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成反派大佬的童养媳 > 第95章 完结章

第95章 完结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嘉赐进宫, 与众重臣一同处理这件事的后续。

    这次陈重明虽然失败了,却拽出了不少其他人。文臣武将都有,这些人任哪一个放在平时都不一般。眼下都被暂时关押, 至于怎么处置,就等他们的决定了。

    他离开原三皇子府邸后不久, 李灵若就被一辆马车带走, 几经转折之后很快就没了踪迹。

    躺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 李灵若回顾自己这一生,只觉荒唐。

    明明重新来过, 明明占尽了先机。她怎么就把自己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辈子过成了这副糟糕的模样呢。

    还有——

    陈重明。

    现在再想起那个男人,她心中已经没了之前的甜蜜爱意。只余下怨恨和惧怕。

    那个男人……太可怕了,他囚禁自己,从自己口中逼问隐秘。可不论自己怎么想,都想不到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重生的, 知道自己有先知之能。

    他的心机太深, 让人只是回想, 一颗心都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里。

    还有,她的孩子。

    想到自己的孩子, 李灵若脸上顿时只余下苦涩。

    自己如何,都是自己棋差一招。便也罢了。只是可惜,苦了自己的孩子。

    不过……

    相比跟着自己不知流落何方,还不如留在陈重明身旁,就算他已经被贬为庶人、就算他对自己狠心。可那是他自己的孩子,想必他也会好生待他们的。

    这就好,这就, 好。

    半个月后,某处深山之中, 多了一个不会说话,毁了面容的妇人。

    陈重明也在想这个。

    太子深受父皇宠幸,东宫之位稳如泰山。他其实本已经准备放弃了的,如果,如果他没发现李灵若的秘密的话。

    那个秘密就像是魔鬼,让他心中欲念横生,贪念不止。

    一开始,他只是疑惑。疑惑于李灵若偶尔的奇怪,她会莫名对某个人憎恨,莫名对某个人施恩,甚至有两次下意识说过奇怪的话。那些话,当时没什么,没头没尾的只会让人觉得奇怪。可等到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她说的话竟然应验了。

    而这种应验,不是因为她掌握了多少消息,遇见了什么人从中得知。她就是知道,无凭无据,凭空得知的那种。

    就像,就像有先知之能。

    因为这一点,他心中对李灵若更加上心,一点一点的小心试探。

    最终,终于确定了他的猜想。

    李灵若,的确有预知未来的本事。

    他不可避免的心动了。

    若他能得到李灵若的帮助,能掌握未来会发生的事。那莫说是东宫之位,便是太子之位,也触手可及。

    为此,他对李灵若愈加的好,只守着她一个人,对她万千娇宠,予取予求。为的,就是从她哪儿探得更多的消息。

    可这种探索,显得太过缓慢折磨。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

    他已经对李灵若足够好了,可这个女人的心怎么会这么硬。明明可以预知未来,竟然丝毫都不对自己透露。

    他心中有魔,快要忍不住了。

    不满让他宠幸了后院一个妾室,李灵若因此对他更加生疏。

    就像一个死循环,他的冷落非但不会让李灵若意识到他的重要性,反而让她对自己更加敷衍。

    这样不行。

    所以他又开始想办法冷落妾室,让李灵若对自己更加信任。这时候的他,心中是愤怒的。

    天潢贵胄尊贵如他,竟然在有朝一日要去想尽办法讨好一个女人。

    最让人愤怒的事,就算他做到了这份上,李灵若也不曾对他吐露秘密。甚至在他问起的时候矢口否认,而且想要逃离自己。

    他忍不住了。

    所以三皇子妃就此病逝。

    他把她关了起来,严刑拷打。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别怪他手狠了。

    果然,李灵若扛不住,都说了。

    他开始布置起来,然后失败了。

    可笑,可怜,可恨。

    他从没想过,原来发现了李灵若秘密的不止是自己。六王叔也发现了,可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暗中关注。因此,自己的动作全都被他收入眼底。

    就像一场笑话一般。

    陈重明抬头看向天空,三皇子府的尊贵雅致依旧。可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废人府邸而已,很快,就会荒废下去吧。

    就这样吧,他反正拼过了,总比一辈子不甘心来的要好。

    也,只能这样了。

    或许,他还要感谢一下父皇的心软柔善,竟然愿意留自己一条性命。

    镇北王府。

    陶琼琇回了寝室,便就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起身转悠,不行,还是心烦意乱。看书,不定,根本看不进去。坐下,仍旧出神。

    满脑子里都是陈重明说的那句话。以及听到那句话后,陈嘉赐的反应。

    该死的,怎么来的这么突然。

    她已经很久没想过自己重活一世的人了,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前世的事差不多都淡忘了。她下意识里觉得自己就是安国公府的三姑娘。是爹娘的女儿,是陶琼琇。

    生活美满,幸福安康。

    她并不觉得自己上辈子有什么好说的。

    因为不在意,所以从未想过要去提及。

    可没想到,她不在意的事,竟然突然就被人给掀开,还是大庭广众之下。

    当时的她,是真的有些慌张的。

    可现在想想,就算被人说了又如何呢。

    就像是陈嘉赐所说,未曾经历过这事的人,听到这句话,只会觉得荒谬而已。

    也就自己,因为心中有事所以格外在意。

    这也就罢了,那些外人无需在意。重要的是,看阿赐的神情,他明显是有所猜测的。而自己当时的反应,无异于不打自招。

    眼下就两条路,一条硬抗到底,一条坦白从宽。

    她要选哪条?

    心中胡思乱想半晌,最终想出这句话。陶琼琇忽然就笑了。

    她手肘撑在软塌的小几之上,笑的眉眼弯弯,依旧是没有丝毫忧愁烦恼的模样。

    那是阿赐啊,她的阿赐,对她最好的阿赐。便是坦白了,又如何。

    说吧,实话实说。

    陶琼琇做下了决定,便开始梳洗准备。甚至因着在宫宴上心中有事没有好好吃饭,又命人去厨房叫了菜来。

    洗漱完,吃完饭。陶琼琇便就撑起精神,准备等陈嘉赐回来后跟他来一个彻夜长谈。

    可谁知,等到她困得睡着了,也没有等到人回来。

    清晨。

    陈嘉赐和重臣们商议了一宿,总算是让茂和帝做下了决定,这才回府。至于离开时茂和帝的欲言又止,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他知道自己的兄长想说什么,他还记得昨晚陈重明所说的话。可那些都是无所谓的,没有关系的。何必去在意呢。

    阿莹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就好。

    她活着就好。

    镇北王府。

    甫一进门,陈嘉赐就听到了丫鬟的禀报,得知陶琼琇昨夜等了自己许久,夜深了才入睡。

    放轻了动作,陈嘉赐进了屋,轻轻掀起床帐,就见榻上的人睡得挺沉,柳眉轻蹙。

    便是在梦中,仿佛也在担忧着什么一般。

    伸手过去,他本想抚平陶琼琇的眉,却想起阿莹的觉向来很浅,这次也是困得狠了,不然怕是自己刚到床边,她就要醒了。

    心里想着,陈嘉赐就收回了手,准备先去洗漱。谁知,这个念头刚升起,锦被间的人就睁开了眼,迷迷瞪瞪看来。

    “阿赐,”刚醒的人声音微哑,话语间满是亲昵。一双眼睛软软看过来,全是依恋。

    “我吵醒你了。”陈嘉赐道,息了离开的念头,在床边坐下。

    “没,该醒了。”陶琼琇轻轻打了个呵欠坐起身。

    陈嘉赐不甚赞同的微微皱眉,上前把人按了回去,道,“先别起身,屋里冷。”

    说完,就叫了丫鬟进来,把火盆升起来。

    丫鬟也没想到陶琼琇会这么早醒,忙手脚利落的加上炭火。

    之前是不敢烧大了,就怕把女主人给热醒,眼下醒了要起床,自然是要把炭火烧旺的。

    陶琼琇乖乖的听话躺着,眨眨眼看着陈嘉赐正准备说话,福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爹,娘~~”

    小福安是个好孩子,他醒的早,刚醒的时候就要来找娘亲,被丫鬟劝住也没闹。就自己乖乖的去玩,只不过听说爹回来了,这才彻底坐不住了。硬是要过来。

    被这么一打岔,陶琼琇也不说话了,就推着陈嘉赐去看孩子,自己起身洗漱。

    陈嘉赐依言起身,却又拦了拦她,道,“我陪他,你等屋里暖和了再起来,免得冻着。”

    陶琼琇看他,不怎么想照做。她想看儿子了。可看陈嘉赐的意思,也十分坚定,只好听了,低声说好。

    陈嘉赐又嘱咐了丫鬟,这才起身出去。

    陶琼琇又想起身,却被丫鬟拦住,道,“王妃,王爷说了……”

    珊瑚十分为难的看着自家主子。

    陶琼琇看她,恨铁不成钢道,“你不说不就行了。”

    珊瑚无奈,道,“主子,王爷能听见的。”

    额——

    陶琼琇沉默了。

    她怎么忘了,自家阿赐自幼习武,耳聪目明。就这么点距离,还真瞒不住他的感官。

    心里想着,陶琼琇到底是乖乖躺倒屋里热了,这才起身开始洗漱。

    等她穿戴好出去的时候,就见自家阿赐正坐在一侧,看着福安坐在铺着厚厚毯子的地上玩耍。

    “我看着吧,你快去整理一下。”陶琼琇道,边蹲下身接住扑过来的福安。

    陈嘉赐现在还穿着昨日的衣服,经过一夜奔波,眼下已经有些发皱了。他素来爱洁,若非为了福安,怕是早就去洗漱了。陶琼琇见他这样,也是心疼,忙让人安排。

    陈嘉赐应下,见着丫鬟们准备好东西,便就自己起身去了侧间。

    他向来是不用丫鬟们伺候的,丫鬟们也没办法伺候。

    陶琼琇抬头看他的背影,下意识皱了皱眉。

    总觉得,阿赐今日的情绪有些不对。虽然看似正常,可却好像在压抑着什么一样。

    怎么了吗?

    洗漱完吃饭,吃饭完就要哄着小福安。而外面又有侍卫来找陈嘉赐,有事情需要处理。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一天下来。直到天黑用完膳,福安睡着了,陶琼琇才找到时间和陈嘉赐谈谈。

    “阿赐,”她洗漱完,穿着舒适的常服,含笑唤了声陈嘉赐。

    陈嘉赐正坐在榻上看书,说是看书,可书上的字没有一个落入他眼中。闻得陶琼琇的声音,他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这才回神抬头看去。见着阿莹轻笑,他也不由的笑了笑。

    “阿莹,过来,”他轻声说,伸手拉着陶琼琇的手,将人揽入怀中。

    “在想什么?”陶琼琇抬头看他,柔声问道,眼底隐约间可见忐忑。

    她知道陈嘉赐在想什么,想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便就随意说了一句。

    “在想李灵若的话。”见她这幅模样,陈嘉赐心中发软,没有绕圈子,直接说道。

    他总是不愿意去逼阿莹的,可若是她愿意说,那他也愿意给予她勇气和信心。

    “……”陶琼琇被他这一记直球打的微楞,沉默在那里。

    话到嘴边,不知如何说起。

    “想不到,这世间竟真的有前世今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抑或只是庄周梦蝶。”陈嘉赐也不催她,自己继续说。“这都是各人缘法罢了,若心性品性不好,便是有了缘法也无济于事。便如李灵若。反之,便是有了,又有何妨呢。我的阿莹,从来都是个好姑娘,豁达大度,宅心仁厚。不论如何,都能活的很好。”

    他看陶琼琇,满是温柔和纵容。用自己的态度告诉她,什么都没关系的。便是不说,也无所谓。

    陶琼琇是想说的,既然已经说破,又何必半遮半掩,她相信陈嘉赐,并不觉得需要瞒着他。

    所以,她就说了。

    从前世,到今生。点点滴滴,事无巨细。整整说了半宿,从玉兔初升到西沉。

    前世还好,说到今生的时候。说着说着,她的脸就红了。

    嘤,马甲暴露了,男神不就知道,自己当初故意占他便宜的事了。

    好羞耻啊。

    “原来……阿莹那时候是看中了我的脸啊。”陈嘉赐初时听的心疼,可见着陶琼琇一副早已忘怀,不甚在意的模样,便就放下,不再提及。既然本人都已经释怀,他又何必再提起来徒增烦扰呢。只是,还需待他的阿莹好些,更好些,才行。

    等到后来,他墨眉微动,便就是满眼的意味深长了。

    陶琼琇讪笑,道,“我又没有慧眼,看不透别人的脾性。第一次见人,自然是看脸行事啊。”

    陈嘉赐看她,没有说话,满脸的高深莫测。

    陶琼琇回看他,心中揣揣,不知道该说点啥。

    心慌。

    “所以说,还好我长了张好脸么。”陈嘉赐没再逗她,终于开了口。

    陶琼琇顿时笑的更加灿烂,道,“不,你是不同的。我第一次知道你的时候,就牢牢记住你了。”

    第一次从那本书中看到这么个人的时候,她就记住他了。前生今世,都不曾忘过。

    “那我……”陈嘉赐看着陶琼琇,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

    “什么?”陶琼琇疑惑的问,他的声音太低,她根本没听清。

    “很好,再好不过了。”陈嘉赐低声道,吻上了陶琼琇的唇。

    他想说,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就是为我而来的呢?

    为我,而来。

    不管那虚无缥缈的前世,这辈子,有这么个人在。不惧他这一身煞气,一直陪着他,从幼年到现在,再到白发苍苍的未来,他又何其有幸。

    ——————

    三千世界,恒河沙数,无穷无尽。

    我,为你而来。

    ——————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