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意欢 > 第106章 终章

第106章 终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寒来暑往, 转眼两载匆匆,冬来小雪,盛京的繁华似锦掩藏在飘零细雪中。

    长佩宫里的两个小崽子已是五岁, 待到来年春日, 小皇子该封为太子,入太学府读书习字, 到时便有太傅管制养之。

    为小太子挑选伴读这事儿不算大,亦不算小,朝堂上下权臣纷纷引荐起家中小儿,文书堆上了龙案。

    皇帝也看过许多,只是迟迟未落定消息。

    天气寒凉, 书阁内暖炉又添新炭,金纹龙案上玉印摆放端正,黎术公公手揽拂尘候在案旁。

    肃正严明的国君坐于龙案前, 近来天寒, 来的奏折不多,皇帝看得不过是春日后封小太子礼节的章程, 神情可比平日批改奏折时专注多了。

    恐是等册封太子这事儿许久了, 恨不得早早将太子公主交与太傅和侍书官。

    片刻后, 皇帝将章程递向身边人,道一句:“交与礼部吧。”

    黎术躬着身接过章程折子, 随即便让小太监传递给通政司。

    此刻的雪落得如棉花一般,李君赫轻瞥一眼未关好的窗牗,寒风露了进来。黎术很快便懂他心思, 过去将窗牗关严实。

    李君赫靠椅背,随口询问:“这年底也到了,岭南可来奏章。”

    黎术笑着回道:“回陛下, 还没来呢,不过这也快了,豫王殿下哪里敢断了年信。”

    李君赫轻揉眉心,不再过问,昭景去往岭南亦有两载,他是在考虑是不是该将他召回京过个年。

    正这时,屋外有一小太监疾步走来,停在门前禀了一声陛下,得黎公公一声宣,才赶忙走进来。

    太监见了皇帝,开口便道:“陛下,皇后娘娘又领着皇子公主在御花园里戏雪了,奴才们没能劝住......”

    只见皇帝起了身,神色些许不好看,直让太监心间忐忑。

    心领神会的黎术则连忙去屏风旁的架子上取来狼裘大氅为皇帝披上,没在御书房久留,便出了门。

    这雪下得松软,没一个时辰道上皆是白雪,如似鹅毛,耀得天色明亮。

    御花园内的松树四季常青,也变得白茫茫的,长亭旁立着雪堆,身着红织锦斗篷的宋意欢手里正捧着雪往堆上砌,容貌娇美,雪中更甚。

    而身旁是两个裹得严严实实,像个小绵球的团团和圆圆,一人一个手炉捧着,眉眼弯弯的等着,宫女撑着伞给他们遮雪。娘亲说是要给他们堆个雪人爹爹出来。

    大宫女云溪要把手炉给宋意欢,道:“娘娘可莫再玩了,冻寒了陛下可要生气的。”

    宋意欢没有接过手炉,道了声:“无妨。”

    然后用黑南瓜子给雪堆做了双眼睛,又弄上鼻子嘴巴,她笑着朝团团圆圆道:“像不像爹爹?以后就用它给长佩宫辟邪了。”

    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摇头说是不像。

    宋意欢还舍不得让他们碰雪,所以没让他们动手,说到底还是她突然来了兴致,贪玩起来。

    她道:“哪儿不像,看这双黑眼睛简直一模一样了,多像爹爹生气时的大冷脸。”

    云溪瞧着宋意欢冻红的手又要去碰雪,揽着她道:“娘娘快歇会儿吧,屋里热有暖酒,娘娘去暖暖身子。”

    宋意欢无可奈何,道:“好好,你们呀,就是太紧张了。”

    说是如此说,云溪没等来宋意欢停手,倒是见她俯身捧雪,扬唇一笑,捏了雪球扔向云溪,砸了个狼狈。

    云溪面容染了雪花,惹来几人笑声,她苦苦道:“娘娘......”

    宋意欢掩着唇笑,团团圆圆都跃跃欲试起来,用小手掌去抓雪,却不知砸给谁。

    宋意欢则接过他们的小雪球,揉在一起,看向云溪道:“这个,你可要躲好哟。”

    云溪听言慌张起来,雪球砸过来,她正要退让,怎知鞋底一滑,摔在雪地里。

    宋意欢还没来得及笑她,只见雪球砸在身形高大的男人胸膛上,他墨发玉冠,面容微沉,正不悦地看着宋意欢。

    宋意欢鼻尖冻得红红的,见到皇帝到来,连忙掸去身上雪花,像个被抓包的孩子。

    团团圆圆也见势不妙,连忙躲在娘亲身后,抓着她的斗篷衣摆,这下好了,他们要被爹爹训了。

    宫女云溪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众奴才朝皇帝行礼。

    李君赫冷瞥着满地狼藉,还有个不知名的雪人,宋意欢的发髻上满是落雪,他对她是又气又无奈,接过黎术拿来的手炉。

    他的口吻微沉,“严冬雪寒,这是做什么?”

    宋意欢双手攥在一起,瞥了眼落雪,支支吾吾道:“取...取雪煮茶呢。”

    说吧,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李君赫提步走来,抓起她的手,把手炉放上去,显然是有些不高兴道:“何须你动手取什么雪,回屋里去。”

    还怪凶的,宋意欢低着脑袋心道,捧着手炉往寝宫里回,不敢招惹皇帝陛下,显然不是第一次带着孩子们玩雪了。

    李君赫则低眸看着两个小崽子,一手一个崽子提起来,跟在宋意欢身后,监督娘仨回寝宫。

    寝宫内炭炉燃得旺,暖堂堂的。

    宋意欢乖巧地坐在罗汉榻上,一旁的皇帝吩咐着团团圆圆下次可不能和娘亲胡闹了,她身体不好。

    团团圆圆随时孩子心性,但是对于父亲的话是十分崇敬的,也很听话,连连点头,随后便让宫女们带下去暖身子了。

    桌面上放着温好的热酒,宋意欢低着脑袋喝了一杯,这样的雪天,热酒是最暖身子的,却还是忍不住打喷嚏。

    李君赫铁青着脸,命宫女去煎防寒的汤药来,宋意欢还嘴硬说没事呢,却在他的监督下老老实实喝完药。

    或许是药和热酒的作用,宋意欢身子是暖了,但也有些犯困,轻轻地挪向李君赫,趴进他怀里,哄着他的脾气,“莫生气啦,下次欢欢不冒雪作玩了。”

    李君赫应她一声嗯,她的长发都被雪染得些许潮湿,他用绢帕擦拭着长发。

    宋意欢靠着李君赫的胸膛昏昏欲睡,殿外的雪未停,不知过了多久,她的面颊烫烫的,呼吸也变得不平稳起来。

    李君赫本是在阅书解乏,也能感觉到她的体温渐长,柔软的面颊蹭着他的颈侧,他将书放下,连忙命黎术传御医。

    宋意欢迷糊中被他抱上榻,额头越来越烫,不一会儿便被李君赫叫醒过来,恍惚地用了点清粥和退烧汤。

    她想她是高烧了,能想到皇帝会有多生气,胡闹到着寒。

    夜里的宋意欢体烫,盗汗不已,李君赫候在她身旁,心中担忧,夜深他便入了榻将她圈在怀里捂着,直到大汗退去,他的衣裳也被汉湿。

    清晨,宋意欢醒来时已然退烧,身旁的男人还在睡梦中,轻轻抬眸便瞧见他的容颜,剑眉微紧,清隽冷然,手臂将她抱得牢牢的。

    二人衣衫单薄,身子还被他捂得热乎乎的,陛下总是暖堂堂的,宋意欢看他的睡颜片刻,藏在被褥里的柔手探入他的衣底,肌肉触感尤为的好。

    还没摸得几下,这男人便睁了眼,他顿住想了想,丝毫没在意宋意欢作乱的小手,则是抚了下她的额头,看来是退烧了。

    宋意欢凑上去亲了下他的喉结,轻轻道:“陛下昨夜辛苦了。”

    是她贪玩着寒发烧,劳烦他照顾这么久。

    李君赫看着她不再通红的面颊,娇媚可人,青丝披搭着肩,小手还挺不老实的。

    他将宋意欢的身子轻托,轻轻打了下屁股,开口道:“想做什么。”

    宋意欢的手覆上他的手臂,清瞳看着李君赫没说话,床帐内视线微暗,他覆身将她压在身下,低首吻了下她的肩。

    被褥被往上拉了拉,她未穿有诃子,衣衫松散,身子娇软,昨夜里可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李君赫低声道:“昨儿不听朕的话,该如何罚你?”

    宋意欢揽着他的肩膀,衣口被拉下肩头,肌肤雪白,这男人生得高大,在他怀里显得分外娇小。

    昨日下的雪,今日也停了,因为高烧,所以一早没有皇帝的话,无人敢入门打扰。

    金檀色幔帐轻动,宋意欢纤手攥着幔帐,被褥底下二人紧紧相抵,房内设的暖炉,炭火燃了一夜,未添新炭,尚有寒凉。

    宋意欢呼吸微促,水汪汪的眼瞧着身前的男子,薄唇烫得她心口发热,只好红着脸道:“......陛下莫咬我。”

    虽然咬得不疼,但齿间磨得她心尖颤动,李君赫抬首瞧她,手掌握着纤细的腰肢,随后吻上她的朱唇。

    宋意欢迎面皆是他的气息和温度,在这小小的床帐内,他的亲吻素来霸道,时常使得她脑子晕乎乎的。

    帐外暖炭微弱,不知过了多久,伺候贴身洗漱的宫女已来,不过皆停在卧殿外,不敢推门,隐隐约约可听见皇后娘娘细微的哭咽声,又娇又媚,让人听了都腿软。

    直到动静渐小,里头传了热水。

    许久之后,宫女才入门请洗漱,里头二人换了身衣裳,皇帝高大的身躯立在皇后娘娘身前,系着她的衣裳,行径熟练自然。

    是做过许多次了,下人们也看惯了,少说也成婚五年之久,二人仍旧恩爱如初,不止羡煞旁人,还羡煞了天下所有女子。

    太上皇是如此,当今皇帝亦是如此,兴许是有了太上皇这个前车之鉴,也没人催着皇帝选秀纳妃了,但是催子的多着呢。

    众人都盼着三皇子何时到来,可偏偏这两位主子,是毫无动静,该防着的还是防着孕。

    宋意欢也曾问过李君赫为何,他则故作漫不经心道:“我怕你疼。”

    或许是之前生团团圆圆的时候,没把宋意欢吓着,却把皇帝陛下给吓着了。

    宫女放下洗具之后,就被皇帝给叫退,他揽着宋意欢在梳妆桌前坐下,几年的朝朝暮暮,他时常会给她梳发画眉,就好像一切都已习惯。

    待一切打整好,宫女再端来汤药,在皇帝的眼神下,她乖巧地喝完,今日他休沐,大雪阻了出行,便不用早朝,倒是净来盯着她了。

    正早膳,两个孩子跑来看望娘亲,宋意欢衣裳穿得多,这会儿是三个球了。

    圆圆最暖心,摸摸宋意欢的头发,心疼道:“下次再也不带娘亲去玩雪了,要好好照顾娘,要快点好起来。”

    团团还对着皇帝陛下保证,一定会看好娘亲,不让她贪玩。

    宋意欢则有种被两个孩子出卖的感觉,说好大家一起去玩,怎么到最后贪玩的人是她了呢。

    **

    冬日严寒,自上次高烧,宋意欢就得安心在寝宫里待着,这使得她越发困倦,懒得像只猫儿。

    半月之后,岭南来了信,上头写到豫王今年仍旧不归京,不过也带回一个好消息,在苍梧城的他要成婚了。

    过来两载,他那儿总算是来了喜事,众人皆为此高兴,宋意欢笑道:“既然是忙着婚事,那今年不回京就不回,但来年定要带着孩子来见见。”

    这下豫王成家了,锦宓与谢世子也生得一子,谢家可是三脉单传,王府里一直都很冷清,听闻平西王妃可盼着公主能再生一女也热闹些。

    谢世子只道是王爷夫妇太着急,儿子还一岁,就盼着要女儿了。

    这盛京的一切都安稳美满,即便是深冬大雪,也不显得那么冷寂寒凉了。

    暖阁中下有火炕,地垫温暖,大雪纷飞天,烹雪煮茶,宋意欢捧着热茶,隔门观望雪景,不禁感慨万千。

    “都城十日雪,庭户皓已盈啊。”

    李君赫伴其身旁,静静地望着宋意欢,耳边伴着沙沙雪声,仿若时间静止。

    他收回目光,端起热茶轻啜,声线清冷低哑,“欢欢。”

    宋意欢侧首来看他,“嗯?”

    茶水热气氲氲,李君赫平静且温和道:“我爱你。”

    宋意欢顿住,怔怔地望着李君赫,她好像从未听他说过爱,当即泪水盈了眼眶,鼻尖泛酸。

    李君赫见她的眼泪,略微紧张,将茶杯放下,询问道:“怎么了。”

    话音刚落,宋意欢便朝他扑过来,脑袋埋在李君赫怀里哭,轻轻道:“你再说一次。”

    李君赫浅笑不已,轻抚着她的微卷的长发,复述道:“我爱你,真的。”

    宋意欢抱紧他,忽然就很感动,心潮得一塌糊涂,一个劲地点头,“我也是。”

    李君赫握着她的腰肢,正要俯首亲吻,宋意欢搂着他的脖颈,温柔道:“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陛下。”

    “嗯。”他漫不经心地回道,手掌熟练地探入她的衣底。

    宋意欢则轻轻抓住他的手,笑道:“我有了。”

    这事儿今早就发现的,都没请御医过来,本着想给他一个惊喜。

    李君赫微僵了一下,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真的?”

    “真的呀。”宋意欢亲了下他的唇角,“开心不。”

    李君赫只好手掌收回来,看着宋意欢的笑颜,心中的感触微妙,开心是开心,只不过......

    他一把将宋意欢抱起来往里间走,哭笑不得,“开心,不过朕是不是又得当和尚了?”

    宋意欢则咯咯笑起来,“陛下哪里像当和尚了。”

    李君赫回道:“得清心寡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