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红楼]林皇后传 > 第99章 事发(2)

第99章 事发(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宫后的太子, 被两个全副武装的一等侍卫带进养心殿。

    今上本想让林密妍退下,免得太子说出什么让她伤心的话,结果林密妍断然拒绝道:“慈母多败儿, 没有我这个纵容他的母亲, 也造不出今日的太子。”

    “朕现在唯一感到高兴的, 就是他从未想过要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今上颇有些疲惫道:“其实早在今日, 朕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令杨培安将珲儿接入宫中保护起来。”

    “现在看来, 倒是朕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今上盯着台下的太子, 后者虽然穿着玄色华服,身姿一如既往的笔挺,但是今上仍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从未有过的狼狈:“朕想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无论是什么都可以。”

    “父皇,您是为了废我的太子之位而故意设下这局,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巧合?”死到临头的太子也免敬语, 颇有种破罐子摔的赶脚:“至于四弟, 他携家回京, 究竟是为了给陈太妃服丧, 还是为了取代我。”

    “陈太妃尚未过身, 你这话确实有些不妥。”今上无耻地希望太子能够体面地退下位子,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是他的妄想:“你就跟朕年轻时一样,翅膀还没长硬就以为自己是天命所归,结果到头来, 做了一堆的错事,还以为旁人都是期待自己,支持自己的。”

    前世的今上就是在通州苦熬了十年才返京,所以他比太子更清楚自负的代价。

    “都说治家不宁者何以治天下,你学着蛰伏君王的样子,在东宫安置了一堆豪门的贵女,却忘了咱们的先祖以三十副铠甲起兵,太、祖曾是流民,文德皇后也只是个地主家的寡妇。所谓的天家血统,其实跟平民并无一二。至于那个豪门助力……”

    今上讽刺道:“难道那些个打成一团的世家,竟比你的亲生父母更可靠?你的太子之位难道需要这种虚无缥缈的势力来巩固?谦郡王和安郡王会这么做,朕并不会感到吃惊。可是你这么做……是希望朕早些去死,还是你本身就是个没用的,需要靠女人的裙子来巩固地位的懦夫?”

    “父皇说这话,不觉得自相矛盾吗?”太子的脸上写满了不服:“都说先君臣后父子,难道父皇真会放权给我?”

    “朕若执意不放权给你,又为何让你参与政务?又为何提出退位一说?”再次被太子伤到今上,语气又冷了三分:“你还记得朕刚登基时,让你处理荣国公府的印子钱一事吗?”

    “这又如何?”

    “其实那时,朕就已经在给你巩固地位。”至于今上而言,再次提起自己曾为太子做了什么,无疑是将结痂狠狠地撕开:“朕教过你如何对世家恩威并施,也让你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世家的一些可以作为把柄的事,好让你继位后能够控制他们。”

    “所谓皇帝,是要驾驭世家和臣民,而不是被二者所驾驭。”

    “同你相比,朕对谦郡王,安郡王,还有珲儿如何?难道你心里没有数吗?尤其是珲儿,朕之所以会同意他去江南,到底是为了谁,不言自喻?”

    太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之情,但还是梗着脖子问道:“即便如此,儿臣也没犯过什么大错,你又何必要废掉儿臣的太子之位。”

    “你确实没犯过什么大错,可是你觉得,你担得起这个位子吗?”今上的表情已不复太子所熟悉的期待,令他心头一慌:“你已为人夫,为人父。可是你的母后劝过你多少次,你听吗?为父又替你收拾过多少烂摊子,你反思过吗?”

    “要是换作十年前,朕还能用你尚且年幼,还有机会去慢慢学来为你开脱。可是现在……”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觉得,你还有改正的机会吗?”

    “琮儿,你已经二十有六了,朕和你的母亲也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我们还能为你谋划到几时?一旦我们故去,你打算如何治理这大好江山?”

    “即便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为熙朝对抗金人的未来而努力,可是你的谋划手法,连低级都算不上。”

    一想到这儿,今上越发生气道:“你到底是太子,又不是那群没见过世面的内宅妇人,至于眼皮子浅到如此地步吗?三百万两银子,两年不到的军费又能干啥?握在手里等着生锈吗?”

    “况且你以为朕是废物到连三百万银子都查不出的庸君?别人说什么你都信,那你还长个脑子做什么?不如当个富贵闲人算了。”

    纵使今上已经非常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他抓住椅子的手已是青筋暴起:“你就说说,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加起来,朕怎么放心把江山交给你?又怎么安心在你亲政后合眼。”

    “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太子眼睛赤红道:“养不教,父之过。既然父皇要拨乱反正,又何必与儿子在这儿摆大道理,直接将儿子一家都关进宗人府得了。”

    “朕当然可以这么做,只是朕不忍如此。”今上颓废道:“你尽可去骂朕是个伪君子,只是这太子之位,你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可是除了儿臣,您还有别的选择吗?”太子露出好笑的表情:“是大哥,二哥还是四弟?”

    太子瞥一眼林密妍,冷笑道:“果然还是四弟最有可能,毕竟您对我母亲可是痴心一片,四弟的赢面比前两位像是抱养的儿子要好的多。”

    “孽障!”今上气急败坏地想要抄起手边的杯子向太子砸去,结果被林密妍制止了。

    “你知道,你四弟出生时,我跟你父皇说了什么吗?”相比今上,林密妍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悲伤的表情。或许是母亲远比父亲更了解孩子,所以她死心的也比今上要快:“我跟你父皇说,江山交给琮儿,自由交给珲儿。”

    “珲,既可指代一种美玉,也可指示地名。”林密妍垂下眼帘,没有见到太子的瞳孔渐渐紧缩:“你四弟出生至今都没有爵位,在你登上太子之位后没过多久,就携妻去云游四海。”

    “你觉得,我们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

    经此一问,太子无话可说。

    中秋过后,太子因对陈太妃口出妄言而被今上囚于奉先殿,为陈太妃祈福。

    一个月后,因为之前的省亲之事,以京城、江南为首的富庶地带出现物价失调事件,连带着附近的几个村镇也跟着出现缺粮少食,官商勾结发难财的现象。

    对此,今上自是将一部分罪过扣到太子头上,又派早已准备的四皇子去处理此事。

    自此,一直默默无名的四皇子突然出现在众人的眼球之中。

    当时的朝臣们还以为这是今上要在太子登基前稍作敲打,免得他退位后就被人误认成没牙的老虎。

    结果中秋过后不久,陈太妃薨,今上以超出贵太妃的规格为陈太妃举行丧仪,命所有皇子皇孙都为陈太妃哭灵。

    结果在丧仪之上,太子举止有失,令今上大为火光,随即关押回东宫,并令礼部起草废太子章程。

    骤闻帝要废太子,举朝皆惊。

    郑家的阁老更是以八十岁高龄携朝臣们跪在养心殿外,恳请今上收回废太子之令,结果被今上以野心不足,想狭天子以令诸侯为由,勒令其回家思过。

    若有再犯者,严惩不贷。

    郑家和姜家原本就是儒教的支持者,自打今上将静安公主嫁给墨教的下代巨子后,儒教的势力便有所减退,所以令郑家和姜家急需一位偏向儒教的君主。

    若是太子被废,剩下的诸位皇子里,唯有嫡出的四皇子最为可能。

    而四皇子回京前一直生活在百家争鸣的江南,并且从未发表过对教派的见解,所以朝臣们也摸不准四皇子的脾性,倒是有几个投机取巧者想争一争立储之功,于是竭力向四皇子靠拢,并大力推荐没什么根基的四皇子成为储君。

    “蠢货。”一连推了好几个访者的四皇子这几天也没了钓鱼的兴趣,被一堆哭穷的文件弄得烦不胜烦道:“且等着吧!待父皇退位后,这些家伙都是被清算的份。”

    徐家乐至今都沉浸在太子居然真的被废的震惊中,在被四皇子的话唤回神后,想起前几日父亲托人传来的话,迟疑数秒后,还是决定跟四皇子说一说:“殿下,我父亲打算在明年的初春递上辞呈,带着我的母亲回徐州的老家养老。”

    “是因为我的事才做出这种举动吗?”四皇子想都不想道:“徐老是个懂得避嫌的人,你们一家还是没走出上一辈的事情,所以事事只求谨慎,我也能理解徐老的一片苦心。”

    长姐是仁宗元后,二姐是张家的宗妇。嫡长子是皇子伴读,嫡次子被过继给了无嗣的岳父家,再加上一个做了四皇子妃的女儿。

    徐凌但凡是想让自己效仿汉朝的吕氏,都不会在这几日安静如鸡,和林家一样,没有丝毫奔走的意思。

    “我大姑母的死,还有徐家曾经的败落,终究是在我父亲心里留了根刺。”若是四皇子继位,徐家乐的身份便至关重要,所以更要小心谨慎:“父亲退了也好,他这些年在军中积了一身的伤,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

    “父皇定会允许徐老的请求。”四皇子十分肯定道:“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兴许父皇……”

    想到太子的下场,四皇子及时咽下了嘴边的话,夫妇二人相顾无言。

    一年后,今上传位于四皇子,改国号为兴昌,封废太子为忠义亲王,赐居已故的恭亲王府。

    得闻四皇子继位的消息,西街贾府的王夫人吐出一口鲜血,惹得府内上下人仰马翻,叫声一片。

    就连荣国公府的贾母也是呆坐了许久,最后捶胸顿足不已,老泪纵横地哀叹自己误了孙女,废了贾元春一辈子。

    而当消息传到薛家时,有种劫后余生之感的薛姨妈无比庆幸自己听了女儿和哥哥的话,没有为王夫人的几句虚假承诺而赔上一辈子。

    相较之下,薛宝钗倒是镇定了不少。在王子腾送了薛蟠去军营后,了却心事的薛宝钗一直都认真准备着自己的入宫行头,顺带给请王子腾帮忙向林家送了帖子,想去拜访下林家的小李嬷嬷,多少问点宫里的事。

    “忠义亲王怕是要恨哀家和太上皇一辈子了。”已经荣升为太后的林密妍听闻自己的大儿子已经多日不出门后,对着欲言又止的静亭公主说道:“你说本宫和陛下死后,那两孩子会不会闹翻。”

    回京后觉得天都变了的静亭公主没法回答,只能含蓄道:“如果是儿臣站在三弟的位子上,即便认命,也会恨您一辈子。”

    “恨我没关系,只要别牵扯上你们就行了。”林密妍让荣姑姑交给静亭公主一个小竹筒,示意对方打开它。

    “母后,这是……”看完小竹筒内容物的静亭公主结巴道:“您真的放心将它交给儿臣吗?”

    林密妍点点头,冷静道:“这是本宫和你父皇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如果他们中有一人死在你前头,你就将其烧掉,如果他们没在你生前矛盾爆发,你就将这个托付给你最信赖的人。”

    说到这儿,林密妍自嘲道:“本宫和你父皇终究是走到仁宗皇帝那一步,对于琮儿,也只能这般补偿了。”

    “三弟和四弟不会走到那一步的。”静亭公主瞧着林密妍发间的白发,眼眶酸涩道:“儿臣会竭尽所能地去劝他们,所以母后和父皇也不必那么担心。”

    “嗯!”林密妍点点头,让荣姑姑叫来门外的李福:“你去忠义亲王府传旨,让贾氏到奉先殿抄经。”

    “母后这又是何意?”静亭公主不明白林密妍为何对忠义亲王的一个妾室如此关注。

    “太子没法报复本宫和你父皇,必会找个出气筒。而那贾氏和康郡王私生女的关系,你是知道。冷落她倒是小事,只怕王府里的人会见人下菜,将她作践死。”林密妍到底是对红楼女儿存了分怜悯之心:“荣国公府一脉盛,一脉败。隔壁的宁国公府也被抄了家。长此以往,未免会有人指责你父皇苛待老臣,毕竟里头的事不能明说,那些人只能看到表象。本宫也不想那贾氏过几年就被抬出来,索性让她到奉先殿里,积善祈福吧!”

    “母后真是仁善。”静亭公主感叹道:“贾氏也无大错,只可惜她背后都是些看不清的人,愣是让她被拖累了。母后若是想给贾氏一个善终,何不让她抱养个孩子,未来也算是有个依靠。”

    “过几年再说吧!”林密妍谨慎道:“即便不抱养子女,本宫也会给她个亲王侧妃的名份。待本宫百年后,她也算是有为列祖列宗祈福的苦劳,任谁都会善待她。”

    “如此甚好。”静亭公主到底是姐姐,不比林密妍管起忠义亲王的家眷要来的名正言顺,所以见自己的母亲已经有了想法后也不再说什么。

    四皇子登基后,并未立刻搬进养心殿,也未让妻女住进后宫,而是下了一道以天下荣养太后和天上皇的旨意,待皇家园林的养老之地修葺一新后,再谈迁宫之事。

    早就回宫的静悦公主莫名其妙地就荣升为长公主,这几个月瞧着宫里的氛围也不太对劲,所以在林密妍身边老老实实地呆了几个月,才又欢脱起来。

    林如海兄弟身为新帝的舅舅,身上的爵位也是升了一等,至于官职,也只是多加了个好听的虚职,本质权利并未大涨多少,这也让朝臣们松了口气。

    至于宁国公府,在被今上以各种罪名抄家流放后,注意到不对劲的贾瑚给宗人府上了个请罪的折子,言语间并未提及宁国公府的罪责不该祸及贾氏全族,而是严明自己身为族人未对族长进到辅佐,提醒之责,望新帝,太上皇惩戒。

    对此,正需要展现自己宽宏大量的先帝只是罚了贾瑚贾琏一年的俸禄作为惩戒,又将贾家的宗子一职交给贾瑚,可谓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贾母见状也是松了口气,瞧着蒸蒸日上的大儿子一家欲言又止,终究是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道:“你二弟一家也不易,日后还是能扶持就扶持,要是扶持不了,就当母亲没说过这话吧!”

    “这话,母亲不该与我说。”贾赦冷静道:“瑚儿才是族长,只要二弟一家无多大过程,我这个哥哥也会尽到应尽的义务。”

    “如此甚好。”终于不再强求的贾母算是接受了这个结局,隔天便接了探春到膝下抚养,但却渐渐疏远了贾宝玉,也算是对贾赦示好。

    一年后,徐皇后之父徐凌以旧伤难忍为由,向太上皇和今上请辞,在被挽留多次无果后,携妻回老家荣养。

    两年后,林如海卸下宗子的位子,将族长的权利交给长子,又为长女说了门清贵的人家,在福亲王妃的牵线下,为三子说了福亲王府世子的嫡次女为正妻。

    至此,林家空了大半,深感寂寞的林黛玉也只能邀请表姐妹上门一聚,或是进宫与静悦公主聊天解闷。

    新帝继位后的第三年,林密妍和今上搬进皇家园林,老人就像普通的老夫妻一般,在绿意盎然的林子里喝茶聊天,偶尔下一下田当做乐子。

    “如何?这算是圆了你上辈子的遗憾吗?”被林密妍安排耕地的太上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摘下草帽扇风道:“这辈子,朕算是没负你吧!”

    “马马虎虎。”坐在田边躺椅上的林密妍摇了摇扇子,微笑道:“咱两还有二十年呢!话可别说太早了。”

    (全书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