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戏精天师花式捉鬼 > 第100章 第100只鬼

第100章 第100只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重新从奶娃开始长大的生活,对于目千澈来说,是无比舒服的。

    没有必须奔波逃亡的狼狈,没有必须复仇血洗的负担,目千澈轻轻松松享受着当奶娃的幸福,饿了哭,渴了哭,无聊哭,开心也哭,当然,都是假哭。

    “小哭包,你是个女娃吧,水做的。”柳微尘走过来,熟练地用冲了奶粉,试了温度就塞到目千澈嘴里。

    目千澈砸吧砸吧嘴,吃奶吃的很带劲,就感觉身下一凉,柳微尘那不要脸的家伙竟然把他裤子扒了。

    “呸!”目千澈一把吐出奶瓶,“原峥鸣,你媳妇偷看我!”

    虽然他已经用了最大的嗓门,可惜奶声奶气的没有一点杀伤力,还萌的不行。

    原峥鸣心情复杂地走过来。

    本来双方都见过家长后,两人是考虑过领养孩子的,要么从孤儿院养,要么直接从唐松龄收的一批小道童里挑孤儿,结果事出突然,目千澈竟然早把自己的一丝魂魄留在昆仑胎里,本体死后,魂魄离体,受到昆仑胎里残魂的吸引全部投胎到昆仑胎里,再蕴养疗伤痊愈后,破石出生了。

    半个仇敌成为自己的养子,这是怎样一种体验。

    玄辰道长才是最有经验,辈分也最适合的,但是他老人家伤势一好久溜了,现在不知道又去哪个山坳坳里浪里个浪,唐松龄养着来道观短期体验出家修行的小道童们,其他人更不靠谱,只能两人亲自上了。

    原峥鸣没有被目千澈的挑拨离间刺激,只是走过来,轻轻戳了戳目千澈婴儿肥的脸蛋。

    不得不说,手感真好。

    “以前就觉得你婴儿肥,现在真的成了婴儿了,命中注定啊。”柳微尘也左捏捏右捏捏,对目千澈的白眼完全不以为意。

    现在的目千澈可谓是一切归零,除了哭声杀伤力大,其他的就只剩萌出血了。

    原峥鸣不是空手过来的,他已经学会了打婴儿吃的糊糊,这次端来的是香蕉糊糊。

    柳微尘用勺子喂到目千澈唇边,带着幸灾乐祸的嘲笑:“来,宝宝乖,吃糊糊。”

    为了避免隔墙有耳惹麻烦,也为了与过去彻底斩断,现在大家有志一同的不叫目千澈以前的名字,无论是目千澈还是明澈。至于叫什么名字,目千澈说等他会写字了自己取,于是大家直接叫宝宝。

    目千澈开始不愿意,柳微尘去说贱命好养活,取了一系列的乳名,“狗蛋”“憨子”“铁坨”,给目千澈选,最后目千澈不得不屈服于“宝宝”。

    “谢谢妈妈。”目千澈呵呵一笑,冲柳微尘比了个飞吻,“妈妈,mua~”他挑衅地眨眨眼,来啊,互相伤害啊!

    柳微尘木着脸,一勺子糊糊就塞了过去。

    ......

    除了日常的斗智斗勇,其他时候他们还是可以和谐相处的。

    柳微尘把沉寂很久的柠檬精拿出来泡柠檬汁喝,酸的目千澈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不好意思,忘记你现在变成婴儿了。”柳微尘毫无诚意道,气的目千澈狠狠瞪他。

    柳微尘直接把奶瓶塞给他。

    一桌子人坐在一起喝下午茶,就目千澈这位曾经的反派大佬抱着个奶瓶喝,目千澈心情复杂,总觉得的自己的大佬形象受影响了。

    “对了,你母亲怎么一直没复活?”柳微尘一句话就打断了目千澈的思绪。

    目千澈淡淡道:“他还躺在棺材里的时候,我就把母亲超度了。”因为目灵枢的所作所为,目千澈对他所剩无几的父子亲情被彻底磨灭,那态度了冷漠的连陌生人还不如,平时都是用个“他”来代称。

    柳微尘诧异:“躺在棺材?”

    目千澈:“是啊,当时他本想把自己身体炼成僵尸的,还没成呢,陶冶的树根把他眼睛给捅穿了,只能抛弃身体出来找我。”

    陶冶:......

    “原来是他啊。”他树生唯一吸收过的人类尸体,原来是目灵枢的遗体,啧啧,一不小心就吸收了大佬的力量,突然觉得自己好厉害~

    “你不觉得自己化形顺利的异常吗?你把他遗体保存的力量全给吸收了。”目千澈似笑非笑看着陶冶:“他始终记恨你毁了他的修炼计划,所以让我找人教训你,我就找了蛇妖。”

    陶冶:“有有有,我就说那尸体很有营养啊,要不是被抓走了,简直想再去吸几个尸体。”

    尸体另一种形式上的唐松龄和蓝箬同时一抖,突然觉得陶冶才是深藏不露的大佬。

    目灵枢的力量都能吸收,他们难道不能吸收?

    “可我不强啊。”陶冶苦恼道,“我好像白吸收了。”

    “你是妖,不懂人类术法的运用方式,不会用。”目千澈声音蛊惑,“不过我跟他同出一源,我可以教你怎么用。”

    陶冶:“真的吗?”

    “真的。”柳微尘笑眯眯插话,“双修效果更好哦。”

    目千澈连连点头,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

    他现在一个婴儿,怎么双修!

    陶冶:.......

    别欺负他是妖,什么是双修还是懂的!

    陶冶怒瞪一眼目千澈:“骗子!”

    愤愤然走了。

    先是送个昆仑胎,骗他当妈;现在还想利用术法骗他双修,这人太可恶了!

    目千澈:......

    柳微尘笑眯眯双手环胸:“小朋友,不要想太多了,早熟了长不高的,你不希望以后比陶冶矮吧?”

    目千澈深呼吸,再深呼吸,挤出一个笑容,看向原峥鸣:“你知道吗,普通人和修行者双修也是有作用的,可以帮普通人提升修行速度,一日千里。”

    原峥鸣默默下巴,看着柳微尘陷入深思。

    柳微尘:“等等!”

    目千澈露出魔鬼的笑容:“我这里有部双修功法,你要不要看看?”

    柳微尘:“你闭嘴!”

    目千澈:“原.....”

    “宝宝你再废话,我就安排陶冶去相亲,特殊部门最近来了个桑树妖,刚好跟陶冶是同族。”

    柳微尘成功的让目千澈闭嘴了,还附带一个威胁:“不许给陶冶安排相亲,不然我就给你男人下催/情咒,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

    柳微尘:你狠!

    旁边看戏的几人耸耸肩,无趣地走了。

    一家三口的事,他们插手干嘛。

    唐松龄忙着那一堆小道童的事去了,白寅看向蓝箬:“听说僵尸保镖公司已经开起来了,木瑞兰还邀请我们去看看,反正无事,要不要下山玩玩?”

    蓝箬懒洋洋伸个懒腰:“好啊!不过我不想走路。”

    他一双美目看着白寅,眨眨眼,示意他快点变回原形。如果骑着老虎下山,保证上头条,那多有意思!

    白寅却毫无动静,走过来直接搂住蓝箬,把他扛麻袋一样往肩膀上一扛:“走了。”

    蓝箬:......

    你丫的就是公主抱也比这个姿势好啊!

    .......

    胡七爷顺利成为地仙的时候,目千澈已经长大,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胡七爷真的履行了他的誓言,一心求道,专心成仙。而夏耀阳,早年到处留情,真遇到自己真爱后受挫,仿佛遭遇报应一样,这些年一直单身,清心寡欲的业内还有人猜测他是不是早年纵欲过度把身体消耗的垮了。

    对此,柳微尘不发表任何看法。

    君子之交淡如水,夏耀阳给他介绍了不少娱乐圈的生意,但有原峥鸣在,其实对柳微尘来说也仅仅是锦上添花,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普通人的友情。夏耀阳这些年沉淀了不少,最近的新电影上映口碑一片大好,看起来有夺影帝的势头,至于感情吗,不可说........

    柳微尘送走喝喝茶聊聊天的夏耀阳,就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

    奇了怪了,今天是目千澈第一天上幼儿园,难道是智商超群到老师觉得异常,来征求他意见跳级?

    目千澈的婴幼儿身体里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柳微尘完全没怀疑他上幼儿园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老师的话证明他高估了目千澈的心理年龄。

    “柳微尘先生吗?你儿子在学校欺负同学,请您来学校一趟。”

    柳微尘:“啊?我儿子?我哪里来的儿子?”虽然是他送目千澈去学校,但是他这么年轻,明明看起来更像是哥哥,再不济叔叔也行啊!

    老师语气立刻不对劲了:“您不能这样,您家里的情况您儿子告诉我了,我是知道的。现在社会开放了,同性恋人收养个孩子也很正常,您不能因为他是您养子就不认。”

    柳微尘觉得莫名其妙,他哪里来的养子。

    等等,目千澈!

    想想目千澈的智商,柳微尘立刻意识到这事问题大概出在哪里了。

    “等等,我过来看看。”

    到了幼儿园,柳微尘被一群家长控诉了。

    目千澈没有动手,但是他动嘴了。本来第一天上幼儿园就哭声一片,目千澈一口一个“你妈妈不见了”“你哭起来样子好丑”“本来就丑,哭起来更丑”“哭的污染我视线”,把老师好不容易哄好的孩子又刺激的哭了起来。

    柳微尘:.......

    一个成年人,说哭全班幼儿园同学,说出去谁信呢?

    柳微尘用目光谴责着目千澈:宝宝,你可不可以再幼稚点?

    目千澈:哼!

    “柳先生,您儿子柳明朗......”老师刚说了一句话,柳微尘终于明白老师为什么会认为目千澈是他儿子了。

    目千澈识字写字肯定不需要他们教的,新名字也由他自己取。之前他们一直喊宝宝,大了后问名字目千澈也不肯说,现在写学名,竟然取了“柳明朗”这么一个名字。

    柳微尘看着别过头去的目千澈笑了:“柳明朗。跟我姓,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目千澈一转头,陡然朝柳微尘怀里扑过来:“是啊,妈妈最好了啦。”

    柳微尘:......

    不管听多少次,“妈妈”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依然听着很不爽!

    (二)

    玄辰道长刚下山时,第一个案子就是去苗寨,师父说他要历情劫,他不以为然。

    俗人一个,又不是神仙,哪来那么多劫难。

    然后,他在苗寨就被热情大方的苗族姑娘看上了,一群姑娘围着他唱情歌。

    起初,玄辰是羞涩又开心的。

    其中有一个个子小小总是面无表情的姑娘最特殊,别人唱情歌,她讲鬼故事;别人送手编红绳,她送蛇皮鞭;别人送野花一束,她拖来一丛野草:“这个可以熏蚊子。”

    十分的,经济适用了。

    玄辰刚开始还觉得这姑娘真有意思,再对方提出拼酒后,还觉得好笑的答应了下来,然后,然后就被拖回姑娘的小竹楼了......

    玄辰:.......

    老实说,他也没醉到麻痹不省人事的地步啦,既然走到那一步,显然还是你情我愿,就是觉得——

    他的矜持呢!他的祖师爷呢!他的童子身啊啊啊啊!

    柳苗莲:呵呵。

    第二天早上,柳苗莲的竹楼下有姑娘在哇哇的哭,柳苗莲呵的一声冷笑,直接一脚把玄辰踹到床下,自己穿衣下楼。

    玄辰:有种被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的感觉......

    情敌在门外冲着柳苗莲哇哇大哭,控诉她的心机:“说好的公平竞争呢,你作弊!”

    “呵,蠢货。”柳苗莲手放在腰后轻轻揉腰,满脸高贵冷艳,“不就是要睡男人吗,搞那么多花样干什么。”

    情敌哭的更凶了:“哇哇哇你过分,你还告诉我说那种道士喜欢矜持淑女的,你明明一点也不淑女!”

    柳苗莲:“呵,蠢货,情敌说的话也信。”

    然后“啪”的一声关门,把情敌关在门外自个儿哭去了。

    玄辰看的心情复杂,说好的耿直实用不做作呢,原来还是个心机girl,可是觉得更有魅力了怎么办。

    两人默默对视两秒,柳苗莲:“行了,知道你饿了,我做饭去了。”

    玄辰:......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直到柳苗莲做好早饭,还端到床边问他痛不痛,要不要给他揉揉腰,要不要喝红糖水......玄辰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他们俩的角色好像颠倒了。

    柳苗莲变成了那个“因为酒后睡了傻白甜不得不负责”的霸总,而他就是那个“单纯无辜柔弱傻白甜”的女主。

    玄辰:......

    偏偏看着柳苗莲的武力值,玄辰只能在心里默默道:我找了一个爹系女友.......

    在爹系女友的照顾下,玄辰竟然有种自己是被照顾的柔弱傻白甜的错觉。柳苗莲是赶尸匠后人,还经营着家里的赶尸客栈,一人上下操劳,还要照顾那时就已经身体不太好的柳父,力大无比,娇小的身躯似乎蕴含了无穷大力量,让玄辰对她越来越心生怜爱。

    还没等他表白心意,柳苗莲怀孕了。

    嘤嘤嘤,还在热恋期呢,就来了个碍事的小子......

    那时的玄辰对自己未来儿子是很不待见的。

    等到两人扯了证,办了酒席之后,玄辰的心态就变了。

    结婚了嘤嘤嘤,马上要当爸爸了嘤嘤嘤,幸福的三口之家嘤嘤嘤~

    而柳苗莲的心态:男人好烦,大的也烦,肚子里小的也烦!

    怀孕的柳苗莲脾气不稳定,有时会暴躁的的直接赶人,那时的玄辰越发抖M,怎么赶都赶不走。

    等到柳微尘慢慢长大,六岁左右时,玄辰的师父兼父亲出事了,他不得不回去继承凌云观,那时柳苗莲开始各种思念玄辰,玄辰却很难回来陪着她了。

    尽管再忙,玄辰每年都去抽时间回去苗寨探望柳苗莲他们,柳苗莲一边嘴硬不见面,一边趁他陪儿子玩时偷看。

    然后玄辰就各种凹姿势。

    年幼的柳微尘总是不解:“爸你在干嘛?”

    那时的玄辰顶着一张仙风道骨禁欲气息十足的脸,高深莫测道:“我听人说侧面四十五度最好看。”

    柳微尘看看母亲,再看看玄辰道长所谓的侧面四十五度角,默默地学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道理:男人就像动物界的雄鸟,为了勾/引雌性也是需要骚包展示自己羽毛的。

    于是,在闷骚又禁欲的玄辰道长的影响下,不知不觉柳微尘的性格越长越歪。

    鬼师总是觉得很诧异,明明柳微尘与柳苗莲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这性格,怎么跟柳苗莲那个母老虎一点也不像,更像那个狐狸亲爹?

    鬼师不知道的是,柳微尘在同学的眼里还是更像柳苗莲,毕竟动手起来说一不二,顶着尖子生的脸,做着校霸的事,平日笑眯眯,动起手来绝对不含糊。

    最可怕的是还不能告家长去找柳苗莲麻烦,自从小学时有个家长想对柳苗莲动手,为自己挨打的儿子报仇,柳苗莲问清柳微尘揍人的缘由是对方骂他是没爸爸的野孩子后,柳苗莲把那个一把米的壮汉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那个小孩看着爸爸挨打比自己挨打哭的还凶。

    从那之后,再没人敢说柳微尘是野孩子,也再没人敢撩柳苗莲。

    刚开始,柳苗莲不能带着柳微尘一起离开苗寨,跟着玄辰去凌云观,是因为身体越来越差的柳父经不起奔波。再后来,柳父去世后,是柳苗莲放不下父亲留下的赶尸客栈,还有渐渐年迈的鬼师。

    索性留在家里,柳微尘从小到大的学校也都在本省。

    玄辰和柳苗莲开始了漫长的异地夫妻生涯,感情不但没有消散,反而因为科技的发达随时可以联络,变成了亦师亦友亦夫妻的关系。

    玄辰每次回来,都会带着各地搜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柳苗莲拿出自己给他准备的稀奇古怪的宝贝,就像两只仓鼠,到了冬天给对方展示自己储存过冬的装备。

    玄辰在外面高深莫测,在家里就是个逗比。

    他在河里摸鱼送人,故意自己栽到河里,把暗中跟踪保护的柳苗莲勾了出来,然后把柳苗莲扑倒在小河里。

    “哈哈哈哈,抓到你了吧!”

    两人在河里亲的打滚,岸上的柳微尘冷漠脸:这一届父母真难带。

    .......

    想到这里,柳微尘看到远处的柳明朗,故意自己摔倒,吸引了原峥鸣过去抱,柳明朗抱住原峥鸣的脖子:“哈哈哈哈,抓到你了吧!”

    柳微尘冷漠脸:目千澈越来越幼稚了,照这个情况看,他的智商离幼儿不远了。

    想到这里,他陡然一凝固,现在的情况,跟当年的自己何其相似。

    三口之家,早熟的孩子,恩爱的父母,岁月静好,未来可期。

    想要的一切都有了,还有什么渴求的呢?

    柳微尘抬头看着满院子绚烂的桃花,哦,未来的儿媳妇也有了呢~~~

    ※※※※※※※※※※※※※※※※※※※※

    【《飞升后误入魔法世界》火热连载中,求包养啦~】

    文案:

    这是蒸汽与魔法的时代,这里有精灵,巨人,幽灵,血族,魔法师,还有一个因为路痴飞升错了方向,误入魔法世界的修真者......

    《虞靖书飞升日记》

    飞升第一天:

    这里的灵气有毒,这里的男男女女都眼瞎,这里的食物简直是服毒自杀。

    第二天:

    进入魔法学校学本地语言,好多人给我递情书,这里的人真是不矜持!姑娘的信有234封,男人的信有587封????

    第九天:

    老师真客气,上课发了食材还发锅,我做了素锅与老师分享,老师叫我滚出去???

    第十七天:

    新来的老师是蛇发女妖,上课铃声响起,我仿佛看到了一桌全蛇宴走进教室......

    第二十天:

    晚上有双尾飞鱼偷袭,飞鱼真丑......不过丑的很好吃......

    第三十一天:

    龙蛋真好吃啊!

    ——就是它父母太凶了,差点打不过。

    ——下次想吃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