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其实我真的超有钱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下山的路并不长, 周考走得也并不急。

    闻乐被周考稳稳地背在背上,耳边是山林的虫鸣鸟叫,空气里是淡淡的果香, 笔尖还能嗅到周考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水味。

    闻乐在周考宽阔的背上只觉分外安心。

    周考背着她走过一棵又一棵树,阳光被树叶切得破碎, 光斑打在周考的脸上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像是一幅幅奇特的画。

    闻乐伸出手指轻轻地点在周考被光斑照亮的那块皮肤上, 弯起眼睛笑了笑,然后落下一个轻盈的吻。

    周考的声音在这午后里带着一丝慵懒, “干嘛?”

    闻乐又亲了他脸颊一下,“喜欢你。”

    周考心尖一颤,他有些受不住闻乐这样撩拨,轻咳一声。

    闻乐以为他害羞了。

    结果周考说了一句,“再喜欢一下。”

    闻乐抬手就给了周考一个脑瓜蹦, 咬着牙问他, “这是爱你。喜欢吗?”

    “过犹不及。就是说你刚才喜欢的那一下就很好, 爱的这一下就不太行。”

    闻乐又弹了周考一下,“我可去你的吧。”

    “下次球球你别开口了, 难得带着滤镜看你,你非得打破。”

    温馨了没一会儿两人又拌起了嘴,一路抬杠着下了山。

    直到到了山脚下,法学院优秀学生代表和辩论队最佳辩手之间的角逐仍旧没有分出胜负。

    直到闻乐手机铃声响起打断这无厘头的争辩。是小杨的电话,这会儿有了信号,小杨看到了她发的消息,给她打来了电话。

    闻乐一边心里吐槽这电话信号简直就是马后炮, 一边接通电话。

    小杨从城里采购回来,听说闻乐崴了脚要上来接闻乐, 这时候周考背着闻乐就要到她租的房子了,闻乐就没让小杨上来。

    “你晚上住哪儿?”

    周考道:“还没定,看看吧。”

    说完周考就侧头盯着闻乐。

    闻乐被周考盯得头皮发麻,“干嘛?”

    周考道:“要不你收留我吧。”

    闻乐:“我不。”

    周考:“我千里迢迢来给你送惊喜,你就态度?”

    闻乐道:“网购不喜欢还能退货呢,送上门的惊喜不行啊?”

    周考咬牙,“可以。”

    “闻乐,有你的。”

    说着周考就背着闻乐往回走去。

    闻乐一惊,心道周考不会要把她扔回去吧?狗男人不是吧。

    闻乐死死抱着周考的脖子,怒道:“你要干嘛!”

    周考道:“你不肯收留我,我也不愿意孤单一人流落街头,正好拖着你,今晚咱俩就在山里露宿,偌大一座山里,就咱们俩,也算浪漫。”

    闻乐死死勒住周考的脖子,“不去!谁要跟你露宿山里!”

    “你是不是打算让蚊子吃了你女朋友,然后好换一个新的?”

    周考:“那你收不收留我?”

    闻乐这才不甘不愿地嘟囔了一句,“最毒男人心,收留收留啦。”

    周考皱眉,“听上去很勉强的样子。”

    “算了还是露营吧。”

    闻乐瞪他:“周考!”

    周考轻嗯了一声。

    闻乐眸子一转,声音可怜巴巴地,“你快走,我脚疼。”

    周考明明知道闻乐是装的,但还是舍不得,转身老老实实地往回走。

    闻乐见周考果真吃这套,不由觉得这次自己略胜一筹,心中得意。

    “啪”的一下,闻乐的腿被周考拍了一巴掌。

    闻乐还来不及生气就听周考道:“知道你得意,但也不用在我面前翘脚脚吧?”

    闻乐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脚,脸一红,但下一刻闻乐就顶了回去,“你不好好看路看我的脚干嘛?”

    周考道:“我也不想看,但它存在感太强。”

    两人刚走到村口,就见小杨迎了过来。

    小杨见闻乐被一个男的背着,客气道:“这一路辛苦了,接下来我来吧。”

    却见周考侧身躲避,直接给拒绝了,“不用。”

    小杨愣了下,就听周考道:“背自己女朋友有什么辛苦的。”

    说完周考背着闻乐继续往前走。

    小杨反应过来周考说了什么后,吃惊地看过去,却见被周考背在身上的闻乐扭过头,对着他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做了个口型,小杨看的分明,那是在说:别告诉我爸他来了。

    小杨沉默,心中盘算了一会儿,他是闻乐的私人管家,给他发工资的是大老板闻天启……算了还是听闻乐的吧。

    闻乐崴了下脚,她自己其实觉得没事儿,但周考却不放心,说她的这只脚崴过两次,非要去做个详细检查。

    但这偏远的小县城,哪里又什么好医院,又远又不怎么靠谱,闻乐不想折腾。

    两人各持己见僵持不下,最终各退一步,周考带着闻乐找了村中的一个赤脚医生。

    那赤脚医生摸了摸闻乐的脚腕,问了几声这儿疼不疼,哪儿疼不疼,然后给开了一瓶红花油后就要叫下一位。

    周考连忙拦住一声,询问这红花油怎么涂,赤脚医生是个大爷,低着头眼睛从镜片上瞄了周考两眼,“就用手涂。”

    周考:……

    这老大爷看看周考,又看看闻乐似乎是懂了什么似得,恍然大悟,道:“啊,这涂这药油吧,得有特殊手法,辅以按摩效果更佳,小伙子你过来,我来教你怎么按。”

    周考:…….

    虽然觉得老大爷可能想多了,但是周考也不会拒绝。

    闻乐在旁边看着,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从赤脚医生家里出来,周考直接跟闻乐回了闻乐在这里租的房子。是一个平房,但这平房正屋有两层,里面虽然简陋了些,但好在干净。

    黎姐和小杨住在一楼,闻乐住在二楼,这小二层房间多,再住一个周考倒还有房间。

    正好今天小杨刚去买的生活用品,床单被套其实房东都给提供,但是闻乐还是习惯用自己的,于是也让小杨给周考准备一套。

    闻乐看周考手上空空,“你行李箱呢?”

    周考道:“在城里,一会儿有人送来。”

    闻乐突然怀疑地看向周考,“你不会是来工作然后顺便看看我吧?”

    周考挑眉没说话。

    闻乐却觉得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周考道:“说不定我是为了看你顺便来工作呢。”

    闻乐震惊,“所以你真的是来工作的?”

    周考道:“差不多吧。”

    闻乐:...

    闻乐:“哦。”

    白惊喜了,闻乐想到自己之前还为周考的突然出现感动得不行就来气。

    这个小伙子怎么回事儿?不上道,他不知道这样谈恋爱是会没女朋友的吗?

    闻乐闭上嘴转过身,不大想搭理周考。

    周考察觉到闻乐的不高兴反而粘了上去,从身后抱住闻乐,“怎么不高兴了?”

    闻乐哼了一声不去看周考。

    周考却把闻乐搂得更紧,笑道:“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我是来给你送惊喜的吗?”

    “而这个惊喜却并非代指我自己。”

    还真的有惊喜?

    是工作,也是惊喜?到底是什么?

    闻乐心中一跳,总觉周考搞了什么大动作。

    “你...干了什么?”

    周考笑而不语,只道:“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了。”

    闻乐若有所思,不禁又联想到之前的周考又突然忙碌起来的行程。

    莫非...他那时候其实是在准备这份惊喜?

    闻乐在这边儿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却没个头绪,反倒让周考吊胃口吊得她紧张兮兮。

    闻乐转过身搂住周考,“你就告诉我吧,别吊我胃口了。”

    周考摇摇头,“不行。”

    闻乐难得软声撒娇:“周考~”

    周考依旧笑而不语。

    闻乐:...

    闻乐心中郁闷,这个狗男人也太不配合了,她难得丢掉直女的脸面撒一次娇,结果他就这反应?

    莫非周考就是那种吃硬不吃软的抖m?

    闻乐在这边儿想些有的没的,突然被周考敲了一下脑袋,“想什么呢?吃饭去。”

    闻乐在这边儿的工作就是收集素材,写稿子,改稿子,但是今天周考在这里闻乐打算抽出时间陪陪这个许久没见满身怨气的男朋友。

    一楼是小杨和黎姐住的地方,两人不想挡着别人的面秀恩爱,因此吃过饭后,周考回自己房间准备了一会儿,就敲开了闻乐房间的门。

    闻乐打开门,发现周考竟然换了一身衣服,头发虽然是干的,但是整个人身上带着沐浴之后的湿润气息,身上竟然还喷了淡淡的香水味,更令闻乐震惊的是周考手上竟然还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闻乐周考这幅模样,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周考这架势搞得仿佛不是在乡下,不是在一处简陋的民宿,反倒是像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的星级酒店里。

    闻乐笑了一声,把周考拦在门外,“等等,你等等。”

    周考挑眉看她,“怎么?”

    闻乐道:“既然你这幅打扮过来,那我也不能马虎。”

    闻乐把周考推回去,“给我十分钟。”

    说着闻乐不待周考反对就关上了门。

    周考掐着表,十分钟一到就上去敲了门。

    门再次打开,闻乐身上已然换了一身行头,穿了一条漂亮的白色长裙,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大波浪披散在背后,笑着站在门口,风情万种地撩了下自己的长发,“怎么样?”

    周考揽着闻乐亲了下,“这么上道?”

    闻乐笑道:“那是。”

    周考进了闻乐房间,房门在身后关闭,周考转身就把闻乐抵在门上,交换了缠绵地一吻。

    一吻结束,周考还留恋在闻乐耳侧,轻轻嗅着闻乐身上的味道,声音低哑暧昧,“好香。”

    而后缓缓在闻乐脖颈上落下一吻。

    周考气息灼热,闻乐被烫得浑身一颤,轻喘一声,觉得要是再这样下去会擦枪走火,于是推了推周考,“好了。”

    周考不肯,“没好。”

    继续低头在闻乐脖颈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灼热的吻。

    闻乐被烫得身躯颤抖,呼吸急促,晕晕乎乎得软成一团棉花,她能感受到周考解开了她衣领的两颗扣子,就在闻乐以为今晚大概是真的要彻底进行下去的时候,周考却是在她的锁骨上落下一吻,然后就起身平复呼吸。

    闻乐还迷迷糊糊地,周考却拉着闻乐坐在了沙发上。

    闻乐醒过神来,眨了眨眼,看了看明显情动却努力压抑着的周考,眼睛一弯笑了。

    这里是小县城,晚上没有什么别的消遣,电视机没有电视盒子更没有几个频道,好在房东在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放了不少老旧的碟片,两人从里面挑了一部早年的僵尸片,开了电视窝在沙发上看片。

    周考打开了红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两人碰杯对饮。

    闻乐放下酒杯,道:“从哪儿弄得红酒?”

    周考道:“刚我的人把行李箱送来了,顺道让他给我捎了瓶红酒。可惜时间太紧,没来得及准备鲜花蜡烛。”

    “还蜡烛和鲜花,”闻乐笑道:“刚开门见你这阵仗吓了我一跳。”

    周考道:“这位同学,你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惊喜得热泪盈眶感动不已吗?”

    闻乐连忙道:“惊喜,真的特别惊喜,我男朋友真是太浪漫了。”

    喝着红酒约着会看着僵尸片不知道这是什么诡异的组合。

    闻乐手机震动了一下,是黎姐发来的消息,说问她明天去市里,要不要早起,几点走。

    闻乐想大概今晚会玩儿到很晚,明天就想睡个懒觉,就让黎姐不要来叫她,下午再去。

    回了微信,闻乐打开微博刷了会,突然在热搜上发现一条名为#笔尖更新的话题。

    闻乐点开看了眼,是说今晚八点笔尖要进行一番更新,上架一个新的板块,而这个板块具体是什么,却没说。

    闻乐又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五十,也就是说还有十分钟就要更新了。

    闻乐用胳膊肘轻轻捅了周考一下,随口问道:“这条热搜是你们公司买的吧?”

    周考闻言探过头来看了一眼,道:“应该是。”

    算是为新版块的上架搞一波预热,顺便也做一番宣传。

    闻乐放下酒杯趴到周考怀里,问道:“什么版块?你们又研发了什么功能?”

    闻乐以前问起周考关于笔尖的问题,周考从来都不隐瞒,但凡闻乐想知道的周考都会告诉她,甚至有时候周考还会主动给闻乐介绍一些即将开发的功能。闻乐以为这次周考也会一如既往的回答她,可不想周考却道:“保密。”

    说实话闻乐有些意外,还有十分钟就要上架了,为什么要保密?

    神神秘秘的。

    可突然间,闻乐想了到什么,脑海中一连串的关键词串联在了一起。

    工作、惊喜、保密...

    闻乐大惊,“今晚上更新的这个版块该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惊喜吧?”

    周考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闻乐见周考仍然不肯告诉自己,心中抓耳挠腮得紧张,没注意就将玻璃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周考拦住闻乐,“别喝那么急。”

    接下来的七八分钟,闻乐几乎没有心思看电影,紧张地等着八点的到来。

    几乎是一到八点,闻乐就点开更新页面更新笔尖APP。

    周考在一边笑吟吟地盯着闻乐。

    闻乐恨恨地瞪他一眼,心道这个惊喜送的真是揪心。

    这边儿网速极慢,一个APP下载了能有十多分钟,闻乐等得心急,于是就上微博去刷评论。

    只见离着八点才过去十分钟而已,那条名为#笔尖更新的话题就已将往上蹿升了十位。

    闻乐又去看了看网友的评论,有少数的人说笔尖是在蹭闻音热度,但是大多数人对笔尖团队的这神来一笔给予了肯定和表扬。

    闻乐心中好奇,找到一个网友发在网上的笔尖更新的界面,这才发现笔尖商城辟出了一个单独的板块为农产品区,一点进去,就见板块上红色的tag,点进去是笔尖团队对于开创这个板块的初衷。

    文章读下来,大意就是笔尖团队受到博主闻音的影响,深受触动,感谢闻音为贫困地区产品打开销路所做的努力,也感谢闻音做出的良好的社会影响,笔尖作为闻音信赖的平台也应当为这样的行为增添一份助力,更应当将这种积极的社会影响扩大。

    闻乐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读着这tag里笔尖团队发出的声明,心中的触动难以用语言描述。

    这时手机发出一阵清脆的提示音,示意笔尖的更新完成。

    闻乐迫不及待地切换页面,点了进去,就见笔尖商城新上架的板块排在整个页面的第一位。

    点进去,里面有山泽县的茶叶,贫困山区的特产,还有更多种类多样的农产品。

    闻乐目光微动,心中被一种巨大的甜蜜充斥,这甜蜜撑得她心中酸酸的,涨涨的,闻乐没忍住,眼眶就是一红。

    闻乐无法说清心中的感动,她也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过周考对她的爱和包容。

    世界上最大的幸福大概就是你因为你喜欢的人而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而你喜欢的人又站在你的身后无条件的、全力地支持着你。

    原来周考忙了这么久,真的是在准备这个惊喜。

    她当初做这件事,家里人都支持他,都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孤独,也会觉得迷茫,而那些鼓励与支持的作用实际上并没有闻乐以为的大。

    但周考此举就像是给了闻乐一支强心剂,给了闻乐一份保障,告诉闻乐他始终都站在她的身后,大胆放手去做,这大大驱散了闻乐心中的那种孤独感。

    闻乐红着眼眶看向周考,“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

    周考笑道:“喜欢吗?”

    闻乐没说话,半晌憋出一句,“周考,你这波恩爱秀得也太高调了吧...”

    的确,笔尖那篇声明非但没有抹掉闻音的影响以凸显企业响应国家号召的社会责任感,反而在里字里行间都充斥这对闻音的吹捧,似乎官方这次的更新调整就是为了闻音一般。

    周考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你发现了。”

    闻乐双手环着周考的腰,靠在周考怀里,轻轻地蹭了蹭周考的胸膛,嗔道:“我还不知道你。”

    周考摸了摸闻乐的头,“其实这也是为了支持了女朋友的事业。”

    闻乐轻声叫了一声,“周考。”

    周考低低应了声,“嗯。”

    闻乐笑着把周考扑倒,兴奋到声音都有些尖,“但是我要说,你这恩爱秀得可太帅了!”

    说着压在周考身上附身就吻了上去。

    周考的手抚着闻乐的发,霸道地入侵,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口中都带着的红酒的味道,薰得两人微醺,沉迷在彼此的温柔和热烈中,不可自拔。

    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闻乐身上有些热,胸前刚被扣上的两颗扣子又被闻乐解开。

    周考本就呼吸沉重,看到闻乐俯下身而露出的浑圆雪白,更是呼吸一紧。

    微醺的酒意让闻乐有些大胆,喘息和轻吟掩盖在电影音效之下,这越发放纵了闻乐的大胆。

    闻乐学着周考的模样,附身在周考锁骨上落下一吻,似乎不甘心一般最后又印下一排齿痕。

    周考呼吸愈加粗重。

    闻乐被周考的衬衫衣领阻挡于是干脆直接解开了周考衬衫的几颗扣子。

    周考突然攥住闻乐的手,声音沙哑,“你确定还要继续?”

    或许是被氛围所迷惑,闻乐顿了顿,红唇轻抿,凑到周考耳边挑衅道:“你确定还能忍?”

    说着看了周考下身一眼。

    周考眸色加深,松开了钳制闻乐的一只手,闻乐慢慢地解开了周考的一颗扣子。

    她看上去淡定,实则心中也慌得一批,心口小鹿乱撞,口舌发干,可既然放了狠话,就不能后退。

    闻乐心中既紧张,又带着一种难言的兴奋。

    闻乐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周考的一粒扣子。

    周考在闻乐身下实则掌握着节奏,他火热地目光看着闻乐,命令道:“继续。”

    闻乐心紧张得狂跳,被这声‘继续’苏得手都一颤,伸手解了几下没能解开。

    周考也不去帮闻乐,只是紧紧盯着闻乐。

    闻乐被周考看得越发心慌,干脆伸手捂住周考的眼睛,然后深呼一口气,低头含住了周考衬衫扣子,灵活的舌尖一卷,扣子解开。

    周考只觉什么柔软的东西扫过他的胸口,头皮一麻。周考忍无可忍地翻身压在闻乐身上,“还是我来吧。”

    话落吻上闻乐的眼。

    闻乐闭上眼,一切感觉都被放大,呼吸声,亲吻声,还有身上属于周考的火热触感。

    闻乐心里的小鹿一直乱撞,紧张地攥住沙发的一脚。

    闻乐只觉得自己像是飘在云端,迷迷糊糊间听到周考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

    “闻乐,我们订婚吧。”

    次日清晨,闻乐醒来,看到身边靠在床头看平板的周考,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闻乐脸一红,接着就觉身上一阵酸疼,想起昨晚没完没了的某人,就恨得在周考身上掐了一下。

    周考轻嘶一声,转身看向闻乐,笑道:“大早上火气这么大,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个早安吻。”

    闻乐瞪他一眼,“想得美!”

    话落才发现嗓子沙哑,不由又拍了周考一下,只是她身上软绵绵地没有力气,这一下轻飘飘的。

    周考拉着闻乐手,在闻乐手上落下一吻。

    闻乐拿出手机看了眼,已经上午十点,看到微博推送的通知,想到昨天周考准备的惊喜,又打开笔尖看了看,看到那新增的一栏,心中仍旧十分欢喜,似乎连带着对周考的气也消散了。

    不由问周考,“你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个板块的?”

    周考道:“自然是为了方便我女朋友带货。”

    “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个?”

    周考道:“不止。笔尖最近正在关注一家物流公司,打算通过收购这家物流公司,做笔尖自己的物流。若是想要那些山区的商品流出,交通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问题。等笔尖成立了自己的快递,会主要针对对那些山区复杂地形做方案,方便商品运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那些商品顺利流入市场。”

    闻乐心中感动,原来周考想得比她还多,可见周考不只是想给笔尖一个好名声,也更不是单纯为了秀恩爱,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做好这件事。

    周考是真的懂她,并且认可她的想法,闻乐突然庆幸,茫茫人海,她能遇到周考,“周考,能遇见你真好。”

    周考笑道:“能遇见你才是我的福气。”

    周考看着闻乐,低声道:“你知道的,周家男丁多从政,而我也不会违背父亲的期望。”

    “我会继承周家一脉相传的抱负,而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发觉,你的很多想法都与我的规划不谋而合。我何其幸运,能遇到这样优秀的你。”

    闻乐愣了愣,周考真的要从政?那笔尖...

    周考似乎能读到闻乐心里的想法一般,道:“笔尖是我第一个项目,就像是我亲手带大的孩子一样,孩子的爸爸只能把孩子安心的交给孩子的妈妈,你说对吧。”

    闻乐心中有些震惊,“你说什么?”

    周考是说她想将笔尖交给...她?

    周考道:“我从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天,就不认为我们会分开。我们三观相同、能力相匹配、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我们彼此为对方所吸引,哪怕过去了三年,依旧只能为彼此心动。”

    “我们的灵魂彼此契合,世上在没有如此般配的灵魂伴侣。”

    “我从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就想和你走过一辈子。”

    “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感受到,我们彼此之间合拍的频率,并不只是因为热恋期分泌旺盛的多巴胺所导致的,我最懂你,你也最懂我。”

    “如果孤独是一种毒,那它在世上就只有一种解药,而只有我才能化解你的孤独,同样也只有你,能化解我的孤独。”

    “我知道你会喜欢笔尖的,我也知道你会喜欢做笔尖的过程。”

    “笔尖大概是我亲手准备的一份聘礼。”

    闻乐呆若木鸡地看着周考。

    周考看着闻乐,突然道:“你不会不记得昨天答应过我什么吧?”

    闻乐想到昨晚周考说得话,心中一跳,有些紧张,却故意做忘记这事的模样,“什么事啊?”

    周考眼睛眯了眯,怀疑地上下打量闻乐 。

    闻乐眼神飘忽,不与周考对视。

    周考撩起闻乐的一缕发丝,道:“你知道我们家规矩严...”

    闻乐心道:我不知道啊。

    周考继续道:“既然我不守规矩被你拿走了清白...”

    闻乐:what

    周考:“那势必得娶你了。你看着办吧。”

    闻乐:看着办?!!

    闻乐轻咳一声道:“我爸爸可能会想要入赘的女婿。”

    周考的声音透着一丝危险,“所以你同不同意订婚?”

    闻乐轻咳一声,“也不是不可以?”

    周考:“嗯?”

    闻乐道:“好啦好啦,对你负责。”

    周考笑着亲了闻乐一下,“回去给你补钻戒。”

    闻乐道:“但是入赘...”

    周考耸肩,“我倒是不介意,只要能娶到你,让上一辈自己去争吧。”

    “未婚妻要紧。”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