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我靠反派大佬续命 > 第59章

第5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各位评审老师好, 这是我的作品慕野。”南知意说到这,嘴角上扬。整个人都明媚了起来,看向观众席的沉野说道:“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我的爱人。”

    “爱之所属,便是心之所向。”

    上台之前很紧张, 但在看见沉野的那一瞬间。她的眼里就没有任何人了, 就只剩他一人。

    沉野不得不承认, 在南知意说完设计灵感来源于他的时候,他的心不可抑制地快速跳动起来。

    一旁的助理在南知意说完, 也拉开了一旁的黑幕。舞台上的灯光也聚在那枚戒指上。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枚戒指吸引住了。

    戒指整体是银色, 戒面上包围镶嵌这切割不规则的蓝色钻石和水晶。周围是点点的白钻,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不是最令人惊艳的,戒指做有巧妙的玄关设计。助理将戒面小心翼翼地转开,里面是一颗色泽饱满, 晶莹剔透的蓝钻。

    如果仔细看, 就会看见戒指内测有两个地方是凹陷下去的。是两个字母, 分别是Y和C。

    意思不言而喻。

    戒指定制是最不耗费时间的, 但这枚戒指做工过于精细。尤其是玄关里那枚蓝钻切割难度极大。

    所以耗费时间有些长, 但好在效果是及其令人惊艳的。

    设计师的作品是最能体现设计师的内心情感。

    懂珠宝设计的人,看到这枚戒指就能感受到设计师内心的情感。原本有些喧闹的环境在那枚戒指出来后变得安静了下来。

    这时其中之一专业评委, 大赛的组委会会长迪夫·艾狄生开口就道:“真的太美了, 太令人惊艳了。不过…”说到这,停顿了下来。

    南知意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 下一秒她就听到,“作品有部分小瑕疵, 但作品的创意、美观以及感染力,完全不妨碍它是一个令人惊艳的作品。”

    “你很有灵气和天赋,我相信你能做得更好。”他也看出来了, 南知意身上的不足。

    灵气有余,只是缺乏系统的训练。

    时间而已。

    迪夫·艾狄生是一个及其毒舌的评委,夸奖的话很少。一般都是直接说出你的缺点,有一些选手甚至会被说的无地自容。

    这还是第一次,他是真的欣赏这件作品以及南知意的设计操作。

    南知意的心放了下来,看着迪夫·艾狄生郑重的说了一声:“谢谢。”并鞠了一躬。

    随后几个评委也相应做出了简单的点评,无一不是好评。

    接下来就是评委的打分时间,南知意这时也去了后台。

    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后面没有几个人,没多久所有选手就都结束了。投票也相继结束。

    组委会这边也在快速地统计投票结果。

    主持人拿着投票结果缓缓上台,面带微笑,“国际新锐珠宝设计大赛决赛投票结果已经出来了,现在就有情我们十位设计师上台。”

    十位设计师依次从后台往台前走,最后站成一排。这十个人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方。

    待十人站好,主持人又拿起话筒继续说道:“大家一定很期待结果,我废话不多说,马上宣布投票结果。”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凝着眼屏住呼吸。

    说的作品最能打动人心,每个评委和观众心里都有数。但在结果还没有公布之前,每个人心里都格外的紧张。

    “季军是来自Y国的鲍里斯·斯蒂芬,让我们恭喜他。”主持人说完,现场就响起了掌声。

    等掌声停了,主持人又继续说道:“亚军是来自F国的金·伊丽莎白。让我们一起恭喜她。”

    “最后冠军是…是来自Z国的南知意。”主持人后面话还没有说完,现场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南知意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后面就听到主持人说道:“下面有请国际珠宝设计大师迪夫·艾狄生先生,为我们的获奖者颁奖。”

    整个过程,南知意都有些不在状态。不知什么时候,颁奖终于结束。轮到南知意发表获奖感言。

    南知意站在聚光灯下,穿着一袭白裙。像是天边的孤月,清冷而又不可侵犯。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冠军实至名归。

    南知意拿着水晶做的冠军奖杯,站在台前。看着台下的人群一眼就看见了沉野。两人目光对视,南知意当时只知道自己只说了句:“首先感谢我的灵感缪斯,也是我最重要的人沉野……”

    后面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她没想到自己会获得冠军。什么都没有准备,获奖感言都是临时想的。

    从南知意上台,沉野的目光就一直跟随着她。在她发表获奖感言的第一句时,沉野瞬间就怔愣住了。

    面上仍旧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只有沉野自己知道。他心跳如雷,此刻只想把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人狠狠地抱在怀里。

    这个人,是他的。

    这个念头,来的比任何时刻都要强烈。

    后面的事就很简单了,合影留念之后。南知意获得了大赛所奖励的奖金以及国际最著名设计学院的推荐信。

    成为这届的新锐设计师。

    经过3个月的时间,这场比赛终于落下帷幕。港城电视台外面聚集着大批不同国家、不同报社的记者,等着采访这最新一届大赛的冠军。

    早早的就在门口等候了,只为得到第一手消息。

    可是亚军出来了,季军也出来了。全部人都出来了,记者们左等右等就不见冠军本人出来。

    到了晚上,记者们没一个知道冠军去哪呢?只知道这一届的国际新锐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是一个20出头的小姑娘。

    名叫南知意,来自Z国。

    ——

    这时的南知意却被沉野压在酒店的大床上,不得动弹。

    南知意也不知道怎么情况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整个人到现在都有些茫然。

    比赛结束后,南知意就去找沉野了。沉野什么话也没说,就拉着南知意从另外一个通道出去。

    然后开车直达酒店,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不是说,比赛结束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南知意的手抵在沉野的胸口上,企图推开他。

    “下回再去。”

    “可……”南知意才开口,沉野的唇霎时就压了下来。湿滑的舌头沉她开口的功夫趁机钻了进来,与她纠缠个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沉野的唇舌慢慢往下。南知意的衣服也被一件一件剥落。

    “沉野……”南知意拖着尾音,听起来格外的甜腻媚人。

    “嗯,乖宝。”沉野伏在她的耳边,声音低低的。

    沉野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细嫩的脖颈上,南知意不得不仰着脖子。

    “我冷。”

    沉野搂着她的纤腰,往怀里扣紧。幽深的双眸越发暗沉,轻声诱.哄道:“等下就热了。”

    南知意整个大脑都有些迷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沉野拉着一起陷入欢愉之中。

    ……

    月上高楼,南知意在沉野怀里慢慢转醒。睁开眼,房间昏暗。只有床头有盏暖黄色的落地灯,散发着温馨的光。

    南知意稍微动了一下身子,沉野就睁开了眼睛。

    见沉野睁眼,南知意嘟着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节制两个字怎么写。

    一下午,南知意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拆了重组一样。格外的酸疼。

    “不舒服?”

    他问的这不是废话吗?南知意哪里又不知道这男人这次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吞入腹中,无论她之前怎么求饶、说好话都不能放过她。

    期间南知意无意一瞥,就看见沉野那毫不掩饰的占有欲。

    并且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让她说:“我是沉野的。”

    南知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沉野那骇人的占有欲才慢慢褪却。从而转化成那溺死人的爱意和柔情。

    南知意从一开始和沉野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沉野对她的占有欲以及对她及其没有安全感。

    就生怕她那一天消失了一样。

    南知意知道并理解他。

    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及其没有安全感的人,但沉野却把她以为所缺失的安全感和宠爱以及他所有的爱给了她。

    所以南知意才会想到把对沉野的爱为灵感,以及在发表获奖感言那么重要的时刻公开表白他。

    就是为了让沉野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爱他。

    她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想到这南知意刚才一肚子气都消了不少。算了,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

    “我饿了。”南知意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从下午一直到现在,南知意什么东西都没吃。又经过之前那么一出消耗了太多体力,南知意感觉现在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沉野看着她,眉眼含着笑意。掀开被子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只见桌子上保温盒里早就摆满了食物,都是她喜欢吃的。

    南知意还被沉野抱在怀里,想起身到旁边去。她才刚有所动作,就被沉野压下搂紧。

    “就这样,我喂你。”沉野端起了一碗汤,舀了一勺,轻轻吹了一下。

    南知意听沉野这么说,就没在动了。他要喂就让他喂吧,反正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不用动,还图个清闲。

    喂的时候,南知意还会叫沉野不用只顾着喂她让她自己也吃点。沉野和她一样,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

    到后面南知意吃的差不多了,沉野才多多少少吃了些。

    吃完,两人靠在沙发上。南知意不知道想到什么,就推了推沉野的肩膀说道:“你去给我拿一下我的包。”

    沉野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起身去给她拿包。

    “你的包。”南知意才一抬头的功夫,沉野就拿着她的包回来了。

    南知意接过,才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把盒子打开,小心翼翼地才盒子里拿出那枚戒指。

    南知意拿着戒指,犹豫了一会。半晌,才抬眸看向沉野,有些别扭地说道:“送给你。”

    沉野看着她绯红的耳尖以及那潋滟的桃花眼,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喉头一紧,声音沙哑:“慕野?”

    “嗯。”

    “你这是在跟我求婚?”沉野这话如平地一声雷,震的南知意差点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他再说一遍?

    求婚?

    “不是。”南知意连忙开口反驳道。

    要求婚怎么也是他跟她求吧。

    “那为什么送我戒指?”沉野接着问道,非要她给出个答案才行。

    “那我不送了。”南知意说完,就准备把戒指收回去。

    “我不问了,给我带上吧。”沉野握住南知意的手,轻声说道。

    南知意撇了撇嘴,这戒指原本就是送给他的。南知意一手拿着戒指,一手托着沉野的手。

    沉野的手骨骼分明,手指修长。南知意看着沉野的手,鬼使神差地把戒指带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待戴好,南知意这才反应过来。

    这!

    下一秒,她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声,“乖宝的求婚,我接受了。”

    南知意:“……”好了这下有口也说不清了。

    “奖励。”南知意深知说不过他,连忙岔开话题。

    “我不是已经给了吗?”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南知意左看右看,也没看到有什么。

    “我不是答应你的求婚了吗?”沉野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淡淡地说道。

    沉野原本等这小骗子决赛结束,就给她求婚。但没想到她给了他这么巨大的惊喜。

    沉野从来没有被人爱过,也没有爱过人。

    南知意是第一个。

    他现在无比庆幸这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骗子,来到了他的身边。

    让他这无比昏暗、腐败的人生从此有了光亮。

    南知意听到沉野这话,一下就震惊了。

    这男人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

    “你还我!”

    “在我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了。”沉野漫不经心地说道。抬眸看着快要炸毛的某人,沉野把人捞在怀里。

    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南知意的耳根后慢慢泛红。随后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

    这算是哄好了。

    ……

    “我有事想跟你说。”南知意站在书房门口,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打算跟沉野说。

    “过来,不困吗?”沉野放下手里的文件,向她招了招手。

    南知意听到沉野的许可,跑到他的面前。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沉野看她这样子,就知道这小骗子肯定有事情。伸手搂住腰,避免她掉下去。

    “说吧。”

    “我…我想去Y国皇家艺术学院。”南知意不是一时起意,而是想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

    南知意赢得了这届国际新锐珠宝设计大赛的金奖,同时也获得了6所珠宝设计院校的推荐信。

    南知意最后还是选择了Y国皇家艺术学院。

    她经过这次比赛,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比起专业的技术知识,和她同台的设计师完全不输于她。

    她就胜在了灵气和创意上,但有灵气是远远不够的。

    她这才下了要去进修的这个决定,她要成为最好的。

    果然南知意说完,沉野的面容就沉了下去。没说话,就盯着她看。

    南知意有些紧张了,如果沉野不同意怎么办?

    来之前南知意就想过了,如果沉野不同意的话,她还是选择要去。

    她知道,爱从来都不是枷锁。

    “几年?”沉野终于开口了。

    “两年。”

    南知意说完,就再没有声音了。房间安静的可怕。

    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掐紧,像是要把她融入骨髓一般。

    南知意有些疼,但她没有开口。就这样慢慢忍受着。

    “不能不去吗?”沉野看着她的眼睛,半晌才轻声问道。

    “不能。”南知意说完,腰部的手一下就放松了。

    她恢复了自由。

    沉野知道这娇气包平时娇娇软软的,但她下定决心的事就很难改变。

    如果强求她留下,她是不会开心的。

    他不想她不开心。

    南知意看着沉野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心里被刺痛了一下。

    没有想太多就俯身亲了一下他的眼睛,“阿野。”

    “我同意你去。”被南知意喊得这么一声,沉野就马上溃不成军。

    他对她永远没有办法,就算是她想要月亮。他也会想方设法替她摘累。

    更何况是这个。

    去就去吧,他跟着就行了。

    “真的。”南知意眼睛一亮,有些不可置信。她没想到沉野会这么快就同意。

    她还以为还要废一番功夫,才能磨得他同意。

    “嗯,但你的补偿我。”沉野虽然同意,但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他不高兴,南知意也不要想好过。

    南知意听到“补偿”来自,就知道沉野说的是什么。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这男人怎么那么热衷于这事。

    但沉野都同意了,她觉得自己宠一下他也不是不行。南知意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沉野知道她默认了,抱着她起身往卧室大步走去。

    对呀,爱从来都不是枷锁!

    ——

    寒冬过去,江城的又一个春天很快就来了。

    路上的行人脱下厚重的棉衣,换上了轻薄的春装。四处生机盎然,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一年前,南知意就远赴Y国去Y国皇家艺术学院进修

    沉野以开拓海外市场为由,也在一年前前往Y国。

    只是沉舟发生了一些事,沉野不得不回来主持大局。待事情处理好之后,又马不停蹄地飞往Y国。

    这次事情有些麻烦,耽误了不少时间。再不回去,沉野怕某个小骗子又不好好吃饭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沉野回去之前就千叮咛万嘱咐她要好好吃饭,不准熬夜。

    这小骗子前脚答应的好好的,后脚他一走就原形毕露。饭也不吃,说是什么不和胃口。

    有一天,沉野没告诉南知意回去的时间。待凌晨才抵达Y国的公寓,一进卧室就看见这小骗子竟然还在熬夜画设计图。

    在此之前,两人还通了电话。南知意骗他,她要睡觉了。

    种种阳奉阴违,搞得沉野都不相信她了。只有自己亲自看着,他才放心。

    沉野这次的飞机,到达公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开门,客厅一片黑暗。只有地灯亮着光。

    推门进去就看见南知意躺在床上,落地灯没有关。床上还一本没有合上的书。

    沉野洗漱完,走到床的一侧。把书关上放到床头柜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没一会身边的人像是感觉到他的存在,十分自觉地钻进他的怀里。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处,迷迷糊糊地说道:“你回来了。”

    沉野把她搂紧,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柔声说道:“嗯,睡吧。”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南知意也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沉野此时却没有睡意,看着怀里的人。神色温柔,眼里是汹涌的爱意。

    半晌,传来一声低沉喑哑的男声,在黑暗中听起来格外暧昧缱绻。

    “我爱你。”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