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独家偏爱 > 第76章 平行番:校园11(大

第76章 平行番:校园11(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

    空气中漂浮着细碎的尘埃颗粒。

    苏韵睁开眼, 叶黎城的手还在她腰上。

    一转头。

    他还闭着眼,安静地躺在她身边。

    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好看得很。

    苏韵盯着他眼睫毛目不转睛地看。

    忽然间, 他睁开双眼。

    早晨刚醒, 他眼皮跟往常有点不太一样, 褶皱要浅一些, 双眼皮间距仿佛又宽一些,衬得眼睛大了一点, 又莫名有点萌。

    以后都会这样吗?

    第二天醒来,自己喜欢的人都会在眼前。

    近在咫尺,一下子就看到了。

    苏韵轻轻往他眼睛里吹了口气。

    叶黎城闭起眼,将她搂过来:“怎么这么调皮?”

    她肌肤像是绸缎,细腻滑润, 触感极好。

    叶黎城手不**分,又有点按捺不住。

    苏韵脸红得很, 表情娇羞。

    叶黎城又翻身压住她。

    “韵韵,哥哥有点忍不住……”

    “窗、窗帘……”苏韵有点慌张地喊。

    窗帘应该是昨晚就没关好。

    叶黎城看了一眼:“没事,那么点缝,看不见的。”

    细碎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来, 像是催化剂一样。

    一米阳光从缝隙里落进来, 落到恰好落在苏韵身上。

    她身体微微摇晃着,伸手就能触到。

    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她带到了云端。

    她的身体完全被他掌控、为他绽放。

    才第一晚,就控制不住似的。

    要了她三次。

    结束后, 苏韵觉得口干, 叶黎城倒了杯温水给她,她一口气喝完, 把空杯还给他:“还要。”

    叶黎城看着她,嘴角微微勾起。

    “……”

    他那表情,分明是在嘲讽她。

    苏韵瞪了他一眼,说:“还不都是你。”

    他笑着,没再说什么,又倒了杯温水给她。

    她又喝完半杯,才觉得整个人舒服了点。

    叶黎城接过她水杯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又躺上来抱她。

    苏韵看了他一会儿,说:“我发现——你有禽。兽的潜质。”

    “……”

    叶黎城爱怜地捏捏她的脸:“今晚让你好好休息。”

    两人就这样开始了真正的同居生活。

    叶黎城搬到了主卧来住,原本的次卧被改造成了书房。

    大部分时候叶黎城都会先回家做晚餐,两人吃完饭之后一起下楼散步,像是刚结婚没多久的夫妻。

    一学期很快结束,寒假的时候,两人一起买了飞机票回家。

    苏韵从坐上飞机那刻起,心里就有点忐忑。

    她跟叶黎城已经在一起住了这么久,家里人也都知道。

    再见到父母,尤其是苏映之,还不知道怎么被打趣她。

    下了飞机,叶家来车,叶黎城先把苏韵送回家。

    到了家门口,苏韵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叶黎城一眼,轻轻松开他的手。

    叶黎城了然,也没强行拉她。

    开了门,苏映之从楼上迎下来,笑吟吟地看着两人:“回来啦?”

    好久没见,她似乎圆润了点儿,皮肤也更细腻了。

    “妈妈。”苏韵抱了她下。

    苏映之说:“让妈妈看看。”

    扳着她的肩膀,仔细凝视着她的脸。

    苏韵给她看得莫名心慌,说:“我先把行李放楼上。”

    叶黎城看她实在不好意思,而且也刚回家,应该跟父母多待会儿,就说:“那苏姨,我就先回去了。”

    苏映之拦住他:“回去做什么?在这儿吃饭,我给你妈打电话,让他们一起过来。”

    苏韵:“……”

    为什么突然有一种,突然要见公婆的感觉。

    她回头,不停给叶黎城使眼色。

    叶黎城对上她目光,悠悠道:“好啊,苏姨。”

    “……”

    然后长腿迈进门,帮她搬行李。

    一路上楼,苏韵忍不住在半道推他,压低声音:“你干嘛!为什么不拒绝!”

    叶黎城悠悠说:“怕什么,丑媳妇儿总是要见公婆的。而且我们韵韵,又不丑。”

    “……”

    他说:“早点定下来不好么?哥哥要成家,再立业。”

    “……”

    苏韵无语了。

    不知道叶父叶母什么时候来。

    苏韵回卧室放下行李箱就打算去洗澡,却发现床头好像发生了些变化。

    感觉卧室空间也小了点。

    她仔细一看,发现卧室的床似乎大了很多。

    原来的床是1米8的,现在看上去比原来长了一大截,应该是2米2的。

    这是……苏映之给她换的?

    “……”

    到底是不是她亲妈。

    身后传来一声极低的笑,像是从鼻息间发出的气音。

    苏韵回头瞪了眼叶黎城。

    叶黎城无辜地看她:“也不是我让换的。”

    “你闭嘴!你不许说!”苏韵去捂他的唇。

    叶黎城看她可爱,轻轻啄了她的手指。

    苏韵收回手,说:“你出去,我要换衣服洗澡了。”

    叶黎城施施然坐在她床上:“出去做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

    苏韵伸手把他推了出去。

    小脸气呼呼的。

    叶黎城慢慢下了楼。

    苏韵很快洗完澡,画了个淡妆,在衣柜里挑了套有点正式的连衣裙换上。

    她这条裙子是上大学后苏映之给她添的,只是视频的时候苏映之给她展示过,还没穿过。

    V领,露出精致的一字锁骨。

    跟从前的青春少女不同,这件衣服明显带了点儿小成熟。

    苏韵站在镜子前,有点不太习惯。

    等了会儿,她给叶黎城发了个微信:【你上来下。】

    没几分钟,叶黎城上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她这样子,慢慢地走了进来。

    “还行吗?”苏韵有点紧张。

    叶黎城说:“行。”

    苏韵还是有点犹豫:“会不会有点太女人了?”

    叶黎城从身后环住她:“你早就是女人了。”

    “……”

    苏韵踢他。

    “你闭嘴,还不都是你!”

    他笑:“嗯,都是我。是我的女人。”

    苏韵最终就穿着这件衣服下了楼。

    没多一会儿,叶父叶母就来了。

    打完招呼,苏映之很自然地吩咐苏韵:“去给你叶叔叔和阿姨倒茶。”

    苏韵“喔”了声,去找家里的保姆。

    这事儿本来不是她做,苏映之这么吩咐,倒像是刻意的。

    等苏韵端了茶水走过来,叶黎城顺手接过:“我来吧。”

    两对父母都露出了欣慰慈祥的笑容。

    叶母对苏韵招手:“韵韵过来,让阿姨好好看看。”

    苏韵坐过去,叶母握住她的手,打量她一会儿:“就是太瘦了,稍微胖一点儿也没事。”

    “她很健康。”叶黎城说,“她每天都练舞,还有腹肌呢。”

    “……”

    叶母白他一眼。

    苏韵也瞪他一眼。

    叶黎城闭嘴了。

    叶母进门就拎了个袋子,这会儿拿出来递给苏韵:“韵韵,这是阿姨给你买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韵微微一愣。

    叶母亲自把盒子打开。

    是条钻石项链,中间是一颗挺大的红宝石。

    贵气逼人。

    苏韵下意识地拒绝:“阿姨这太贵重了。”

    苏映之也看到了,说:“她才多大,哪能戴得住这个?”

    叶母:“早晚戴得上,也不是让她平时戴的,这是阿姨的心意,你可一定得收下。”

    苏映之没再说话了。

    叶黎城轻声说:“收下吧,没事的。”

    苏韵又看了眼苏映之,见她微微点了点头,就伸手接了过来:“谢谢阿姨。”

    叶母含笑说:“谢谢你收了我家这个麻烦的小子才对。”

    麻烦?

    苏韵看了眼叶黎城,想了下:“他不麻烦的。”

    叶母“啧”一声,“我养了他这么大我还不知道,你不用替他说好话。”

    两家人像往常一样吃完这顿饭,但苏韵知道,终究有什么不一样了。

    寒假过去,两人又飞回P市接着读书。

    转眼到了暑假。

    叶黎城下学期就大四了,因为对专业课感兴趣,决定继续修习硕士。

    苏韵也把重心都放在跳舞上,报名参加了全国的“桃李杯”舞蹈比赛。

    两人就这样各自忙碌着。

    暑假的时候,宁萌从云城来P市玩,就住进了苏韵家里。

    苏韵跟叶黎城说了声,叶黎城就暂时住在宿舍。

    好久没见,宁萌长开了,性格也更加活泼,当晚跟苏韵睡一个床,打趣问:“我这样霸占你,你家哥哥会不会不开心啊?”

    “不会。”苏韵说,“他没那么小气。”

    宁萌说:“你家哥哥真好。”

    好朋友好久没见,开始聊这一年间发生的各种事情。

    宁萌也在学校交了男朋友,而且两人能在一起也十分神奇。

    “就在我们学校论坛你知道吧,我们俩直接因为女权问题在网上对喷了好几百楼,后来直接约架了——”

    “但这狗腿子一见我长得美就承认我什么都对,真是颜狗,虚伪的颜狗。”

    苏韵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

    宁萌在她床上翻了个身,问:“哎,我跟你说,别看你家哥哥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肯定不乐意,觉得我打扰到你们了。

    苏韵微微愣了下:“不会。”

    宁萌不屑:“怎么可能不会,男人都一样。”

    苏韵:“?”

    宁萌:“不过呢,小别胜新婚,我要在这儿待半个月,让他半个月不能沾你!半个月后……嘿嘿。”

    苏韵:“???”

    苏韵:“睡觉吧。”

    再聊下去,话题要少儿不宜了。

    第二天醒来,因为叶黎城暑假找了个研究院实习的工作,平时不能陪她们玩儿,就司机带着她们在P市各处玩儿。

    这天两人玩累了,洗完澡躺床上,苏韵看到宁萌的手机微信。

    老公:【爱你哟,柠檬精。】

    苏韵:“……”

    所以柠檬精——这是她的新外号吗?

    宁萌也看见她手机屏幕弹出来的微信窗口。

    叶黎城:【晚安。】

    高冷得跟他本人十分相似。

    她不禁看了苏韵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苏韵觉得宁萌看她的眼神里,似乎有点点同情。

    果然宁萌问她:“跟你家哥哥谈恋爱,是不是也有点辛苦?”

    苏韵一脸奇怪:“不啊。为什么会辛苦?”

    宁萌:“就觉得你家哥哥应该挺难相处的,有点冷又有点傲,是不是连’我爱你‘都不常说?”

    苏韵歪头想了下:“他好像还没跟我说过。”

    宁萌:“!!!”

    “没!说!过!”她眼睛瞪得像铜铃,“你就答应跟他在一起了!!!”

    苏韵有点茫然:“为什么不能答应?”

    宁萌:“那他怎么跟你表白的?”

    苏韵又想了下:“好像没表白过。”

    宁萌:“那你就跟他在一起了!!!”

    苏韵:“因为……”顿了下,她还是老老实实讲了出来,“他直接亲我了。”

    宁萌:“……”

    牛。逼。

    “那他不跟你说的话,你不会怀疑他不爱你吗?”宁萌奇怪地看了苏韵一眼。

    苏韵也奇怪地回看她:“为什么会怀疑?他不爱我为什么亲我?”

    宁萌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韵韵,你谈恋爱可太乖了,我觉得你家哥哥跟你在一起,真是捡到宝了。”

    事实上她跟叶黎城不止半个月没见。

    因为突然接到个抢救性发掘的墓地,叶黎城需要去沙城出差一个月。

    这么下来,两人将近四十天都没见。

    宁萌也没什么事,干脆就陪她在这儿过完了整个暑假,叶黎城回来前一天她才走。

    叶黎城是开学前一天下午回来的。

    风尘仆仆,人还瘦了几斤。

    一进门苏韵就主动跑过去抱住他。

    叶黎城用下巴轻轻蹭了蹭她:“乖,哥哥有点脏,先去洗个澡。”

    苏韵乖巧地去卧室里给他拿睡衣。

    然后下单点了个餐。

    暑假里她跟着宁萌学了两道简单的菜,但还不是很能拿得出手。

    大概半小时后,叶黎城洗完澡出来,饭菜正好也到了。

    两人吃完饭收拾好,叶黎城说:“我请了阿姨,之后会过来帮忙做饭,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用点外卖了。”

    苏韵下意识问:“实习不是结束了么?”

    叶黎城:“没有,大四可以自由实习了。”

    苏韵想起来,好像是这样。

    “那你之后会经常出差吗?”

    “可能会。”叶黎城说。

    苏韵不太开心地“嗯”了声。

    叶黎城把她抱在怀里:“不高兴了?”

    “没。”苏韵声音跟蚊子似的,“就是有点……”

    有点舍不得。

    还会有点想他。

    叶黎城伸手抬起下巴尖:“有点什么?”

    苏韵没说话,抬眼看着他。

    他吻了下来:“想不想哥哥,嗯?”

    就这么抱着她,压在了沙发上。

    “说话,想不想哥哥?”

    这晚他有点野。

    小别胜新婚什么的,一点不假。

    这天晚上,苏韵做了个梦。

    梦里她跟叶黎城完全不认识,被双方家庭安排了联姻。

    他不喜欢她。

    她也不喜欢他。

    结婚后叶黎城就找了个借口不停地出差,半年都没回过家。

    而回家后,对她也有点粗暴,不像现在这么温存。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真实得她有点害怕,从梦里惊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

    回想起梦里叶黎城压着她时冰冷的眼神,她甚至有点害怕。

    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才凌晨4点多。

    可能是因为疲惫,叶黎城睡得很好,一只手还习惯性地搭在她腰间。

    苏韵闭着眼睡了会儿,有点睡不着,慢慢挪开叶黎城的手,穿着拖鞋去了客厅,打开灯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

    回想起几个小时前沙发上发生的那一场缠绵,跟梦里的场景相互交替。

    许多画面像潮水般不停地涌入脑海。

    宁萌手机上那条她男朋友发来的微信,“爱你哟”三个字忽然变成好多个,像是被复制平铺在她眼前,密密麻麻的。

    她拿出手机,翻开微信里跟叶黎城的往来信息。

    他的回复一贯简短,更是从来没说过“爱你”这样的字眼。

    一路往上翻,只看信息的话,几乎看不出他爱自己。

    似乎唯一一次说喜欢她,也是在很久之前了,而且就说过那么一次。

    加上这次的出差,让她莫名觉得两个人距离疏远了很多。

    他忙得每天连电话都没空打,只是发条“晚安”消息给她。

    苏韵向来不是容易多想的人,但宁萌的到来、叶黎城的出差和今晚的梦,让她突然觉得不安。

    甚至连刚才让她悸动的那一场有点野的事,此刻都被她跟过往一一对比,觉得他是不是不像以前那么疼她,觉得他是不是带了点发泄的欲。望。

    她忽然想起高中那阵时光。

    那时候她跟叶黎城每天连晚安都不会发,只是会一起在实验楼的上下楼梯间早读。

    那个时候的她,何其简单纯粹。

    但她也并没有就此怀疑叶黎城不爱她。

    因为他那样骄傲一个人,如果不爱她,不会跟她在一起。

    而且他在微信里的确是看起来比较冷淡,但在生活里,一直都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还会特意为她下厨。

    她只是好像忽然间有点迷茫了。

    这些事情交织在一起,她对未来第一次没有那么确定。

    他出差的时候也没有人陪,这次只是一个月。

    假如某次他需要出差半年,甚至一年,她不能陪在他身边他会不会觉得寂寞,会不会觉得隔得很远的她是个包袱。

    苏韵把头埋进腿里,轻轻摇了摇头。

    “不会的。”

    她喃喃道。

    主卧的门突然开了。

    苏韵削瘦地抱坐在沙发上,抬起头。

    叶黎城伸手打开客厅的灯。

    “睡不着?”

    他走过来,坐到她旁边。

    苏韵“嗯”一声,“有点失眠。”

    她以前偶尔也会有这个毛病,叶黎城知道。

    苏韵咬唇:“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没有。”叶黎城说,“我也是突然睡不着了。”

    他声音和缓,说出来的话没给她一点压力,处处都为她考虑。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苏韵眼睛突然有点酸涩。

    叶黎城含笑说:“怎么坐这儿?怀念刚才被哥哥——”

    话说到一半,察觉到她脸色不大对,他微微皱眉。

    “怎么了?”他伸手把她捞进怀里。

    苏韵没说话,却有点委屈似的,捏着他家居服的衣襟,缩在他怀里。

    叶黎城低声哄她:“宝贝,告诉哥哥,怎么了?”

    她忽然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忍不住似的。

    叶黎城有点慌。

    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没见她这么哭过。

    他有点不知所措。

    就这么抱着她,一下下拍着她的背。

    等她慢慢情绪稳定下来,他去洗手间拧了条热毛巾,给她擦脸。

    苏韵低着头,小声说:“谢谢。”

    叶黎城把毛巾放回去,看了她一会儿,想了想,说:“是不是哥哥最近太忙,冷落你了?”

    苏韵轻轻摇了摇头,乖巧地:“不是的。”

    她不想说,叶黎城也没逼她。

    晨光微亮。

    苏韵哭了会儿,倒觉得有点疲惫,她低声说:“我想再睡一会儿。”

    叶黎城颔首,抱她进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她像是不太敢看他,背过身去,发出轻微软绵的呼吸声。

    从谈恋爱以来,苏韵就一直很乖巧,从来不让他多操心。

    第一次这么哭,而且不肯跟他说原因,叶黎城工作都有点儿分神。

    中午的时候,他抽空给温峤打了个电话。

    “叶总。”温峤讥讽他,“还记得我是谁呢?”

    “……”叶黎城声音淡淡的,“别贫,有事儿找你。”

    “怎么了?”温峤说,“你声音不太对劲啊。”

    叶黎城的确有点烦躁,直接说:“我家姑娘今天突然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问她也不肯说。”

    温峤开始幸灾乐祸:“哟,你这禽。兽做了什么?能让你家那么乖的姑娘都哭了?”

    叶黎城思考了下:“我能做什么?就是最近出差出得频繁了点儿。”

    温峤逗他:“要么是你家姑娘外面有人了?”

    叶黎城断然道:“不可能。”

    温峤笑了声:“那肯定是你的问题呗。出差冷落人家姑娘了?”

    叶黎城也觉得是这个原因:“可能是。”

    他把事情经过讲了遍,顺手把这些天的聊天记录也发了过去。

    温峤看完都惊呆了:“你每天就这么跟你家姑娘聊天?她能跟你这么长时间,没跟你分手,我真是佩服她。”

    顿了下,他又补上句,“为什么连你这种人都能有女朋友?”

    叶黎城冷声:“你什么意思?”

    温峤:“我给你念念啊,早安,晚安,早安,晚安,哥哥在忙,早安……”

    “……”

    温峤,“就这聊天记录看着像情侣吗?”

    叶黎城语气平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打字,又不是不打电话。”

    温峤:“每天打?”

    叶黎城:“不是,那个破地方信号都没,怎么可能每天打?”

    温峤:“你好好反思一下吧,你家姑娘肯定觉得你不爱她了。要是我早把你揣了,这都不合格。”

    “……”

    挂掉电话,叶黎城开始往上翻跟苏韵的聊天记录。

    两人一直都是这样的,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不得不说出差这一个多月,的确是忽略了她的感受,也感觉两人距离似乎是拉远了。

    这天下了班,他先去超市买了点菜,回到家准备给她做饭,收到她一条微信:【我下个月参加比赛,最近都要训练,先不回家住了。】

    他将手里拎的菜扔到一边,微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

    过了会儿,回复过去:【嗯。】

    屋里突然空旷起来。

    原本温馨的房间,好像忽然间变得冰冷,没有温度。

    每天下班回来,屋子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叶黎城觉得不太习惯。

    苏韵忙着应付比赛,打电话时也说不了两句话就挂断。

    叶黎城突然感觉,似乎有一道无形的障碍横亘在他们中间似的。

    终于熬到周末,不用上班,叶黎城来北舞找她。

    她可能在练舞,手机一直没接。

    他在她宿舍楼下等了会儿,周围来来回回不停有女生对着他看,还有大胆的女生来跟他要电话。

    都被他以“有女朋友”拒绝了。

    他没等到苏韵,倒是等到了她舍友谢惜文。

    开学那会儿见过她。

    谢惜文认出了他:“你来找韵韵啊?她在舞蹈房呢,我带你去。”

    叶黎城:“不用麻烦,你帮我指个方向就行。”

    他顺着谢惜文指的方向慢慢往过走。

    到了舞蹈房,在门外看。

    应该是什么比赛,两两一对,一男一女,他很快在人群里发现了苏韵的身影。

    她跟一个男生搭档,男生的手放在她腰上。

    叶黎城的手微微握紧。

    等了会儿,音乐声终于停了。

    陆陆续续有人出来。

    苏韵拿着外套刚要出门,那男生拦住了她:“一起吃饭吧?”

    “不了,我约了人。”苏韵走出门口,一眼看到门外的叶黎城,顿住脚步。

    叶黎城目光微沉,就这么看着她。

    那男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你男朋友啊?”

    苏韵点了点头。

    男生识相地走了。

    叶黎城视线落在她身上,仿佛有很强的压迫力。

    苏韵有点儿害怕地看着他。

    是不是看到刚才她跟别人搭档跳舞的样子,所以生气了?

    怕吓着她,叶黎城目光变得温和,过来牵住她的手,语气也跟往常一样:“下午还要练习?”

    苏韵松了口气,点点头:“嗯,马上比赛了。你怎么过来了?”

    叶黎城温声:“哥哥想你了。”

    苏韵脸微微红。

    叶黎城勾着她的腰往食堂走:“晚上回来?”

    苏韵犹豫说:“晚上可能要练到10点,有点晚。”

    叶黎城:“哥哥晚上来接你。”

    苏韵“嗯”一声。

    之前的那些不安,好像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他缓解了。

    晚上练完舞蹈,叶黎城来接她。

    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月色柔和,夜风吹散白天炎热的气温。

    叶黎城突然问她:“韵韵,这个生日过完,是不是就十九了?”

    她还有几天就又要生日了。

    想起十八岁生日那天,苏韵垂下头,“嗯”了声。

    叶黎城喃喃说:“十九啊……”

    苏韵仰头问他:“怎么了?”

    叶黎城看着她:“算算你什么时候能嫁给哥哥。”

    “……”

    回到家里,苏韵练了一天舞很累,洗完澡后叶黎城帮她吹干头发。

    吹着吹着,叶黎城放下了吹风机,从背后搂住她:“生我气了?”

    苏韵咬唇:“没有。”

    叶黎城下巴在她额头上摩挲:“韵韵,哥哥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告诉哥哥好不好?”

    他声音温柔,好声好气地说,“哥哥跟你认错。”

    苏韵那晚本来就是一时感慨,后来忙起来练舞也没怎么想着这事儿,如今听他这么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她垂眸:“不是的哥哥,我没生气。”

    他问:“那怎么这几天都不回来住?”

    原来是因为这个,他以为她在置气。

    苏韵说:“我不是生气才不回来住,这几天都在排舞,晚上结束的晚,早上要早起,我觉得方便才住学校的。你工作那么忙,我不想麻烦你早起给我做早餐。”

    只要她住家里,叶黎城都会让她在家里吃完早餐再出门。

    叶黎城笑笑:“韵韵这么贴心啊,可是哥哥愿意。”

    “可我不想让你那么累。”苏韵说,“你这么照顾我,万一哪天你再离开——”

    叶黎城蓦然沉了脸色。

    苏韵意识到刚才的话有歧义,忙解释道:“我是说万一你再出差的话,我会觉得不习惯。”

    叶黎城面色稍缓,摸着她干掉的长发。

    “哥哥出差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想哥哥?”他再次环抱住她,“所以哥哥回来那天,跟你说以后可能还会出差,你才哭鼻子?”

    的确跟这个有关系,苏韵沉默不语。

    叶黎城说:“哥哥出差的时候,每晚都很想你。想你的时候,就看手机里你的照片。但那儿信号不好,不方便打电话,以后哥哥写信给你,好不好?”

    他手放在她腰上:“每天手写一封,用快递寄给我们韵韵,行不行?”

    他的字很好看,苏韵很喜欢。

    听他这么说,也有点心动,但还是说:“别了,太麻烦了,我不是因为这个难过。”她

    想了想,说:“其实我那晚做噩梦了。”

    “什么噩梦?”叶黎城皱眉,明显有点不太信,“能让你难过成那样。”

    苏韵想到那晚那个梦境,仍旧心有余悸。

    她回身看着他,说:“我梦见——我们是两个陌生人,你也不喜欢我,然后……”

    叶黎城没让她往下说,放在她腰上的手一路往上,俯身在她耳边说:“哥哥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喜欢你?”

    苏韵腿一软。

    终于听到他亲口说爱她。

    她微闭了眼,说:“我也爱你。”

    叶黎城舒了口气,这么久以来压抑的感觉瞬间一扫而空。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苏韵在意的点。

    他吻上她的脖颈,耳垂,不停地说:“我爱你,韵韵,浑身上下,哥哥都爱……”

    苏韵身体颤了颤,回头看着镜子前脸红的自己,忍不住喊:“哥哥,今天累了。”

    叶黎城说:“不做别的,再给哥哥亲一会儿。”

    他扳过她的脸,吻了上去。

    最后抱着她回房间,跟她说:“我爱你,晚安。”

    从那之后,叶黎城每天都会跟她说“我爱你”。

    这次舞蹈比赛苏韵最后拿了二等奖。

    时间一点点在指尖流逝,叶黎城大学毕业了。

    苏韵也很快上了大三,开始找实习工作。

    二十岁生日这天,苏韵回到家里,叶黎城照旧做了一桌子菜替她庆祝。

    吃完饭,叶黎城把礼物推到她面前。

    她打开,是一个精致的羊脂玉镯。

    这两年她听他提过几次羊脂玉,知道价值不菲。

    虽然知道叶黎城已经练就了一身文物鉴定和修复的本事,应该也赚了不少钱,但她还是觉得这东西太贵重了。

    刚想说点儿什么,就看到叶黎城突然单膝跪地,抬起头,握住她的手腕。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整个心一抖。

    他目光沉沉看着她,说:“韵韵,嫁给哥哥好不好?”

    苏韵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他竟然真的跟她求婚了。

    “……”

    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叶黎城不疾不徐,就这么单膝跪地等着她回应。

    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

    过了几秒,苏韵终于反应过来。

    “可是……”她觉得不可思议,“我大学都还没毕业。”

    叶黎城目光灼灼之看着她:“咱们先把证领了,等你毕业再办婚礼。”

    “可是……”苏韵还是犹豫,“我妈她不知道……”

    “苏姨会同意的。”

    苏韵没再说反对的话了,只觉得脑袋里有点空白。

    叶黎城看着她说:“不想嫁给哥哥吗?”

    “不是的。”苏韵咬唇,对上他漆黑的眸子,声音跟蚊子似的,“想的。”

    叶黎城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把盒子里的一对玉镯拿出来,套在她手腕上。

    “那我们这个暑假,回去领证。”

    “好。”

    两家人听到他们要领证的消息不仅没反对,还都很高兴,甚至还先请了家里的亲戚好友当见证,办了个内部的小型婚礼。

    8月24号,两人把结婚证领了,正式成为了法定夫妻。

    时间转眼到了苏韵毕业。

    叶黎城刚好申请到了云城的文物研究所实习的工作,苏韵加入了云城的舞蹈团,所以两人就商量着先定居在云城。

    两家人也开始准备举办婚礼的事宜。

    叶父叶母早把婚房都给他们装修好了,就等着他们搬进去。

    婚礼的事情断断续续准备了三个多月,琐碎的事情特别多,两家人都忙忙碌碌的。

    11月中旬,两家人又聚在一起对婚礼流程。

    离结婚只剩三天了。

    看起来似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对完流程后苏映之松了口气,留叶父叶母在家吃饭。

    饭后,叶黎城问:“韵韵,你东西收拾好了么?今天搬到新房去?”

    这也算是云城当地的规矩。

    新娘的东西,要在出嫁前都搬过去,否则就不太吉利。

    苏韵点头:“还有几件衣服没收拾。”

    叶母说:“等会儿妈帮你收拾。”

    苏映之说:“她都多大了,让她们小两口自己去。咱们忙了这么多天,今天放松一下?”

    说完还给了苏韵一个眼神暗示。

    她所谓的放松,就是打麻将。

    两家父母凑一起,就会沉迷于打麻将。

    苏韵立刻说:“没事的妈,我自己来就行。”

    她上了楼,叶黎城也跟着上来。

    楼下很快想起了混乱的麻将碰撞声。

    苏韵回到卧室,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忽然觉得有点感慨。

    她从有记忆起就住在这儿,这个屋子里包含了她之前的所有回忆。

    但如今,她就要搬离这个卧室。

    衣柜里就剩几件衣服了。

    她拿出来开始收拾。

    叶黎城走到她身边,说:“有点难过?”

    苏韵点了点头。

    叶黎城说:“哥哥会好好对你的。”

    她望着他,轻轻笑起来:“我知道。”

    叶黎城轻轻刮了下她鼻尖,在屋子里来回看,帮她收拾些桌子上的小东西。

    一偏头,看到了床上铺的有些熟悉的床单。

    好几次他来她卧室,都是这个粉蓝色的水蜜桃床单。

    他看了良久,目光微沉,呼吸也重了几分。

    又看了眼在那头收拾衣服的苏韵。

    她的脸庞,似乎跟当年逐渐重叠。

    但还是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她褪去了当年的稚嫩,取而代之的是如今的一点典雅和性感,尤其是露出来的锁骨,让人忍不住想咬上去。

    叶黎城就这么凝视着她看了会儿,突然走到卧室门口,锁住了门。

    听到清晰的一声“咔”,苏韵抬头看着他。

    他忽略了她的目光,走了几步到窗边,动作很大地拉上了窗帘。

    阳光瞬间被挡在外头,屋子里变得有些暗。

    然后,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过来,眼里夹杂着欲。念。

    皮鞋落在木地板上,微沉的脚步声。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已经能猜出他此刻的想法,顿时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墙上。

    叶黎城笑了声:“躲什么?”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轻轻捏住她下巴尖,“知道哥哥要干什么?”

    “……”

    楼下传来了麻将机和父母们开心的声音。

    苏韵拿着手上的衣服,想起了很久之前,他某次进她房间的时候。

    门被她关上,楼下也是这样喧嚣。

    他离她很近,差点亲了她,还被苏映之发现了。

    她一颗心怦怦直跳,手上的衣服不知不觉间落了下来。

    叶黎城修长有力的手握住她的胳膊,将她往前一带,抱入怀中,凑到她耳边,轻轻舔了一下她耳垂。

    苏韵浑身瑟缩了下,说:“别——”

    叶黎城吻着她说:“不行,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苏韵没懂他话里的意思。

    叶黎城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轻轻一推,将她压在床上。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眉目深邃,开始解腰间的皮带。

    是他们结婚时要他要穿的西服。

    他没怎么穿过西服,为了习惯,他订了两套不一样的颜色,这套最近几天都在穿。

    但因为最近一直在忙,而且她都住在自己家里,两人也有阵子没温存。

    此刻他抽掉腰带,脱掉西服外套,一颗颗去解衬衫上的扣子,颇有一种衣冠禽。兽的感觉。

    苏韵被这样成熟的他吸引了。

    一时间忘记了反抗。

    他热烈地吻了上来。

    楼下动静还在响。

    苏韵不敢发出声音,闭着眼微微喘息。

    只听到他用克制的语气说:“早就想在你这张床上把你按在身下。”

    她突然想起高中那年,有一次他进她的卧室。

    盯着她的床单看了很久。

    那时她一片白纸,什么都完全不懂,当然也不明白一个床单怎么会让他看那么久。

    如今回想起他那个眼神,真的是夹杂着很重的欲。念。

    所以他才一直开着她卧室的门。

    而她有次还刻意把门关住了。

    她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他,断断续续地问:“是不是那次?”

    叶黎城怕她冷,把旁边的薄被扯过来盖在两人身上。

    听她说出这话,笑了声:“你知道啊?”

    苏韵:“还说你不是禽。兽,那会儿我才高一。”

    叶黎城笑了声,俯身在她耳边说:“才高一,就知道关门勾引哥哥,是不是?”

    “……”

    他惩罚式地发力。

    苏韵没忍住溢出一声。

    他封住她的唇:“嘘,小声点儿。爸妈可都在楼下呢。”

    “……”

    他还有脸说?!

    只拉了窗帘,窗户没关,有微凉的风吹进来,窗帘微微鼓起来,不时漏进来点阳光。

    叶黎城把她整个身体挪到阳光底下,爱怜地看着她。

    “以后都是我的人了。”他说,“永远都是我的。”

    她的微微握紧床单,拧成一团,轻轻喘息着。

    结束后,阿姨正好敲门喊他们下楼吃饭。

    叶黎城吻了吻她脸颊,气息洒在她脖子里,低声:“我爱你。”

    吃完饭后,叶黎城带着苏韵回了他们的家。

    家里已经被布置得一片喜色。

    客厅正中间挂着一张巨幅结婚照。

    叶黎城抱着她,又说了遍:“我爱你。”

    她微闭起眼:“我也爱你。”

    他从背后环着她,将她往前推到客厅的阳台。

    云城的夜景,高楼林立,灯火辉煌。

    后天就是婚礼了。

    他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说:“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看遍世界的每一处景色。”

    从日出到日落。

    从白天到夜晚。

    从光明到黑暗。

    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直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谢谢一路陪伴的、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们。

    我们有缘下本见。

    离婚那本最晚会7月初开,容我存个稿。鞠躬~这章24小时内打卡给大家发红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