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扬了他的瓶瓶奶 > 第43章 大结局

第43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南柯一梦》的玩家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丝血一线被当众处刑的场景。凌空飞来的箭洞穿了他的胸膛,而因为射出这一箭,导致一轮比赛记了0分的随风, 依旧没有输。

    因为百步穿杨的决赛, 打的是移动靶。

    比赛越难,随风的优势越大。

    他再次弯弓搭箭, 射中一个分数最高的红色飞盘, 奋起直追。他的对手们却因为这一手骚操作被影响了状态,频频失误。

    最终,随风与另一名选手平分,进入加时赛。

    从现在开始, 比赛不限制选手出手的次数,一分钟内谁能射中最多的飞盘,即为胜者。对方知道跟随风比, 他胜率极低,但依旧调整好状态,再次拉开了弓箭。

    最终的结果毫无疑问,随风以绝对的优势赢下加时赛, 夺得冠军。黑衣的侠客再次向所有人证明了他的实力, 也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唐玥和二少爷等人在旁激动欢呼, 而夏稞一回头, 就发现奚怀不知何时也过来了。她下意识问:“你比赛结束了?”

    “险胜。”奚怀耸耸肩,“我赢了比赛, 却没有一个人来看我, 某人更是光顾着看其他的男人了,我只好自己找过来。”

    夏稞摸摸鼻子,垂下的另一只手悄悄勾住奚怀的手指, 说:“别生气嘛,我们刚刚才把犯人绳之以法,来不及赶过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满足你。”

    夏稞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她也笃定奚怀一定不会太为难她,不过奚怀神神秘秘的,忽然凑到她耳边说,“那你下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里?”夏稞追问。

    “你去了就知道了。”

    为这一句话,夏稞就被奚怀拐跑了。等到唐玥想找她,哪儿还有她的身影。再一看,何兄也不在线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过没关系,今天是个喜庆日子,唐玥可以暂时原谅夏稞的见色忘友。她变戏法似地掏出一朵大红花给赫拉克勒斯系上,一行人便簇拥着这只功臣猪,招摇过市。

    另一边,夏稞回到现实,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傍晚五点半。

    店里正忙,但没有夏稞也能运转得过来。她琢磨着奚怀可能准备了什么,心思又活泛起来,转身跑去出租屋里重新换了条裙子,再补个妆。

    出租屋的租期还没到,她的一些衣物也还没完全搬走,她又给窗台上的绿萝浇了水,等一切收拾妥当走出弄堂时,奚怀的车也到了。

    车上,夏稞又忍不住问:“真的不告诉我去哪儿吗?”

    “别急,快到了。”奚怀打着方向盘,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样子。夏稞便也识趣地保持这份神秘感,她有种直觉,这可能跟奚怀最近的忙碌有关。

    令她没想到的是,奚怀说快到了是真的马上就到,目的地正是他的工作室。

    夏稞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好奇地打量着目之所及的一切,碰到特别感兴趣的,还会回头问奚怀。奚怀也会耐心地为她解答,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那个又是怎么来的,如数家珍。

    可夏稞知道,奚怀不可能单纯带她来参观工作室。果然,当他们走进二楼独属于奚怀的工作空间时,夏稞一眼就看到了摆在玻璃展柜上的珠宝。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霞光只来得及在玻璃窗前跟他们打了个照面,便沉沉睡去。二楼的灯光稍显昏暗,几盏壁灯照亮了脚下的路,玻璃与金属构建出奇妙的空间感。

    “啪”的一声,展柜上的灯亮了,珠宝在灯光下泛着莹润光泽,引人注目。

    那是珍珠做成的耳环和项链,明显是一套的。

    耳环的样式很简约,但凑近了看就会发现,那颗垂下的珍珠底部是用水晶雕刻而成的底托。底托是花瓣的形状,在灯光下闪着细碎却又璀璨的光。那根项链也承袭了这种简约与精致相结合的风格,只不过从白珍珠换成了更稀有的黑珍珠。

    黑色的珍珠展现出的是不一样的风情,神秘又美丽。夏稞不自觉地被它吸引,随即又注意到那根串起珍珠的细链子。

    她忽然觉得它有点眼熟,转头看向奚怀的脖子,灵光乍现,“这是你以前常戴的那根?”

    奚怀点头。

    夏稞:“那你怎么又把它重新加工了?”

    什么装饰都没有的细细的银链子,装点在奚怀的锁骨上,很是好看。但是加了这么一颗黑珍珠,美是更美了,却好像跟奚怀不太匹配。

    奚怀什么都没说,只是打开玻璃柜将项链取出来,走到夏稞身后给她戴上。

    “送给我的?”夏稞心中惊喜,又问:“你这几天那么忙,都在做这个吗?”

    “嗯。”奚怀撩起她的头发,帮她把项链戴好,又随手拿起耳环,动作妥帖又细致。他说:“改了好几版,都不怎么满意。最后还是用回了最早的版本,看起来简单了一点,不过觉得更衬你。”

    戴好了,奚怀把夏稞带到镜子前,“喜欢吗?”

    夏稞诚实点头,轻轻晃了晃耳朵上垂下的珍珠,又不免小声问:“这个应该很贵吧?是不是最起码五位数?六位数?要是太贵了你就不要告诉我了,免得我收得心里不踏实。”

    奚怀随意地靠在展柜旁,抱臂,道:“你要是实在不踏实,还给我也行。”

    “我都戴过了,你怎么能再收回去呢。”夏稞捧着自己的脸转头看他,眨巴眨巴眼睛,问:“好看吗?漂亮吗?”

    奚怀莞尔,他发现夏稞偶尔确实有点小臭屁。譬如她会跟唐玥说自己天生丽质,洗完澡后也会站在镜子前欣赏一下自己的无暇美颜。

    这个时候,身为男朋友,当然要表示肯定:“好看,漂亮。”

    夏稞听得舒心,嘴角就不自觉上扬。

    奚怀便向她伸出手,笑着说:“那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可以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好呀。”夏稞甜甜一笑。

    烛光晚餐有多浪漫自不必说,野餐小分队的人用膝盖想都能知道。但他们不说,也不问,不知道就不用吃狗粮。

    以至于夏稞和奚怀吃完晚饭,重新回到隐山村后,这些人像完全没发现他们中途离开过一样,非常自然地招呼他们一起参加庆功宴,因为——

    “我得冠军啦!!!”慧真骄傲地站在马车车顶,双手张开,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半个小时前,他得了冠军,走下台,冲出会场。贺喜的人都远远地被他甩在了身后,就连他的爸妈都在诧异,儿子是不是得冠军太开心了,以至于开心疯了。

    只有慧真知道,在那一刻他看见了什么样的风景。

    漫天星辰撞进他的眼睛里。

    他尽情地奔跑着,他觉得自己的四肢都得到了舒展。在台上时,聚光灯下,他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浑然天成,每一个细胞里都流淌着热爱,他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明白,他爱跳舞。

    “爸、妈!庆功宴我不去了,朋友还在等我!”他蹦着跳着,跟追出来的爸妈挥手,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酒店,上游戏。

    他想把此刻的心情,跟隐山村的朋友们分享。

    朋友们都很高兴,嚷嚷着今天是多喜临门,一定得好好庆祝。也别管现在是几点,天气热还是冷,篝火晚会一定要办起来。

    奚怀却忽然说:“总是在山庄里不觉得闷吗?换个地方怎么样?”

    夏稞好奇,“你又有什么想法了?”

    奚怀微笑,“我的船造好了。”

    “船!”二少爷登时欢呼雀跃,“是那艘大船吗?我们可以下江南了?”

    其余人也不遑多让,哪怕表现出的激动层次不一样,眼底都有期待。奚怀又看向抱剑站在一旁的随风,问:“去吗?”

    随风耸耸肩,“随便。”

    这世上没有随便这个选项,如果说随便,那就是要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长安城外的码头,奚怀的船就停在那里。那是一艘二层的大船,比常见的画舫要大一些,有足够的客房可以住得下他们所有人,还有专门的休闲娱乐区。

    择日不如撞日,收起船锚,朱红色的大船就要载着他们乘风破浪,顺着水流一路往江南航行。

    庆功宴还办不办?当然要办。

    十一点的钟声响起,属于游戏的夜晚再次悄然降临。船上的灯笼都亮了起来,二少爷和青青草原在甲板上支起一个大火盆,充作篝火。

    篝火晚会又开始了,二少爷终于搞来了一把琵琶。他虽然不会弹琵琶,但可以学人家大师,把琵琶当吉他弹,弹出来的声音虽然不那么正宗,但也凑合。

    “接下来为大家献上我们乐队的新歌《流离海岛》,谨以此献给所有跟我一样帅气的年轻人。”二少爷如是说。

    青青草原也不知从哪儿淘来了鼓,“咚、咚”两声试了个音,抬头看向二少爷。两人对视一眼,从练习生时代培养出来的默契让他们心领神会,低下头,音乐便从手中流淌而出。从最初刻意压低的沉闷,到最后的爆发,摇滚青年就是拿个琵琶,也绝不认输。

    “如果生活是一座孤岛,

    风暴总是,难以预料。

    海浪、暴晒和鲸鱼尸骸,

    自我浮沉,呼吸有害。

    明天也许又传来噩耗,

    断裂的帆,狼狈在飘。

    鸥鸟、蜥蜴和搁浅海豹,

    吵吵闹闹,

    都在说我假装孤傲。

    我疯,我闹,我假装孤傲,

    如果生活是座孤岛,

    我在岛上无声怒嚎。

    放我走吧。

    我要比鸟飞得更高。

    放我走吧。

    我的世界比海更大。

    放我走吧、走吧、走吧,

    到迷茫天际,

    到沉船海底,

    Oh~oh~oh~”

    少年纵情高歌,琵琶弹得走了调,那也是年轻的音色。

    夏稞从未见过这样的青青草原,热情打破了理智,手里拿着鼓,拍打的却好像是浩渺天地。他打着鼓,给二少爷唱着和声,不知是否又想起了曾经在排练室为梦想挥汗如雨的日子。

    欢闹声中,他们驶过一片星空,挥别夜色,又迎来日出。

    下一站,是扬州。

    运河行船,不参照现实里的行船速度,但比起快马加鞭来说还是慢上不少。当太阳从远方的水平线上升起时,奚怀站在栏杆边望向两岸青山,忽然说:“冬天过去了。”

    夏稞顺着他的视线望出去,果然看见了两岸桃花。

    冬天过去,春天就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