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22章 梦境世界侵蚀

第22章 梦境世界侵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办法?”冀苏疑惑。

    他们到目前为止能够尝试过的都尝试了, 但一直都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化作梦境的冀望醒过来,眼前这个人又能有什么办法?虽然心里有着这样的疑问,但冀苏想到了当初在北沧市。

    当时不也是就连1号收容所的人都对那游方殿没辙吗?这钟叙确实想出了可行的办法。

    一想到这里, 冀苏看向钟叙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探究。

    “你真有办法?”没等钟叙回答冀苏又急切的问了句。

    钟叙也趁着刚刚冀苏惊疑的当会儿在心里朝3039询问起来。

    “你自己去的话分析不了,我跟着一块儿去就可以了对吧?”

    3039立刻回答:“对, 如果说是已经有了记录档案的,我随时都可以调出档案来对比分析, 但这种没有收容的就必须宿主你直面我才能够进行分析,毕竟说来,我这个系统是需要依附宿主许多功能逻辑才会运行的。”

    得到再次肯定,钟叙也点点头, 这也才是为什么系统当初哭着喊着的让他一起过来的原因了, 否则系统自行不就能解决一切了?

    “我心里已经有腹稿了,但还是需要亲临现场查看一下才行。”钟叙抬头回答了冀苏的再三提问:“没问题吧?”

    鉴于对钟叙当初能提出收容游方殿的情况, 冀苏虽然对钟叙能够再次想到办法感到疑问, 但现在的情况不就是宁可信其有吗?

    “当然, 我立刻安排人带你过来,具体情况我们可以见面再说。”

    钟叙点头, 然后双方才挂断了电话;站在盛京收容所的空地上,钟叙这才有时间看周围的情况, 入目所见都是进出忙碌的收容人员跟工作人员, 安夏宫发生的意外,让整个盛京收容所的人都动了起来。

    在原地等了五分钟左右, 钟叙就听到巫歧在身后朝他说话。

    “我看来我这两天都快赶上做你保姆了。”

    钟叙看到来人, 疑惑了下:“?”什么意思?

    瞧着钟叙眼里的疑问,巫歧走到钟叙身边,习惯性的吹爆了嘴里的泡泡糖, 然后才继续说。

    “刚得到上头的命令,让我带你前往安夏宫,这路程保姆可不就是我了吗?”

    带自己去安夏宫的人竟巫歧吗?钟叙也是惊讶。

    “你上头的果然有人,还是一方大佬啊,我算是明白了,之前让你跟着我们去盯着守护符的情况,那也是护着你呢?”

    “怎么说?”钟叙问。

    “这种程度的收容失效,第一时间不是跑,而是躲入收容所的设施中,然后才谋后续,情况不明的时候,逃跑不是最好的选择啊。”巫歧随口就解答了钟叙的疑问。

    原来是这样?他还疑问守护符验证的情况,有D级人员操作,有巫歧这个S级小队的收容人员看着,哪还需要他什么事?

    不过钟叙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不提身份,单以他现在所知道的情报,冀苏他们这一群他的往日好友就不敢让他遭遇危险。

    跟巫歧闲聊了两句,然后他们两人才一同朝着收容所外走去。

    早已经有特殊防护车辆等在了收容所门口,驾驶席上的司机捡到巫歧跟钟叙出来后也立刻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巫上士。”来人对着巫歧称呼并行礼。

    巫歧右手拇指跟小手指并拢手掌在左肩搭了下,回了一礼后说道:“车子交给我吧。”

    随后钟叙就跟着巫歧上了车,坐在车上后,钟叙想着刚才他们间行礼的动作问了句。

    “收容所人员之间行的这礼仪是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吗?”

    “这个啊,主要是区别军礼,意思倒也简单,代表守护男性女性跟第三性,收容人员需要守护他们,把他们的安危抗在肩上的意思。”

    得到解释,钟叙点点头,想到了什么然后就笑了笑说:“看起来应该是守护皇室、世家跟百姓吧?”

    巫歧边开着车边转头朝他看了一眼,道:“你这说法也有很多人认为,不过官方上肯定不能那么讲。”

    钟叙耸耸肩,后者的说法当然只是调侃,经过他当年跟冀望一系列的动作,这口号就算有人想也不可能公开说。

    车子驶出盛京收容所所在的中门大街一路朝着安夏宫开去,一路上本该人潮涌动的盛京内城,此时人烟稀少,在街道上行走的全都是军人,这些士兵全副武装的在街上巡逻,而原本此处的百姓则早就已经被暂时疏散离开了。

    钟叙响起,之前感受到的那场地震,震级至少八级,现在再一看盛京城内的建筑,却全都完好无损,除了住宅内的一些东西被震动摔倒。

    比起他离开前,这防震措施可要厉害多了,钟叙感叹。

    因为疏散了人群,盛京内城的街道空旷得很,钟叙他们的车子只花了不到五分钟就抵达了安夏宫外。

    经过几天的发展,现在就算在安夏宫外钟叙都能看到整个安夏宫正在逐渐变得虚幻,那古色古香传承了许多年的建筑正再被拖入五彩缤纷的梦幻世界里。

    车子停好,钟叙推门下车,站在安夏宫不远的广场上,钟叙抬头看着安夏宫上方那片虚幻得几乎让人看不清的瑰丽世界。

    此时广场外并没有之前随处可见的军队,毕竟面对异常事件,来再多的军队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他们都不禁止靠近安夏宫一千米内。

    钟叙他们的车子直接来到了冀苏他们这群人身边不远处。

    所以他们抵达时冀苏他们也都立刻知道了,等钟叙跟巫歧从安夏宫上收回视线走过来时,他也没有多客套的直接朝之前通话就跟他说可能有办法的钟叙询问起来。

    “你说你有办法?现在可以说说看了?”

    冀苏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立刻转头的朝他看来,就是护送钟叙过来的巫歧也是一脸吃惊的看向他。

    钟叙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再次把目光看想安夏宫的方向,片刻后对众人说。

    “你们谁先可以给我说说现在这个安夏宫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众人原本还期待着他一来就能够给出什么建议,毕竟之前冀苏跟他通完话后跟他们说的是‘钟叙已经有想法了’,但现在人是来了,却半点办法没给出,反而还要再看看。

    此时聚集在这广场上的人可不止是冀苏淳于文和墨铎他们,还有着1号收容所里的一些收容人员跟研究人士。

    其中一位模样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少女此时更是冷着脸,探究钟叙的目光也变为了不屑。

    “说什么有办法,来了却还要看看?这不是忽悠人嘛?还让那么多人等他一个,谁啊他。”

    少女这话刚出,就被他身边同样年纪的另一个女生给扯了扯衣摆。

    “你拉我做什么?我说的本来就是,我们刚才就一直在做研究,就因为他来,所以不得不暂时停下等待,等待就算了真要有什么高明的指示,那也不白等,现在这情况,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嘛。”

    少女的声音不算大,但在所有人都没说话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的清晰。

    而且她这话也没有被在场的人拦下,可见她的话还真是代表着一些在场人的心里的。

    钟叙转头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双年纪差不多的双胞胎,两人长得极为相似,模样清丽气质卓越,但却也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能分辨出谁是谁,一位性格火辣直来直去,另一位却沉静怡然温柔如水。

    见到有人质疑自己,钟叙倒也不在意,而且要问问题,钟叙索性就直接从这一对双胞胎开始。

    “你们说你们刚才在研究安夏宫,我想知道你们研究出了什么?”

    见钟叙直接挑她们来询问,双胞胎少女先是一愣,然后那性子火辣些的直接眉头一挑。

    “行,告诉你也可以,但是如果等下你有所行动,我希望能够带上我。”

    啧,这种时候还要跟他谈条件?想啥呢?

    钟叙也不理会她,转头对另一位沉静的少女问:“不然你来说说?”

    “呃——”少女先是看了眼自家妹妹,又才转头的看向钟叙。

    冀苏这时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立刻出声道:“好了,把目前调查到的情况跟钟叙说一遍。”

    命令下达,双胞胎少女对视了一眼,火辣那位更是吐了吐舌头。

    接下来也没人再哔哔,钟叙询问什么都有人立刻给出答案,钟叙没询问的也有人把调查到的都说了出来。

    随着钟叙得到的消息,3039也立刻开始对其进行分析。

    这期间,钟叙也跟着拧眉沉思起来,在场的许多人不知道钟叙的什么路数,在他沉思时也都没有出声打扰他,而是各自走开一段距离重新开始属于他们自己的讨论和试验。

    留在钟叙身边的也就只有冀苏墨铎他们几个。

    钟叙结合这些人给的消息,对安夏宫之上的梦幻世界有了一个自己的认知。

    他抬头看向从他到来后就一直没有看向他这边明显在出神的卜信然。

    他倒是有问题想要直接询问卜信然,但是卜信然的资料和梦世界的详细资料都不该是他知道的,至于其他的他借着3039也都知道了,此时也就没有必要再问一遍,浪费时间。

    “我要进安夏宫一趟,在旁边看也看不出什么来的,想要收容或者解决它,无论如何都要进去才行。”

    他这话让其他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但对于这个提议倒是没人觉得奇怪,收容物危险,但想要收容从来不是在外面看着就能收容的。

    “就像你一直居住在北沧市里亲自研究游方殿那样?”冀苏问。

    钟叙点点头,但心想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原本冀苏他们就准备了攻坚小队,之前进去过一队伍,只是到现在那一队都没有出来,并且在其中失联了。

    一旁的墨铎把这事直接说给了钟叙听,并道:“你还确定你要进去?”

    龙潭虎穴也要进啊,钟叙再次用力的点头。

    毕竟不管是出于解决异常的这方面还是因为这次出事的是冀望,他都不可能在外面心安无事的等待,这个世界里,跟他羁绊最深的便是冀望了,说是他亲手养大的儿子都不为过。

    作为爸爸,儿子出事了,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队伍很快就准备好了,进去的人包括钟叙、巫歧淳于文跟双胞胎,一共五个人。

    其他两个钟叙完全不意外,巫歧的能力他甚至亲自领教过,淳于文能够作为盛京收容所的所长,想来本领也不会差到哪去,但对于双胞胎少女,这两个人的选择钟叙就疑惑了。

    淳于文作为临时小队的队长,瞧见钟叙疑问也立刻给出了解答。

    “你别看她们俩模样柔柔弱弱的,但不管知识储备还是作战能力,在1号收容所里都是A级队员,如果有个S级的殉节者带领,她们都会是巫歧那样的S级组员。”

    听到这解释,钟叙不由诧异的看向她们。

    “看什么看?没见过我那么A的女人吗?我能吊打一百个你你信不信啊?”火辣少女朝着钟叙哼了声。

    钟叙嘴角微微一抽,心想,他还真不信;毕竟他虚化后,站在原地给她打,她都打不到他,别说打他一百个了,一个都够呛。

    临时小队处发前,钟叙才知道了双胞胎的名字。

    苏火火和苏水水。

    她们的性格还真是人如其名。

    在各自检查好随身装备后,临时小队开始朝着安夏宫内进发。

    钟叙虽然没有进行过操练,装备上除了大大泡泡糖之外,倒也给他发了个全,就算他不会用,当个人形运输库也能让装备多个备份。

    好在装备在负重上都很轻,否则钟叙这个没经过操练的人,还真不一定能够背得动。

    安夏宫门,原来是紧闭着的,想要进入需要里面的人摁下开关才行,否则不管是推是拉,除非破坏,不然根本就进不去。

    但现在,安夏宫的大门在他们眼前变成了一扇泛着虚幻光芒的大门,没有了原本的厚重和硬实,随着他们每一次一眨眼,大门都变换着虚影,甚至能够让人透过它看到安夏宫内的情况。

    “可以直接进去,但进去之后就会跟外界失去联系,里面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能够确定;绑着绳索,走得最远被撤回来的人也都只进入了一百米,连宫前的太和广场都没有走完。”

    双胞胎中的苏水水最先开口,并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些情况之前告知钟叙信息时已经说了一遍,这次重复也只是让大家更加小心而已。

    “走吧。”淳于文带头迈步,说道。

    众人点头,迈步小心的朝着宫门前进。

    钟叙的异常感知已经调动到了最大,此时在他的感知里,面前的安夏宫散发着无比庞大的混乱感,那感觉让靠近的他浑身汗毛倒竖。

    比起多闻寺的守护符给他的感觉,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强忍着心灵上的不适感,钟叙他们一行五人也迈进了安夏宫大门之中。

    一进入大门范围,钟叙就感觉到一种熟悉之感,但一时间他没有想起来这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他此时的所有注意力都在面前的视界里,就连进门瞬间脑海里响起的任务提示声钟叙都没有时间去理会,此时他入目不再是安夏宫的太和广场,而是一片白茫茫的虚假幻影。

    只要他们紧盯着一个地方瞧,视线内的虚幻物事就仿佛会变成真实的存在,引诱着观看着进入其中。

    这一点早就被淳于文他们知晓了,所以众人的目光从来不会在一处地方停留三秒以上,以防那些虚幻的景色在他们眼前成真。

    “大家小心,安夏宫内的地图之前大家都准确记忆下来了,现在不管面前出现什么景象,我们都要按照脑海中记下来的地图行走。”淳于文严肃的开口说着。

    当然没有任何人反对,众人不停的转移视线,脚下的步子却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队伍之中很安静,只有着众人呼吸的声音,而这呼吸声也没大家下意识的压低了,使得众人行走间都更加的悄无声息,安静的氛围也让所有人感觉到心灵上压力倍增。

    在行路间,钟叙终于凑了空看向系统面板上的人物界面。

    【紧急任务:解决梦世界侵蚀

    任务内容:因为某种未知原因,安夏国君主冀望在接触梦世界的过程中吞噬了大半梦世界,并且陷入了深层次的梦境中,随着他沉入更深层次的梦境,梦世界侵蚀现实的能量倍增,只要在他梦境里出现过的地方,都会成为梦境侵蚀的目标,在冀望梦境蔓延开时,想办法把冀望从梦境中唤醒。

    任务奖励:获得梦世界底层逻辑,并得到行走梦境的能力。】

    看着任务说明,钟叙心情有些凝重,这个梦境侵蚀果然是因为冀望的缘故,想办法把人唤醒真就是唯一的办法了,但在看到任务奖励时,钟叙心情不禁振奋了些,梦世界底层逻辑啊,知道了这个,梦世界对他们来说就不再是不可控的东西了,到时候不管能不能销毁,至少能够有最正确的办法进行收容了不是?

    快速浏览了一遍任务,钟叙对解决眼前这件事更是多了几分势在必得。

    此时在钟叙脑海里,3039也正在借助钟叙的感受不停的对他们所处的异常内进行着海量的分析,只不过文字刷新得太快,钟叙只是瞄了一眼就感觉头晕脑胀,只能直接收回视线,等待着3039的分析结束。

    众人按照着记在脑海里的地图路线一直往前走,顺利的渡过了最初的一百米。

    但一直等他们走到脑海地图里太和广场并走上台阶时,他们眼前虚幻的景色再次一变,变得比之前要更清晰了许多。

    接近着安静消失,各种话语声音瞬间挤满了众人脑海,好似有成千上万人在他们耳边窃窃私语,但声音又不大,让众人根本听不清楚这些声音到底说的是什么。

    这情况让临时小队里的五个人都是面色一变。

    “从眼前的虚幻开始,轮到声音的虚幻了。幻视、幻听,那么继续往前——”淳于文面色凝重的开口。

    不用他说完,大家都能想象到按照这个发展,视觉后面是听觉,接下来说不定就会有味觉、触觉,到最后他们走到中心时会不会变成五感真实,到了那时候,现实跟虚幻,他们就真不一定能够分清了。

    在原地停顿了片刻,众人才在淳于文的命令中继续开拔。

    行走在各种幻境之间,钟叙虽然不曾让自己把目光停留在一处超过三秒钟,但比起之前在太和广场上,这地方的幻境要清晰许多,所以眨眼间对一些熟悉的场景他都能够隐隐约约的辨认出来。

    心念一动,钟叙更留心起眼前闪过的场景来,然后经过十多分钟的辨别,钟叙认出了其中的好些场景。

    在他记忆里,那些场景都曾今是他跟冀望相关的记忆,甚至许多他都忘记的记忆,也都以这样的形式再次展现在他的面前。

    有些场景更是让钟叙忍不住的多注视几秒,但好在他都记着这次行动的准则,没有放任自己看下去。

    众人忍耐着耳边折磨人的话语,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着,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这心灵上的压力之外,他们还没有碰到太大的难题。

    直到他们深入到再一次多出一个真实五感。

    “好香!”

    突然间,走在最前头的淳于文低呼出声。

    他的话音刚落,其他几人也都闻到了各种各样的味道。

    眼前的幻影此时即使没有他们视线紧盯,也变得格外的清晰,就连耳边的低语声也都跟着大了许多,加上现在出现的气味,让他们晃神间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走到了街市之中。

    众人当即变了脸色。

    此时他们距离梦境侵蚀最初的发生地雍虚宫还有着一大段路程,按照这个发展,他们走到那里时,周围的一切都将会变成现实。

    在他们停下脚步时,站在最前面的淳于文迎面就开来了一辆车,下意识的,淳于文侧身躲闪。

    然后因为他的躲避,在他身后的众人眼里,淳于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

    剩余四人当即大惊。

    位于队伍第二位的正是钟叙,他当即大喊出声:“淳于文!!?”

    但是只是一侧身就消失的淳于文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就这么突然间的消失在他们面前。

    队伍最后的巫歧并没有注意到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忙询问。

    “怎么回事??”

    钟叙皱眉,双目四顾,想要从旁边虚幻的幻境中找到淳于文的身影,无奈却一无所获。

    “淳所刚才躲避什么?我余光就看见他侧身一闪。”钟叙身后的苏水水开口。

    钟叙回答:“我们看到的幻境是不一样的,刚才我也只能看到淳于文他侧身躲避什么东西,然后一眨眼就不见人了。”

    苏火火立刻说:“不能擅自去找,这地方先到到底是什么机制我们也没弄懂,不能因为找人再损失人员了。”

    “我建议我们先退回去,在稍微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时,不适合再往前走,不然没等走到,全减员了。”钟叙皱着眉说。

    位于队伍最后的巫歧也是这么个意思:“我同意钟叙的话,我们先后退。”

    队伍里没了淳于文,钟叙跟巫歧都这么提议,双胞胎自然也没意见。

    四人小心的转身往后退,花了几分钟才返回没有嗅觉的地带。

    接下来众人便开始各自分析其刚才发生的情况来,你一言我一语,但没有任何尝试,他们的猜测都只是猜测。

    这也是收容人员面对收容物时的无奈,猜测要么对,要么错,为了验证对错有时候甚至只能用人命来填。

    一直没有吭声钟叙此时正在看着系统面板上3039的分析记录。

    有一部分此时已经被3039特意节选出来刚在了一边,钟叙连忙看去。

    那是一段之前淳于文闪身后消失的视频,其中也有着系统的分析。

    “刚才的突发情况本系统记录分析了下,并尝试还原了淳于文尝试躲避的东西。”

    视频播放,在之前他们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一辆汽车正朝着淳于文急速撞来,这也是淳于文躲避的东西。

    “能感觉他去了哪吗?”

    3039说:“在他消失的时候,我感觉到他进入了另一个位面,也因为这样对他的感知就消失了。”

    钟叙抓住其中的关键词:“位面?”

    “对,在之前我感觉还不清晰,但等多了嗅觉之后,我能感应到你们眼前的虚幻似乎都是一个个位面,那是介于真与假之间的虚幻世界,对于里面的人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但对于我们来说他们又是虚假的。”3039话语严肃的解释了一句。

    钟叙立刻想到了什么,然后说:“是因为他突然跟那界面的车子进行了交互,所以被拉入那界面去了?”

    “目前看来应该就是这样。”3039给出了确定的答案。

    这情况下要怎么把人重新带回来?就算有办法,但想要找回那个淳于文进入的世界,那也无疑是大海捞针。

    暂停了跟3039的对话,钟叙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苏火火正激烈的跟着巫歧辩论。

    “这不行那不行,那就只能在这里被困住,我还是提议我来尝试一番,我有办法在消失前把得到的情报给你们,收容人员只要有能拿到情报的机会,从来都是不惧牺牲的!”苏火火大声的说。

    巫歧道:“还轮不到你来牺牲,逞什么能?你说的是最后没办法的办法,现在钟叙不还没说话吗?等听完他怎么说再决定!进来前,冀苏殿下让我们除了淳所之外就多听听他的。”

    苏火火当即转头朝着钟叙瞪了一眼:“回来后就一直沉默,也不跟我们讨论,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有的话你倒是说啊!”

    钟叙也不在意苏火火的强烈的态度,沉吟了一下后就把他跟3039讨论的结果换了个包装的说了出来。

    “一段距离增加一个感官,五感之中增加了3个感官就能够把人给欺骗过去了。”钟叙顿了顿又说:“之前我们不是看到淳于文是躲避着什么任何侧身后就消失的吗?我个人猜测,他是跟他眼前的幻境产生了交互,所以落入了那个幻境之中,这才使得他直接在我们面前消失。”

    “发生了交互?”苏火火喃喃:“你这说法有很大的可能。”

    苏水水这时候也搭话道:“之前我们一直往前走,不管眼前看到的还是耳边听到的都没有理会,所以才没有发生减员的情况。”

    巫歧听了也说:“试一试就知道了,我去尝试,腰间绑着绳子,如果我走出五百米没有发生意外,我会径自回头。”

    苏水水立刻就进行反对:“现在我们的人里,你的经验和战斗手段都是最丰富的,这种事情没必要轮到你,还是我之前说的那样,让我来尝试。”

    巫歧还想反驳,苏火火的姐姐苏水水却说道:“还觉得还是让我去吧,火火你性子太急不适合,巫歧你作为团队里最厉害的战斗人员也不适合做这个。”

    对于苏水水的话,苏火火还想反驳什么,但在被苏水水看了一眼后,当即乖巧的闭上了嘴,别看他平时咋咋呼呼的,但只要苏水水认真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乖乖的安静下来。

    看着他们三两下的决定了尝试的人选,钟叙心说,他还没吭声呢怎么就决定了?

    “你们都别争了,这个想法是我提出的,需要我来尝试,并且我能更确切的验证我心里的想法。”

    钟叙这一开口,其他三人都要反对,但他的态度却极为强硬,直接绑好腰身上的绑带,转头就朝着前面能让人多出虚幻嗅觉的地方走去。

    看着钟叙逐渐远离的身影,巫歧大声喊:“有情况立刻扯动绳子,我会第一时间把你拽回来!”

    钟叙摆摆手,应了声:“知道啦。”

    离开其他三人,钟叙再次朝着前方迈进,没有了其他人在身旁,一种孤寂的感觉瞬间就将钟叙给笼罩在了其中,似乎一个人时,不管是眼前的幻境还是幻听都变得格外的清晰,直到虚幻嗅觉出现,钟叙闻到了一抹记忆中的檀香味时,钟叙前进的脚步当即顿了顿。

    他侧头看去,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着他走来,似乎在对他喊着什么。

    钟叙眉头一皱,立刻转移开了视线,并忽视掉耳边的喊上。

    再次向前走,钟叙稳定心神按照这记忆中的路线进发,但没等他走出多远,前方再次走来一个人,一席黑与红色相叠的玄衣,繁复的长袍拖在地上,他身边还牵着一个人的手,两人正庄重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再之后,这人身边的场景和声音渐渐开始清晰起来。

    隐约间,钟叙瞥见这幻境里是一场婚礼,盛大古拙的婚乐在钟叙耳边响起,只是倾听就震撼着钟叙的心神。

    “叙哥!不可深听!!”

    3039的声音立刻打断了钟叙的倾听,回过神来的他当即一身冷汗。

    差点,差点就融入那片虚幻场景去了。

    在钟叙静心凝神时,耳边的古拙的婚乐消失,婚礼场景淡去。

    他继续往前走着,500米的距离,钟叙此时已经走了将近一半。

    此时钟叙眼前的幻境一个接着一个,让钟叙目不暇接的同时也格外的震撼,好在经过那婚礼场景后,钟叙格外的注意,并没有再一次的遇到危机。

    直到500米走完,钟叙确认了确实只要不进行交互就不会融入场景后心里松了口气,至少他们能够继续往前走了。

    想着钟叙就转身要往回走,但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身后突然产生了一个幻境,一个男人的身影径自出现在他身后,一把□□正直指着他的头,出现的人语气狠戾。

    “是你伤了他?可以,那便拿命来赔吧。”

    子弹弹出,钟叙想都没来得及想的便侧身躲避。

    3039的话都没来得及警告出口:“叙哥!”

    但3039的话声落下时,钟叙已经陷入了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幻境之中。

    原本模糊的景象和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清晰和真实,漆黑的房间里,钟叙被绑在椅子上,虽然没有触觉但却挣脱不开。

    他此时能够看清眼前朝他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冀望。

    一枪还不够,对方举着枪正朝他连连射击,身上似乎被射出了好几个血洞,但好在如今没有触觉,钟叙并没有感同身受,他只是睁着眼的看着眼前的冀望。

    看着眼前人狰狞而残忍的面容,钟叙心中微凛;眼前的这一幕是虚构的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钟叙不知道他此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但也正好符合了这个环境中他所替代的身份。

    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钟叙立刻思考起现在的处境来,他最先想到的是就是先蒙混过关,好好扮演一个死尸。

    缓缓闭上双眼,钟叙屏息静气,等待着下一步动静。

    没有触觉,但凭着声音,钟叙感觉自己这具尸体正被拖向房间外,他任由人拖着,切实的尝试了一遍死尸被拖的滋味。

    很快,他就被人挖坑埋了,一堆堆泥土撒在他身上,但此时的他只能闻到泥土的土腥味,好在不用感觉到身上的重压感。

    又在泥土里待了许久,钟叙才动用了化虚的能力,悄悄的浮出地面。

    染他庆幸的是,从游方殿任务重得到的能力,在这幻境中还是能够使用的。

    他此时虚幻成了一个黑影,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所以钟叙走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没入地底。

    从味道听觉跟视觉上来说,眼前的世界给钟叙的感觉就是格外真实,他想象,如果在更中心的地段,多了味觉跟触觉之后,这种环境世界跟真实的还会有什么差别吗?

    心中沉了下,钟叙微微吸了口气,然后决定探索一下这个梦境。

    毕竟来都来了,也不急着立刻出去了,能够查明这个梦境里的情况也是好的。

    虚幻的身体没有往外走,而是朝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飘去,走近了钟叙才看出来,这地方是一栋秘密监狱,是收监着许多不想公布给外界知道的罪犯的监狱,就是从前他还是终虚之的时候,钟叙也没来过几次。

    监狱周围跟监狱里面都有着许多巡逻人员,正常情况下没有相应手续的话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去的,借着虚化的能力,钟叙想进去倒是方便了许多。

    一层层的监狱往下看,这里关押的人基本上钟叙都不认识,索性最后直接奔着冀望所在的地方找去。

    有了目标,钟叙很快的就找到了冀望,他此时正在位于监狱六楼的一件办公室里,他坐在主位之上,正朝着下方低首的人训诫着。

    “终家那些人没必要再留着了,我不想再看到他们在我面前蹦跶,最迟三天,我需要看到他们服罪的证据。”冀望冷漠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下方的人也连忙应道:“是,属下这就是办,一定让终家人没有脱罪的借口。”

    听着他们之间的这对话,钟叙愣了一下,他马上想起了多年前,终家人被爆出叛国大案的情况,原来背后有冀望的手段在?亏他当时还以为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小子,做起事情来有这么狠的吗?

    接着听屋内的冀望继续说道:“一次两次的对虚之动手,虚之就是太善良了,让这帮子人得寸进尺,整天去他面前蹦跶恶心他,还想让虚之跟文蒙丝公国的公主联姻?做梦呢!”

    这话冀望并不是说给下面人听的,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但听在钟叙耳里,却也让钟叙很是吃惊,原来当初那件事情,冀望这么在意的吗?

    直到冀望吩咐完起身离开,钟叙才跟着他身后走了一通走去。

    看着讲上车,驶离,钟叙加速前进,眼看着冀望驶出监狱范围,钟叙也冲了出去。

    但是区别于刚才眼前的景色,钟叙发现自己冲回了原来的世界里,眼前不再是真实的场景,而是各种各样虚幻着还没有化作现实的环境。

    “我出来了?”

    正诧异当会儿,钟叙感觉自己腰间上的带子一下绷紧,远处的力道拉着他快速朝来路的方向把他拖了回去。

    ‘滴滴滴滴。’

    一连串滴滴声,是系统的提示音,钟叙忙看向系统界面,一串加红加粗的文字显现在钟叙眼前。

    3039高兴的声音也在这时候响起:“叙哥!经过刚才的一连串突发事件,我计算到了你能够快速前往雍虚殿的办法了!”

    钟叙也是心中一动,回忆起自己离开幻境的举动,他也笑了笑的说道。

    “我也想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V啦V啦,请多多支持呀!mua~

    读者“”,灌溉营养液

    读者“君烟”,灌溉营养液

    感谢感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