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和反派女配的美满人生[快穿] > 第五十五章 替身文里的白月光(十八)

第五十五章 替身文里的白月光(十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裴渡要和云瞳结婚, 连她和她肚里不是他的种的孩子也一起养,云瞳不同意,一再拒绝,说要和聂荣结婚, 把裴渡激得心头火起, 更加铁了心不放她走, 打算从现在开始,不许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他摆明了要强取豪夺的态度, 云瞳不得不妥协。她无权无势, 与生父继母离心,早就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亲人,聂荣以前是和裴渡不相上下的豪门公子,无奈如今家道中落, 要东山再起, 真拼起来他拼不过裴渡。既然硬杠起来, 他们加起来都不是裴渡的对手, 只能另想办法。

    不过云瞳让裴渡找聂荣谈。

    裴渡当然要找聂荣“谈”!聂荣把他骗惨了, 睡了他的女人还逼他签下卖身契让他给他做白工。他对聂荣真的新仇旧恨一起来!有这样做人兄弟的吗?

    云瞳忍不住讽刺道:“你和何雪柔打得火热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他是你兄弟?”

    裴渡一时哑然,想反驳又好像无法反驳, 但又忍不住酸溜溜说:“这么快你就护着他……”

    云瞳说:“他是我的孩子爸。”

    裴渡被噎得脸色发黑, 盯着她的腹部却不敢露出一点厌弃的表情。云瞳多珍重这个孩子,为了它连爱情婚姻都可以将就。现在他正被她排斥厌烦着, 他可不想惹她生气。他能用强硬的手段留住她一时,留不了一辈子。以后他还想好好和她过下去的。

    “我才是孩子爸。”他强调, 决定从今天开始给她洗脑。他还要把这小崽子宠上天,让他以后只认他做父亲,不认其他人做父亲, 这样云瞳就哪里都不能去了。

    至于指望他和云瞳亲生的孩子,那就是个未知数,连影儿都没有,指望不上。

    云瞳没有说话,但眼里明晃晃写着两个字:无.耻。

    裴渡憋屈得要命。他堂堂裴家金尊玉贵的小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为了个女人,上赶着喜当爹的事都做了,还被对方百般嫌弃。他要什么女人没有?

    但这种想法刚升起,他看到云瞳冷淡的侧脸,又蔫了。

    就是有这么一个女人,成了他的命门,是他无法放手的。女人对于他来说只有她和其他女人。没有她,其他女人都是一个样。

    裴渡想到他为了何雪柔那个眼里只有利益的女人放弃云瞳,简直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如果没有何雪柔,他和云瞳早就相亲相爱,结为夫妇变成一家人了……

    想得太美好了,以致于看到聂荣和何雪柔,一切又回归现实。裴渡看着聂荣,火气蹭地往上冒,失去理智,冲过去就是一拳!

    聂荣当然不甘示弱。他打架可是最拿手的。两个男人就在屋里大打出手!

    云瞳怀着身孕,连忙闪到一边避开,眼神平静无波,半点都没有阻止的意思。但一偏头看到何雪柔,何雪柔正死死盯着她下意识用手护住的小腹,眼里的愤怒妒忌根本掩饰不住。

    云瞳顿时乐了。这个女人当初可是蹬掉聂荣这个丈夫,从她手里抢走裴渡的。现在她怀了聂荣的孩子,按理说和裴渡没有关系,但何雪柔却恨上她。要知道当初裴渡一边和她同床共寝,一边又和她纠缠不清,她都没有对她产生过如此激烈的情绪。

    何雪柔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爱着的一直是聂荣?

    如果不知道,那等她幡然醒悟的时候,事情却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她得多痛苦后悔?

    简直是——活该!

    云瞳一想到那个场面,立刻觉得身心舒畅。

    像裴渡和何雪柔这种人,就该得到报应。特别是何雪柔,既然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就要有被反噬的觉悟。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云瞳不禁对何雪柔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居高临下的意味,和之前何雪柔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何雪柔脸色一变,手握成拳。她觉得云瞳在向她示威炫耀。而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从云瞳手里把聂荣抢回来。但这并不容易。聂荣非常重视期待云瞳肚里的孩子,为了孩子连婚姻都可以让步。她那么伤心地求他,他都没有松口。

    如果她之前能怀上孩子就好了,那样无论她做了什么,看在孩子的份上,聂荣都不会和她计较。但以前她为了保持身材不愿生,使得她如今手上没有一点令聂荣屈服的筹码……

    这时聂荣和裴渡打得差不多,双方脸上都挂了彩,裴渡的伤看起来严重一点,一只眼被揍得肿起来,但他眼里全是狠意,咬牙切齿说:“聂荣,云瞳是我的,如果你不放手,我们不死不休!”

    聂荣说:“不可能,她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裴渡立刻反驳:“她和孩子都是我的!”

    聂荣挑起眉,看向云瞳示意了一下。云瞳冷笑说:“裴渡,你别自欺欺人。你这样主动戴绿帽,还要不要脸?”

    裴渡说:“你比脸重要多了。瞳瞳,你根本不爱聂荣,为了孩子和他结婚,你委屈的到底是谁?父母不相爱,孩子能幸福吗?”

    云瞳说:“我也不爱你了。”

    裴渡一滞,心口发痛。虽然他知道云瞳也许是在说气话,但他依然有些承受不住。他固执说:“我爱你就行。做父母的,感情好也很重要,至少有一方是爱的。”

    云瞳不说话,看着聂荣,一副由他做主的态度。

    聂荣说:“云瞳怀的是我的孩子,她会成为我的妻子。”

    裴渡撂下狠话:“聂荣,你要别的,我可以给你,但瞳瞳和孩子不行,除非你想和整个裴家作对。”

    聂荣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事关妻儿,他挺身而出,“那你可以试试看。云瞳和孩子,我是要定了。”

    云瞳淡淡说:“聂荣,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和你共同进退。我什么日子都可以过。”

    这是一记无形的耳光打在裴渡和何雪柔脸上。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但何雪柔做得出那么多事,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她很快恢复正常的脸色,对云瞳说:“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我和裴渡根本没什么,他一直爱着你,想着你。”

    聂荣他们三个不约而同瞪着她。事情发展到今日这种地步,说她是始作俑者都不为过,亏她说得出这样的话!

    何雪柔不受影响,继续说:“我们只是一时被以前的感情蒙蔽了,没看清自己的真心。直到失去了,我们才明白。我爱的也不是裴渡,而是……”她深深看着聂荣,眼眶微微一红,喃喃说:“都是我的错……把一切弄得一团糟。”

    如果聂荣他们不是早看穿了她唯利是图的本性,她这一番表演真的极为打动人。即使明知她是做戏的,但互相知道底细,也是在演戏的其他人,心里都有所触动。因为她完全说对了他们的真实心态。

    裴渡可不就是失去了云瞳才发现自己不能没有她吗?他连喜当爹都不介意了,一心一意只想挽回云瞳。他说他和何雪柔清清白白,云瞳不信他,

    何雪柔对聂荣的感情,她自己甚至不自知,但连云瞳都看出不对了。而不管何雪柔自知不自知,她想挽回聂荣,也不妨碍她说出这般动听的话。

    再说聂荣和云瞳,裴渡和何雪柔在一起时做了什么,他们是知道一些,知道两人没有真的发生过关系。不然他们也不会再要他们了,嫌脏。但何雪柔亲口澄清了,他们谁心里不舒服一点?

    聂荣和裴渡都是男人,和何雪柔始终有着情谊,闻言心里都对她软了一点,唯独云瞳冷笑:“你现在才说这种话,有什么用?”

    何雪柔泫然若泣:“我只是不想错误继续延续下去……”

    见云瞳面露讽刺,裴渡立刻剖白:“瞳瞳,我是真的爱你……之前是我做错了,我诚心希望你原谅我。”

    聂荣和何雪柔都看着他,聂荣眼里带着嘲笑,何雪柔的眼神有些复杂。和裴渡“在一起”的时候,他一惯心高气傲,从来不肯迁就她,对她低头。但对着云瞳,他却低到尘埃里去了。

    裴渡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再梗着脖子就要失去心爱的人了,别说只是认错,就是要他下跪,他都愿意的。

    云瞳说:“怎么原谅?”

    裴渡说:“你又不爱聂荣,为什么不能嫁给我?”

    云瞳说:“我也不爱你。”

    裴渡一脸灰败。

    何雪柔说:“可是他爱你,而你不爱聂荣,聂荣不爱你,只是因为孩子才娶你。而我爱聂荣……既然你只在乎孩子,不在乎嫁的是谁,为什么不行呢?”她小心翼翼看了聂荣一眼。

    云瞳也看着聂荣,“你同意?”

    聂荣摇摇头,“孩子……”

    裴渡说:“孩子是我的!”

    何雪柔说:“孩子我可以生!”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聂荣沉默片刻,仿佛把各种利弊都权衡了一遍,问云瞳:“你愿意吗?”

    云瞳说:“我知道你不会害我,我都听你的。”

    裴渡和何雪柔见他们默契十足,打心底里觉得妒忌。他们有志一同地决定,如果成功打消这两人结婚的念头,他/她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他们见面。

    聂荣对裴渡说:“我有条件。”

    裴渡精神一震,“你说。”

    聂荣的条件是裴渡卖身给他打白工的年限再加五年,而他必须是云瞳肚里孩子的干.爹,有随时探视的权利。如果裴渡对孩子不好,他会随时把云瞳和孩子带走。

    裴渡能有什么办法?形势不比人强,只能低头。他还没有忘记给聂荣上眼药,向云瞳表示:看,这就是你想嫁的男人,为了利益能把你和孩子卖了!

    云瞳理都不理他。她对聂荣异常信任。之前她那么抗拒裴渡想娶她硬要冒认她孩子爸,现在聂荣松了口,她就跟着松口,仿佛很笃定聂荣不会害她一样,叫裴渡看得心里发堵又无可奈何。

    何雪柔没有发言的余地。但聂荣不娶云瞳,她就有机会再一次成为聂太太。孩子她可以生,等她生了孩子,云瞳的孩子就得靠边站。只要聂荣不爱云瞳,她有的是时间和他耗。

    努力了那么久终于见到曙光,没有真的失去真正爱着/可依靠的人,裴渡和何雪柔都松了口气。

    他们没看到,聂荣和云瞳交换了一个眼神,十分意味深长。

    和聂荣谈好条件之后,裴渡怕云瞳改变主意,几乎一刻不停的就把她带回裴家。

    裴渡和云瞳在一起五年,裴家极疼裴渡,哪里会不知道云瞳?也正是认可她的人品,才对她和裴渡的事睁一眼闭一眼。相比于何雪柔这个何家大小姐,裴家对云瞳的接受度还更高一些。如今云瞳怀着身孕,孩子是裴渡的,裴渡又一副非她不可,立刻结婚的架势,裴家的家长就松口了。

    家里一松口,裴渡又火速拖着云瞳领证。云瞳的态度不积极,但也没拒绝,更多像冷眼旁观,好像只要裴渡一不合心意,就立刻和他离婚,转投聂荣的怀抱。

    她这样裴渡即使有了结婚证在手也无法安心,总觉得头上随时会变绿,所以他对云瞳那叫一个千依百顺,又防聂荣防得跟防贼似的。这样他还嫌不够,对云瞳肚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把他捧到掌心。他是千方百计要把这层父子关系砸瓷实,让所有人都坚信孩子是他的亲生的。以云瞳对孩子的在乎劲,只要他把孩子的心抓住了,就是锁住云瞳最大的筹码。他就不信他和孩子日后父子情深,云瞳能开口对孩子说他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另一方面,裴渡和何雪柔没言语,但心照不宣地“结盟”了。裴渡需要何雪柔拖着聂荣,不让他老惦记他的老婆孩子,直接“出卖”聂荣,说他还爱着她,一直在使手段逼她回到他身边。何雪柔知道后心里安定了不少。这段日子以来,聂荣的冷淡伤透了她的心。她总是感到忐忑不安,害怕他真的不要她——他也确实想不要她,另娶云瞳为妻子。

    对于聂荣来说,爱情固然重要,但责任同样重要。何雪柔一直对自己说他想娶云瞳只是因为责任,因为她宁愿聂荣是为了责任娶别的女人而不是因为爱。但自己推测和裴渡给予的肯定答案是两回事。确定聂荣真的还爱着她,她就更有耐心和他耗了——是的,她已经决定和聂荣一直耗下去。

    虽然她自私自利,见风使舵,但经过裴渡这一遭,她觉得男人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掌控,特别是她看中的男人都是天之骄子,精明霸道任性妄为,棘手得很。如果要她降低标准屈就其他人,她也不会和何家对着干那么久。

    聂荣能狠得下甩开家族的包袱,独自一人打天下,她反而更看好他。聂荣是她能够到的最好的选择。

    何雪柔光凭自己无法算计聂荣,有裴渡暗中出手相助就不一样了,而且裴渡还在帮聂荣做事,下手的机会更多。

    何雪柔之前和聂荣就有过一次“意外”,第二次“意外”在裴渡的推波助澜下很快也有了。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四五次就顺理成章。聂荣毕竟是男人,还是一个爱着她的男人。

    到云瞳的孩子出生,大家看到何雪柔跟在聂荣身边,和他出双入对,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云瞳生了一个足足有七斤三两重的小胖儿子。裴家很高兴,把对裴渡的宠爱延续到这个孩子身上。但最宠这个儿子的要数裴渡这个爸爸。他在云瞳的孕期已经成功催眠自己,认定这个孩子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一出生,他抱到手里笑得像个傻瓜,一副有妻有子万事足的居家男人模样,被家里人笑话他终于遇上克星。

    不过当他看到及时赶到的聂荣时,他就笑不出了。他故意没有告诉聂荣云瞳要生了,那么告诉他的只能是云瞳。云瞳对这个孩子的亲生爸爸还是有几分照顾的。

    裴渡跟防贼似的防着聂荣抢走他的老婆儿子,但依然没能阻止聂荣成为第二最宠儿子的人。所有人都知道裴渡的儿子认了聂荣做干.爹。聂荣对这个干.儿子也是极尽宠爱,时不时就大手笔地送云瞳和干.儿子礼物,摆明了要给嫁入豪门的云瞳撑腰。

    这和当初裴渡大张旗鼓地给嫁入聂家的何雪柔送礼物的性质差不多。旁人也不认为云瞳和聂荣之间存在暧.昧,只以为聂荣是在回敬当初裴渡那些不妥当的行为,存心斗气。裴家人是知道他们正在合伙做生意的,对此不以为意,全当成乐子看。

    唯有知道内情的裴渡和何雪柔知道这是聂荣在给不能认回来的儿子的补偿。而且他们终于体会到当初聂荣和云瞳看着他们明目张胆地你来我往暧.昧着的感受了。更要命的是,聂荣和云瞳之间还夹着一个亲生的儿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断干净。而他们对此毫无办法,因为这样的结果都是他们作出来的。谁叫他们之前在感情上开过小差?

    做过错事,在伴侣面前无法理直气壮,为了挽回彼此的感情,只能加倍讨好对方。想到对方以往和其他人的经历是不是扎心一下,又因为偶尔能得一个好脸而心情雀跃。喜怒哀乐全掌握在对方手中,渐渐变得卑微而不自知,或者甘之如饴。

    这就是裴渡和何雪柔如今的心理最真实的写照。

    相比之下,何雪柔过得比裴渡要幸福一些。裴渡知道自己深爱云瞳,离不开她,只要云瞳还要他,他是痛并快乐着。何雪柔却依然认为她对聂荣的感情更多是利用,他是她最好的选择,所以她紧紧巴着他不放。

    在云瞳的孩子出生之后,看到聂荣那个稀罕的样子,何雪柔最强烈的愿望就是给聂荣生一个孩子,赶紧把他的心拉回来。至于以前那些顾忌身材走样,不想应付小孩子的念头,已经通通抛到脑后。

    裴渡见她完全被聂荣牵着鼻子走,天天在家当贤妻,还迫切想当良母,不禁暗暗摇头。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何雪柔其实不如云瞳聪明?

    怪不得聂荣不舍得放弃她。何雪柔要身材有身材,要美貌有美貌,还有一切能成为贤妻良母的品格。她只是自小被宠坏了,又受何家的风气影响甚深,需要吃个教训。正好裴渡成了这块磨刀石。经过这一遭,除了安分守己地待在聂荣身边,她还能去哪里?她脑子又不聪明,好管得很。

    裴渡既可怜又羡慕何雪柔的时候,聂荣和云瞳正用手机聊着天。

    一个好心人:你打算折.磨裴渡多久?

    不管裴渡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多么努力地想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心里始终藏着一根刺。这点介意他不能对云瞳对儿子发出来,但某一瞬间的煎熬与落寞,亲近的人都能感觉到。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孩子是他的亲生儿子。放不下的人不止裴渡,云瞳在聂荣的影响下,知道裴渡爱的是她,只是被何雪柔蒙骗,一时眼瞎心瞎。她想过放弃,但到底不甘心放弃五年的感情,也想报复裴渡对她的伤害,所以才设下这么一个局——孩子的月份不对是因为她受孕的方式不是自然受孕,而是试管婴儿,用的是裴渡的精.子。以她和裴渡同床的频率,以有心算无心,她弄到他的精.子太容易了。

    云瞳:现在这样很好,只要你不心疼何小姐。

    聂荣看着这条云淡风轻的回复暗暗咂舌。所以说女人狠起来也是真狠。云瞳这语气明显是余怒未消。她不揭开真相,又不让他说出真相,不但报复裴渡,也是报复何雪柔。

    正好聂荣也享受着何雪柔小心翼翼的讨好照顾。天知道为了引导这自私自利的小女人收心,他费尽了多少心思,可以说是做任务以来最用脑的一次了。之前他们床上床下明明那么契合,她却能招呼不打一声投向其他男人的怀抱,聂荣忍得好辛苦才没有把她抓回来打一顿,然后绑起来从此不让她见人。他的女人怎么能背叛他?虽然他还是爱她,还要她,但难道她不该接受惩罚吗?

    两人的意见无形地达成一致。

    直到云瞳的儿子裴鹤十岁,裴渡终于完全接受了这辈子只有这个儿子的现实,和他培养出深厚的感情,而何雪柔也因为迟迟生不出孩子,对着聂荣越来越没有底气,开始用全新的目光看裴鹤,真相才因为裴鹤的一次盲肠小手术曝光。

    裴鹤是裴渡的亲生儿子!

    裴渡和何雪柔面对这个现实完全说不出话。虽然被聂荣和云瞳联合起来欺骗了这么多年,他们感到愤怒,但这是对他们当年做错事的报复,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而且,这个真相曝光,裴渡和何雪柔都控制不住感到喜悦,只觉得压在心头多年的阴霾一扫而空!谁会喜欢自己和爱人之间永远隔着别人?这才是他们真心想要的结果!

    “到底是我生不出,还是你不想我生?”何雪柔叉着腰质问聂荣。这是十年来第一次。

    聂荣还是更喜欢她这有点小娇纵的小模样,拉过她柔若无骨的手把玩——她是真的很会做女人,即使已经变成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围着小家转的小女人,她从头发丝到脚指尖依然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依然像一个误入凡尘的漂亮清冷的仙女。这样的女人光凭外表就能令男人发疯。

    聂荣本质上还是个更喜欢宠女人而不是折腾女人的男人。十年了,足够了。以何雪柔的年纪,再不生孩子就是高龄产妇了。

    “你喜欢生就生,不喜欢生就不生。”聂荣给她选择的自由,“不用为了绑住我特意生。孩子,我无所谓。”他知道她不喜欢孩子,这么多年使劲想要,都是为了抢夺他的注意力,让他不再关注云瞳和裴鹤。

    何雪柔说:“我不生,你这份家业准备留给谁?裴鹤吗?”她吃云瞳和裴鹤的醋吃习惯了,怎样都看他们不顺眼。虽然裴鹤不是聂荣的亲生儿子,但他这个干.爹疼了他这么多年可不是白疼的,连公司的股份都给了。

    聂荣说:“已经给了的就给了,剩下的都给你,省得你老是没有安全感。”

    何雪柔只当他是开玩笑。没想到聂荣真的把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给她,连公司的股份都给。以后他就成了为她打工的。

    何雪柔极度震惊。

    聂荣亲了她一口,说:“裴渡可以为你做到的,我也可以。我还会为你做得更多。”

    裴渡为了她倾家荡产,又为了云瞳卖身十年。他也为了她倾家荡产,还把后半辈子全卖给她。

    何雪柔内心动容,定定看着他说:“你就不怕我拿了钱再一次踹开你?”

    聂荣说:“舍得你就踹,踹了我再追。”

    何雪柔扑哧一笑,眼睛微红说:“不踹了,省得你越来越老胳膊老腿,追不上我……”

    聂荣眯起眼,手抚上她的腰,“我老了?你倒是试试看……”

    聂荣等何雪柔寿终正寝后回到系统空间。

    光团尽职尽责地飘到他面前,用萌萌哒的娃娃音说:“宿主宿主,检测到你生理与精神数值不稳,脑电波成像是一片灰色,上面大写‘生无可恋’四个字!为避免你自杀,建议宿主立刻处理哒!”

    聂荣恹恹说:“让我死吧。”

    光团在遵从宿主意愿和再抢救一下之间徘徊了0.00001秒,很人性化说:“为什么?任务不是做得很顺利吗?何雪柔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

    聂荣说:“这次任务脑子用多了,超过负荷。如果能申请一个假期什么的……”

    光团耿直说:“可以休假的!”

    聂荣立刻精神一震:“可以休假?休一百年那种?”

    光团并没有被想休一百年假的懒惰宿主震惊到,萌萌哒说:“只要你不选择和我解绑,愿意一直做任务,我们的时间是无穷无尽的。一百年只相当于一次任务时间,你可以选择进任务世界休假,但不做任务。等你想做任务的时候再进入剧情就行。”

    “休假期间开金手指,有钱有美女也可以?”聂荣两眼放光。

    光团用一种哄骗的语气说:“这就要看你想花多少积分了。”

    聂荣露出一个割肉的痛苦表情,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亿积分?你可以成为世界首富,走上人生颠覆的!”光团兴奋说。它可以提前预支!然后聂荣就等于完全卖身给它,必须一直做任务做到还清为止。

    聂荣给它一个“你在发梦”的表情,淡淡说:“一百积分。”

    光团莫得感情说:“一百积分只够你白手起家。”

    聂荣说:“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凭我的人品才华,什么财富美女不来!”他觉得做了好几个任务,他的个人素质已经升华了。如果没绑定系统之前他只是个人才,现在他就是个天才精英!结合几辈子的积累,还有什么能难倒他?

    “那祝你好运吧!”光团忍无可忍,打开空间把他扔去度假。等他休假回来,看它准备什么高难度任务坑他!

    不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的聂荣熟门熟路掉进新的世界,还有空挥挥手,特有大将之风地淡淡说:“后会有期。”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