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有幸 > 第48章

第4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容纯到了录制地点, 没再管网上的事,和节目组人员接洽后,录了一整天的节目。

    虽说是慢综, 但做游戏一点不轻松。晚上才回到节目组订的酒店。

    这还没完, 节目组说要采访一下她,每个飞行嘉宾都要录。容纯只能和导演一起回房间。

    她推开门,看到林嘉树坐在床上, 房间没有大床, 只有两张单人床。

    “回来了?”

    “……”

    容纯和导演、摄像站在门口。她嘴角扯了扯,忘了早就把房卡交给林嘉树这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导演托着下巴:“其实……你们一起入境会更好。”

    容纯翻着眼睛:“他出场费很贵的。”

    导演只能叹息:“那算了, 你和裴老师还有琴琴一起采吧。”

    他们刚要走,林嘉树起身让地方:“我去买东西,你们继续。”

    采访也就十多分钟, 导演组的人出去后,林嘉树随即就进来关了门。

    她看他裤子口袋里多了一盒东西, “你还真买东西了?”

    容纯以为他只是找了个借口而已,但转念一想, 他不会买烟了吧。

    摊出手心:“把东西给我。没收。”

    林嘉树将东西拿出来, 扔给她。

    容纯稳稳接住, 展开一看, 原来不是烟, 无语片刻, 又扔还给他,去浴室洗澡。

    今天容纯累得没精力多说话, 还好房间有两张床,她挂起免战牌,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时, 她已经错过了定好的航班。

    林嘉树坐在她床边:“方圆已经把你机票改签到下午的,你还可以多睡一会儿。”

    酒店的床没自己家住得舒服,容纯虽然想睡个回笼觉,但更想回家。

    于是迷迷糊糊地坐起来,退房后和林嘉树一起去机场。

    候机过程,为了避免像昨天那样被粉丝围堵。容纯把口罩墨镜都戴上。

    “能看出是我吗?”

    林嘉树:“能。”

    容纯从包里翻出一顶渔夫帽:“现在呢?”

    “还是能。”

    容纯不信邪:“真的么。”

    林嘉树不以为意:“作为你的第一粉丝,你化成灰我也认得。”

    “……”

    问了等于白问,容纯懒得再折腾。

    林嘉树收起笔记本:“怕什么,我又不会离开。”

    容纯心想也是,靠在他肩膀,过了会儿,还真有个姑娘过来要签名。

    “悠悠……是吗?”

    容纯坐直上身,表现自然,接过她的签名纸笔:“你也这趟航班?”

    姑娘激动得脸都红了,小声说:“对呀对啊,没想到这么幸运。”

    她眼睛不知道看哪,一会儿瞅了瞅容纯,一会儿瞄了瞄林嘉树,看样子是个CP粉:“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

    “……”

    容纯看了眼林嘉树,他抬眉哂笑:“问你呢。”

    在姑娘期待的眼神下,容纯指了指林嘉树:“误会了,他是我保镖。”

    姑娘拿了签名,给了林嘉树一个加油的眼神,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林嘉树:“所以我什么时候能转正?”

    她重新靠在他肩膀上:“看心情。”

    登机时间一到,俩人进去检票。

    飞行时间大概两小时,容纯点开一个电影,看了开头有些无聊,慢慢睡过去。

    隐隐约约中,头上的灯被人按掉。

    时间过得有点漫长,容纯是在一阵颠簸中转醒,以及耳边一片嘈杂,还有空姐广播的声音。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了落地时间,她伸个懒腰。看到旁边的林嘉树依然在看一本书,是飞机提供的外国小说。

    他看她醒了,解释说:“遇到气流,飞机可能会晚点。”

    容纯经常坐飞机,也习惯了。

    但没过多久,飞机后座传来一阵阵小孩子的哭声:“妈妈,飞机要掉下去了。”

    小朋友的家长劝了几句,没有效果,反而哭喊起来。

    容纯被吵得心慌意乱,塞上耳机也无济于事,过了会儿,她心里也没了底,拽了拽林嘉树:“你说……我们真的不会落不了地了吧?”

    “这是不可能的。”林嘉树翻过一页书,“理论上来讲,飞机没油了自然就会落地。”

    身后的小朋友听到这句话,哭得更厉害。

    “……”容纯,“你一点也不害怕?”

    “没有人会不怕死吧,只是我又不会开飞机。”林嘉树手指又翻过一页。

    容纯看他这么镇定,跟其他人不是一个画风:“林嘉树,如果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你有没有什么后悔的?”

    “当然有,而且很多。比如说……”林嘉树合上书,看着她,“我昨天应该和你睡一张床。”

    容纯暗暗踢他一脚,小声说:“……后面还有小朋友。”

    “他哭那么大声,听不见。”

    林嘉树握住她的手,发现她指尖冰凉,真的有点紧张:“虽然我一直说结不结婚无所谓,但其实我做梦都想。”

    容纯没想到他忽然说这个话题,“我爸爸不同意。”

    “那我只能……”林嘉树想了想,“去你家偷户口本。”

    容纯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被逗笑了:“你真能偷到?”

    他反而问道:“这么说,如果我能拿到,你就答应嫁给我?”

    “你这是求婚?在这?”容纯撇嘴,连个钻戒都没有,和她幻想中的求婚场景也差太远了吧。

    “等我们落地,给你补回来。”

    容纯看着他们交握的手指上,林嘉树一直戴着她送他的戒指。莫名的,心里被一种平和的力量安抚。

    飞机又有一些颠簸,其他旅客也开始骚动,空姐过来让大家保持镇静。

    飞行途中一旦出了问题,除了保持安静听从指挥,还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放在平时,容纯肯定也要被吓哭,但林嘉树就是一颗定心丸,他就算什么都不做,她也觉得安心。

    直到飞机安全降落,舱内的旅客才松一口气。下了飞机才知道,今天出行确实出了点问题,但也在机组人员的控制范围之内。

    由于飞机晚点,再加上小道消息满天飞,来借机的人挤满了出口。

    他们走的是vip通道。林嘉树托着她的行李箱,速度很快地往外走。

    “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容纯都快跟不上了。

    林嘉树头也不回地说:“当然是去找你爸要户口本。”

    “你刚刚不是逗我的?”

    “谁拿这事逗你玩。”

    “……淡定点,我不想去警局捞你。”容纯可不敢保证老爸会对林嘉树心慈手软。

    “再晚一会儿怕你反悔。”

    他们走得已经很快了,容纯没来得及做变装,被几个路人认了出来。

    但他们只来得及惊呼一声,林嘉树就带她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跑步带起的心跳,还是被林嘉树急迫的态度感染,容纯只觉得心口的悸动完全失控。

    芸陵市的天空正如他们初见时的那样,阴雨绵绵。只是,眼前男人的背影,已经从年少时的单薄变得宽阔挺拔。

    这期间,她喜欢过,离开过,纠结过,但有一点一直没变过——未来,她也想和他一起走向终点。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但是……就停在这吧。之前说了要放结局,已经晚了几天,不想再拖了==

    以后可能会修一修,虽然nobodycares。

    拖延的原因除了卡文,还有就是前几天摔了一跤,以五体投地的姿势给生活嗑了个头,膝盖肿了手心破了脸也在几个路人的眼前丢没了,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当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这次我不立任何flag,番外随缘更。

    最后就是,如果我还写现言的话,下一本《溏心陷阱》或《星河赠》二选一,打算全文存稿了。喜欢的话点个收藏,不喜欢咱就有缘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