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骄纵?我宠的 > 第57章

第5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生日宴会进行过半, 宾客们就见傅以曜跟顾南奚携手走上台。

    傅以曜这人除了在顾南奚面前,或者说在家人面前偶尔收敛锋芒,在外向来是一副倨傲骄矜的模样。

    他不仅有着身高上的优势, 气场更是强大到足以俾睨众生。

    就像此刻,还未发言, 已经让人情不自禁地臣服。

    音乐声停住后, 谈话声也渐弱, 慢慢就趋于安静了。

    傅以曜先是低眸看了眼顾南奚,嘴角勾了勾,然后才对着话筒开口说话。

    “今天很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莅临我、小奚还有博延的生日宴会, 我很感谢命运的安排, 让我没有一次错过小奚的生日, 而且接下来的每个生日,我们也将一起度过。”

    虽然是早就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是亲口听傅以曜说出来,下面还是一片哗然。

    顾南奚眉目生辉, 笑意盈盈地接话道:“没错, 我们两个要结婚啦!”

    由邵闻逸带头, 欢呼声几乎掀翻屋顶。

    傅以曜跟顾南奚相视而笑, 眼底泛着流光溢彩, 仿若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

    一阵欢声笑语过后, 傅以曜又讲道:“明天我们两家就会向外公布这个喜讯,请帖不日便会送达各位的手里, 还请到时早点来。”

    “什么时候啊?”邵闻逸高声笑道。

    “等小奚先毕业。”

    邵闻逸又打趣道:“小傅总好本事啊,拐带在校生。”

    傅以曜淡笑地睨他一眼:“你是出于什么底气说这句话的?”

    站他旁边的余慢慢娇嗔地瞪他一眼,低声警告:“你不要添乱,你斗得过傅以曜?”

    邵闻逸讪讪一笑:“好, 我听你的。”

    后半场气氛更显浓烈,推杯换盏,衣香鬓影。

    今天的傅以曜对于敬酒算得上来者不拒。

    他的酒量深浅无人晓得,在众人齐齐敬酒的情况下,他依然能够面不改色。

    只是顾南奚见这架势微微有些蹙眉,她并不想扫兴让傅以曜别喝酒,尤其今天这样的日子,但是那些人这么灌他,是在打击报复吗?

    在又一波人过来敬酒的时候,顾南奚按住了傅以曜的手腕,低声警告:“我可不跟酒气熏天的人睡觉,你自己看着办。”

    傅以曜深邃的眼眸因为酒意有几分微醺,看着平易近人了许多,不适往日透着淡淡的疏离。

    当然那份疏离在顾南奚面前是完全不存在的。

    他半起的身体复又坐了下去,懒懒散散地对人说道:“今天差不多了,就到这儿吧。”

    这是开始拒绝了。

    来人很识趣,微笑道:“那改日还请小傅总赏个面子。”

    傅以曜摆了摆手,算是答应。

    顾南奚眸底有几分愠意,像是在气他胡乱喝酒,毕竟酒这东西喝多伤身,要真是应酬免不了就算了,可是以傅以曜如今的地位,谁敢强迫他?

    还不是他自己今天不克制。

    高兴也不能这样。

    顾南奚:“我让服务员给你倒杯水。”

    “想喝你煮的醒酒茶。”傅以曜态度乖顺得像个挨训的小孩。

    “你不是不喜欢喝吗?”

    “我只是不喜欢喝别人煮的醒酒茶。”

    顾南奚看了他一眼,见他眼里流淌的复杂情绪,瓮声瓮气地应了句:“知道了,回去给你煮。”

    傅以曜:“算了。”

    “怎么又算了?我跟阿姨特意学过的,不会让你的口腔跟胃受苦。”

    “不是。”隐匿在桌布下的手蓦地被傅以曜握住,耳畔响起他略显低哑的声音,“今天我们住酒店。”

    顾南奚突然抬眸,有几分不解:“为什么?”

    “拆你这份精致的礼物,需要一个好的氛围,今天我们两家都不方便。”

    顾南奚愣怔了几秒,瓷白的脸颊倏然红透。

    她怎么像只单纯的小白兔,一下子就跌进了猎人给设好的陷阱里啊?

    傅以曜粗砺的指腹漫不经心地摩挲着顾南奚的手腕,那里肌肤的温度仿佛迅速地升高,变得灼热无比。

    顾南奚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此刻会是这种心绪紊乱,慌张无措的局面,像个第一次被男朋友拐到酒店开房的少女。

    这样不安定的内心迫使她想从傅以曜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只是手腕在他掌心转了转,不仅没能成功摆脱他,还间接使他的拇指在她手腕摩擦了一圈。

    因这摩擦而引起的酥麻使得气氛平添了几分暧昧。

    顾南奚抬起下巴想要警告他,只是娇软的模样丝毫没有攻势,低哑地开口:“你把我的手放开。”

    傅以曜眼底有些许暗涌,不加掩饰的情绪还带着几分侵略意味,类似捕猎前的征兆。

    但是几秒过后,所有情绪又都被他敛了起来。

    顾南奚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听傅以曜说道:“你去跟我们爸妈说,说我喝多了,我们先走。”

    顾南奚:“你怎么看都不像喝多了吧?”

    “要不然我赖在你身上,表演一出醉酒?”

    “我可不陪你丢脸。”

    傅以曜:“快去。”

    顾南奚红着脸,有些不甘不愿。

    让她撒谎骗人就算了,目的还是满足他的口腹之欲,她多吃亏啊。

    傅以曜哪能看不出她挣扎的心理,低沉的嗓音近乎蛊惑般:“小奚,今天是我们一起的第一个生日,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顾南奚之前觉得讲仪式感是那些酸臭情侣闲的没事做折腾出来的臭毛病,可是当傅以曜将这些仪式感用到她身上后,才知道这样的臭毛病她稀罕。

    饶是傅以曜嘴里的话不过是好听的借口,可依然觉得好像错过了,人生就会添一桩遗憾的事情般。

    顾南奚向沈幼琪跟苏温瑜阐明了情况,看见两人笑得别有深意,也只能厚着脸皮故作镇定,不泄露丝毫的羞赧。

    傅以曜已经开好了房间,从口袋里将房卡拿给顾南奚。

    电梯的镜面照出两人站在一起的身影,同样是精致打扮,有种说不出的般配。

    顾南奚:“你早就计划好今天在酒店过夜了?”

    傅以曜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你怎么没事先跟我说?难道还怕我不答应?”

    “没有怕你不答应。”

    顾南奚脸颊微红:“你凭什么这么笃定?我一定会答应你?”

    傅以曜低眸轻笑:“对啊,你一定会答应的。”

    顾南奚:“……”

    看来她答应得太随便了。

    傅以曜摸了摸她的脸颊,低低地说道:“不过是怕早点跟你说了,你是现在这副模样。”

    “我现在怎么了?”

    傅以曜上下打量她,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羞涩,又带着点娇嗔,稍微精明点的人都看出你在想什么。”

    顾南奚:“……”

    没能修炼得跟他一样喜怒不形于色,真是对不起他是吗?

    电梯一直到达六十几层,顾南奚迈出电梯的步伐微顿,傅以曜侧过脸颊看她,眼里有几分笑意:“小奚,你现在像极了第一次跟男朋友开房的小姑娘。”

    谁说不是呢?她自己也这么想。

    可没办法控制自己扭捏的情绪啊。

    傅以曜:“或者我抱你?省时省力。”

    “走吧走吧。”顾南奚闭了闭眼,干脆拉着他一个劲地往前走。

    顶层就只有一间总统套房,所以无需辨认,顾南奚也知道房门在哪里。

    房卡被她紧捏在手心,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开了门。

    临江而设的酒店,将最好的视野都献给了这间总统套房。

    巨大的落地窗前灯火辉煌,就像繁星无限蔓延,将晦暗的夜晚点缀得明亮无比。

    光线从外投射进来,即使不开灯也能将房间看得一清二楚。

    奢华的装修,连角落都像在透着人民|币的气息。

    傅以曜从顾南奚的手里拿过房卡,然后插入卡槽,偌大的房间骤然亮如白昼。

    而随着清晰的还有傅以曜的脸部轮廓,顾南奚抬眸就撞见了他投射而来的眸光,幽深危险。

    她的脚步本能地往后退了退,却让自己的腰落入了他微硬的臂弯里,像是早有图谋似的。

    傅以曜姿态懒散,手指在她腰间捏揉了下,顾南奚身体忍不住一软,他又顺势将她搂入怀中。

    傅以曜:“投怀送抱?”

    就像落入陷阱的小动物能灵敏地察觉到危险,顾南奚开口道:“要不然先去洗澡?”

    不知道是不是气氛使然,顾南奚觉得声音都不像自己的了,甜腻得过了头。

    “穷讲究。”傅以曜的嗓音喑哑得厉害,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今天接触了这么多人,身上混杂着烟味,香水味这些难闻的气味,我没兴致做的啊。”顾南奚尽量表出自己的不满。

    傅以曜靠得她很近,带着凉意的嘴唇在她耳畔周围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呼出的气息偏偏又湿热,就像冰火两重天似的反复折磨着她。

    顾南奚身体有些发软,双手攀着他的肩,微喘着制止:“傅以曜,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别装醉。”

    都在她面前装过几次醉了,她信他个鬼。

    傅以曜不容拒绝地捧住她的脸颊,从耳廓又慢慢地吻到唇畔,沉哑低语:“先让我解解馋。”

    顾南奚:“……”

    解什么馋?她是什么可口的食物吗?

    只是他强势逼人,何况她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便从善如流地遂了他的意。

    可说是解馋,他却又像饿了几天的豺狼似的,重重地攫住她的唇舌,如疾风骤雨似的让人无法喘息,强势地将他的气息往她身上渡。

    半晌过后,顾南奚颤颤地睁开眼睛,只见傅以曜一贯沉敛的眼里像是有一抹浓色缠绕,将她紧紧地笼罩,无路可逃。

    在她出神的间隙,傅以曜蓦地将她拦腰抱起,顾南奚昏昏沉沉地像是坠在半空,没了任何依托,唯有攀住他的肩膀。

    浴室里水雾氤氲,潺潺水声中像是混杂着难忍的呜咽喘息,久久不断。

    **

    翌日醒来的顾南奚,周身尽是运动过度的难受,混沌的意识慢慢地开始清明后,脑海里不由自由就回放着昨晚荒唐的画面。

    要不是傅以曜的酒是跟别人从同一个酒瓶里倒出来的,她真怀疑他喝的是壮阳酒!

    体力惊人得过了分吧!不是说喝了酒的人在这方面会显得力不从心吗??他哪点像??

    从浴室到落地窗前,又从落地窗到床上,她都记不得被折腾了多久。

    可看着他褪去了冷峻跟攻击性的睡颜,那点愠怒又被吞回了肚子,然后烟消云散。

    她哪怕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抗拒,傅以曜都不至于这么过分,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纵容了他。

    这可能就是出于爱人的立场吧,想让他开心,尽可能地满足对方的需要。

    顾南奚伸出手指描摹着他俊美立体的五官,这张毫无死角的脸完完全全长在她的审美上,不能怪她这么喜欢。

    “昨天还没满足?”一道慵懒带着沙哑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骤然响起。

    顾南奚用手挥开他的脸,“一大早就不说人话。”

    “不早了,起来吃中饭恐怕都迟了。”

    顾南奚惊愕:“几点了?”

    “大概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了。”

    顾南奚:“……”

    这大概就是一夜放纵的下场,晨间的美好时光就这么虚度了。

    傅以曜倾身嘬了下她的嘴唇,低哑地问道:“我抱你洗漱?”

    顾南奚没好气地睨他一眼,“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昨晚你怎么不稍微克制一点?”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克制不住。”傅以曜回答得理所当然。

    还光荣上了是吗?脸皮真厚。

    享受过了傅以曜殷勤的洗漱服务后,他打电话让人准备两份午餐送上来。

    顾南奚站在落地窗前面,俯瞰着外面的景色,白天跟夜晚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不见了斑斓的色彩,但是城市的繁华依然美得炫目。

    也难怪人们那么努力想要爬到金字塔的顶端,毕竟这样的角度非一般人能看见。

    傅以曜从身后圈住她的腰身,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耳畔,磁性的声线缓缓响起:“在想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缘分很奇妙。”

    “你是指你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被你父母指给我当老婆的缘分?”

    顾南奚:“……”别这么简单粗暴好吗?

    傅以曜将顾南奚的身躯转过来,深沉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千言万语最后只汇成了一句话:“小奚,谢谢你愿意嫁给我,我绝对会用我的余生回馈你这份感情。”

    顾南奚仰着脑袋注视了他片刻,然后伸出手臂攀住他的肩膀,踮脚吻上去。

    她并不熟稔该如何技巧性地接吻,只是凭着本能,缓缓地探入。

    正午的日光泛着橘色的光影,就这么毫无遮挡地笼罩在这对热吻的爱人上方,朦胧梦幻。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别走开,番外继续……

    预收文《已离婚,勿扰》可点进专栏收藏。

    许时念跟宋则之隐婚三年,卖得了萌,暖得了床,可终究融化不了这座冰山。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许时念终于哭着将签好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丢到了宋则之面前。

    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此时红得像只兔子,气都喘不顺,艰难地开口:“签字,离婚,谁稀罕你啊?”

    宋则之面无表情地问她:“不后悔?”

    “后悔是小狗。”

    宋则之唰唰唰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许时念那句“你真签啊?”从嘴边又吞回了肚子。

    不争馒头争口气,离婚就离婚。

    —

    众人只知金牌编剧许时念,却没人晓得其庐山真面目,直到一场颁奖典礼。

    一袭黑色薄纱星空长裙现身的许时念,挽着新晋导演的手走过红毯。

    颁奖结束,宋则之掐住许时念的手腕,将她带到了自己的车上。

    眸底深谙,嗓音沉哑地说道:“从不陪我参加颁奖典礼,为他破例?”

    “宋导,我们已经离婚,我爱陪谁参加就陪谁参加,勿扰懂吗?”

    “离婚?你说这个?”宋则之拿出那份签了两人大名的离婚协议书。

    许时念:??

    第二天两人喜提热搜,疑似僵尸号的宋则之发了第一条原创微博。

    宋则之:我老婆,有证的。

    天才导演X金牌编剧,SC。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