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龙族]海皇 > 第75章 落幕

第75章 落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现在正值冬季,北极圈的绝大部分区域都笼罩在黑暗中,这个时候也是欣赏极光的最好时期。阿拉斯加的旅客们正躺在造好的冰屋里,眺望星空,等待极光的出现。

    只是,他们没有等来极光,却看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群星暗淡,皓月隐辉,好似整片天空都在颤抖。

    莫测的高能带电粒子在空气中躁动,夜幕逐渐蜕变成了白昼,这光不是太阳垂怜的,而是这些高能带电粒子在磁场的扰动下与大气中的原子和分子相互碰撞迸发出的能量。

    “神啊!这是神迹!”一名基督教徒当场跪倒在地,他高呼着,“日期满了,神的国临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

    然而下一刻,整片天空就被雷电劈得七零八碎,这个信徒跑啊跑啊,满脸恐惧,“是撒旦!撒旦!”他彻底疯了。

    北极,极点附近。

    一个高大巍峨的巨人身穿流转着光芒的盔甲,手里那支弯曲的□□只是轻轻划过夜空,便引来了无数雷霆闪电。

    在那如同神罚般的电闪雷鸣中,两道身影落了下来。

    “奥丁陛下。”其中一个人的腹部穿了个大洞,左手也不见所踪,正弯腰向他面前的王致意。

    已经彻底掌控了身体的路明泽漂浮在空中,冷冷地看着他们:“碎!”

    他的声音还未落下,瑟瑟寒风已经化为夺命的利刃,奥丁和路麟城站立的那座雪峰瞬间变成了奔腾直下的雪崩浪潮。

    北冰洋里,一座庞大的身躯在海面上冲锋,不断撞碎挡路的浮冰,这是一头远超过了当今世界记录的最大体积的虎鲸,身长有近20米长,重达一百吨,是当之无愧的海中霸主。它的背上有两位乘客,楚子航和林渺驱使着这条虎鲨向北极深处赶去。

    楚子航紧闭着双眼,表情痛苦,周身的血管在皮肤表面上蠕动,极其恐怖。林渺担忧地看着他,在这段时间里,他用炼金术为楚子航开启了封神之路,打破了血脉的桎梏,至于能进化到什么程度,只能靠他自己了。

    “希望赶得及。”林渺呢喃了一句,他没想到路明非居然会这么快失控,“也好,就让一切在今天终结吧……”

    而在北冰洋的另一侧,十数艘钢铁战舰正在交战。

    “校长,对方火力太猛,我们暂时突破不了他们的防线。”施耐德向昂热汇报了战况。

    昂热正在擦拭手中的折刀,淡淡地说道:“那就牵制住他们,给我安排一辆飞机进去。”

    “这……太危险了。”施耐德摇头,飞机现在起飞就等于一个活靶子。

    “最终决战的时刻到来了,这千年我们前仆后继死了多少人?没有谁是不能牺牲的。”昂热等待复仇已经够久了,也没时间让他继续等下去了。

    他直接通过EVA下发了命令。

    一架运输机起飞了,机舱里聚集了秘党最优秀最强大的混血种,每一个的实力都有S级,“刹那”“君焰”之流的高阶危险言灵在这里也成了烂大街的存在。

    恺撒也在这架飞机上,他接受了封神之路的考验,加图索家族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飞机在枪林弹雨中冲向了北极深处。

    “放弃吧,你不可能战胜我的。”奥丁再一次击退了路鸣泽。

    一阵奇怪的曲调从他嘴里发出,路鸣泽的身体顿时僵住了,表情狰狞而痛苦,身体的龙化也开始不稳定。

    奥丁慢慢朝路鸣泽走去,这幅身躯已经成熟了,是时候摘取可口的果实。

    “哥哥,剩下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路明非突然又拥有了身体的掌控权。

    “就是这个机会。”小魔鬼的声音在路明非的脑袋里响起。

    路明非感觉到身体里有力量在喷涌而出,但却好像空了一块,他又失去了什么东西。

    他没有犹豫,趁着奥丁已经接近了他,锋利的爪子直接捅穿了奥丁的胸膛。

    路鸣泽自愿牺牲了自己,为路明非创造了一次绝妙的机会。

    可惜,奥丁侧过了身子,没能命中他的心脏。

    “原来你还在,他竟没有彻底吞噬你。”奥丁有些惊讶,这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无伤大雅,路明非更不可能战胜他。

    路明非退到了远处,感觉浑身发冷,吐出了一块血肉模糊的东西。

    “路明泽!”路明非看着这团肉泥,很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和他共生了二十二年的弟弟,在今天也离开了他。

    奥丁的瞳光在头盔中闪烁不定,看向天空中漂浮着的两位不速之客。

    “好久不见,我应该称你为奥丁还是大梵天?”林渺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便叫我大梵天吧,奥丁早就死在过去了。”

    楚子航在卡塞尔学院选修过神话学,知道大梵天是印度神话中的创世神,与毗湿奴、湿婆三位一体。

    千年的秘密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解答。天空与风之王毗湿奴、湿婆当年在白王之乱中率先战死,被混血君主奥丁吞噬,却在他身上完成了重生。成为大梵天,最后还窃取了胜利果实。

    “你也想得到黑王的力量吗?”大梵天问。

    林渺摇头,露出獠牙:“不,我只想把你撕碎。”

    话音未落,空中的林渺与楚子航正剩下了残影,与大梵天交战在一起。

    “原来你已经窃取了黑王的部分权柄。”

    大梵天以一敌二,还占据了上风:“不错,如果不是为了防备祂在吾身复苏,吾早已君临天下。”

    “我要杀了你!”路明非已经缓过神来,朝大梵天扑去。

    无数的冰山移为平地,万年坚冰铸造的大地也在四人的战斗中龟裂开来。

    纵使林渺吞噬了他的哥哥,成为完整体的海洋与水之王,楚子航跨越了封神之路,达到初代种的层次,路明非完全掌握了身体里的力量,竟然也奈何不了大梵天。

    大梵天和他们的身躯上都不断增添着新的伤痕,现在拼的就是谁先撑不住。

    楚子航率先被大梵天手中的冈格尼尔击落,林渺和路明非也没坚持多久,在地面上砸出了三个深坑。

    林渺吐出了口中的淤血,可恶,他的武器在当年的战争中损毁了,要不然也不至于打得这么狼狈。

    “路明非,接住!”远处有一个身影吼了一声,掷出了一个青铜箱子。

    赶过来的是恺撒,他和校长他们在路上被路麟城等混血君主阻拦,校长将箱子交给他带去战场,他摔倒在雪地上,气息微弱,但已经完成了使命。

    是青铜与火之王打造的七宗罪,路明非奋力跃起,大梵天要去阻拦,被林渺和楚子航挡了下来。

    七宗罪的炼金领域被激活,有了七柄神兵的加入,战局开始逆转,不知战斗持续了多久,大梵天终于支持不住了。

    先是那柄号称永恒之枪的冈格尼尔折断,而后,祂的双膑被□□和饕餮洞穿,额头的坚硬龙鳞在贪婪的锋刃下碎裂,这柄长剑嵌入了祂的头盖骨,路明非挥舞着懒惰将祂的双眼穿透,切下了鼻梁。

    大梵天张开双翼想要逃走,被傲慢和妒忌切断了翼根,并将祂钉在地上,路明非拔出最后一柄暴怒,从腰椎的脊髓贯穿了祂的脑袋。

    这位终结了龙族时代的存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林渺和楚子航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看着那具已经没有一丝生命力的尸骸,一切都结束……

    “快走!快走!”一抹红色在白色的风雪中极为显眼。

    诺诺赶来了,她大喊着:“导弹!导弹来了!”

    “轰隆隆——”天空开始颤抖,浓烟与焰尾拖出了无数条长横,威力巨大的导弹在此刻接踵而至。

    EVA通过卫星监控着这里的场景,她早已经接收了命令,无论是哪方获胜,马上发射导弹进行清洗。

    “我该庆幸他们没用核弹吗?”林渺和楚子航挥动着双翼,尽可能地想逃出这片歼灭区。

    路明非却是朝诺诺飞去,他想要带她一起离开。

    第一颗导弹落下了,在一声爆炸中拉开了长达数分钟的轰炸序幕,混血种积累的金钱财富在此刻都化作了浩荡的爆炸。

    当尘埃落定,路明非跪倒在地,破烂的双翼合拢,他将诺诺保护在怀里,全部的伤害都被他的身躯挡了下来。

    “为什么?”路明非的声音在颤抖,很轻很微小。

    诺诺没有回答,双手不断用力,那柄利剑全部没入了他的胸膛,只剩下刀柄裸露在外。

    “哈哈,家族将在我的手里光耀。”一辆装甲车驶来,庞贝·加图索从车上下来,他的背脊上也有一把刀柄,路明非看得出来,那是校长所用的折刀。

    “咳咳。”庞贝加图索在吐血,他发动了叛变,虽然成功夺取了密党掌控权,但昂热在临死前也给了他致命一击,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恺撒的父亲,这位吊儿郎当从不管事的加图索家主,撕开了他伪装的一面。

    路明非将没入胸口的刀拔了出来,破裂的心脏被他强大的肌肉控制着强行贴合在一起,可是那被刀破开的伤口却怎样也无法愈合。

    诺诺躺倒在地,双眼溃散,一个畸形的生物从她的天灵盖破除,被路明非捏烂了,他用手合上了诺诺睁大的双眼。

    “是你们做的吗?为什么要选她?”路明非站起来,问道。

    “对,她是黑王复苏的钥匙,天生就会吸引你,是最好不过的人选。”庞贝·加图索说:“路明非,你身上的那把刀和我身上的这把都是当年折断的梅涅克家传刀的一部分,不用白费力气了。”

    “你们得不到我,就算是尸体。”路明非冷冷地说。

    北极的另一边,林渺感应到路明非的生命气息在迅速地衰败,和楚子航迅速赶过去:“不是都结束了吗?”

    还没等他们赶到现场,就看见地平线上有一轮红日升起,林渺和楚子航同时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只后退了几步,就被随即而来的光芒吞噬。

    这块巨大的、漂浮在北冰洋上的冰山大陆碎了,各大国家都派来了军队和科学家过来查看情况。

    无数碎冰漂浮着的海面上,一条蓝鲸浮了上来。鲸背上躺着两个人,他们浑身焦黑。

    一天、两天……这两个一动不动的人身上的皮肤和肌肉裂开,流出鲜血。海鸥们在蓝鲸的头顶上盘旋,却迟迟不敢落下。

    一个星期过去,破败的身体里长出了粉嫩的肉芽,一个月后,他们终于能说话和活动了。

    “差点就死掉了。”林渺望着蓝天。

    楚子航:“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林渺点头:“是啊。”

    生为黑王继承体的路明非毁掉了自己,让这场纷争不止的千年之战,在那轮美丽的巨日谢幕了。

    这个世界上仅剩下一条龙了。想到这里,一向讨厌自己为什么要生为龙族的林渺忍不住落下了一滴眼泪。

    楚子航用手轻轻地拭去那滴泪:“别哭,你还有我。”

    身下的蓝鲸长啸一声,航向远方。

    作者有话要说: 完本感言:

    终于写完了,并不是很擅长写打斗场面,写得很吃力。我觉得这最后一章的结局大概会被人喷吧,路明非也太TM惨了(我觉得江南结局也可能会写死路明非)。

    但我还是比较满意这个结局的,虽然很仓促,很多地方都没有展开写,但我看龙族时觉得有坑没填的地方都帮忙填掉了。

    其实写到后面的时候我是有些后悔的,应该在林渺找回楚子航那里戛然而止就好了,写到后面林渺和楚子航的存在感都不是很足,毕竟这本书真正的主角是路明非,一切的剧情都是围绕他展开的。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写完了,虽然有些地方有些生硬,但这是这种原著向同人的硬伤,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最后,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也谢谢大家原谅我总是放鸽子,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对不起。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新文《黑羽的白鸟》已经开始更新,希望在那里见到大家的身影。

    这篇文还有两章番外,有空再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