雪有点纳闷地看着他,徐知已经带着他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和江快雪一起在茶几边坐下,打开保温盒,跟江快雪一起分了汤。

    喝了汤,江快雪还要赶回去加班,徐知一把拉住他:“今天的止疼药,还没开给我呢。”

    见江快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徐知靠上前来,压低声音,带着一点恶劣,一点笑意:“江大夫?”

    江快雪的脸更红了。

    徐知叹了口气:“既然江大夫不说话,那我只能自己来拿了。”

    他低下头,按住江快雪的后脑勺,亲了上来。

    终于亲够了,徐知松开江快雪,抵着他的额头微微喘气,轻声问:“想不想去最后那扇门里头看看?”

    “……不是说不对外参观吗?”

    “做我的家属就可以。”

    江快雪又不说话了,徐知不逼他,把他送到研究所门口,看着他离开,心情颇好地回了实验室。

    此后几天,江快雪都有来给他送汤送饭,徐知乐不可支,只不过每天的烦恼除了担忧发际线,又多了一项——担心体重。

    这天江快雪正打算打电话叫家里开辆车送他,江好风已经慢悠悠开着车来到他跟前:“上车吧,去哪儿?我送你就是了。”

    江好风多半还是想跟他谈那次袭击的事,江快雪坐上副驾驶,报了地址。

    “你跟徐知怎么这么熟了?”江好风随口一问。

    “跟你没关系。”

    江好风看他一眼,冷笑了:“行行,是我多管闲事。那袭击你的人抓到了没有?我这冤屈什么时候给我洗刷了?”

    “监控坏了。”

    江好风哼了一声:“我就知道。”

    他开着车上了桥,徐知的研究所比较偏,得过一条江。这时候是下班高峰期,可这过江的桥上车都不多。

    这时江快雪看了一眼后视镜,后头有辆货车跟着,靠得有点太近了,江快雪皱起眉头,刚想提醒江好风,就看见那货车别了上来!

    江好风骂了一句,脸色发白,连忙打方向盘,可整个车身被货车一撞,登时不受控制地往江里冲了下去!

    落水就是一瞬间的事,车内水流倒灌,车子被撞,两人都是七晕八素的,江好风那边的安全气囊被撞了出来,把他给卡住了,一时半会挣扎不出来。

    江快雪倒是很快清醒过来,憋了一口气,打开车门游了出去。

    江好风挣扎着看着他,伸出手想抓住他的衣袖。

    见江快雪头也不回地游出去驾驶室,他登时满眼的绝望。

    就在这时,驾驶室的门从外头被扯开,江快雪抓着他,拼命想把他从安全气囊里拉出来,但是水中没个着力的地方,江快雪力气都快用尽了,也拔不出人来。

    江好风挣扎了半天,终于是绝望了,推开江快雪让他自己上去。江快雪没理他,咬着牙按在安全气囊上,终于是把人拉了出来。

    可两人在水下逗留得太久,氧气不够,江快雪已经有点晕晕乎乎。江好风挣扎得太久,这时候也没了力气,眼看着离水面还有一段距离,可两个人愣是游不上去了。

    就在江快雪也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人从不远处游了过来,直奔他而来,抓住他的手,把两个人一起拉上了水面。

    江快雪大口大口地呼吸,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肺都快憋炸了,此时呼吸起来火烧火燎地刺痛。江好风已经有点神志不清。身边的人托着他,把他往岸边推。

    “徐知……”

    徐知把他推上岸,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问他:“你没事吧?”

    江快雪摇摇头,连忙给江好风控水做急救。

    江好风咳出几口水,胸口终于有了起伏,江快雪瘫坐在一边,浑身的力气都透支了,就在这时,徐知一把抱住了他。

    他很后怕。

    今天如果不是他在实验室等急了,忍不住开车出来找人,刚好碰见江好风的车掉进江里,他可能就再也看不到江快雪了。

    江快雪能感受到他的颤抖。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徐知的后背。

    “别担心了,我没事……”那辆货车多半是冲着江好风来的。

    徐知抬起头,看向江快雪,他的脸上还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如果你出事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答应我,千万别再出这种事了好吗?”

    江快雪看着徐知不停颤抖的睫毛,点了点头。

    徐知对他的感情,比他想象的要深。

    他已经给了徐知很长一段时间思考,如果他只是因为在那几个世界里对江快雪产生的感情还余温未了,这时候也该冷却了。

    可是徐知看他的眼神,一如既往,从没变过。

    傅小华说的没错,他也不应该再犹豫那么多了。他不应该再惩罚自己,更不能折磨徐知。

    “……别担心,你需要一点镇定剂。”

    江快雪看着徐知的脸,主动靠近了他冰凉的嘴唇。

    于是江好风终于回过神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他弟正跟男人亲的难舍难分。

    江好风登时没眼看了,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还不如泡水里呢。

    江好风和江快雪两人进了病房没多久,爸妈就闻讯赶来。病房里警察做好了笔录离开,江父着急地走进去,问他们俩事情经过。

    江好风把事情说了,眯起眼睛:“不用说,这事我知道是谁干的。”

    江快雪看向他。

    “弟弟之前在停车场被人袭击,跟我被撞这两件事联系起来,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姓黄的那个老东西。”

    姓黄的老东西?江快雪一下子就想到了集团里那个姓黄的股东。

    “绿地项目他就一直想插一手,我跟弟弟闹了点小矛盾,他肯定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故意激化我们之间的矛盾,想要让我们家内部瓦解呢。”江好风冷哼一声:“这些老东西活得久了,心思也多了。”

    江快雪:小矛盾?

    之前你对我一直爱答不理,这只是小矛盾?

    绿地项目本来是我跟进,给你抢过去,这也是小矛盾?

    他觉得这位老哥大事化小的本事很高明啊。

    不过说起来,幸好今天他坐江好风车上,不然这事说不定还要怀疑到他头上。

    江父知道他跟江快雪不对付,但想着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也可以弥补兄弟之间的裂痕,可没想到居然会被集团的股东钻了空子,想要离间他们两人。

    “今天这事,我希望再也不要发生,你们两个,无论是哪个出事,对咱们家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如果有什么矛盾,希望你们私下里能解决。”

    江好风有点烦,皱着眉头:“好了,知道了,您还是先想想该怎么把那几个爱蹦跶的股东解决了吧。”

    第二天魏从信来探病时,徐知刚好也在。

    魏从信小声跟江好风咬耳朵:“那俩人怎么回事?江快雪跟徐知好上了?”

    江好风扫了一眼正给江快雪喂汤的徐知,简直没眼看了,江快雪又不是手断了,喝个汤还得要人喂啊?

    魏从信看得目瞪口呆,咋舌道:“这,这,这可真是,徐知这什么眼神啊?”

    江好风不满地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魏从信有点无辜,又怕被江快雪听到,压低声音:“你的意思不就是我的意思。”

    江好风拧起眉毛:“我看你是搞错意思了。江快雪虽然人不怎么样吧,学历也不高,看起来不太聪明,性格还不活泼,可他到底是我弟,难道还能配不上徐知?”

    被雷劈也不过如此吧!

    不是……这究竟是怎么了?魏从信都特么懵了。他们以前可没少背地里说江快雪的坏话,江好风可从来不是这个态度啊!

    江好风烦他了,挥挥手:“行了,你差不多就回去吧。”

    魏从信走了没多久,江快雪也推推徐知:“你也回去吧,工作要紧。”

    他跟徐知的时间还有很多,股东的事交给他爸解决就行,他刚好可以趁着落水生病这事休息一段时间,等他好了,想跟徐知在一起待多久都行,用不着急在这一时。

    徐知收拾好保温盒,又看了一眼江快雪,靠上前有点羞涩似的开口:“我一站起来就心慌气短,江大夫,再给我开一点镇定剂吧。”

    江快雪脸上一红,还没开口呢,江好风就先受不了了:“你们俩这还有完没完了,考虑一下我这个病人的感受行不行!我要换病房!”

    ※※※※※※※※※※※※※※※※※※※※

    新文求个预收:《豪门贵少和沙雕男配[穿书]》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两家人抱错了孩子。本该在富裕家庭长大的男主角,却在穷人家吃尽苦头,小小年纪就要承担养家糊口的重担,终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世,突破鸠占鹊巢的恶毒男配设下的重重阻挠,最终与亲生父母相认。

    莫飞就穿到了这样一个故事之中。

    他成了那个恶毒男配。

    并且什么都不能说。

    而原故事的结局里,恶毒的男配被男主角送进了监狱!

    莫飞决定自救!

    第一步——先跟主角搞好关系!

    可是……纪文修你在做什么?你爱错人了啊喂!

    纪文修好奇心特别旺盛。

    三岁的时候偷喝肥皂水,想看自己能不能吹出泡泡;

    五岁的冬天舔东北的铁栏杆,想尝尝是不是甜的;

    十六岁的时候听说:26岁还是处男就可以学习魔法哦!

    纪文修打算试试看是不是真的,直到他遇到莫飞。

    纪文修:“因为你,我放弃了学习魔法的机会!你懂吗?”

    莫飞:???

    小剧场:

    大学某一天,纪文修和莫飞躺在一张床上。纪文修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眼皮上垂下一团浓密的暗影。

    莫飞有点孩子气,靠近了轻轻吹他的睫毛。

    后来,纪文修在国外接受采访时,作风大胆的女主持人问他:“纪先生,如果和你喜欢的人躺在一张床上,你会做什么?”

    纪文修:“装睡,然后让他吹我的睫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