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救了死对头之后 > 第39章

第3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慕云知心里叹气, 看来这个闻谦真的很喜欢她啊,那要不要看在他这么喜欢自己的份上,跟他谈个恋爱?

    不行, 他骗他这么久, 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跟他谈恋爱呢。

    慕云知捂着红彤彤的脸颊:“快开车。”

    闻谦一笑:“好。”

    路程有些远,慕云知中途有些犯困,想睡觉却又怕闻谦对她做什么, 闻谦不时转头看她, 把车停在路边,慕云知刚想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 紧张的握紧安全带:“干什么?怎么停了?”

    闻谦倾身,手指摩挲她娇嫩面颊:“云知,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 我不会伤害你。”

    慕云知语塞:“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一个连犯困时都不能在他身边安心睡下的人,是不信任他的,闻谦觉得不能再等了, 现在就要让她知道所有真相。

    “知道我为什么到你身边吗?”

    慕云知哼唧道:“还能为什么, 肯定是惦记我的家产。”

    “不是。”

    闻谦静静看着她眼睛, 深邃的眼眸深处满是她的模样:“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你。”

    这次, 慕云知倒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什么意思?”

    “两年前,我们见过,你忘了吗?”

    “你撒谎,两年前我们什么时候见过?”

    闻谦知道她忘了, 可听到她这么肯定的说没有还是有些难过,他们仅有一次的过往,他日日记在心上, 她却不在意。

    他双手捧在她两颊边,低低道:“两年前一次宴会,你喝醉了,是不是随手抓了一个男人为你挡桃花,随后你把那个人带到什么地方了?”

    慕云知神情迷茫,什么跟什么啊?

    ………等等。

    两年前具体什么宴会她忘记了,反正身处这个圈子的人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晚会。

    她那次是喝醉了,有异性搭讪自己,慕云知就随手在宴会里抓了个英俊的男人,谎称是自己男朋友,并且强行将那个男人带走,推进某个房间后就开始……强吻……

    一些细碎的片段突然浮上她脑海,慕云知瞳孔慢慢放大。

    那间漆黑的房间里,男人将灯打开,淡淡的垂眸看着这个一身酒气强吻自己的姑娘,问她:“慕小姐,你知道我是谁吗?”

    慕云知醉眼朦胧:“知道啊。”

    “知道还敢亲?”

    “亲的就是你啊。”

    闻谦轻笑:“胆子不小啊。”

    “那又怎么样,调戏就是你。”

    闻谦捏住她下巴,打量她半响,说:“你喝醉了,我可以不计较,下不为例。”

    慕云知觉得他啰嗦,忽然拽住他领带往自己这边拉,又用唇堵住他的嘴,边啃边无意识的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纵横商场的男人有一瞬失神,这个吻算不上是吻,她完全就是在胡乱的啃着什么,闻谦原本在考虑着什么,听到她说负责二字,终于还是拖住她后脑勺,带领她加深这个吻。

    禁欲二十几年,一朝破戒,还是在这种情况,闻谦自认不是圣人,她投怀送抱,他自然不会客气。

    两人后来亲得难分难舍,在即将突破最后防线的时候闻谦徒然停住,他是无所谓,可慕云知没意识,他虽然不是君子,却不想这么对她,既然她说要负责,那么往后有的是时间。

    闻谦自以为她会记得这一夜,边为她穿好弄乱的衣服,姑娘还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凑,他淡笑问:“明天还会记得吗?”

    “会啊,我一定对你负责。”

    闻谦定眼看她,倾身吻她眉眼:“我对你负责。”

    他给她留下第二天见面的地址,想第二天跟她好好谈谈,就算闻慕两家是竞争关系,但是这个姑娘,他有些兴趣。

    可第二天到见面的地点,慕云知根本没有出现,闻谦在那儿等了一整天。

    第二天再来时,没有见到她,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月后,他每天都来,可都没有见到她。

    让人打听后才知道,慕家小姐最近一个月过得十分美滋滋,根本不记得有这回事,完全的把他忘记了。

    他一笑罢之,只觉得是个胡闹的姑娘,既然不需要他负责,那就罢了。

    闻谦没有再去两人约定的地方,却总是想起那个漆黑的房间里,她撒娇让他抱她,软糯的唇一点一点碰到他肌肤的感觉,就像心魔,在他心里扎了根。

    后来他暗中观察她很多次,她看起来没心没肺,并且很讨厌他。可她明明说过,知道他是谁,所以这么看来是撒谎了。

    两年里,他每一天都在说服自己忘记那个房间里的一切,明明只是几个拥吻,为何他会记这么久?连她说过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关注她这两年发生的一切。

    终于,他忍受不了,也接受自己贪恋上她的事实,费尽心机的留在她身边,步步攻陷,想要得到她,这次不止是要她这个人,他还想要的,是她的整颗心,不能忘了他,得时时刻刻记得他。

    “现在,想起来了吗?”闻谦沉沉地看着她。

    慕云知吓呆了,怪不得她有时候会觉得在哪里见过他,怪不得有时候会觉得他眼熟,怪不得,他会问她有没有接过吻。

    原来……他们真的早就认识,而且是她主动的……

    “云知,你随便就拿走我的心,还无情的把我忘记,你说,你应该怎么补偿我?”

    “我,我……”

    慕云知有些不敢看他深沉的眼睛。

    “想不到?”

    “嗯。”

    男人轻声的一笑:“我替你想到一个。”

    “什么?”慕云知忍不住看向他,闻谦忽然以吻封缄,微凉的唇吮着她娇嫩的唇珠,吻得温柔动情,许久后才缓缓退开:“嫁给我。”

    慕云知愣愣的忘记反应,怎么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

    闻谦低声保证:“嫁给我,我会一辈子呵护你,保护你,你什么都可以不怕,慕家这个辛苦的继承人不用做,来做我太太,不费任何脑筋,有我疼着。”

    慕云知心跳得很快,睫毛颤得很快:“这是不是得让我考虑考虑?”

    “好。”他拿起她手,把早就准备好的戒指给她戴上:“戴上戒指慢慢考虑也行。”

    慕云知瞪大眼:“你这是强娶。”

    闻谦亲吻她戴着戒指的手:“你可以慢慢考虑,我可以等。”

    慕云知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漂亮得让她这双见过各种各样珠宝的眼睛都挪不开。

    要不……看在这戒指这么漂亮的份上,她就接受吧。

    闻谦仔细的打量她,看到她微弯的唇角,料定她喜欢:“我们先回家,你得休息了。”

    慕云知这次很乖:“嗯。”

    闻谦如愿把慕云知带回家,这姑娘还是害怕闻谦会对他做什么,到他家后仍旧十分提防,闻谦哄了许久才让她放下些戒心。

    闻历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最近盯着韩晌有了点进展,据说韩晌盯上了慕云知,闻历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添油加醋一番。

    另一边,慕宥也查到这个韩晌着实有问题,似乎有什么秘密瞒着众人。

    不过闻谦和慕宥都不约而同的瞒着慕云知,她胆子小,知道了肯定要害怕。

    慕云知在闻谦家度过的这一夜很平安,一早就接到康奇的电话,今天是珠宝展览的日子,她虽然打算自力更生,但是这个项目是她负责的,应该要去一趟。

    客厅的桌上已经准备好早餐,家里没人,慕云知吃过东西四处寻找闻谦,都没有见着人影,家里的阿姨告诉她:“先生有事出去了,让我们好好照顾太太。”

    慕云知被这个称呼吓一大跳:“什么太太,我们还没结婚呢。”

    阿姨笑着说:“快了快了。”

    慕云知摸到手上的求婚戒指,倒没有提醒这阿姨改称呼,眼看快到珠宝展览的时间,慕云知没功夫耽搁。

    康奇开车过来接她,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慕云知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康奇似乎并不意外。

    慕云知觉得他有些奇怪,再看车子行驶的方向,根本不是珠宝展览:“你干什么?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康奇说:“小姐,是闻先生的吩咐,是闻先生让我带你过去的,我们去救雯小姐。”

    “我姐姐,我姐姐怎么了?”

    “她被韩晌关起来了。”

    慕云知拧眉:“到底怎么回事?”

    康奇长话短说:“大概是昨晚,慕总和闻先生都查到韩晌有些不对劲,暗中联系警察,今天一早,韩晌有所察觉,已经躲起来了,我们这消息就要赶去救雯小姐,以免他对雯小姐做什么。”

    慕云知还是没有听懂:“韩晌?”

    “是,他其实并不是个好人,今早上他的太太亲自找上我们,他们的婚礼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真正的韩晌是个收集癖,喜欢各种各样的美女,手上沾到好几条人命,他的太太被他威胁用来掩人耳目,这是实在受不了才跑出来通风报信的。”

    慕云知震惊得无以复加:“快,开快点!”

    **

    赶到韩晌太太提供的秘密别墅时,别墅外面已经停满警车,慕宥和闻谦都在,慕雯浑身是伤的被警察从里面接出来,而韩晌是被手铐铐着出来的。

    慕云知连忙下车,闻谦朝他走来,慕云知顾不得跟他打招呼,急急忙忙冲向慕雯,看到浑身是伤的她,蓦然抱住她:“姐姐!”

    慕雯叹叹气,一双泪珠滚落:“没事了。”

    韩晌阴鸷的盯着姐妹俩,慕宥冲过来将他打倒在地,现场一团乱,就连慕云知也气得上去踹几脚。

    闻谦将她拉到身边:“好了,先陪你姐姐回去吧。”

    慕云知看向他:“原来你早上没在家就是来做这件事了?”

    闻谦亲亲她鼻尖:“嗯,刚刚那种警察出动的境况不想被你看到,也不想让你紧张,现在我已经把事情解决了,你姐姐没事,别担心,一切有我。”

    “谢谢。”

    闻谦笑着捏她脸:“都要嫁给我了,这么说真是见外。”

    “谁要嫁给你啊。”

    “戒指都戴上了。”

    “我那是……”

    “我说你们。”两人被打断,慕总把慕雯抱上车:“能不能不要打情骂俏了,正事要紧。”

    慕云知有些脸红,赶忙坐到慕雯那辆车上,警察把韩晌带回警察局,而他们一行人则是送慕雯去医院。

    车上,姐妹俩都没说话,慕云知是不知道说什么。

    她原以为姐姐是堕落了,没想到是被人威胁的,愧疚的握住她的手:“姐,对不起,那天在餐厅来接你的人就是韩晌吧,我应该阻止他把你带走的。”

    慕雯不怪她:“你没办法改变什么,你要是真的出现在他面前,倒霉的就是你了。”

    慕云知想起那天慕雯对她的嘱咐,要她不要看,不要追上去,她是在保护她。

    慕云知鼻子一酸:“姐姐,谢谢你。”

    慕雯虚弱的笑了笑:“我可什么都没做。”

    慕云知现在已经知道慕宥是刀子嘴豆腐心,暗暗记在心里。

    医院里的病房已经安排好,老爷子和慕霆一家都在等候,见到慕雯,周韵立即抱着女儿大哭一场。

    老爷子说:“没事就好,雯雯过来躺下休息,让医生给你检查检查,至于那个韩晌,你们都别担心,我不会让他好过,这个大牢他是蹲定了!”

    病房里都是关心她的家人,慕雯想到这几天的煎熬,泪眼朦胧,好在都过去了。

    医生检查过后告诉众人,受的只是些皮外伤,不要紧,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大家这才松一口气,为让慕雯好好休息,众人陪她说说话就出来。

    走出病房,慕云知赶紧离闻谦远一些,慕老笑着道:“别装了,我早就知道了。”

    慕云知惊道:“爷爷早就知道顾子息就是闻谦了?”

    “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不然你以为我会随便让个人陪在你身边吗?”

    “好啊,你们合伙骗我。”慕云知气闷的坐下。

    老爷子拍拍她脑袋:“不是合伙骗你,他说想娶你,我肯定要考验他一段时间嘛,现在考验期过了,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云知啊,你也到嫁人的年纪,爷爷年纪大了,就想看到你幸福,抱重孙子,你会满足爷爷的吧?”

    慕云知冷哼:“宥哥和戴安妮也在交往,你不如去催他们。”

    她瞪闻谦一眼,迅速的离开医院,闻谦看了眼老爷子,无奈的说:“我去追她。”

    “去吧。”

    慕云知刚跑出医院就被闻谦追上拉住手腕:“知知。”

    慕云知甩开他手:“你什么都别说,我什么也不想听。”

    “好,我不说。”

    她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跟,怎么也甩不掉。

    慕云知觉得烦了,回头问他:“你干嘛?”

    “你去哪我去哪。”

    “不准。”慕云知拦了一辆车回慕家,下车后立即跑回自己房间关上门,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闻谦其实一直跟在后面,守在门外一直没走。

    之后几天,闻谦都没有见到慕云知,她只让康奇给她送饭,只要闻谦敢跨足半步,她就在屋里大发脾气,或者摔东西。

    最后康奇每次进去送饭,都能看到闻总安安静静宛如望妻石的站在她门外。

    康奇摇头感叹,可真可怜啊。

    把饭菜放在慕云知桌上,康奇离开时忍不住说:“小姐真不见见闻先生,他在你门外站了几天了,不吃不喝。”

    “不见,他活该的。”

    康奇还想求情,慕云知一个眼神射来,他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

    慕雯刚出院就听说了这事,因为想感谢闻谦这次参与救她,所以特意去见慕云知。

    在她门外果然看到闻谦,他显然已经几天几夜没有阖眼,有些憔悴。

    没想到她这妹妹还挺折磨人。

    “闻总救过我,这次我会尽力帮你。”慕雯说。

    闻谦开口的嗓音有些沙哑:“感谢。”

    慕雯推门进去,屋里没开灯,却传来嚼东西的声音,走进卧房就看到慕云知趴在床上抱着一堆薯片在追剧。

    慕雯:“………”

    闻谦要是看到这副景象会被气死的吧,他自己在门外诚心诚意的忏悔,老婆在这里没心没肺的追剧。

    “云知。”

    慕云知仰头看到慕雯,眼睛一亮:“姐,你出院了?”

    “嗯。”慕云在她身边坐下。

    慕云知把怀里的薯片推开:“不好意思啊,这几天门外那个瘟神都在,我哪里也走不了,就没去看你。”

    “没事。”

    慕雯说:“只是我想问问你,难道真打算一辈子不原谅他?让他在你门外站一辈子,你也一辈子不出门?”

    慕云知有些不高兴:“姐姐,你也是来当说客的?”

    “不是,我是来跟你说说我心里话的。”

    “什么心里话啊,我觉得你们都在帮他。”

    “那好,如果你觉得闻谦不好,我把他带走了。”慕雯起身要走,慕云知更加不悦的拉住她:“姐,你说什么啊。”

    她把自己的戒指给她看:“我们订婚了,他都给我求婚了,你不能夺人所爱。”

    慕雯悠悠道:“夺人所爱?”

    慕云知赶紧捂住嘴,想辩解,吞吞吐吐半响也说不清,慕雯笑着说:“早在上次我就看出了,你喜欢他,只是这么久以来一直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怕选择他会让爷爷失望才犹豫不决,实际上,你也很想跟他在一起吧?”

    慕云知嘴硬:“我没有!”

    “云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算是我这个不了解事情经过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闻谦很喜欢你,你想想,这么久以来他伤害过你吗?他应该都在保护你吧。”

    是啊,他一只都在护着她……

    发觉自己的思想被慕雯带歪,慕云知赶紧甩了甩头:“我还要考虑一下。”

    “行,你考虑,我先出去。”

    慕雯离开后,慕云知一直考虑到傍晚也没有考虑出个所以然,从床上翻身,蓦然看到站在床边的闻谦,吓得她猛然翘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她这才注意到男人苍白的面色,眼睛微红的看着她。

    闻谦缓缓坐下,将她揽入怀:“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不会再骗你了。”

    本就是冬天,他身上沾上不少的冷气,慕云知听慕雯和康奇都说过,他站在门外几天几夜,她其实几次想跑出去看看,也觉得心疼。

    “真的不骗我了?”

    “嗯,绝不。”

    “那好吧,原谅你了。”

    闻谦将她抱得更紧:“那,嫁给我好吗?”

    “这会不会太快了?”

    “不快,我等了两年。”

    提到两年前,慕云知其实很愧疚,她无心撩拨,却让人家等了两年,也怪不好意思的,就两两相抵吧。

    “结婚就变成黄脸婆啦。”躺在他怀里,姑娘娇娇的说。

    闻谦笑着垂眸,吻她发丝:“不会,结婚只是多个人疼你,不会有什么改变,你喜欢住在慕家,我就陪你住在慕家,喜欢我们自己的家,我们就回自己的家,喜欢去哪里,我都陪你。”

    这样的话,诱惑太大啦。

    “那……好吧。”轻轻柔柔的嗓音响起,闻谦的心终于尘埃落定,“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你说的噢。”

    “嗯,我说的。”

    **

    闻谦终于获得慕云知的原谅,也算不容易,两人的婚礼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老爷子再次问过慕云知,她无意继承人,慕家的继承人因此变成慕宥,在一个月后正式上任,以后接管整个慕家。

    慕霆和周韵夫妻对慕云知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他们做父母的心胸狭隘,这姊妹三人应该从小感情就会很好,不过现在能重归于好,也是一件安慰人的事,夫妻俩还亲自操办慕云知的婚礼。

    韩晌也在几周后被判决死刑,因为沾上几条人命,这是难逃的结果。

    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尘埃落定。

    慕云知和闻谦的婚礼近在眼前,可婚礼前一周,新娘子却逃婚了。

    婚房里只留下一个平板电脑,里面有她录下的一个视频。

    慕云知面对着镜头得意洋洋的说:“闻谦,给你一周的时间找到我,如果找得到的话我就嫁给你,找不到的话,咱们婚礼作废,这是给你骗我的惩罚。”

    所有人默默看向脸色铁青的闻谦,纷纷大气不敢出,闻谦平静的放下平板电脑,深呼吸,淡淡的说:“婚礼照常准备,我会把人带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下章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