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救了死对头之后 > 第40章 大结局

第40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慕云知自认为她逃跑的地方谁也不知道, 闻谦就算要找到她也不可能在一周之内,但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就在楼下看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

    她愣得说不出一句话, 呆呆的看着他, 闻谦仔细的打量她眉眼,一晚上没见,好在还好好的。

    他放下行李箱把人拉进怀里:“找到你了。”

    慕云知有些歇菜, 但也乖乖的被他抱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闻谦笑着说:“你心里有我, 我猜你一定会来这里,也就来了。”

    这是梨花镇, 他们一切开始的地方。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决策他万万想不到,还美滋滋的在从前的民俗店住下,没想到啊没想到。

    不过, 见到相见的人,慕云知心里是有些甜蜜的,唇角忍不住弯了弯, 又故意板起脸:“放开啦, 我可是你的小姐, 懂不懂规矩。”

    闻谦从善如流道:“小姐说的是,我一辈子听小姐吩咐。”

    慕云知笑容更甜。

    闻谦看她偷笑的样子, 心里柔软,没忍住,偏头吻她。

    慕云知一急,赶紧把他推开:“先别亲, 被人看到多不好。”

    知道她害羞,闻谦温柔地勾起唇:“好。”

    他将行李放进屋,和慕云知手牵手出来, 民宿店老板看到他很意外:“这位先生也来了。”

    闻谦转头看向慕云知,将人揽紧些:“她逃婚了,我来抓她。”

    慕云知偷偷给闻谦使眼色,这种事也能说出来吗!

    老板很不赞同慕云知这个举动:“小姑娘,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干嘛逃婚呢。这位先生喜欢你,我们都能看得出来,恋人之间有什么事一定摊开说清楚,千万不要躲。”

    他们到底是在梨花镇呆过一段时间,大家都有感情,作为长辈也是真心盼着小辈好,只是慕云知有些不明白,怎么民宿店老板都知道闻谦喜欢她?

    按耐着羞意,她低着头小声问:“您怎么看出来他喜欢我的?”

    “这只要人不瞎都能看出来啊。”

    慕云知被这个回答噎住。

    不好意思,她之前还真没有看出来。

    老板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道:“我是过来人,谁喜欢谁那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嘛,你们刚来梨花镇那会儿,这位先生眼里都是你,几乎天天围着你转悠。”他越说越觉得不对劲:“不是,你难道没有看出来?”

    慕云知更加不好意思,挣脱闻谦的手跑开。

    闻谦对老板淡笑:“谢谢。”

    “那倒不用。”老板还是没弄明白这对小情侣在闹什么别扭。

    闻谦去追慕云知,她蹲在树下刨雪,看起来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闻谦走到她身边蹲下,看向她的手,白嫩嫩的手指因为刨雪有些冻红了。

    “真是几秒钟不看着你,就让我担心。”他将她的手拉进自己衣服里暖着。

    慕云知抬起头,睫毛上落了点雪花,漂亮得楚楚动人:“我是应该叫你闻谦还是子息?”

    他笑得温柔:“随你喜欢。”

    慕云知几乎有些孩子气的柔声说:“我喜欢子息这个名字,他是只属于我的,他是眼神只会看着我,只会叫我小姐的人。”

    “好。”闻谦拿起她手指轻吻:“永远只是属于你的私人助理,好不好?”

    慕云知笑着点头,想起民宿店老板的话,有些可惜的说:“我从前好笨,一点没有看出来你喜欢我,我以为你喜欢杨开,我……”

    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我也喜欢你,可是我以为你喜欢男生,怕自己陷进去,所以才做了这个安排,我是不是好笨?”

    “小姐。”跟前传来男人低低沉沉的嗓音,慕云知疑惑的抬头,蓦然被吻住。

    在挂满霜雪的树下,他温柔的亲着自己的宝贝,慕云知没有再逃避,羞涩紧张的抓紧自己的衣服,学着回吻他。

    闻谦退开些,又亲了亲她鼻尖,想把她扶起来,慕云知红透脸:“脚……脚麻了。”

    闻谦无声一笑,拦腰抱起她,低头吻她眉心:“是挺笨的,那小姐准备怎么补偿我?”

    慕云知羞红脸,用手捂住脸:“太羞耻啦,你怎么能叫着小姐,还让我给你补偿,有你这样的助理吗?大胆,放肆。”

    她哪里是怒斥他,她羞得嗓音都是发嗲的,头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还能这么矫揉造作的说话,实在羞于见人,恨不得把脸埋在他怀里永远不起来。

    闻谦低笑了一声,像能看透她心事,轻声道:“我喜欢这样的知知,很甜。”

    “反正你最坏了。”她用力的抓住他衣服,不肯抬头,口红都蹭在他衣服上。

    闻谦把她抱回去,直接回卧室。

    竟然都说他最坏了,他肯定要努力践行。

    门关上,里面传出声音。

    慕云知:“你干什么?”

    闻谦:“索要补偿。”

    慕云知支支吾吾道:“现在吗?”

    闻谦:“嗯,就现在。”

    她的唇被堵了一遭,费力的推开他:“我等下会饿。”

    闻谦又吻回去:“到饭点我会出去给你准备吃的。”

    慕云知还想说什么,可已经失去任何机会,所有说话的后路都被堵住。

    他事先告诉过老板,不要来打扰,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属于他们的。

    他等了两年,想了两年,要让她明白,他有多想要。

    **

    事后的慕云知当然是苦不堪言,早知道就不逃婚了,真是自讨苦吃。

    但好在闻谦心疼她,事事迁就她,她现在不止是他的小姐,简直就是太上皇,真正做到她说东他不敢往西。

    第二天午后,梨花镇出了太阳,闻谦搬来的躺椅在院子里,抱着她躺下晒太阳,看着怀里娇娇气气的姑娘,低头亲她莹白的脸:“再过两天咱们就要启程回昭城了,咱们的婚礼还在筹备呢。”

    慕云知懒洋洋的哼道:“才不要嫁给你。”婚后的生活一定很水深火热,一天一夜啊,她太难了,这搁谁受得了。

    “真不嫁?”他手指把玩着她一缕发丝,散漫的低声问。

    “嗯,不嫁。”

    闻谦平静的淡笑:“既然如此,那你就接着补偿我吧。”

    慕云知猛然睁开眼:“嫁!我们明天就回去!”

    “不勉强吗?”

    “当然不会。”她撒娇地抱住他胳膊:“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勉强呢。”

    心里磨牙愤愤不平,大魔头!

    闻谦轻轻捏起她下巴,看着她眼睛认真问:“知知,真的愿意嫁给我吗?问你的心。”

    他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她是不是因为胆子小,怕他,才愿意嫁给他。

    如果真是这样,他不会急,会慢慢等她真的爱上他,他虽然会跟她打趣调侃,可希望她嫁给他的时候是真心期盼着嫁给他,他爱她,所以希望她幸福。

    慕云知不躲不闪,看着他眼睛笑着说:“闻谦,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因为嫁给你我会开心,会幸福。你能找到我就说明我们是天赐的缘分,谁也分不开。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你要每天多爱我一点,不能让我受委屈,要像你说的那样,会护着我,因为你也知道,我胆小怕事,但因为有你,我就不怕,因为你是我万能的顾子息。”

    闻谦终于可以放心,靠近她耳边轻声说:“我有一个愿望,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

    “要让我的知知成为最幸福的姑娘。”

    岁月虽然还长,但他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慕云知仰头,甜蜜地亲他唇角:“这个冬天遇见你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幸运。”

    她握住他的手,笑盈盈说:“闻先生,结婚吧。”

    “好。”

    **

    慕家众人以为闻谦不会在短时间内找到慕云知,对于婚礼的筹备其实有些没信心。

    闻历原本非常高兴,只要他哥不在,他就有机会夺走他的一切,可是没想到他哥不在,却多了个慕宥盯着他。

    这下好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夺走闻谦的产业了,于是闻历改变计划,以后他哥和慕云知的孩子生出来,等小孩长大点,他一定要偷偷胖揍这孩子。

    这一伟大的设想刚刚萌生就被看出点不对劲的慕雯碾灭。

    “你想都不要想,以后我有外甥了,你要是敢打,我跟你没完!”

    闻历笑她:“你不是跟你妹妹不合吗?”

    慕雯回瞪他:“关你什么事,你不也跟你哥不合吗?”

    闻历:“的确不合,我天天想夺他家产,就是找不到机会,你呢?”

    慕雯:“我和慕云知关系也没多好,但你想打小孩就是不行!”

    闻历:“多管闲事!”

    慕雯:“你心肠歹毒!”

    慕宥和戴安妮笑着看他俩吵架,总觉得他们俩真要这么吵下去,指定能成。

    这时,康奇跑进来说:“回来了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一家老小迎出去,慕云知和闻谦下车,手牵手朝众人走来:“我们回来了。”

    老爷子却突然举起拐杖要打慕云知:“我看你翅膀硬了,还敢逃婚!”

    慕云知四处逃,边跑边求饶:“爷爷,我这不回来了嘛,不逃了,明天就结婚!”

    黄昏落日,温柔的光眷顾这花园一角,老人健步如飞的追着最小的孙女打,可那拐杖挥了几次,都没有挥到她的身上。

    其他人笑着看热闹,慕云知逃到闻谦怀里,被他抱个满怀,老人累得气喘吁吁,最后大家都笑了。

    慕云知和闻谦的婚礼是在无数亲朋好友的见证和祝福中完成的,可称得上昭城的世纪婚礼。

    作为慕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闻谦的新婚夫人,她赚足眼球,但是对于慕云知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羡慕,而是现在的她因为有了闻谦而不再惧怕一个人,因为多了这个港湾而更有勇气向前行走。

    婚礼结束后,是两人的蜜月旅行。

    俩人被亲朋好友送上飞机,慕云知看着窗外越来越远的陆地,心里装着的是对未来的向往。

    闻谦的手掌伸过来,把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慕云知唇角微弯,眼神温柔的看向他,久久没说话。

    闻谦微牵起唇角,搂着她问:“看什么?”

    “我突然在想,如果两年前你放弃我了怎么办?”

    “不会,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不会放弃爱你。”

    “那说好喽,一辈子都要这么爱我。”

    “小姐的吩咐,我都会听。”

    像过往很多次那样,只要是慕云知说的,闻谦就去做。

    是她的忠犬,也是爱人。

    [——全文完结——]

    谢谢所有正版订阅的读者!

    (づ ●─● )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