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与你岁岁年年 > 第62章

第6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晏棠止把调酒器具拿出来时, 芍樱已经摆脱最初的尴尬和不安,情绪明显有所缓和。

    遇到自己熟悉的领域里,比如画画、比如调酒, 芍樱会更加平静, 全神贯注投入其中。

    徐夫人仪态端庄的坐在椅子上,面对芍樱, 看着她手中的调酒器和酒杯上下翻飞,感觉这个场景像做梦一般。

    自己的女儿…徐夫人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 幻想芍樱长大以后, 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想过最多的问题是:她能好好长大吗?

    生命给芍樱太多苦难,迫使她负重前行。

    还好, 她一路走来,并没有被压垮。

    芍樱拿了个普通的玻璃杯, 把淡绿色酒倒进去,送到徐夫人面前, “好了,请慢用。”

    “谢谢。”徐夫人接过酒杯, 尝了尝,真诚夸奖道, “非常好喝。”

    芍樱:“你如果喜欢, 我可以再调几杯。”

    徐夫人:“好…”

    晏棠止不解风情的说,“今天太晚了, 徐夫人等会还要回家,不适合喝那么多酒。”

    徐夫人想想也是。自己有些年纪了,确实不宜酗酒。可机会难得,她还是觉得遗憾。

    “下次吧,”晏棠止笑了笑, “以后还有机会,对吧?”

    芍樱顺着他的话,应了一声。

    徐夫人领会到其中的深意,捧着酒杯,低声感叹,“晏总真是温柔的人,难怪芍樱喜欢你。”

    晏棠止看了眼出奇安静的芍樱,“我并不觉得自己温柔。”

    他曾经胆小又懦弱,遇到事情只会逃避。

    是因为芍樱,让自己变温柔了。

    芍樱折腾了一会儿酒杯酒瓶,做好心理建设。然后主动走向徐夫人,坐在她旁边。

    徐夫人态度相当自然,跟她聊起婚礼的事,尴尬僵持的局面瞬间就缓解了。

    徐夫人:“那件礼服,后来你再去试穿了吗?”

    芍樱点点头,“嗯。按照你的建议修改之后,果然更好看了。”

    “你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徐夫人笑意温婉,“婚礼那天,我想去参加,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芍樱答应以后,陷入思考。

    徐夫人出席自己的婚礼,要用什么身份呢?

    朋友?生意伙伴?

    无论朋友还是生意伙伴,她都应该是晏棠止邀请来的客人,跟自己没关系。

    起码,表面上没什么关系。

    芍樱内心相当复杂。这些年来,她很少提及母亲,总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但夜深人静时,芍樱经常会想起她,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还在不在人世。

    如今好不容易又见到妈妈,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只能叫‘徐夫人’。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无奈。

    “说起来,姐姐。”晏棠止叫住她,突然提醒,“你记不记得,我在电话里告诉过你,今天徐夫人帮了我。”

    “嗯?”芍樱用气音追问。

    “事情是这样的…”晏棠止三言两语讲清楚经过,最后总结道,“给刘老过寿的人很多,生意场上,消息传播速度总是特别快。所以,现在大家都知道,我妻子是徐夫人的女儿了。”

    芍樱接受的信息量过大,脸上露出茫然,“啊…”

    “所以,徐夫人如果出席我们的婚礼,会以女方家属的身份。”

    “哦…”芍樱还是两眼放空的表情。

    晏棠止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芍樱才反应过来。

    “所以啊,”芍樱眼睛慢慢有了焦距,下意识问,“这样的话,不会影响你吗?”

    徐夫人:“影响什么?”

    “名声?”芍樱试探着说,“有钱人都喜欢说闲话,背后肯定乱说你。”

    “随他们说,我本来名声也不好。”徐夫人挺坦荡,“我上次跟你说过,这一切都应该是你的。我交到你手里,怎么处置随便你。”

    芍樱皱了皱眉,“算了吧,我对做生意没兴趣,现在就挺好的。”

    “嗯,”徐夫人轻声说,“随你高兴就好。”

    即使芍樱不稀罕,徐夫人也会把属于她的,完完全全交给她。

    时间很晚了,徐夫人没有久留,喝完酒便起身告辞。

    芍樱丢下抱枕,亦步亦趋跟过去,把徐夫人送到楼底下。

    徐夫人走到外面,没有离开,站在那儿等芍樱进去。

    芍樱也没动,安安静静跟她对视。

    走廊的感应灯亮了又灭,她们静默的互相凝视,不知道过了多久。

    “临走之前,我可以抱抱你吗?”徐夫人率先打破沉默。

    芍樱立刻有了行动,迈开腿走出去,来到徐夫人面前。

    徐夫人立刻抱住芍樱,拍了拍她的背,揉揉光滑垂顺的头发。

    “长大了。”徐夫人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寡淡,带着芍樱熟悉的宠爱,还隐隐约约有哭腔,“长大了。”

    “嗯,早就长大了。”

    “可惜我没能够看你长大。”徐夫人声音低哑,“你恨我吗?”

    芍樱低下头,把下巴搭在她肩头上,“不恨,我知道,你为我好。”

    “你应该恨我的。我让你来到世界上,却让你过的那么辛苦。”徐夫人眼角含泪,泪涟涟凝视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芍樱吸了吸鼻子,扁扁嘴,哭着叫了声,“妈妈。”

    “哎,别哭了。”徐夫人温柔地帮她擦掉泪水,“都快嫁人了,别哭啊。你跟我不一样,找的人很好,结婚以后肯定会幸福的。”

    “那你怎么办啊?你……”

    “别担心我。我明年五十岁,人生都走到尾声了。这辈子该做的事都做了,未来只想清清静静一个人过。”

    “可是,我师父他在等你。”

    徐夫人听她提起凌子川,表情带了几分无奈。

    “樱樱,这世界上大部分感情,都没有结果。”她拍了拍芍樱,“所以啊,珍惜现在吧,再见。”

    “再见。”芍樱目送她独自离开,身影消失在清冷的夜色中。

    晏棠止从后面走过来,手里拿了一块毯子,披在芍樱肩膀上。

    “姐姐,外面冷,上楼吧。”

    “好。”

    **

    凌晨,外面天还没亮,化妆间内特别热闹。

    付软软第一次做伴娘,兴奋的一整晚没睡着,这会哭丧着脸,求化妆师帮她遮黑眼圈。

    芍樱换上定制的婚纱,打着哈欠走进来,大大咧咧准备坐下。

    “等等!”新娘的跟妆团队吓傻了,连忙阻止道,“先把衣服拉好,不然婚纱要皱了!”

    “……”芍樱维持着半蹲的姿势,让他们拉好婚纱,然后才轻轻坐下。

    化妆镜里,映出她素淡的脸。

    因为先化妆后换衣服,有可能弄脏衣服。所以她一大早被人拽起来,先换了款式复杂的婚纱,然后才来到化妆间任由折腾。

    “来吧。”芍樱一脸大义凛然。

    “等等,”跟妆团队送来一块三明治和一瓶温牛奶,“你先生交代了,因为化妆之后不能吃东西,所以让你先吃早饭。”

    “我没胃口啊。”芍樱抱怨着,还是把早餐吃干净。

    付软软在旁边看的一脸羡慕,“弟弟真的好温柔啊,樱樱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芍樱差点被她的话噎死,斜着眼睛瞪付软软,“你想吃就点外卖,别酸了。”

    “行行行,你有男朋友,我就只配点外卖。”付软软嘟嘟囔囔拿出手机,蹲在墙角点外卖。

    新娘妆要比芍樱之前的妆容隆重很多,步骤繁复,光化妆就要两个小时,还不算做头发的时间。

    可怜芍樱四点半被人从床上拉起来,做妆发一直到天彻底亮了,才终于弄完。

    “哇,樱樱你今天好漂亮!便宜晏棠止那小子了!”付软软捧着脸夸奖。

    芍樱还在整理仪容,没办法说话,连翻白眼走做不到。

    妆发刚整理好,周围就有人得到消息,新郎的花车已经到楼下了。

    因为芍樱不喜欢堵门那套习俗,晏棠止没收到什么阻碍,直接抱着捧花上楼,给每个人抱了个红包,还给付软软包了个大的。

    付软软见到红包,笑得见牙不见眼,张嘴就恭维道,“哎呀,晏总您今天真帅。谁要嫁给你啊,一定是积了八辈子的福。”

    芍樱:???

    你刚才还说他捡了便宜呢。

    晏棠止知道付软软的毛病,淡淡谢过她的祝福,便大步走到芍樱面前。

    看到芍樱第一眼,晏棠止愣住了。

    她长长的头发被挽起,用钻石发夹固定,蒙上洁白的头纱。一张美艳的脸上了妆之后,变得更加漂亮,让他简直移不开眼。

    视线再往下,为芍樱量身定制的婚纱美丽至极,让她变成童话里的公主,变成尘世间最美的新娘。

    而现在,这位新娘,属于自己。

    “你好美。”晏棠止凝视她,一眼不眨,目光悠远。

    他仿佛又穿过漫长的光阴,重新回到自己八岁,那一年漫无止境的梅雨季。

    没完没了的雨水太冷,小房间内潮湿发霉的味道,还有抽疼的胃,让晏棠止对世界充满厌腻。

    他无数次想,自己没有活下来就好了。

    与其无穷无尽的绝望,还不如死亡。

    幸亏自己的胆小和懦弱,让晏棠止苟延残喘了几天,然后等到了温暖自己余生的人。

    从此前路不在孤独。两个人互相陪伴,鲜血淋漓的伤口慢慢愈合,一步步走到属于彼此的未来。

    “芍樱,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芍樱看了看周围的人,忍不住吐槽,“喂,你太急了,还没到这个环节吧?”

    晏棠止眼里只有她,“我有点紧张,先排练一下,万一你说不愿意呢?”

    “没有那种万一,”芍樱朝他伸出手,一字一句给出回答,“我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