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玫瑰火 > 第52章 番外:花开

第52章 番外:花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爱情故事也太虐狗了……生活果然是比更狗血。”

    “你也看到那个采访了, 我靠,亏我当时站他和文茵,没想到站错了cp, 我瓜姐居然也有吃错瓜的一天……”

    两个小姑娘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正看着手机聚精会神地聊着八卦。

    其中一个戴着眼镜地指了指屏幕说道, “那些八卦都是假的啦……都是为了博人眼球的。”

    短发的那个揪着手里的史莱克, 念念有词,“也是奇了怪了……之前明明各种细节重合的都是文茵, 怎么最后变成了孟冬……”

    “什么细节啊?你说的跟真的似的。”

    “就之前啊,那个李泽祁几乎把FATAL的秀展全看了一遍, 你说一个男人没事儿盯着时装秀干什么呀, 而且他的ins更明显,跟文茵经常撞地点,天底下能有这种巧合?我都蹲他两官宣了,结果闹了半天居然啥水花也没有, 这真是我吃瓜届的耻辱。”

    “不可能啦……你说的那个模特不是已经被拍到和一个富二代了嘛。”

    史莱克的脸上重重挨了一拳,“难道我吃到了假瓜?!”

    MIST咖啡厅注重客人的私密性,空间切分严格按照标准执行,每桌之间都有固定的距离和三叠屏风。

    但八卦的声音总能从四面八方涌进人们的生活中, 无处可挡。

    咬着吸管的女人神态自若, 但抬眸的频率不少,似乎很在意对面那个人的想法。

    翟北祎将西服解开,随手搭在了旁边的榻榻米上, 唇角紧绷,自从进来,就没有松弛过。

    指尖僵持着,时不时叩击着桌面。

    黑眸顺着玻璃杯的反光向后撇去, 八卦的年轻女性聊得面色都泛了红,似是很激动。

    毫不关几的八卦倒能让人这么关心,网民的娱乐至死精神,也算让他见识了一番。

    略带不爽,他抬眸盯了一眼文茵,咖色的小西服披在肩头,两根细细的吊带贴在她的锁骨两边。

    俏丽又有一点性感,更不爽了。

    话音沉沉,“衣服穿好。”

    目光夹着些许警戒,叫文茵一抬头,瞧得有些错愕。

    后知后觉。

    她募地抿唇低笑,睁着眼,无辜极了,“你在吃醋啊。”

    翟北祎的指尖动了动,“手机拿来。”

    “啊?”

    “手机。”

    稍微有点不明所以,文茵好奇地看着他滑开自己的屏,那是之前刚录入的面部解锁。

    他拇指一滑,就切到了微信里,目光梭巡,片刻后,视线停在了一个地方。

    “怎么了?”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翟北祎垂着眸,凝神看着那处,并未立刻答话。

    心里隐隐察觉到了他在看什么,文茵从沙发上起身,肩头上那件做宽的西装沿着她的曲线,滑落了下去。

    窈窕的身影一下晃到了对面,鸢尾花的后调钻入了翟北祎的鼻尖。

    他轻嗅了嗅。

    立刻熄了屏。

    文茵眼尖地瞧了一眼,便夺回手机,“你干嘛啦。”

    翟北祎抬手端起杯子,“没干什么。”

    语调波澜不惊,但抿唇的时候刻意回避了她的目光,分明就是有鬼!

    她立刻滑开屏,在最近使用的app里最近的一个,打开了微信。

    埋着头,她翻开自己的朋友圈,第一个动态,是小乌和大乌的玩闹视频。

    他好像并没有拿自己的手机,干什么坏事。

    文茵微微一松愣,又立刻起了疑心,翟北祎肯定做了什么。

    “你到底干嘛了……快告诉我。”

    玻璃杯是澄澈的白开水,翟北祎用余光瞥了她一眼,沉声道,“你猜。”

    你、你、你猜??文茵感觉自己的怒气值正在急剧升高。

    单手撑着下巴,她将手机放在桌上,飞快地翻着朋友圈里的好友和动态。

    肯定有哪里不对。

    黢黑的眸子在手机屏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缓缓开口,“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你到底干了什么。”

    “那么介意?”

    “这是我的手机诶,我难道没有知情权吗?”

    翟北祎抿了抿唇,有些不悦,“我删了你一个好友。”

    “what?你删了谁?”

    换来一记沉沉盯视。

    文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秒懂了这其中的意思。

    “你删他干嘛……后面还有工作要对接呢。”

    “你花钱请助理来度假的?”

    “……毕竟还在合作期,这样不合适啊。”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不信我?”

    有什么信不信的,怎么还上纲上线了。

    文茵立刻举手求饶,“好好好,信你,但是你把人家删了,影响FATAL了文科救火吗?”

    翟北祎低声一笑,“翟家的大门随时欢迎你回来。”

    “公司也一样。”

    让她和李泽祁合作,本来就是一个意外,要是早意识到他会是个对手,根本就不会给他存在的机会。

    还会落得现在,他气不过还得将人直接删了。

    南方娱乐的周刊卖的火爆极了。

    李泽祁和孟冬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星辉的股票一路上涨,对大盘都产生了冲击。

    这大概也是翟北祎第一次,觉得亏钱也很爽。

    大概李泽祁已经绷不住了,在朋友圈亲自发状态澄清。

    短短两个字,“不是。”

    但足够翟北祎删他了。

    心怀叵测的人,他不容许出现在文茵的身边。

    从今往后的岁月里,好与不好,他们之间都不可能有第三个人出现。

    “你不用拿了,我知道。”

    文家的宅子坐落在南城东面,物业很高档,但房子不比翟家那样阔气,是简约的新中式装修。

    文茵俯身打开鞋柜,排列的整齐的拖鞋有红有蓝。

    专属于自己的那双,整洁地摆放在最外的那层,好像还和以前一样,随时等着她回来。

    林友然交叠着双手,一时有些无措。

    那句亲热的“茵茵”,卡在了喉咙里,有点费力。

    身后的男人满目沧桑,但精神矍铄,已没有之前的病态。

    许久未见女儿,文渊却并未表现出久违的惊喜或是感动。

    父女两四目相对,很快又避开了。

    有些过去,它即使是被修正过的,但也无法填满他们缺失的那部分了。

    终究,再亲的血缘,也会有隔阂。

    再美好的希翼,也未必会得偿所愿。

    黑色的衣袖穿过了她的肩头,握住。

    低沉的音调不卑不亢,“伯父。”

    文渊双眼眯了眯,“嗯,进来吧。”

    相比较文渊的冷漠,林友然就显得热情许多。

    显然在现在的文家,她充当的是女主人的角色。

    文茵明白,接受现状是成年人应该做的事。

    她努力想要压下心头那股不舒服的怪异,却说服自己,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爸爸与妈妈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夫妻,他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男女。

    他们为孩子编织了一个童话一样的美梦,然后再亲手将它打碎了。

    或许文渊爱她。

    或许文渊的选择是为了大家好。

    但文茵,她知道,她已经不再崇拜父亲,也绝不会做出父亲那样的选择。

    从见到文渊的那一眼开始。

    文茵忽然就成长了,那股反叛世界的劲儿,消散了。

    妥协,原谅,包容。

    人们都会犯错,包括自己的父母。

    一只温热的手忽然握住了她的,林友然温和的眉眼比亲生母亲更像“母亲”。

    文茵努力笑了一下,但并不好看。

    林友然低声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茵茵,有件事,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了。”

    “嗯……其实,你爸爸给你写过很多信,但都没有寄出去,一会儿你跟我去房间,我悄悄拿给你。”

    文茵的目光在文渊年迈的背影上久久定格。

    眼眶的酸涩使她努力吸了吸鼻子,“好。”

    说完,林友然仰起头看向翟北祎,淡淡微笑,“翟先生,喝什么?”

    他单手揉了揉文茵的脑袋,抿紧了唇角,“不用了,谢谢。”

    林友然微眯起眼。

    他不动声色的,将文茵往他那里带了一点。

    好像在护犊子。

    餐桌上铺上了淡蓝色的格纹餐布,是棉麻的。

    文茵和翟北祎坐在文渊与林友然的对面,四个人里,有三个人都沉默着,气氛格外紧绷。

    “茵茵,这是你爱吃的菜,尝尝阿姨的手艺。”

    一块炸鸡翅,就这么夹进了她的碗里。

    文茵低头咬住,外脆里嫩,起酥得刚好。

    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意识到,这是文渊做的。

    惊讶地抬眸,视线穿过了四角餐桌,与斜对面的文渊撞了个正着。

    父女两心有灵犀的一眼对视,几乎直达彼此的内心,让时间的洪流在刹那间淹没成了灾。

    “爸……”她喃喃道。

    “……嗯,多吃点。”

    文茵有点难过,但还是忍住了。

    翟北祎沉默着咀嚼着香菇,但好像只尝到了一种苦味。

    被摧毁的城池,终于在荒芜中燃起了一袅炊烟的那种……苦味。

    半跪在地板上。

    文茵捏着一封拆开的信。

    “对不起,爸爸应该早点告诉你真相。”

    “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爸爸?”

    “茵茵,爸爸真的很想你。”

    文茵在心里念着,忽然感觉自己的腿上,有什么微凉的东西滚了下来。

    她发愣地抬起手,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脸上已经湿润成河。

    好像很多年都没有掉过眼泪了。

    那种在内心深处奔流的情绪,它被自己克制住了很久、很久。

    她告诉过自己,不要软弱,不要放弃,不要回头。

    但是此刻,她开始产生了另一种对立的悔恨。

    所有的坚强,都来自于她对于生活的绝望,但爱着她的人,从没有真的放弃过她。

    是不是,如果她当年稍微不要那么任性,事情就会变的完全不一样……

    她笃定了自己就是对的,自己就是最无辜最委屈的那个。

    她从小就是文渊的掌中宝,她是翟北祎的眼中星。

    她伤害了他们,去换取所谓的“独立”“自由”与“自我感动”。

    全都是叛逆罢了。

    因为得到了所有的爱,所以一往无前的叛逆。

    双手掩面。

    文茵终于觉得,这一次,她回家了。

    温热的手掌贴在她的后背,翟北祎低暖的气息淌入她的心尖。

    “都过去了,傻茵茵。”

    文茵把头埋住,声音闷闷的,“我是不是很蠢,很讨人厌。”

    “对,你是很蠢,很讨人厌,这么多年,总在我的脑中萦绕不去,让我每一天、每一天,都更后悔,后悔当年放了你。”

    她从指缝中偷看翟北祎。

    终于抿唇笑了出来,“我这么重要啊。”

    面色沉重的男人靠在门边,看着女儿和未来女婿真情告白的一幕,心里不知道哪里有点破了笋似的。

    让他有点耐不住性子,“结婚的事儿还是要过问长辈的,我女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嫁出去的。”

    翟北祎挑了挑眉。

    豁,本来闷着不作声,眼看女儿要跟人跑了,立刻就急了,他这岳父分明是吃准了文茵干不出太出格的事儿。

    一家两个牛脾气,刀子嘴豆腐心。

    他捏了捏眉心。

    怎么现在觉得,以后家庭地位低的那个,会是自己。

    头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