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24章 真实梦境

第24章 真实梦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钟叙此时还是虚化的状态, 他半个身子穿过雍虚殿紧闭的大门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肯定是梦境,不然自己原来的身体怎么可能活过来?

    心下这么想着,钟叙深吸了口气, 然后悄悄的接近庭院内依偎着的两人。

    雍虚殿的庭院里,有着一颗他喜爱的大叶榕, 这棵树生得极大,少说也有百十来年的树龄了, 根须从树枝上垂落,好些都经过特意的修剪,唯独一根树枝上的根须没有秀丽,任由那粗细不等的根须扎入地底, 让这一角落看起来像一个天然的竖琴一般。

    钟叙看到的两个身影此时就斜倚在这角落里放置的软塌上。

    冀望靠着背倚, 双脚踩在脚垫上,而终虚之则是直接把冀望当做了人肉靠垫, 脑袋直接枕在了冀望的腹部上, 似乎在打着盹, 手中拿着书籍打开着垂落在身边。

    在钟叙记忆里,他跟冀望之间就不曾有过眼前这一幕的亲昵。

    就在钟叙接近时, 一直让终虚之枕着的冀望抬起头朝他所在的方向看来。

    “谁?”

    从外面一路进来,钟叙也撞进过不少的梦境, 但在他虚化的状态下, 梦里的人从来没有发现过他;现在才刚一接近就被冀望一语道破,反倒是让钟叙吃惊了下。

    “在我的地盘, 还想躲吗?未免太小瞧我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在钟叙没有选择第一时间现身时, 冀望又开了口,紧接着以他为中心,一股肉眼可见的气场散发开来, 直接把整个雍虚宫内扫荡一遍。

    榕树的落叶,甚至地上的灰尘都被这股气场掀了起来。

    一直虚化的钟叙当然不受这些影响,但他所在的方位却还是被感应到了。

    冀望的视线也立刻朝钟叙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藏头露尾。”

    冀望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眼中厉色一闪,突然间一柄柄由虚幻空气构造成的利刃瞬间把钟叙包围了起来。

    3039同一时间也在钟叙脑海中惊呼道:“叙哥!别硬抗,你的虚化虽然能够抵抗能量跟物理的攻击,但是这地方规则完全是由对方构造,他要想伤到你,绝对能伤到。”

    一滴冷汗自钟叙额角话落,不用3039说,他自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所以钟叙马上做出了选择,他取消虚化直接显露出自己的身形。

    “钟叙?”

    在看到钟叙的面容后,冀望似乎立刻就认出了他。

    这反倒是让钟叙有些吃惊,梦中人能跟自己交互不说,还能认出自己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钟叙没回应他,冀望皱眉继续问道。

    钟叙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你认得我?”

    冀望从刚才开始询问时就用手捂住了终虚之的耳朵,此时钟叙开口问话,他先是低下头看了眼并没有被钟叙的声音吵醒的终虚之,然后才重新抬起头的对钟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说话小声点,别把虚之吵醒了,他午觉睡不够可闹人的。”

    钟叙:“……”我怎么不知道我睡不够会闹人?

    3039这时小声的插嘴道:“叙哥,你睡不够时,起床气确实挺吓人的。”

    淦。

    说完3039立刻乖乖闭嘴,钟叙哼了一声懒得理它,注意力也重新放回眼前的冀望身上。

    能交谈,能认出他,是不是说明眼前的冀望就是冀苏他们说失踪不见的本尊?冀望他融入这梦境世界中了?

    那么把眼前的人叫醒是不是就可以了?

    “你认得我,那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钟叙没有听话的把声音放低,而是故意的提高了声音超冀望问道。

    他声音一出,冀望立刻皱着眉朝他看来,眼里满是不快。

    这时,枕在冀望怀里的终虚之也因为他的声音而有了动作,只见他转身把自己的脑袋往冀望话里卖得更深,手上的书籍也被他拿来盖到了自己耳朵上。

    终虚之的动作让冀望升腾的怒意瞬间就消散了许多,也没再去看钟叙,就见他伸手在终虚之的后背上轻柔至极的拍打着,动作像是在哄小孩睡觉一样。

    “没事,你继续睡。”

    看着眼前冀望那温柔小心的架势,钟叙心里感觉十分的古怪。

    冀望这话是在跟自己说的啊,动作也是在哄自己,但现在那个被哄着的人却又不是自己。

    不打算让话题结束,钟叙看着冀望大声的朝他再次开口。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弄出的这个梦境正在侵蚀现实世界??你想把整个盛京都拖入梦境之中吗?”

    冀望安抚着终虚之的动作一顿,紧接着满是愤怒的再次朝他看了过来,那目光里此时充满了肃杀之意。

    钟叙这一次的说话声也终于把冀望怀里一直酣睡的终虚之给吵醒了。

    “谁呀,大中午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终虚之翻身坐起,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十分不快的朝钟叙这边看来。

    听着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脸作为另一个人的跟自己说话,钟叙感觉怪异极了。

    不等他回应,终虚之那边却像是先一步的认出了他。

    “钟叙?”

    疑问声从终虚之嘴里传出,然后就见他起身从软塌上站了起来,然后快步的走到钟叙面前,一脸开心的看着他。

    “我的小徒弟还真是你?你这是终于舍得来看你老师我了吗?”

    钟叙反倒是有些懵,这师徒关系完全就是他胡编乱造的,怎么在这里这个终虚之却真把他认成了徒弟了?

    在钟叙没来得及梵音的时候,终虚之伸手对钟叙的脸颊又捏有扯。

    “当时你走得那么任性,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了呢。”终虚之继续说着。

    终虚之一靠近他,他就闻到了他自己身上独有的檀香味,熟悉得他甚至都有些恍惚,紧接着就是脸上传来的触感和疼痛感,真实到不行的告诉他眼前的人似乎是真实存在的。

    “发什么呆呢?小徒弟?”终虚之又问。

    钟叙看着眼前这个离自己很近的自己,没忍住的伸手去碰触了一下他。

    他碰到了,握住终虚之的手腕就如同曾今自己的左手握住了右手一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终虚之?”钟叙轻喃出声。

    可终虚之明明就是我啊。

    “没大没小!你该叫我老师!”

    终虚之把手从钟叙手里抽回,然后直接抬手在钟叙脑门上敲了下。

    他们这边的互动也让身后不远处的冀望沉了脸色,就见他两步走到终虚之身后,一把把人扯了回来。

    “他来了你就这么高兴吗?到底谁才是你最心爱的徒弟?”

    冀望把人扯回来后就箍在了怀里,语气像是吃了几斤柠檬还要酸。

    钟叙看到,被冀望抱在怀里的终虚之好笑的转头在冀望的脸上亲了下,然后才说:“最心爱的徒弟当然是你啊,我这不是很久不见钟叙了,有些高兴罢了。”

    看到这一幕,钟叙刚才被终虚之的真实给震惊的心神终于缓和了许多。

    眼前这终虚之即使再真实那也不是真的,至少终虚之跟冀望之间不可能亲昵到能够说出这些话的程度,眼前的这人,这景,就算再真实,也是假的。

    何况,真正的终虚之,怎么可能有一个叫钟叙的徒弟呢?

    调皮了一句后就一直没有出声的3039,此时也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的说道。

    “真的是太以假乱真的,叙哥,如果不是我绑定了你,我都差点感觉面前这个终虚之可能是你了,让别人来看,怕是都觉得终虚之真的复活了吧?”

    “少说这些废话,你也在这这么久了,有没有分析出什么?”钟叙没好气的说。

    3039轻咳了声,然后连忙补救道:“进入雍虚殿后我就在进行分析,这里被一个特殊气场笼罩着,我分辨不出这种特殊的能量,眼前这里仿佛就是一个真实世界。”

    “你这说了就像没说一样。”钟叙不满。

    “我还没说完呢。”3039继续道:“外界我查不出来,但我查了下叙哥你的身体,我发觉你的五感神经被同样特殊的能量笼罩着,它能够让你把所见所闻都认定为真实,这也是为什么你一点都察觉不出虚假的原因,你脑子里的信号也已经被欺骗修改了。”

    这梦境世界,竟能让梦里的存在化作现实吗?

    钟叙心中微沉,再次抬头看向眼前的冀望跟终虚之,钟叙眼睛虚眯。

    这里有冀望所期待的梦境,有他日思夜想的人,他甚至能把自己想象和记忆中的终虚之具现出来,这个梦境对冀望来说是最完美的伊甸园,所以他宁愿沉睡在这梦境中也不愿醒来了?

    这种事情钟叙当然不允许。

    “冀望,终虚之已经死了,你在这梦境之中造出一个假的来就是他了吗?”

    钟叙这话一出,整个雍虚宫内顿时暗了下,碧空如洗的天际也跟着阴沉了起来,就连冀望怀抱里的终虚之都都顿了一下失去了一瞬间的神采。

    冀望当即双目赤红,凶厉的抬头看向钟叙。

    “你、闭嘴!”冀望一字一顿的开口:“虚之就在我怀里,他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死呢?”

    随着冀望认真的话语,所有停顿的景色再次恢复原状,阴沉的天气也恢复了蓝天白云,失去神采的终虚之也立刻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恢复过来。

    “好你个臭小子,这么久不见你真是欠收拾了是不是?”终虚之当即推开冀望,挽着袖子就要找钟叙麻烦。

    钟叙看着终虚之的反应,心想,还真是把他的性子摸得透透的,如果是他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确实会说出这番话。

    可假的就是假的。

    钟叙闭了闭眼,再次睁眼时视线冷漠怜悯地看着冀望。

    “终虚之要知道你把他丢在现实里,自己躲在梦境中跟一个虚假的他谈情说爱,你说他会不会看不起你?”

    这话如同一把尖刀直接刺入冀望的心口,顿时把他本就鲜血淋漓的伤口再次撕裂。

    “闭!嘴!”冀望怒喝。

    钟叙仰着下颌,目含嗤笑地看着冀望道:“是我说了什么事实让你接受不了吗?怎么一直在让我闭嘴?”

    他这挑衅的话语,直接让冀望怒不可遏,然后钟叙就立刻感觉自己被周身的环境给禁锢住了,仿佛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在压迫挤压着自己。

    钟叙直接虚化了自己的身体,使得那些对正常人来说极为恐怖的压迫感顿时消减了大半。

    “被我戳穿事实了?冀望你这个孬种,撑了这么多年了,就在我告诉你布恩比联盟国可能有复活的道具后你就沉浸在梦中了?也就是说你这些年都是在做做样子?其实你也不是一心想要让终虚之复活吧?”

    钟叙嘴里说出的话越加的不饶人,嘲讽完冀望,不等他回嘴,钟叙目标直接转向了被冀望幻想具现的终虚之身上。

    “这个冒牌货也不知道存在有什么意义?就是冀望你这狗崽子擅自幻想出来自我满足而已吧?虽然尽善尽美了,但假的就是假的,这就一个满足心里安慰的虚假幻想,有那么值得冀望你毁了现实也要留下来吗?终虚之要知道,肯定后悔自己教导了一个傻逼出来吧?”

    嘴炮之能钟叙这会儿是发挥到了极致,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这么肆无忌惮地嘲讽过什么人,他一直觉得语言的能力有时候可比刀子更能伤人,所以说话间他从来都是收着的。

    但这次为了戳破冀望的幻想,他倒是一点都不留嘴了。

    这也让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一面的3039给震惊了一番。

    3039小声嘟囔:“叙哥你的嘴原来这么毒的吗?以往的日子真是要多谢你的嘴下留情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尽说些有的没的?钟叙听着3039在他脑海里的嘟囔,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而钟叙面前被他肆意嘲讽的冀望此时正目眦欲裂的看着他。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突然的冀望朝着钟叙怒吼出声。

    旁边的终虚之也是恼怒的看着钟叙,他伸手拉起冀望的手,轻抚安慰,然后转头怒视着钟叙。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假的?这简直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事情,我活生生的存在你们面前,竟还你那个说我是假的?梦境?你是疯了吧?”

    说罢终虚之又转头安抚其冀望来:“你别听他瞎说,我在的,一直都在,我怎么可能抛下你独自死去?”

    冀望的怒气就这么被终虚之三言两语的安抚了下来,就见他一伸手就把终虚之轻搂到了怀里,因为怒意而颤抖的身体也在把人拥进怀里时渐渐恢复了平静。

    “没错,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你活得好好的,有温度,有思想,就是我钟爱的那人,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冀望紧拥着终虚之喃喃出声,随后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钟叙就感觉自己面临的压迫感再次飙升,紧随而至的是他被推出了雍虚宫范围。

    这一次就算钟叙保持着虚化的身体也完全抵挡不了,只能看着自己远离那座宫殿。

    等他被退离出雍虚宫范围后,就又被新出现的梦境给裹挟了进去。

    海水瞬间将钟叙淹没,咸涩的海水直接包裹着钟叙,让他动弹不得的压迫力此时也变成了海水的压力。

    猝不及防间钟叙呛了口水,然后才第一时间冲向了海面。

    “咳咳咳——”

    好在一直保持着虚化的状态,否则这突然被转到深海,那真是要了他的命了。

    心念一动,钟叙直接飘到海面上,看着不远处行驶的邮轮,钟叙也知道了他此时所在的梦境。

    这是他跟冀望乘坐邮轮出行的记忆,他们在这艘邮轮上整整居住了三个多月。

    钟叙左右四顾,这个梦境的范围比他之前经历过的都要大了,怕不是把他们穿行过的海洋都给具现出来了吧?

    虽然感觉上比不了之前那座雍虚殿真实,但在一般人眼里,这已经跟真实无误了。

    这么大的梦境,他想要穿过边界,得走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钟叙心中一沉。

    之前他都是仗着虚化的特殊,直接闯过梦境的边界回归现实,但当一个梦境范围大到这样一个程度的话,对他来说还真是麻烦了。

    3039问:“冀望那边你想用话语把人唤醒明显是不可能的了,他就算意识到什么,那具现了的终虚之也不放他走的,我感觉那梦境能够迷惑人心,让人沉浸在梦中。”

    “对,我也感觉到了,冀望会沉浸在这种梦里可能最初是半推半就,他自己也想体会梦境里的那种真实,但现在他也陷进去了。”

    钟叙说着抬手捏了捏眉心,心里念头急转。

    这种情况单纯的想把冀望叫醒完全是不可能的,就算冀望想醒来也会被梦境阻止。

    “还是用我最初的那个想法吧。”沉吟了一下,钟叙决心道。

    3039却还是不赞同:“叙哥你真的想好了?我是可以让你暂时回归终虚之的身体里,但是你真要回去了,那两样异常物的作用就会跟上你了,就算回到现在的身体里也解除不掉的。”

    钟叙:“……”

    沉默了半晌,钟叙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心中一动立刻就向3039询问道。

    “来之前我门在多闻寺外收容的那个异常守护符,你说我们能不能够向它祈愿让那两个我身上的异常暂时失效?”

    3039:“——!”

    听着钟叙的询问,3039立刻开始计算起来,并立刻连接上了盛京收容所里对对祈愿符的初步试验结论。

    资料上显示,盛京收容所的研究员在确认守护符能够实现愿望后就第一时间让D级人员尝试许愿特定的收容物异常消失,试验成功了,一个异常级别危害并不大的收容物在D级人员许愿后,它身上的异常却是消失了,但只消失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异常状态再次出现在原有物件上,并且原先对该异常物品的收容措施失效了。

    仿佛这一次的异常消失,让再次产生异常的该物品能力得到了提升和进化一般。

    3039快速查阅了这些资料后立刻把情况告知了钟叙。

    钟叙听完眉心直跳。

    向守护符祈愿确实可以让收容物异常效果消失,但半个小时后消失的异常又会再次出现,反而更强。

    这功能完全就是饮鸩止渴,除非半个小时内又办法彻底销毁异常物,否则只能面对更加强大的它。

    “收容措施失效说的是原有的办法失效,还只是收容措施失效?”钟叙急忙问。

    这两个肯定是不同的,办法失效那就得寻找新的收容办法,措施失效,那更换一个新的措施就是了。

    3039立刻回答:“目前实验资料显示,是收容办法失效。”

    果然,就没那么简单,能够让异常消失一阵,又能够用原有的方法重新收容,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那就用祈愿符让地缚灵暂时失效吧,我不能因为这个而只能停留在一个地方,至于‘长发公主的发簪’十年内对我来说效果也并不是不能承受。”

    沉吟了下,钟叙还是决定这么做。

    3039一通分析下来,也赞成了钟叙的想法,十年的时间也足够他们去想办法解决这异常了,而且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十年内他们就能够找到这个世界最初的异常物呢?

    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唤醒冀望并解决这场梦境侵蚀最为重要。

    有了决定,钟叙现在要做的是离开这个海洋梦境,然后去跟巫歧他们会合。

    一通试探,钟叙也找到了离开这海洋梦境的方法,他只需要朝着深海或者高空方向前进就可以,这两个方向是冀望梦里所没有构建完善的两处地方,钟叙选择一路朝天空深处飞去。

    虚化的身体如同幽灵,没有任何重力的可以随心所欲的移动。

    一路飞行近五百米后,钟叙闯过一层薄膜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现在的难题时,钟叙如何在这真实梦境叠加的地方确认自己和巫歧他们的位置。

    连着找寻了许久,钟叙花了三个多小时的终于找到了巫歧他们所在。

    等钟叙找到他们时,原本三人中就只剩下巫歧跟苏水水,那性子火辣的苏火火却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回来的钟叙第一时间询问起苏火火的踪影来。

    “苏火火人呢?”

    “我们在这里等你,让苏火火先行返回了,这会儿顺利的话应该已经走出去了。”

    又听着巫歧说他们一路来也在身后连接了绳索后,钟叙也才没有多问。

    他直接把自己这一趟的经历简单的告诉了两人,两人都听得连连皱眉。

    “君上醒不过来,甚至抗拒苏醒,这可不好办了。”巫歧说。

    苏水水一直注意着钟叙的表情,瞧见他一直平静的表情后心中一动,说:“钟先生胸有成竹的样子,是有办法了?”

    “办法是有,我也有六成的把握能把冀望叫醒,但至于我用的什么办法,请恕我不能告知。”钟叙点头。

    他直白要隐瞒的话让巫歧跟苏水水不由的对视了一眼,到了现在这情况,竟然还不能告知他们,这会是什么样的紧要事情?

    不过两人也没多问,由苏水水开口说:“你能保证你的办法不会让这场梦境侵蚀变得更严重吗?”

    “我是想把人叫醒,可不是想搞破坏的,至于为什么不能说,倒不是因为什么,而是时机不适合。”钟叙摇摇头。

    钟叙都这么说了,巫歧两人犹豫了下也同意他说的话。

    前线人员在面对为收容的异常物时有着第一决断权,他们决定的办法后勤人员跟外界人员都要无条件的进行帮助。这是对收容人员的绝对信任,也是为什么收容人员的收容意识考核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一项。

    智脑虽然现在不能连接外界,但人在身边的情况下还是能够使用的,所以一张由他们三人签订的决断协议被钟叙好好是存了起来。

    有了这东西,他出去后调用守护符也不用再跟外面的人叽叽歪歪了。

    没再停留,让巫歧他们继续待在原地等待后,钟叙直接虚化身形朝着梦境之外飞掠而去。

    比起进来时的小心翼翼,出去对于钟叙来说是得心应手的。

    半个小时后,钟叙终于离开了这个将安夏宫包裹起来的梦境,出现在了安夏宫外的广场上。

    脱离的第一时间,钟叙就回头看向安夏宫,他看到比起他们进去的时候,安夏宫已经看不到宫门所在了,那侵蚀的梦境已经扩大了许多。

    广场上的冀苏跟墨铎他们,一见钟叙出来,立刻就来到了他面前。

    “里面情况到底如何?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出来?”

    “淳于文他们呢?”

    面对两人急切的询问,钟叙简单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淳于文陷入梦境之中还没脱离,其他人都还安全,但不能轻举妄动。”钟叙回答了这两个问题,然后也不再跟他们继续啰嗦了。

    他直接把三人的决断书给拿了出来,然后说:“里面的情况十分复杂,说起来能没完没了,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等解决完在汇报。”

    冀苏跟莫多看了眼签着他们三人名字的决断书,也都点点头。

    墨铎更是直接询问:“说吧,你需要什么帮助?”

    钟叙也不啰嗦,直接把自己需要那最新收容的守护符给说了出来。

    虽然他的要求有些莫名,但决断书在那,他们也相信身处前线的他们的决断。

    很快,刚刚进行第一阶段试验完毕的守护符就被人护送到了现场,并小心的交接到了钟叙手上。

    钟叙看了眼护身符,深吸了口气,然后对众人说:“等着我的好消息。”

    说罢,钟叙转身再次进入了梦境世界。

    在他身后,冀苏、墨铎和卜信然都在看着他,莫名他,钟叙的身影给了他们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从前这一幕就出现这种他们眼前过。

    拿到守护符的钟叙在进入梦境后就要对它祈愿。

    这时候3039插嘴说:“叙哥,你说如果我们直接祈愿让冀望醒过来,你说可不可以?”

    钟叙一愣,心里也琢磨着这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但马上这个念头就被他否定了,因为这个愿望不可控的地方太多,梦境世界本就没有进行收容,再出意外,那事态会更复杂;所以钟叙还是决定按照最初的想法来走。

    “别搞事了,稳妥点为好。”

    这么想着,钟叙深吸一口气,然后对守护符进行了祈愿。

    “守护符,我希望雍虚殿内终虚之的身体上地缚灵的异常效果能够消失。”

    愿望说完,钟叙感觉手心上的护身符烫了一下,片刻后又恢复正常。

    除此之外一点其他的动静都没有。

    “这就行了?”钟叙诧异。

    3039这时候立刻感觉到了什么,连忙对钟叙说:“叙哥,终虚之身上地缚灵的效果消失了,我得带你过去了!”

    钟叙心中一凛,然后立刻原地盘膝坐下,然后让3039开始操作。

    感觉自己的意识一轻一重之后,钟叙再次睁开眼时,身处的地方已经换了个位置。

    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漆黑只有着微弱灯光的昏暗宫殿。

    作者有话要说: mua~终于暂时回到原来的身体啦~今天也是肥肥肥的字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染没有墨 ;带阴阳师 ;MostTim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