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他眼中有流光 > 第55章

第5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叶流光就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男人。

    “我什么都没对你做!”她腮帮子鼓鼓的, 试图跟他讲道理,“明明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简拓就等着她这句话,从善如流道:“好啊, 那你去跟我妈告状,我这就把她号码给你。”

    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叶流光立刻秒怂:“我……我不要, 想起来我也对你做了点什么, 算了,就当扯平好了。”

    简拓哪是她三言两语就能轻易被说服的,手机已经拿了出来, 划亮屏幕:“我妈还挺想你的, 跟老太太聊两句, 有什么苦水也可以倒给她听,反正你说什么我都认。”

    看他那拨电话的流畅手势, 叶流光紧张得脚趾蜷缩:“不行,你别打给阿姨……”

    简拓恶劣一笑:“那你求我啊。”

    见他电话已经拨出去, 根本不像是随口说说, 叶流光心焦, 只能向恶势力低头:“我求你。”

    “不接受口头请求。”

    此时此刻的简拓完全就是个贪得无厌得寸进尺的恶霸, 站在她家家门要挟她, 眼看拨出去的电话下一秒简妈妈就会接通, 叶流光束手无策,只好跟块木头似的不情不愿地靠近, 站在他眼皮底下:“这样……这样总行了吧?”

    “求人就这诚意?”简拓态度苛刻,“你这姿势,我怀疑你又要推我。”

    “我这就跟我妈说,叶流光推她儿子。”

    电话接通了, 叶流光能清晰听到简妈妈“喂”了一声,简拓恶劣地望着她,张口:“妈,流……”

    那个“光”字到底是没滑出口,因为叶流光已经视死如归地抱住了恶霸的腰,她心里恨得痒痒的,放在他后背的手禁不住掐了他一把。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明明以前很怕他的,一口一口礼貌的“简先生”,现在竟然连掐他都敢了。

    “没事,我挂了。”

    被掐了一把的简拓也不生气,不顾他妈的莫名其妙,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叶流光迅速放开手想跟他保持距离,谁想手刚松开,他的双手已经跟把钳子似的环住她,把她密不透风地圈在他怀里。

    两个人就保持着拥抱的亲密动作。

    除了喘气和脸红,叶流光什么都做不了。

    天啊,两个人现在这姿势,还是站在她家楼底下,要是被邻居突然撞见怎么办?

    “你快点放开我,邻居看见了我就完了……”挣扎不开,她只好语气软软地请求。

    “最近有没有想我?”简拓在她耳边很轻地问。

    她的心酥了半边。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很久没见了。

    叶流光心里小小地抱怨了一下,虽然现在心口流淌着蜜糖,嘴上还是极不诚实:“我天天学习,哪有空想你……”

    “不想吗?”简拓对她的回答很有意见,手上又加了两分力道,“那就多抱会儿。”

    智商超群的狗男人永远知道怎么拿捏她……

    叶流光此刻听觉敏锐,小区里来来往往的自行车、电瓶车声在她耳中无限放大,她又败下阵来:“想的啦,你快放开我,勒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简拓终于放过她,刚放开她不过几秒,真的有邻居过来了,是叶流光家楼上的徐叔叔,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她爸爸过世后,知道他们一家子女人,有时候偶尔有需要时都会下来帮手出力气。

    “呀小光,找男朋友了?”徐叔叔见了简拓,很自然地就往那方面想。

    “不是不是……”叶流光急到摆手,徐叔叔晓得小姑娘脸皮薄,道了声“叔叔等你喜糖吃”,便乐呵呵上楼了。

    叶流□□急败坏,瞪着一声不吭就跑到她家的男人:“都怪你。”

    她真的不知道他贸贸然到她家,到底是要做什么。

    “女孩子大了,找男朋友不是很正常。”简拓眉梢眼角都是不以为然。

    “找男朋友是很正常,但找你就不正常。”叶流光微微恼怒地用食指戳他胸口,“你就没有一点大叔的自觉性吗?”

    一只大手抬起,包裹住她不安分的手指,随后放到他嘴里,惩罚地用牙轻咬一口:“叶流光你敢再叫我一声‘大叔’,会很惨。”

    “成天给我灌迷魂汤,说什么简先生是女孩的公共资产,小鲜肉根本不如我。”简拓酸溜溜的,“鲜肉和腊肉给你选,你倒是很诚实,刚才送你回家的小鲜肉是你们那个校草吧?什么时候你们走得这么近了?”

    “我要是年轻十岁,信不信我在的地方,他只能做老二。”

    “比帅这种事,我简拓到现在还没输过。”

    “他还摸你头,这是他能碰的地方吗?你这整颗笨脑袋都是我的!”

    “我才不笨!我年年拿一等奖学金!”最见不得别人贬低她智商,叶流光二话不说就张嘴开顶,顶完嘴才发现自己找错了重点,她是她自己的主人,什么时候成他的了?

    见她骄傲却隐隐透着股书呆子的憨傻味,简拓差点笑场,转身抬脚上楼,“我去找阿姨为我主持公道。”

    “喂喂你!”

    没想到简拓真的要去找她妈,叶流光心慌意乱,可是迈了几级台阶后,这种心慌又被另一种担忧所替代。

    她家这样的老小区并没有配备电梯,简拓这伤愈不久的腿虽然勉强能走平地,走楼梯就强人所难了,她家虽然在三楼,但是这么多台阶就太为难他了。

    “没有台阶,你怎么上楼啊?我求你了,别上去了。”她快步到他身前想要拦住他,对他满腔的关心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好不容易养好伤的,今天要是爬楼梯出了点什么岔子,我真的要没脸见简阿姨了。”

    “腿断不了。”简拓见她铁了心挡路,只好耐下心解释,“别拦着,找阿姨有重要的事,这事跟你没关系。”

    “到底什么事嘛?先说来我听听呀。”

    “撒娇也没用。”简拓笑了,“到了你家你自然就知道了,去,林叔把车就停在你们小区入口,把后备箱里的拐杖拿来。”

    “谁撒娇了,我说话一直这样。”叶流光羞赧地瞟了他一眼,“站着别动,我去拿来。”

    她蹬蹬蹬地跑开了,没敢让他发现自己已经脸红。

    在小区门口找到林叔,取了两根拐杖,叶流光往家跑,简拓果然老实待在原地,拐杖配合他健康的左脚,他上楼没那么艰难了,叶流光在旁亦步亦趋跟着,生怕他有任何闪失。

    反正他也读过她的信了,知道她家住房条件差,她一路唠唠叨叨:“我家里很小哦,你这尊大佛坐一会儿就赶紧走吧,我妈妈对陌生人很警惕的,就算你长得帅,她也未必欢迎你……”

    可惜事实啪啪打脸。

    她妈妈对长得帅的客人,非常热情,导致叶流光差点都快不认识自己的亲妈了。

    门一打开,她妈见到杵在门口的他俩,猛地一愣,叶流光只好硬着头皮介绍:“妈,这是简先生,之前那个私人看护的工作,服务的对象就是简先生。”

    “阿姨好,我是简拓,很早之前就想上门拜访您了。”

    简拓彬彬有礼地开口自我介绍,那张斯文精英的长相轻易博得了流光妈妈的好感,她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十分热情地邀请他进门,见叶流光跟桩子似的杵着,虎视眈眈地盯着身处陋室却丝毫没有不自在表情的简拓,流光妈妈见女儿十分没眼色,赶苍蝇似的,让她赶紧去泡茶。

    对流光妈妈来说,叶流光兼职工作的老板也过于年轻英俊了些,她搞不明白他上门的目的,便有些担心地问:“是不是我们流光给你添麻烦了?这孩子平时毛手毛脚的,要是有什么没做好的,我先替她道个歉。”

    “没有添麻烦,阿姨不要误会,流光一直做得很好。”简拓微笑着,和给他泡好茶的叶流光交换了一个眼神,“您把她教的很好。”

    两人这个透着默契的眼神,自然落入流光妈妈的眼底,到底是过来人,见女儿和她前老板之间关系挺不错,放心了,但见他们年龄相仿,又觉得哪里不对。

    想着这个简先生应该三十加的年纪,八成已经成家或是有对象了,也就没有胡乱猜疑。

    “没有就好,她以前照顾过我和她外婆,要不是有点经验,我也不好意思放她出去祸害人。”简妈妈是爽利的个性,该夸女儿的时候也不会吝啬那些夸奖的话。

    “我哪有祸害人啊。”祸害人的明明就坐在她对面,叶流光心里嘀咕,“我工作态度很好很认真的。”

    “流光她工作上没得说,我很满意。”简拓也不吝啬溢美之词,他表情真挚地望着叶妈妈,逐渐敛笑,“今天来,是想感谢您当初第一时间献血,没有您和另外一位好心人的血浆,说不定我今天就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亲口跟您致谢了。”

    叶流光完全愣住了。

    她妈给简拓献过血?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原来是你!”叶流光妈妈也愣住了,上下打量简拓后激动不已地问:“那前些年给我献血还帮我付了医药费的就是你?”

    她妈不淡定了,腾地站起来,面前的年轻人再不是普通客人,她局促又激动:“该说谢谢的是我,要不是没有简先生当年帮我们娘俩,还托田泓带话,让我一定要让流光读大学,要不是你这句话,她哭着喊着要辍学时,我差点就昏头答应了……”

    “您别叫我简先生,我是小辈,叫我小简就行。”简拓扶着简妈妈让她重新坐下,看了一眼已经呆若木鸡的叶流光,缓缓道:“叔叔是无私的基层工作者,换成任何人,看到您的家庭遇到难处,都会伸手帮忙的。”

    “当年帮您,都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其实不算什么,反而我听田泓说,您给我献血的那段时间,身体原本不好,田泓打电话给您,您却坚持要给我献血,听说献完血之后也是休养了很久,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他出院后跟田泓闲聊,田泓提起给他献血的好心阿姨,当时他还想着等恢复健康后要专程登门拜访救命恩人,没想到这个救命恩人,就是叶流光的妈妈。

    此刻心里正在翻江倒海的叶流光也在拼命回忆。

    简拓大约半年前车祸,而她终于想起来,那段时间她住校没回家,周末回家发现她妈格外虚弱,平时除了睡觉不爱沾床的她破天荒一连躺了两天,只敷衍说自己病了,但又没有具体的病症,她观察过,就是憔悴没什么精神,于是连着两天给她妈熬补汤。

    她妈应该就是那段时间给简拓献血了。

    她皱眉,禁不住责怪:“妈,献血那么大事儿,您怎么不跟我商量?”

    “躺两天就没事了,有什么好商量的,小简出事,我还能干看着?”她妈怪她不懂事,“再说你应聘上小简家做看护,你跟我商量了没?我要知道你给他工作,我得天天念着你,做事毛里毛糙,在家也就算了,出去要是丢了人,我可跟小简怎么交代。”

    简拓三两句话就已经让她妈完全站在了他这边,叶流光无语地撇嘴看天花板。

    这天晚上在流光妈妈的盛情邀请下,简拓留下来吃晚饭,流光她妈很过意不去,简拓不仅人亲自上门,之后还让司机送来很多贵重的补品,本来就是饭点,于是叶妈妈又很热情地邀请林叔留下,让叶流光在厨房做帮手,快手快脚地做了一大桌子菜。

    这顿饭氛围不错,流光妈妈虽然已经是中年大妈,但她也算大妈中的知识分子,并不讨人嫌地问长问短,更多的是关心简拓现在的身体情况,听说他睡眠不好,于是好心建议他工作不要太拼命,要劳逸结合,不要为了事业而过于透支,她突然想起来有个老姐妹就有多年的睡眠顽疾,后来不知用了什么偏方就好了,这下饭也顾不上吃了,中途搁下筷子给老姐妹打电话,还真问来一个中药的安眠偏方,流光妈妈戴上老花眼镜一笔一划记在纸上,交给简拓,嘱咐他试一试。

    简拓感谢接过,哪里敢告诉老太太,其实最好的偏方就是她宝贝女儿,抱着她能一夜无梦到天亮。

    晚饭期间,叶流光话不多,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做梦的不真切感。

    简拓竟然上她家来吃饭了,不仅没被她妈用扫帚打出去,还盛情接待,一口一个“小简多吃点”,“喜欢就常来”。

    简拓还应得特别爽快:“阿姨的菜很好吃,我以后一定常来。”

    一听自己的厨艺受到认可,她妈心花怒放,叶流光则在心里白眼翻了一个又一个。

    妈,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常来?这位大哥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你以为你的厨艺真的好到能媲美米其林大厨吗?

    有人在桌子下悄悄踢了她一脚。

    她决定好好吃饭不去理磨人的老妖精。

    又被踢了一脚。

    继续不理。

    又被踢一脚。

    这回就是没脾气的包子也要恼了,见他做坏事还一副和她妈聊得十分投机的模样,她气不过,表面埋头吃饭,其实长腿伸了过去,够到他的鞋尖,踩上去,碾了碾。

    简拓被踩疼了也不露声色,端着酒杯对她妈说:“您把流光教得特别好,我家里人都很喜欢她。”

    搞不清楚这是真心话还是纯粹只想哄她妈妈开心,反正叶流光惭愧地把脚缩回来,红着脸,乖乖埋头吃饭。

    饭毕,林叔先告辞,简拓坐了一会儿,问候了一下叶流光的老外婆,便准备走了。

    流光妈妈想送他下楼,简拓客气婉拒:“阿姨不用麻烦,让流光送我就好。”

    年轻人既然提出来,流光妈妈也就不跟着,嘱咐叶流光多帮简拓看着点路,招手跟他说“再见。”

    简拓也不急着回家,听她说附近有个河边公园,就提出去那里逛一会儿。

    叶流光隐约猜到他有话想说。

    夏夜吹凉了燥热的风,十几个大妈们伴着音乐在跳广场舞,他们也不聊天,在旁边津津有味地围观了一会儿。

    叶流光很久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人间热闹了,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突然感觉手上一热,她的手被握住了。

    她诧异地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虽然亲过,还躺在一张床上搂过睡过,但论亲手,这还是第一次。

    甚至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有男人来牵她的手。

    她呆愣地低头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幽幽地想,原来这就是手牵手的感觉,有点奇妙,而想到牵她手的男人是她的简先生,步子就乱了。

    “同手同脚了。”虽然她已经极力掩饰不自在,但还是被他一眼看穿,“第一次?”

    他指的自然是牵手这回事。

    “才没有。”感情经历一片空白令叶流光很没面子,“我幼儿园就开始跟男生手牵手了。”

    简拓失笑。

    所以上一次和异性牵手,还是在幼儿园。

    不管她满脸的窘迫,他自然而然地牵着她的手,向人少僻静的花园角落走去。

    简拓最后停在了一棵繁茂的树下,左右都没有人,很适合进行比较私人的聊天。

    他望着她如水清澈的眸,出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捋到了耳后,这才开始进入正题。

    “河边的蚊子有点多,我尽量长话短说。”

    “首先,我为之前所有不尊重你的行为,还有我骨子里的傲慢,向你道歉。”他目光诚恳,“你是个好女孩,我不应该那样对待你。”

    叶流光没想到他会亲口对她道歉,还是那么正式的表情,脑子有点混乱:“那个……道歉就不用了,你已经请我吃过炸鸡和奶茶了,我这人记性不好,吃完就什么都忘了。”

    她的善解人意让简拓更加笃信自己的选择,他柔笑,继续说下去:“我是个做任何决定前都会深思熟虑的男人,虽然那晚选择跟你睡一张床是出于冲动,但对你表白,是认真思考过的。”

    “流光,我们确实有很多不对等的地方,现阶段,也会有不看好我们的人。”

    “人的命运并不公平,我比你成功,部分原因是我比你幸运,所以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得到了更高的发展平台。”

    “你并不完全了解我,所以我要提前告诉你,我为人苛刻强势,30岁之前很有野心,30岁之后还是保持着追求更强的惯性,所以以后的我,工作还是会很拼,但比起三十岁之前,会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把我的时间腾出一些给家人。”

    “我可以不在乎另一半的出身背景,但对自己的伴侣会很苛刻,因为我跟你一样,也很现实。”

    叶流光眼中的星光逐渐黯淡。

    “我希望我的另一半能尽力追赶我,她不应该是眼里只有爱情的女人,她有独立的思想,有追求的事业和理想,有一天她可以足够自信,不需要再仰望我,我也不需要俯视她。”

    “能够彼此平视,给予对方理解和快乐,互相陪伴,才是我理想的爱情。”

    “我不确定我喜欢上你是不是出于寂寞。因为失眠的问题,养病的这半年,我确实体会到了过去不曾有过的寂寞感。而你这个时候出现了,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我听从了自己的心,那就是想要长长久久跟你在一起。”

    “我不能保证会给你一个完全没有痛苦的初恋,因为我性格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我会尽力。”他的眼中有流光,“所以,流光,你可以勇敢一次吗?把你的初恋交给我,我们共同努力。”

    “试着把初恋进行到底。”

    “这就是简拓,我从来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但未来,我愿意试着好起来。”简拓深深看着她:“流光,我给你24小时的考虑时间。”

    明明说好要长话短说,可是他还是一口气讲了那么多,像是怕她感受不到他满心的诚意。

    最后,两人面对面沉默。

    “我在上次的西餐厅订了位,还是那个位置,明天晚上六点,我会准时在那里等你。”树上一朵白色的小花掉落在她发丝上,他抬手拿掉,执起她的手,放到她手心之中,“我等你到餐厅关门。”

    ****

    隔天晚上。

    顶层旋转西餐厅,窗外的城市灯火还是如往日辉煌,同样的夜景,心情却已大不相同。

    简拓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时针已经指向晚上七点。

    他面前的位置却还是空的。

    所以,还是胆怯了吗?

    时间指向了晚上7点30分,简拓落寞得坐在窗边,偏头望着窗下的广场,还有广场上只有蚂蚁大小的人群。

    他知道她就在下面某个地方,一直坐着。

    可是仅此而已,他坐在楼顶,她在他脚下,她恐惧于那么长的距离,心生胆怯,不敢走近他。

    他怕是等不到她了。

    一个娇俏的身影突然在他面前坐下,她穿着勾勒出细瘦腰身的漂亮裙子,化了淡妆,原来的黑长直接染成了很淡的暗棕色,时尚之余,竟然比往日多了几分媚色。

    她像个轻盈的精灵,翩然落入他的世界。

    “对不起啊,做头发迟到了,理发师有点拖拉。”她朝他吐了吐粉嫩的舌头。

    简拓原本沉寂的俊脸,终于舒展,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

    “你来了。”

    “嗯,我来了。”

    “哪个理发师给你做的造型?”

    “怎么了?”

    “我想揍他。”

    “哎?”

    “算了,看在你那么好看的份上,不揍了。”

    “就是嘛,我们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已经在生死时速了,但是还是写到现在。表达的东西有点多哈。明天来改BUG。

    正式完结,养肥的同学开宰吧。后面会开始写谈恋爱的番外,这两天先休息下吧,休息两天后估计会继续高糖番外的更新,如果太甜了,请大家报-警哈哈哈哈。

    留言全部送红包哈,另外你们要不要考虑先预收下关哥的下个文《暗里着迷》,新文预收收藏要是太少下本书连榜单都没有,很惨的,请大家关爱下为爱发电熬夜都没时间带娃的扑街写手可以吗?就当对我做慈善了。跪谢跪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