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男配他装凶[穿书] > 第112章 完结

第112章 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蒋义看到突然出现挡在他面前的身形,瞬间止住了呼吸。

    面前的人倒下时,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将人抱在了怀里。

    掌心摸到了一片温热,有什么液体顺着指缝流淌下去,滴落在了地上。

    蒋义盯着怀中人嘴角溢出的刺目的鲜血,眼神逐渐涣散,大脑一片空白,半天才讷讷唤道:“虎子?”

    虎子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更多的血从嘴里涌了出来。

    “别说话了,”蒋义道,周围很嘈杂,他耳朵里却嗡嗡地响着,他看到警察都赶了过来,已经卸下了薛羽珊的枪,蒋义哽咽着道,“救救他,他快死了……”

    这次救援带了医护人员来,很快将虎子抬进了救护车。

    绑架以薛羽珊的一声枪响结束,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收尾。

    蒋义浑浑噩噩地被邵炀搀着出了杂草丛,到了警方的保护中,听到邵炀喊了声“外公”,他才稍稍回过神来,抬头看去,才发现杨朔同也来了,坐在轮椅里,一双鹰眼直勾勾地盯着这边,离得很远,但蒋义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压迫感。

    蒋义终于想起了上辈子在哪里看过这样的眼神。

    上辈子他中枪后,看着邵炀跑出去,第一个抱住的人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他死去的。只是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的世界和书里的世界有关联,所以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现在才猛然醒悟他当时见到的那个人就是杨朔同。

    杨朔同多看了几眼蒋义,随即对邵炀叫了一声:“炀炀。”

    邵炀应了一声。

    杨朔同没有多说什么,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蒋义顺着杨朔同看的方向望去,才发现废楼旁边还有一批人,其中好几个是之前绑架他们的绑匪,站在最前面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头发整整齐齐地往后梳,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显得他年轻了很多。

    周围还有不少警察,但似乎没有人敢动他们。

    蒋义咽了口口水,轻声唤道:“老大……”

    邵炀侧目,握着蒋义的手紧了紧。

    “炀炀,推我过去。”杨朔同道。

    邵炀心里想着蒋义,便压低声音担心地问了蒋义:“你要一起去吗?”

    蒋义犹豫片刻,点点头:“去。”

    蒋义陪邵炀推着杨朔同,走到了老大面前。

    蒋义跟着老大干了很多年,受到过不少照顾,是他一直都很敬仰的人,因此习惯性脱口而出:“老大。”

    老大一直看着蒋义,听到蒋义喊他,眼角弯了弯,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走近后,蒋义才发现老大眼角的细纹多了许多,这几年老了不少,但看向蒋义的眼神里还带着不少的包容。

    蒋义因为当年的事心里有愧,不敢多与老大对视,便低下了头。

    杨朔同先开了话头:“好久不见,老朋友。”

    “好久不见,”老大回道,“您也算退伍了吧,这么多年了难得见你出来管事啊。”

    杨朔同回道:“您不也不怎么出来了吗?”

    老大笑了起来,似乎真的是因为见到老朋友而开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都是良民。”

    “良民?”杨朔同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外孙外孙媳妇受您照顾了。”

    老大听闻此言,瞄了眼蒋义,见蒋义耳朵根都红了,轻笑了声:“我家小孩也受您照顾了。”

    蒋义手心流了不少汗,此时紧紧握着邵炀的手,手上的水全粘在了邵炀手心里,感觉有些打滑,又被邵炀抓了回去。

    杨朔同:“我们年纪大了该养老就养老,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决定。我们两半辈子交情了,您倒是还惦记着我家小辈啊。”

    老大:“我早都不管这些事了,这些年也就跟老朋友们喝茶钓鱼打麻将,年轻人的想法我是管不住了。这次的事是家里的孩子自己决定的,我也是刚晓得,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家里的孩子还受了伤,现在也躺在医院生死未卜。”

    杨朔同眯起眼睛:“您这意思,是没插手这件事?”

    “我早就不管这些了,”老大看了眼蒋义,“几年前我家某个小孩为了见你家外孙去世了,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人老了对这些往事就特别惦记,多希望他当年能好好活着,别干这行,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杨朔同眸光暗了暗。

    老大继续道:“当年我家小孩如果没有救你外孙,你外孙可活不到今天。您看今天这事儿,也算抵了吧?”

    杨朔同:“我女儿的死,可都是因为你们。”

    “您女儿的死那是家贼未清,今天开枪打伤我家孩子的那位,你们得好好查查。”

    杨朔同皱眉:“什么意思?”

    “言尽于此。”

    这下连蒋义也愣住了,当年他抱着邵炀往外逃的时候听到身后枪声,下意识看过去,只看到邵炀的母亲倒在了血泊中,他下意识便以为是虎子开的枪。

    但现在想想,当时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但当时他记得薛羽珊好像是站在那里的,身上并没有绳子的束缚,而且她当时就站在倒下的邵炀的母亲旁边,手里有拿东西。

    那东西是黑的,正对着地上的人。

    那好像,是枪!

    蒋义思绪又乱了,忍不住发问:“那开枪的不是虎子?”

    老大看向他,眼里带着一丝无奈:“虎子这几年一直很自责,说没能保护好弟兄,他从来都舍不得对兄弟开枪。”

    蒋义喉头一梗,忍了很久才没让眼眶里打转的泪花掉下来。

    是了,他怎么忘了,虎子是弟兄们之中最看重兄弟情义的,他和虎子的关系最好,虎子绝对不可能对他开枪。

    虎子这次又为了他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生死未卜,他居然一直怀疑虎子。

    老大又道:“几年前的事也是我的失误,知道那是您外孙后我就让孩子们别动手了,但您女婿找了个心狠的情人,我家小孩还搭了进去。这回的事虽然是我家孩子接的单子,但您外孙没出事,我家孩子为了您外孙媳现在在医院躺着,我们老相识了,要不这事就算了,改日我们出来下棋,我让您两招?”

    杨朔同不屑地轻哼了声,脸上表情依旧不甚满意,但嘴里还是道:“养老归养老,底下的人都看好咯。”说完了就让邵炀推着他的轮椅往回走,不愿多说一句。

    蒋义不舍地看了眼老大,许多话堵在嘴里说不出口,最终只是深深地鞠了个躬,转身跟上了邵炀。他听到老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想兄弟们了,老地址记得回家看看。”

    蒋义鼻头一酸,慌忙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杨朔同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眼蒋义,刻意提亮嗓音:“我外孙喜欢,就不会亏待您家小孩,放心吧。”

    后面传来一串舒心的长笑:“谢啦。”

    蒋义掩面,等邵炀把杨朔同推上了车,才道:“谢谢你们。”

    邵炀俯身亲了亲蒋义的额头:“谢什么,高考结束后,你好好谢我。”

    高考如期而至,考试那天早上,蒋义早早地便起了床。

    这次分考点很幸运,蒋义和邵炀都被分在了春光,他们租的房子就在对面,不用走多远。

    说不紧张是假的,蒋义怕自己睡不好,所以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也是很早就醒来了。

    第一天考语文,他早起又把所有的必备古诗词背了一遍,心里有了着落。

    邵炀也起来了,睡的挺足的,把饭都盛上了桌,喊蒋义过来吃饭。

    蒋义手里还举着复习讲义,吃饭心不在焉的。

    邵炀:“复习还不够呢?”

    “临时抱佛脚,”蒋义道,“心里有底。”

    邵炀笑了笑,想到了一些事情,问道:“邵辕昨天幼儿园毕业了,这几天我们没空管他,怎么办?”

    蒋义刚想起这茬:“前段时间梦茹姐的网吧重新开业了,不过这两天高考网吧没办法重新开业,她追的那个医生也为了高考生,这两天都在医院加班,我昨天拜托她帮忙看着邵辕,等会儿就来接。”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说曹操曹操到,”蒋义道,“我去开门。”

    祁梦茹这次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受伤之后留了刘海,为了遮住还没有好完全的伤疤,配这一身倒是十分减龄。

    她手里拎着水果篮和一箱核桃露:“高考这附近就是车多,来的时候堵车了,”她把核桃露拎起来,“哝,你和邵炀这两天喝,补补脑。”

    蒋义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迎她进了屋。

    祁梦茹也没跟他们客气,径直去了邵辕的房间,开始叫起床一条龙服务。

    那件事情过后,警方彻查了薛羽珊,根据各种线索表明,薛羽珊就是两次绑架案的主使,也是害死邵炀母亲的凶手,法院已经受理了诉讼。薛羽珊见一切都无法挽回,破罐子破摔将她和蒋义的关系曝了出来。

    邵振垣因为接连不断的事情精神压力极大,公司名誉受损经营亏损,身体加事业的压力导致他生病住了院,更何况有杨朔同为两小辈撑腰,他对邵炀和蒋义的事情也没工夫管了。

    邵辕知道自己的妈妈犯了错,情绪很低落,接到蒋义和邵炀的出租屋里一起住后,心情才慢慢恢复了。

    邵炀的体检都过了,因为蒋义的目标是央美,他也准备填首都的公安大学,这样可以增加两人在校外见面的次数。

    两人吃完早饭就一起去了学校。

    考场还没开放,两人在校外等,碰见了马可波、唐晟景和廖弥青三人,三个人都是学霸,根本看不出紧张,抱团在一起交谈甚欢。

    马可波先看到了蒋义和邵炀,朝他们招手:“蒋哥!这里!”

    蒋义拉着邵炀走过去。

    马可波看见蒋义很激动:“蒋哥,我们讨论过了,果然大家还是想要在一起,所以决定首都见。”

    蒋义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几个人口头说首都见就能真首都见的本事,敢情所有人里只有他需要努力,但还是微笑着道:“首都见。”

    “准考证都拿好了吗?”

    “拿好了。”

    “那行,考场好像开了,咱进去吧。”

    “走着。”

    高考必下雨定论今年也守约了,第一天下午开始下,一直下到第二天考完。

    蒋义是艺术生,第三天不用考,便早早地举着伞在考场外等邵炀。

    不多时,考场外陆陆续续围满了来接考生的家长们,一把把伞相互抵着,布成了雨中五彩斑斓的画卷。

    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蒋义被家长群寄到了校门边上的角落里。

    人太多了,蒋义一个趔趄没站稳,往后扬去,后背被人扶了一下,将他撑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扭头说一声谢谢,后面却没看到人了。

    他诧异地抬起头,一眼便看见了后面有两个穿西装撑着伞站雨中的人,其中一个头发白了许多,站在他旁边的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不过嘴唇微微有些泛白,脸色看起来不是特别好,但满脸的笑意,显然心情很不错。

    两人不约而同朝蒋义比了个大拇指。

    蒋义一愣,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走了,身影渐渐被起雾的雨幕掩埋。

    蒋义心里泛酸,但这么多天以来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了。

    他朝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鞠了躬。

    没多时,廖弥青也来了,跟蒋义一起站着,等唐晟景出来。

    “叮——”

    一声清凉的铃声,宣告这届高考的结束。

    邵炀、马可波和唐晟景三人前后脚出来的。

    马可波看着两队在他面前秀恩爱的场面,垂头丧气:“你们让我这个单身狗情何以堪啊。”

    蒋义抿唇笑了笑,自然地搭上了马可波的肩:“没事儿,今天这顿我请了,我刚打电话让家里给我们留了个包厢。”

    马可波听到吃的眼睛亮了亮,但嘴里还是矫情道:“吃也挽救不了我这颗受伤的心。”

    “那你吃是不吃?”蒋义冷哼一声,“下一顿请你们可就得去首都约我了。”

    马可波立刻点头:“吃!”说完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前面去,唐晟景和廖弥青也随后跟上。

    蒋义没急着迈步,他看着前面熟悉的几道身影,不由地喃喃:“你们真好。”

    邵炀在旁边没听真切:“什么真好?”

    “没什么,”蒋义侧目,看着身旁高大英俊的某人,打起马虎眼,“我说你真好看。”

    “好看啊……”邵炀拉长了音调,突然凑到蒋义耳边压低声音说,“那今晚你可逃不掉了,你欠了我好多顿。”

    蒋义脸一下子红了,怒嗔着甩掉邵炀的手:“你满脑子除了这些还会什么?!”说完,跑了起来去追前面的人。

    邵炀不紧不慢在后面追着,嘴里打着趣儿:“还会追你啊。”

    “就你牛逼!”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历时一年多终于写完了……

    主要还是因为我的拖延症,总是很懒惰,要改!

    感谢大家的陪伴!

    收拾收拾准备开新文了,有兴趣可以去康康。

    《信息素是自来水味儿的》

    林艺添对自己最大的误解就是他以为自己是个bate,后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信息素没味儿,淡如自来水的大龄分化omega。

    其实闻不到的信息素对他来说没差,至少不会被人发现,而且他发现自己似乎对那些alpha的信息素没有什么反应,该怎样生活还是怎样生活。

    直到他遇到了他暗恋了数年的前队友贺丞楠,他发现他的发热期来势汹汹,O的身份再也隐瞒不住了。

    ————————

    林艺添被提名为最佳男配的颁奖典礼上,偶遇前队友——当期最佳男主角奖获得者,也是他以前组合里的忙内贺丞楠,并在合照时阴差阳错站在了一起。

    第二天,两人喜提热搜头条。

    贺家粉一致对外,维护自家爱豆:拒绝捆绑,三年前某人高攀不起,三年后更是望尘莫及。

    贺丞楠回复:是我高攀,勿扰林哥。

    贺家粉:o-o哥哥怎么亲自拆粉丝的台?

    不久后,两家爱豆官宣出演同一部由小说改编的AO向双男主电视剧,原著尺度不小。

    两家粉丝:beta来演omega?导演刀片警告,劝你清水,我们家楠楠还小。

    殊不知,某贺姓演员已经阅读完原著,到某些情节还会反复研读。

    电视剧播出后,网曝林艺添竟然是个O!

    众网友:林艺添不是个beta吗,什么时候变Omega了???

    某贺姓演员:不单变成了O,信息素还巨香。

    而因为电视剧大红的两位主角迷上了开直播,直播互动很甜,拼单转抽的奖品也巨诱人。

    两家粉为了奖品竟联合建起了小群,推起了分享热潮,建立了革命友谊,而两家粉也由仇视变为了真香,纷纷表示自家崽儿大了,是时候谈个恋爱了。

    某次见面会上,当问到林艺添由B变O的原因时。

    贺丞楠一笑:我干的。

    众粉:……楠哥牛逼。

    ps.

    1.受真.大龄分化,由B变O,分化时24岁。

    2.小甜文

    3.苦茶味儿Ax自来水味儿O感谢在2020-07-1700:56:42~2020-07-2000:36: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辰白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