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14章 冀望被收容

第14章 冀望被收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被面前人突如其来的动作逼迫,钟叙也没顾上再继续往下看3039给自己发出来的资料,他的视线立刻移到了面前的冀望身上。

    一抬眸就对上了冀望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那眼里浓烈的情绪让让钟叙呼吸一滞。

    他的没作声,让冀望压着他肩膀的手又加重了力道,钟叙眉头轻皱。

    “是我构建的没错,你能先放开手吗?”

    得到钟叙的承认,冀望呼吸更急促了几分。

    “你为什么会有那段记忆?你跟终虚之是什么关系?”

    钟叙心说,他倒是想字节说自己就是终虚之,但奈何不行啊。

    “终虚之是我老师,至于你说的记忆,我当时就在他身边,自然知道的。”

    在得到钟叙回答时,这答案意料之内、情理之中,一个跟终虚之有过相关记忆的旁人,这就是答案。

    “那你梦境里终虚之为什么能够回应我??”

    冀望并没有放开对钟叙的钳制,而是继续朝他提问,这才是冀望想知道的。

    因为在梦魇这个异常物的梦境之中,做梦中的人只能替代进梦中自己的身体里,如果没有原身在梦境里,那梦里的人都只会按照记忆里原来的发展行动。

    这个问题,钟叙当然不会承认跟自己有关。

    “什么?”

    钟叙脸上满是疑惑,像是没听懂冀望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真不知道?”

    “梦里的人还能够给人回应的吗?”钟叙反问了声,然后又说:“我不知道啊,我构建完了尝试跟记忆里的人交流,但他们都没反应啊。”

    钟叙的疑惑很逼真,就连冀望也没看出来他是演的,所以在凝视了他两秒后,冀望失望的松开了压着他肩膀的手。

    见冀望转身走开,钟叙心里才松了口气,说真的他对冀望会不会认出自己这件事,心里又是忐忑又是紧张,好在故事里那种变换了身体还是能够被亲近的人看着眼睛就能看出来这种事实在太过玄乎,并没有发生在这现实之中。

    在钟叙心中松了口气的时候,转身看向卜信然的冀望也对自己心里那荒谬的期待感到可笑,构建梦境的人怎么可能是终虚之呢?他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别说醒过来构建梦境了,连给他一个回应都做不到。

    其实在他看到钟叙时他就对自己的期待死心了,因为从他清醒过来,入目的所有人里都没有那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构建出记忆梦境的人更是跟终虚之长得天差地别,只是他还是不死心地问出心底的疑问而已。

    得到答案,冀望也把心底那荒谬的期待彻底掩埋了个干净。

    他转过头来的时候,除了卜信然之外,墨铎跟淳于文和冀苏三人也来到了卜信然身边。

    这四人是自己最亲的弟弟、最好的朋友和下属,这些年来在终虚之离开后也是他们四个在自己身支持着自己,只是之后,他弟弟冀苏最先否定了自己想要复活终虚之的想法,而现在他做出的决定,其他三个从来都是支持他的人,却也开始制止他了。

    看着面前的四个人,把所有因为终虚之而外露的情绪收敛完毕,冀望声音冰冷的说说。

    “滚开。”

    墨铎说:“我们的设想已经完成了,你现在就算赶回去,十年内也改变不了事实。”

    听到墨铎的话,冀望知道,他们把自己引到这里,又一番拖延后,他们所要的结果已经得到了。

    冀望脸色阴沉,强忍着怒火的直接问道:“你们做了什么?”

    淳于文接过话尾:“为了不让你带着终虚之的尸身离开,我们让他成了地缚灵。”

    听到终虚之的肉身已经跟地缚灵融合,如今只能停留在雍虚殿之中不能离开时,冀望的脸色彻底的黑了下来。

    他被气笑了:“很好。”

    “我知道你想复活终虚之,也为此努力了这么久,但冀望,那踏仙桥真的不值得你去拼一把,你的异常失控了,这个世界就完了,你也不想虚之他尽心尽力维护喜爱的世界因为你而毁掉吧?”

    淳于文这时候对着冀望再次说出了劝导的话。

    冀望却无动于衷,他收敛起了笑意,面色难看的看着他们四个,他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等待,想着刚才梦境里终虚之能够回应他的欣喜,冀望真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下去了。

    面对淳于文的质问,冀望呼吸加重了几分,他当然知道一心把自己教导成一位明君的终虚之是有多爱这个世界。

    就因为这个,让自己一直想要做成他终虚之心目中的明君,以至于自己对他的感情直到他死之前都没敢让他知道半分,为此在那段最后的时间里,自己更是刻意的疏远了他。

    但那不久后,他就死了!

    自己做这个明君到底有什么用?他宁可不要做什么明君!如果他是暴君的话,早就刻意不管不顾的把人抢到怀里了!

    想着这些,冀望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的冷漠,就见他冷笑着说:“世界完不完,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都不在了,世界彻底烂掉那才好。”说着,冀望表情扭曲了下。

    冀望的话语让冀苏、淳于文跟墨铎和卜信然四人对视了一眼,他们眼里都有着事已至此的落寞。

    最后由冀苏来说道:“大哥,你如今不适合再做这个一国之君了,从现在开始你被收容了,你的活动范围都只能在安夏宫之中,如果你引起任何收容物失效,那么终虚之身体里最后的那一丝活性,我们便会将其彻底泯灭掉。”

    话的前半段,冀望面无表情的听着,但在冀苏把话题扯到终虚之身上时,冀望的瞳孔才紧紧的缩了下。

    “威胁我?”冀望看着面前的四人。

    “后面我们也会尽全力的去寻找能够让人复活的异常事物,如果有办法我们也会第一时间让终虚之活过来。”冀苏不答直接往下说着他们的安排。

    这一系列突然的转变,让一直在他们身后看着的钟叙一脸懵逼惊叱。

    说着说着,怎么就要把冀望给收容了??还用他的的身体来做制衡的砝码??

    艹。

    钟叙看着自己曾今的这帮好兄弟好朋友好徒弟的一伙人,现在直接闹掰了,他辛苦送上位的明君更是要被限制收容了?

    眼前的一幕简直让钟叙一个头两个大,他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特别是冀望,他明明数理化思想品德各方面的都没落下,全教齐了,但现在他这一副反社会人格是怎么回事??什么叫让这个世界烂掉才好??

    为了复活他?冀望这狗崽子疯魔成这样?钟叙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对冀望下了什么毒了。

    他现在真的是想直接公布自己身份算了,为了他毁灭世界什么的,没必要!

    “宿主别冲动!你现在搞不定两个收容物的,一被沾染上,咱们都得死啊!”

    脑海里3039急切的阻止着他,这也让钟叙不得不把自己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他只能另想办法的把面前剑拔弩张的气氛给压下去。

    心中念头急转,钟叙忙问3039:“你说过登记再次的收容物,你都可以调出相关资料吧?不是安夏国的也可以吗?”

    3039:“自然,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那好,你立刻查一下,全世界各国内部,谁家手里有跟复活相关的收容物?也不需要真能复活,相关的也可以。”钟叙忙说。

    3039立刻明白过来钟叙的点,然后也立刻帮他查探起来。

    在3039查探相关消息时,钟叙目光也紧紧的看着面前情况的发展。

    钟叙眼里,此时冀望整个人怒意勃发,他身上又有着丝丝黑气往外冒,但也能明显看得出来,冀望正在压抑着怒意。

    他受住威胁了。

    如今在冀望心里,什么都不重要,但唯独终虚之是他的软肋,所以现在墨铎他们要对他进行收容,被用终虚之作为威胁的冀望却也反抗不了,他只能认。

    就见冀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冀苏,然后说:“这国君我也早就不想当了,你们爱谁当谁当,走吧,回宫,我需要确认虚之的情况,别让我发现你们除了刚才说的那些之外还做了什么别的手脚。”

    卜信然道:“我们还不至于做这之外的手脚,冀望要是你不想着让这个世界一起完蛋,我们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冀望一眼不发,也没有对卜信然这话有什么回应。

    在他们这一行人终于要离开时,钟叙这边也得到了3039的回应。

    “叙哥,别说我还真在布恩比联盟国的绝密资料库之中找到了一个跟复活相关的收容物,资料我发到界面上了,你打算怎么办?”

    钟叙连忙看向系统界面,上面已经显示了一列长长的资料信息。

    他的想法说来倒也简单,不就是因为冀望想要复活他而引起的一系列争论吗?只要有更好的目标,他们这边应该也可以重新一致对外了,至于这收容物效果到底如何,那都得等把收容物拿过来再说不是?

    这期间也足够冀望跟他们之间平安无事的相处了。

    在冀望迈步就要离开返回安夏宫时,钟叙也顾不得把资料看完,连忙把人叫住了。

    “等等!”钟叙喊道:“我师父他肉身还有生机这件事是真的?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听说过一个收容物能让没死透的人活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