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战神她美苏还话唠[星际] > 第39章 大结局

第39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杜凉烟从衣服的袖子里咬出一根银针来, 用银针三两下敲开了手上的铁锁。

    泽维尔看得目瞪口呆:“你还有这招?”

    “那是。”杜凉烟坏笑:“人在宇宙飘,不会开锁怎么能行?”

    随后,杜凉烟帮泽维尔和陆西泽解锁了, 陆西泽还在神游, 杜凉烟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企图唤醒他, 可是完全没有用,杜凉烟只好选择了放弃:“算了, 让他继续颓着吧,反正以他的战斗力也帮不上什么忙。”

    泽维尔却皱起了英气的眉,喃喃低语了一句:“不太对劲儿。”

    子从陆西泽登陆了这颗奇怪的星球后,就变得非常的不对劲儿……

    然而不待泽维尔细想,杜凉烟已经坦荡无比的站起身来, 殷红的唇微扬,斜向上形成一个邪痞的弧度:“下面, 好戏就要上场了。”

    话音落地之际,杜凉烟猛的抽出罗刹鞭,一鞭子甩了过去,把装有修川的液体储物箱劈成了两半!

    耶和华他们察觉到了这边的异样, 然而此刻才察觉为时已晚——杜凉烟已经挥鞭释放了修川。

    “混账!”耶和华怒声骂道:“刚才我就应该让米迦勒宰了你!”

    杜凉烟笑得吊儿郎当:“送你一句我经常跟我的仇敌们说的话——有机会杀我就赶紧杀吧, 晚一秒都可能带来非常不一样的后果!”

    言罢,杜凉烟又甩鞭,打破了第二个液体储物箱。

    耶和华恨的牙痒痒,看向杜凉烟的目光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般, 只可惜她现在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杜凉烟。

    此时此刻, 诺茨比能量球正在以不可抵挡之势向蚩尤黑洞移去,一旦它被吸进蚩尤黑洞里, 一切就全完了。

    杜凉烟并不知道诺茨比能量球是第六种能量,只当它是个很小的行星,可实际上它不是行星,它球体内蕴含有极其强大的力量,若是与蚩尤黑洞相撞,足以产生毁灭一整个星系的剧烈爆炸!

    因此,即便现在他们坐上宇宙飞船逃跑也是跑不了的,因为诺茨比能量球与蚩尤黑洞相撞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爆炸会直接吞噬掉他们。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耶和华米迦勒还有路西法都花费了毕生精力去研究能量,虽说以他们现在的研究成果来看还不能完全掌控七种异能源,但却能通过仪器控制七种异能源。

    现在耶和华米迦勒他们都在设法利用仪器控制诺茨比能量球,让诺茨比能量球用自身的能量产生动力,挣脱蚩尤黑洞的吸引力。

    但可惜的是他们对能量学还没有完全研究透彻,因此并不能很好的掌控诺茨比能量球。

    而更加糟糕的是——修川醒了。

    “接着!”趁耶和华他们抽不出手来管她,杜凉烟毁掉了能量罩,从中取出髌切丢给了修川:“哥们儿,面对共同的敌人,我提议我们暂时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先干翻他们!”

    修川抬手,接住了杜凉烟扔过来的髌切,勾唇邪笑:“正有此意!”

    言罢,修川侧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路西法。

    “那就……”修川缓缓站起了身,目光阴鸷的盯向路西法:“从你开始吧!”

    话音落地之际,修川身形一晃,骤然来到路西法跟前,一刀刺穿了他的胸膛!

    尽管知道那个壳子里的已经不是邹越风了,但是当他被修川一刀刺穿胸口的时候,杜凉烟心里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下。

    路西法已经能量化了,但是髌切本身就是异能源,他的能量化并不能抵挡髌切的攻击。

    “愚蠢!”路西法闷咳出一口鲜血,目光阴冷的瞥向修川:“还有不到五分钟,诺茨比能量球就会和蚩尤黑洞相撞,你现在杀我,等于变相自杀。”

    修川不以为意,唇角甚至勾着一抹冷笑:“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能在死之前干掉你,也是美事一桩。”

    说着,修川缓缓抽出了髌切。

    鲜血溢了一地。

    “呵。”路西法冷笑,竟仪器中抽身出来,缓步走向修川:“既然你这么想跟我一较高下,那我满足你!”

    “路西法!”耶和华怒骂:“你疯了!”

    他现在抽身,以她和米迦勒的力量更无法控制诺茨比能量球……

    路西法侧头看向耶和华,目光不悲不喜:“继续幻想能控制诺茨比能量球脱离蚩尤引力才是真的疯了……耶和华,已经到尽头了,我们谁也跑不了,与其垂死挣扎,不如在死前把该了结的,全了结了。”

    耶和华沉默了,过长的发挡住了她的眼睛,没人看得到她此刻的表情:“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只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七种异能源都已经找到了,她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

    “都怪你!”耶和华猛然抬头,满目猩红的瞪向杜凉烟:“你毁掉了一切!”

    耶和华仿佛厉鬼般冲向了杜凉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抵到墙上!

    被困在液体储物箱里浑水的其他异能源的主人也纷纷清醒过来,米迦勒也无力控制诺茨比能量球,从仪器中抽身出来。

    混战开始了,在这世界即将灭亡的时刻,他们仍旧不肯原谅彼此,面目狰狞的厮杀,让个人的死亡比最后的毁灭来得更早一些。

    鲜血洒下,嘶吼划破长空,立场不同的人致死都不肯和解。

    陆西泽就是在这样混乱又血腥的场景中清醒过来的。

    他听到他的胆小球跟他说:“主人,对不起,我本不想唤醒您的,但是蚩尤黑洞的引力实在太强了,没有您我挣脱不了它的引力。”

    此时此刻,蚩尤强大的引力已经撕碎了诺茨比能量球表面的建筑物,黑十字的虾兵蟹将也被强大的引力压得面目扭曲,部分甚至血肉分离!

    现在活着的,要么是修炼归元法修炼到一定境界的高手,要么是七种异能源的主人。

    然而活着的却还在互相残杀,不斗到最后一刻绝不肯停下。

    这就是人类,陆西泽摇头浅笑:爱恨情仇,贪痴嗔怒……如此丑陋又如此美丽,如此不堪入目,又如此令人着迷……

    “胆小球,准备好了吗?”陆西泽跪到了地上,伸手轻轻的扶住了诺茨比能量球的表面:“要开始逃走了哦。”

    当他的掌心接触到诺茨比能量球表面的那一瞬间,诺茨比能量球突然发出莹白色的光芒来!

    顷刻间,全世界都被笼在一阵莹白色的温柔的光芒之中,仿佛置身天堂。

    厮杀中的众人停了下来,满目不可置信的凝视着这一奇观。

    “终于安静下来了。”清冷的男音响起,却不知那声音来自何方:“诸位请抓好地表,不要被甩出去。”

    话音一落,不待众人做出反应,诺茨比能量球发出了更夺目的白光,白光齐齐向蚩尤黑洞飞去,形成的反作用力形成动力,将诺茨比能量球推了出去!

    黑十字的总部是建在诺茨比能量球赤道附近,诺茨比能量球这么一飞,直接把地表还活着的人全甩了出去!好在危急关头从诺茨比能量球表面飞出无数道白色的能量触手,将飞出去的人牢牢拴住了。

    诺茨比能量球直接飞出了蚩尤和刑天黑洞的引力范围,在宇宙间开始恒速移动。

    一切恢复了平静,像以往一样,可又和以往大不相同。

    莹白色的能量触手消失,幸存者摔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饶是自诩为三大真神的耶和华他们,面对此情此景,也是一脸迷茫。

    耶和华抬头,看到一双修长的腿,在往上看,便看不清了。

    那人被圣光笼罩,宛若神明。

    “人类体内含有能量。”神明开了口:“但又不单单是能量……你应该为此感到庆幸,这份‘不单单’让你有所求,有所悟,有所爱。”

    陆西泽是宇宙最初形成的七种异能源之一,他没有实体,没有固定的形态,甚至不能被人碰触到。

    但是他可以附在山川上,附在大地上,附在光芒中……

    宇宙自行演变,产生了万种生灵。

    有一天,他产生了一个想法:他是否可以附身于这些生灵之上?

    于是他离开了,附于花鸟身上,附于蚊虫身上,附于……人类身上,以不同的视角去感受这个对他来说过分的大,也过分的费解的世界。

    辗转了十万年,很多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

    但他依稀记得,在某一世的时候,他跟某个对能量有近乎病态迷恋的人说过一句话:“你有没有想过,人类可能也是能量的一种,热能,电能,力能……生命之能,最后都会归向一个终点。”

    那人叫什么来着?他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叫……迈克……什么斯顿?

    今天,几万年后的今天,面对同样对能量过分执着的耶和华,他终于把话补充完整了。

    人类体内含有能量,但并不单单是能量。

    能量学是错的,没有所谓的归元境界,想要摆脱“生命”本身去化成能量得以永生,这本就是行不通的,因为当你放弃“生命”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

    另一边,杜凉烟也逐渐清醒过来,她看到了倒在她不远处的路西法,于是强行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路西法身上满是血迹,似乎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杜凉烟虽然也遍体鳞伤,但……比他强些。

    “你到底是谁?”她居高临下的看向他。

    他是路西法,还是邹越风?杜凉烟分辨不出来。

    如果是路西法,为何被吞掉灵魂后他还要回来找她,还在若有若无的保护她?

    如果是邹越风……那他又怎能叛变?!

    面对杜凉烟的质问,路西法用尽最后的力气翻了个身,让自己仰躺在地面上,更方面注视她。

    “我不知道。”他回答说:“我有邹越风的记忆,但我不是邹越风……按理来说,他被我吞噬掉,应该什么也不留下的死去才对,可他的执念太强了,我继承了他的记忆,他的执念,以及他对你的感情……”

    “我……”路西法皱眉,露出一副费解的表情:“我吞掉了太多人的灵魂……我连我自己的记忆都记不清楚了,为什么……他和你的一切我却全记得?”

    灵魂?有趣的词,杜凉烟嗤笑一声,扔下了手铐:“你被捕了。”

    你终究还是没能活下来,杜凉烟摇摇晃晃,走到了黑十字总部残留的废墟中,然后缓慢的跪了下来。

    她把当年邹越风留在她房间的那把钥匙掏了出来,然后将其放到了废墟中,对着那把钥匙拜了一拜:“老邹,以及其他牺牲在这里的所有为正义而战的战士们,黑十字倒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她献上一个飞吻,然后终于累了,呈一个大字瘫倒在地上。

    躺了一会儿,某只大型崽萨摩耶般的跑来,学着她的模样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头儿。”大型崽开口说话了:“后面我们要去哪儿?”

    杜凉烟扭头:“哟呵,你终于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准备为正义而战了?”

    大型崽用力的点头:“恩!”

    “恩你大爷!”杜凉烟一脚踹了过去:“都他妈的打完了你才清醒,你还好意思恩?你看看这儿除了你以外谁不是伤痕累累?卧槽这么一说你小子真的一点儿伤都没受……你给我站住,我保证打不死你!”

    人类真的很有趣,吊儿郎当的流氓可能是真英雄,不苟言笑的真英雄可能是叛徒……有人为心中的正义而战,有人则在为执念挣扎,世间前期百态,陆西泽想他的旅途可能永远不会有终点。

    而此时此刻,终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头儿,昨天是我的成人礼。”陆西泽立定,目光灼灼的凝向杜凉烟:“按照人类世界的规定,午夜十二点我应该邀请一个姑娘跳舞。”

    他缓步走向杜凉烟,眉眼间染上了星星笑意:“虽然晚了好几个小时,但是……你愿意跟我跳一支舞吗?”

    杜凉烟微笑,将手放到了陆西泽伸过来的手上。

    陆西泽心跳漏掉了几拍,正欲伸手环住杜凉烟的腰,与她共舞,下一秒,杜凉烟一脚踹向了他的命根子。

    陆西泽:“……”

    “啊,爽了。”杜凉烟神清气爽:“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大家都受伤才像话嘛。”

    陆西泽:“……”

    “圆满了圆满了,回地球领上去!冲啊亚历山大星球!”

    亚历山大星球是怎么逃出蚩尤黑洞的“虏获”的?逃离之前那个神秘的男音又是谁发出的?杜凉烟不知道答案,也懒得去多想,她只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陆西泽这小崽子还有很多地方欠调-教。

    她昔日的战友已死,好在未来还会有无数个像陆西泽一样又蠢又热血的少年出现,在她垂垂老矣之际,这些少年会代替她,代替的战友们继续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

    这就足够了。

    后来,听说泽维尔成了亚泽兰星球新任的王,亚泽兰终于对全星际开放,不再封锁星球。

    后来,听说指挥官文旭白被封为上将,顶替了原上将陆明瀚的职务。

    后来,听说杜凉烟被提名封将,然后用了一天时间让提名她的文旭白上将深感后悔,又革了她的军衔,把她打回了上校。

    ……

    黑十字被毁,三大真神入狱,但黑罗刹的传奇还在继续。

    有黑暗的地方就有黑罗刹。

    作者有话要说:

    奇幻预收《主神大人三岁半》,文案如下,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下

    时妩是创世神最小的女儿,诸神之战后,创世神化为天道,归于须臾,神子神女们也元气大伤,陷入长眠。

    沉睡中,时妩听到人间祷告,于是她从沉睡中苏醒,这才得知,邪神复生,人间已成地狱。

    为了阻止邪神复生,时妩使用时空禁术回到几万年前,见到了少年魔王。

    少年白衣胜雪,黑沉沉的眼眸像布满风雪的夜,死寂又空洞,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怎么接近他呢?时妩想了想,于是摇身一变,变成了三岁半的小团子。

    “大哥哥救命。”小团子一头扎到薄栖然的怀里,眼睛澄澈无垠,身体娇小柔弱,“有怪物追杀我!”

    薄栖然瞥了眼只有他膝盖高的奶娃娃,握剑的手,微微颤抖。

    薄栖然一直是被放弃的那个。

    父母放弃了他,家族放弃了他……甚至连死神都不肯收他。

    他在孤苦中遇到了女神,女神说永远不会离开他。

    可她说谎了。

    神无欲无求,他终究求而不得。

    谎言戳破的那日,他站在堕魔崖上,回眸望向女神,红着眼眶笑得癫狂:“你不必救我。”

    言罢,他当着三界众生的面,纵身一跃,跳下了堕魔崖。

    他跳下去的那一刻,女神的心开始跳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