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闻香识皇后 > 第80章 大结局(下)

第80章 大结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一夜, 赵据在书房跟顾恪谈了很久。

    他出来时,明湘站在溶溶月色下等着他。

    残叶将月色剪成细碎的光斑,映入她潋滟生辉的眼眸中, 仿佛星河般动人。

    赵据见她没披外衣, 蹙着眉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了她身上。

    他外衣上还残余着他的火热的温度。

    明湘问他, “陛下跟伯父谈了什么?”

    赵据顺手搂着她答:“他让孤保证,假如有一天厌弃了你, 给你出宫的机会。”

    明湘心头一热, 感觉伯父是真心为了自己好。

    赵据慢悠悠道:“孤还答应他,择日迎娶你为后。”

    明湘一愣, 紧接着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赵据以为她会感动,会流泪, 没想到她会是这么个反应。

    他盯着她道:“你不愿意?你真瞧上了姓傅的?!”

    他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一丝狠意和咬牙切齿, 似乎她要真是点了头,他便要直接要带人踏平了宋国公府。

    明湘摇了摇头, 有些懵道:“不是,我就是感觉有点突然。”

    “不突然, 哪怕你不是顾望之的女儿, 孤也迟早要立你为后。”

    明湘推了他一下,纹丝不动。

    她正色道:“可是陛下, 你纳的是虞崇敬的女儿为妃,关我顾湘君什么事?”

    赵据森然道:“不管你姓顾还是姓虞,你都得跟孤姓赵。”

    明湘轻哼了一声,“我不,哪有什么都不做就要让人当你皇后的。”

    赵据盯着她, 怀疑道:“你不会真看上傅钰了吧?”

    明湘知道,她这个时候越是向着傅钰,就越会让赵据起疑心。

    她似认真似玩笑般地道:“你便是用他的命威胁我,我也不能轻易嫁给你。”

    赵据笑了一声,捏了一下她脸颊。

    “你到底想怎么做,我的小祖宗?”

    “陛下得重新讨我的欢心。”明湘注视着他道。

    赵据定定看着她,忽然道:“你怕爱孤了,明湘?”

    明湘点了点头。

    赵据心里有点痛,他笑着道:“你怕也没用,你迟早要回到孤身边。”

    明湘试探问了一句,“假如我真嫁给傅钰,陛下会怎么做?”

    赵据望着她眼睛,漠然道:“孤会先杀了冯宛,再杀了傅钰,再踏平你们燕国公府。”

    明湘忽然觉得一股寒意从心中腾地升了起来,因为赵据的眼神让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但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说着,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个亲吻包含爱意与疼惜,没有一丝地暴戾与血腥。

    “明湘,孤知道孤之前做错了,孤不应该这么对你,也不该强迫你做出选择。”

    “孤至今无法对冯宛的所作所为释然。”

    “可假如你怕了,孤愿意重新让你鼓起勇气。”

    明湘踮起脚,亲了亲他的脸颊。

    “我们会好吗,陛下?”

    “当然。”

    ……

    说是让他重新讨好她,然而大婚紧跟着定在了第二年春日。

    宫中那位虞贵妃悄无声息地“病死”的同时,人人都知道,陛下被那位燕国公府认回来的六姑娘迷的神魂颠倒,不但日日催着礼部准备大婚,还时不时就跑到燕国公府接那位六姑娘游玩。

    甚至还有人说那位六姑娘容貌因为俏似已经逝去的虞贵妃,早就留宿过宫中受到宠幸,然而这一切到底只是传言,无人敢考证真假。

    这一年冬日,在宇文哲与明湘的劝说下,赵据服用了蛮族的神药,从此不用再忧心头疾的事情。

    宇文哲佩服明湘极了——她到底是怎么把倔的像是一头牛的赵据给劝服的?

    其实明湘不过是跟赵据郑重转述了宋太医提到到一个问题——赵据的头疾如果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容易遗传给下一代。

    知道赵据不需要她的香缓解时,她心中说不出来的感受,仿佛多了什么,又仿佛放下了什么。

    赵据看在眼中,却只是催着工部的人快点修缮原都城玉京的宫殿。

    第二年春日,明湘陪着顾老夫人先到了洛京以北的旧都玉京。

    或许是因为找回了思念已久的明湘,顾老夫人身子骨熬过了这一个漫长的冬季,明湘本不愿意她路程遥遥地奔来,然而顾老夫人说她死前唯一的心愿便是见到明湘有归宿,明湘只好答应了。

    玉京的行宫已经修建好,明湘住在以前在玉京的燕国公府。

    这里才是她记忆里真正的家。

    而洛京的燕国公府,虽然是仿制玉京燕国公府所设,到底也失去了几分年岁的痕迹。

    双生子兴奋地在老国公府里窜来窜去,顾盼影抱着思思,在后面高声让他们慢点走。

    虞氏夫妇赶过来,谢老夫人愿意载他们一同过来,因为陛下准备设旧都玉京为副都,他们也修缮了留在这里的宅院,等一下便要带着虞明琼一起回去。

    明湘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月,期间,她去虞府了一趟,虞崇敬带着她到了一处玉京正在风风火火新建的酒楼。

    他眉目间闪过一丝追忆,沉声道:“当初,我就是在这里捡到你。”

    他的目光透过那建造了一半的酒楼,仿佛又重新看到了十几年前玉京的那片废墟,那粉雕玉琢的小女童站在那里,睁着大眼睛到处在找人,虞崇敬当初真是怕了,倘若他来的再晚一点,她恐怕就要被歹人捉走。

    虞崇敬道:“明湘,我和你母亲做过许多错事,但我仍旧记得那时候你抚慰过我们丧女的痛苦,所以你母亲给你的那些东西,你不要推辞,留下吧。”

    虞夫人之前私底下给了明湘一批价值不菲的嫁妆,虞崇敬知道明湘没有收下。

    明湘闭着眼睛,仿佛也回到了十几年前,她独自一人站在那里,仓皇地要去找谁,却无论如何又找不到的,仿佛被全天下的人抛弃的孤独之中。

    她颤着声道:“应该是我感谢你们,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去哪里。”

    比起被拐卖为奴的虞明琼,明湘已经幸运了十几倍了。

    赵据莅临玉京那日,明湘一直等在老国公府里,暮色四合时,赵据没有带侍卫,独自一人来了。

    他亲自为明湘驾车,到了玉京一处繁华的街道。

    他扶着明湘的手,让明湘下车。

    长空落日,残血一片。

    即便已经来过这里数次,然而真正到了这一刻,她望着火热的夕阳洒落在了玉京城门的各处,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一一从眼前冒了出来

    赵据望着她眼眸,低声道:“虞崇敬说,你问过他许多事情,是想起了什么吗?”

    那是十几年前,她从燕国公府的狗洞里爬了出来,想要自己偷偷去找冯宛。

    那是蛮族破城门那一日,一个自称国公府“家仆”的人要把她带走,却意外死在了蛮族的刀刃下。

    那是她无助哭泣时,清冷俊美的少年拔刀相助,最终救走了她。

    他们已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然而他们却又都意外忘却了那段记忆。

    明湘眼中忽然涌出了晶莹的泪光。

    赵据眉毛一挑,握着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眉骨上的那道疤。

    他沙哑道:“还记得不,小祖宗,你小时候脾气不好,我要走,你就拿石子打我。”

    “这道疤你亲自打的。”

    明湘眼泪流了下来,又觉得好笑。

    她手指轻轻抚过他眉骨上的疤,温柔又思念,道:“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赵据冷然道:“在想起,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傅钰的时候。”

    明湘一愣,“这个我忘了。”

    “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想起我们之间的事情,但不许想起外人。”赵据警醒道。

    明湘轻斥道:“你真是个小气鬼。”

    然而她却把自己深深埋在这个小气鬼的怀里。

    赵据紧紧抱着她,眼角隐有湿意。

    明湘哭出了声,良久才抑制住哽咽。

    “这就是为什么,你非要把玉京设为副都的原因吗?”

    赵据安慰般拍了拍她的肩,“这里同样也对抵抗蛮族有重要的意义。”

    “你那时候为什么不来找我?我等了你好久都没有等到你。”

    她开始埋怨他。

    赵据低下头,亲了亲她的眼。

    “我也想找你啊,可是我被坏人抓走了。”

    “讨厌,你不要总用哄小孩的语气!”

    “……”

    俊朗的青年与窈窕的美人抱在一起,自然十分惹眼。

    然而玉京来来往往的居民却都习以为常。

    玉京这片土地上埋葬了无数的尸骸与碎骨,每年都会有寻亲的人,或是找到了为数不多的亲人,或是再也找不到生死离别的亲人,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留下了无数的热泪。

    当然,这二位的容貌与气质皆不俗,也引来了不少探视。

    赵据给她戴上帷帽,牵着她的手,带她回行宫。

    那里是他们将来举行大婚的地方。

    周围的视线纷纷失落地收回。

    明湘走在路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停了下来,隔着灰白的帷帽问他。

    “我是不是问过你,当初为什么非要我入宫。”

    赵据一顿,知道她是在说虞崇敬冒犯他时,他提出让明湘入宫的事。

    风吹起明湘的帷帽,那帷帽显得摇摇晃晃的,赵据给她调整时,一不小心,那帷帽被风吹了起来。

    明湘连忙去捡。

    赵据在背后看着她,想到大概两年前,他心情恶劣,微服出游,碰到了跟在虞崇敬背后的少女。

    他们在两个相邻的茶室。

    隔壁,虞崇敬在向明湘焦急地解释,为何她会忽然多出一个姐姐。

    赵据耳目聪敏,听了个大概,只觉无聊。

    他离开时,对面也刚开门,红着眼睛又神游天外的明湘一下子撞到了他胸口。

    那时候是他带着帷帽。

    少女连忙道歉,匆匆离去。

    赵据没看清她的模样,却记住了她身上那一段奇异的幽香。

    似有若无的熟悉。

    眼前,明湘捡起帷帽,走了过来。

    赵据悠悠谈起了两年前的事。

    明湘一怔,反应过来,“原来那个怪人是你啊。”

    赵据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才意识到他如今不需要这么做了。

    然而这已经成了他刻进骨里的习惯。

    他道:“所以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宋太医搞不清你的香对我有用的医理。”

    那是因为,在十几年前,他亲眼目睹母亲惨死之后,那段最无助又阴暗的时期,救了一个小小的姑娘。

    她长得可爱,却被娇宠的不成样子。

    然而,正是因为那小小的可人儿,给他重新带来了温暖,他才有力量艰难地跨过那段黑暗的时期。

    每次头疾犯时,闻到她的气味,潜意识里仿佛就又重新感受到了那股抚慰人心的力量。

    明湘想了想,忽然眉眼弯弯地笑,软软拉着他袖子撒娇道:“陛下,你这算不算是闻香识皇后啊。”

    他亲了亲她额头,给她重新整理好头发,戴上帷帽,答道:“当然。”

    他牵起她的手,朝着玉京行宫走去。

    就像是很多年前,他在最困厄的时候,牵起那一个同样找不到母亲的小姑娘一样。

    他们的故事在十几年后,终于重新开始。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