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我走后明君成了邪神[穿书] > 第27章 心灵扭曲

第27章 心灵扭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淳于文色变的脸, 钟叙这时候才也才想明白他这一路上在淳于文身上感觉到的不对劲了。

    偶尔,淳于文身上总是会表现出一些他自己会有的一些神态和小动作,合着淳于文陷入梦境里替代的人就是他吗?

    现在虽然脱离了那幻梦境,身份认知还是混乱了?

    淳于文被直白挑明后也是后退了两步, 神态羞耻狼狈地捂着自己的脸。

    “我知道!我知道我是谁!”他低喝出声。“可我他妈控制不住我自己!”

    淳于文说出的话让钟叙心里有了丝不好的感觉。

    就见他深吸了口气, 强行稳定住情绪重新看向他们, 但此刻淳于文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我开始以为只是有些不适应, 但在看到你,我竟然他妈的觉得我就是终虚之,是在那个梦里跟你朝夕相处被你喜欢着的人。”

    钟叙:“……”卧槽。

    冀望听着也是眼皮狂跳。

    淳于文咬着牙继续说:“这种认知让我现在下意识地想要弥补你,想要告诉你我可以跟你好!”

    钟叙心想,他这个被冀望求而不得的原主都没有这种补偿心理啊, 这他妈真是有点恐怖啊。

    冀望转过头神色凝重的看着一直安静呆在一旁的梦幻光影,他也没有想到这从梦世界原身身上撕扯下来的这片光影竟然有了规则的扭曲。

    “竟然还能心灵扭曲——”冀望喃喃。

    钟叙听到心灵扭曲这四个字也是心头一片沉重。

    心灵扭曲类异常效果, 在异常事物中是几乎无解的一种, 最恐怖的是绝对的心灵扭曲。

    他会改变一个人的心理,这种扭曲很多都是不可恢复的, 在钟叙看过的档案里,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类心灵扭曲异常物是一个歉疚人像。

    那个异常会让看到它的人, 因为任何事情而感到歉疚, 整个人所有的情绪就只会剩下这个。

    被他改变的人,会不停地把问题归咎到自己身上并道歉, 甚至连呼吸都觉得歉疚的程度。

    而能够抵御心灵扭曲的是心灵抗拒强的人, 只是目前为止,心灵抗拒最强的人也抵挡不住歉疚人像。

    现在淳于文在陷入梦境轮回后被心灵扭曲,想要恢复都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钟叙问3039:“他身上的心灵扭曲你资料库里有什么可行的解决方法吗?”

    3039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钟叙的问题。

    “全球的档案库里, 没有相似的心灵扭曲类例子,暂时情况是无解,不过——”

    “不过?”钟叙忙问。

    3039忙说:“只要叙哥你再多做几个任务,系统能够再次升级后,我就能联络上系统委员会的档案库,想来那里应该会有相似的例子,到时候应该就有解决的办法了。”

    “几个任务?”钟叙眼睛一亮,忙问起确切的数字。

    3039犹豫了下才说:“我也不知道啊,我感觉是几个,得看任务质量,然后根据得到的能量反馈,总之,不超过十个,叙哥,你要加油啊。”

    钟叙:“……”

    还不超过十个,真是敢说啊。

    不过好在也不是没有盼头,只是目前淳于文的状况只能暂时委屈他了。

    他这边在跟3039交流,那边淳于文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冀望这时再次朝着淳于文走去,这次他明显带着试探的意味。

    随着冀望的接近,淳于文心跳突然加速,属于终虚之的思绪和情感压了上来,让他明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但却不受控制地对眼前的冀望多出了些别样的心思来。

    “小、小望你不要再靠近了。”淳于文艰难的开口。

    小望、这是钟叙从前不连名带姓叫冀望时会称呼的小名,他这是又认知混乱了?

    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一副被自己鬼上身的样子,钟叙心中一口槽不知道往哪吐。

    冀望顿住脚步,果真不再接近。

    钟叙这时候想到什么,建议道:“冀望,你回到大殿里试试,别让淳于文见到你。”

    冀望听了先是看了钟叙一眼,然后点点头,立刻转身往寝殿内走去,直到冀望的身影在淳于文眼前消失,钟叙就看到淳于文似乎恢复了过来。

    淳于文这时正一脸心有余悸地看着寝殿的方向,然后一巴掌就往自己脸上抽去,像是想把那一脸红晕和心跳加速都给拍掉一样。

    钟叙看着淳于文脸上被自己抽出来的清晰掌印,咧着嘴吸了口气,光是看那印子钟叙就知道这一巴掌淳于文自己都没半点留情。

    直到淳于文平复了情绪,钟叙才听到淳于文咬着牙黑着脸地说:“以后他冀望在的地方,方圆十里内也别想我靠近!”

    钟叙嘴角抽了抽,但也十分理解,不受控制、不按牌理地被扭曲心灵去喜欢上自己兄弟,是个人也受不了吧。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钟叙问。

    淳于文转过头看向他,意识到他这情况还有钟叙这么一个知情人在时,淳于文的表情又扭曲了下,但能怎么办,只能接受了。

    叹了口气,脸色难看地回答起钟叙的问题来。

    “不见他之后好多了,虽然在一些行为上可能我还是会不自觉带上一些终虚之的状态,但只要不在冀望面前,我还是能够保持清醒的自我的。”

    听着淳于文的这番自我剖析,对于他心灵扭曲的程度也有了一些理解。

    “这情况看起来还算好,至少只是在冀望面前才会出现严重的身份认知障碍。”钟叙说:“你陷入幻梦境的时间还不算久就这样了,那些我们来的路上看到完全失去神智的人又会是什么情况?”

    钟叙心想,这梦境有着心灵扭曲的能力,那些彻底失去神智的人,是被心灵扭曲到彻底失去意识了,但被扭曲出来的心灵呢?

    一想到这些人一个个的可能都变成自己的样子,然后一个个对冀望爱意汹汹。

    钟叙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是瞧着冀望对他爱而不得给出的补偿吗?让那么多个人变成终虚之来爱他??

    想着钟叙就汗毛倒竖,一个个人被心灵扭曲成为终虚之,不管是出于什么想法,钟叙都不想这个情况成为事实,那对他这个本尊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淳于文也意识到钟叙话里的可怕,抹了把脸,然后对钟叙说:“我先出去跟外面的人会合,冀望这边你先留下来,其他人的情况我也会让人立刻检查,等事情全都结束了,你记得回盛京收容所一趟,你身上的异常也需要检查和备案。

    他说完,也不等钟叙答应直接转身就走,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落荒而逃的意味。

    等淳于文这边离开了,寝殿的门才再次被从里面打开,冀望此时也换了身衣服重新走了出来。

    这时候钟叙才意识到,淳于文要是走了,那这个雍虚殿里不就只剩下他跟冀望两个人独处了吗??

    糟糕,这可不在他设想范围内。

    钟叙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他此时紧张得感觉连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特别是冀望的视线放在他身上时。

    虽然明明知道自己换了个身体这件事冀望绝对不会知道的,但这世界这么诡异了,冀望再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特殊能力,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越想越害怕,钟叙最后还是选择了走为上策。

    “那什么——”钟叙指了指外面说:“君上你没事了,我就先去跟其他人会合了。”

    说着钟叙就想跑。

    “等下。”

    冀望的叫停让钟叙一阵头皮发麻,他僵住身子,木然地回头强笑着问。

    “怎么了?”

    “有事。”

    “……”

    有什么事吗???

    心中惊呼,钟叙脸上的表情差点的就裂了。

    “嗯?”

    冀望这时候也朝他走了过来,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冀望,钟叙真的有些慌了,心中更是焦急忙慌的朝3039询问:“冀望不会知道了吧??你确定他不会知道吧?”

    3039:“……”

    “你之前出现在我的真实梦境里,你说的话我还记得。”冀望站在钟叙面前不远看着他说道。

    梦里说过的话?不是认出他了?是因为他的话想找他麻烦?那也比认出他的好。

    钟叙心中舒了一口气连忙开始回想。

    然后他想起来了,在那真实梦境中他确实说了许多过分的话,但应该没啥问题啊。

    回想了一遍,钟叙稍微冷静了些,然后才开口。

    “我知道那是梦境,所以看到你为了那个假货不肯醒来,我说话就有些口不择言,抱歉。”

    冀望想听的可不是他的道歉,他看着钟叙眸色探究:“那个真实梦境,就连我都会被蛊惑,你为什么没有被蛊惑?当时又怎么肯定那个终虚之就是假的?”

    钟叙心想,你要这么问,我能说的可就多了。

    “我因为状态特殊,你看。”说着钟叙直接虚化了身形,化作了仿佛不真实存在的幽灵状态然后又说:“至于怎么确认老师他是假的,因为众所周知,我老师已经死去快三十年了,而且,就算他还活着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对他的心思,更别说跟你那般亲昵了,所以那梦境再真实也是假的。”

    这话听在冀望耳里,直接让他脸色一黑,周身温度直接降至冰点。

    感觉到冀望那冷然的态度,钟叙眨眨眼,自己说的这可都是大实话。

    也因为太实话了,直戳冀望心脏不说,更是让冀望心中怒意升腾。

    “滚。”

    “好嘞。”

    别人被叫滚那肯定会不爽,但谁叫钟叙巴不得呢,眉眼中的郁气因为冀望这话清晰可见地散去,二话不说地转身就走,他是真怕跟冀望再单独相处下去了。

    一溜烟小跑着出了雍虚殿,看着眼前这个彻底恢复如初的安夏宫,钟叙长出一口气。

    这宫殿现在是恢复了,但那些在宫殿中做事意外陷入梦境中的工作人员怕是都难以恢复了。

    想到可能有几百个终虚之化的人,钟叙的好心情就到此为止了。

    带着沉重的心情,钟叙一步步的朝着宫外走去,没等他走多远,冀苏跟墨铎已经最先带着人向他们这边走来。

    “你怎么出来了?冀望呢?”冀苏快步来到钟叙面前询问。

    “他没事,我待着也是待着就先出来跟你们汇合。”钟叙瞥了他们一眼,没有看到淳于文,“淳所怎么样了?”

    “他带着人对安夏宫的人员进行救护,然后一起回了收容所,现在只要冀望那边没事,一切都处理妥当了。”墨铎回答。

    钟叙点头,“哦,那我也跟着回收容所吧,这边已经没事了,我身上的情况,还得作报告呢。”

    墨铎身边的卜信然这时候也说道:“我也不进去了,淳于文说那梦境光影就在庭院里,我去不适合,我跟钟叙一起去盛京收容所吧。”

    他这提议,墨铎自然没意见,揉了把卜信然的脑袋后说:“嗯,你跟他一起回去,在那等我,这边处理完了,我来接你回家。”

    众人短暂的交谈完毕,钟叙和卜信然就跟冀苏和墨铎他们分开了,两人一路出了安夏宫。

    坐上停留在外的车子前往盛京收容所时,钟叙看了眼身边的卜信然,想到他无梦人的身份,拐弯抹角好奇地问道:“你刚才怎么不一起进去?”

    “你要回收容所,我当然要跟你一起走了,你现在的情况,半路自己跑了怎么办?”卜信然随口说道。

    钟叙心想,我听你乱扯,真要担心自己不去收容所,随便找个人来跟着他一起去就是了,哪还需要他卜信然亲自护送。

    嘴里,钟叙也是无语的说道:“我看起来是那么不守信用的人嘛?”

    卜信然笑笑地道歉:“我开玩笑的,我其实是因为一些不方便说的原因啦,也没什么的。”

    知道卜信然不会说,钟叙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转头看向车窗外,此时外面已经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天边的黄昏也染上了墨灰,往常的这时候,正是街上最热闹的时间,而现在整条长安大道,从内城通往外城的这条要道上,就只有着他们这一辆车子在行进。

    “一次异常事件出现,真就是一次灾难。”

    钟叙小声的喃喃。

    车内很安静,他的话再小声,卜信然也能听到。

    这种认知在异常事物最开始出现的那几年里他们就已经有了深刻的认知了,所以此时已经有了习惯成自然的感觉,只要没有出现大的伤亡,那就不算灾难。

    “那些在安夏宫中被救出去的人怎么样了?”钟叙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问出来这个在他心中十分沉重的问题。

    卜信然回想起那些人被抬出时的样子,眉心蹙了下,声音低沉地说。

    “情况都不是很好,所有抬出的人无一例外地都没有了自主意识,具体情况还得等他们回了收容所检查才能清楚。”

    钟叙紧抿这嘴唇,心中的忧虑更甚了,接下来的路程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因为道路的空旷,只花了十多分钟车子就载着他们抵达了位于中门大街的盛京收容所。

    此时的盛京收容所的治疗大楼一楼的房间里人满为患,单单从安夏宫内救出的人就不下数百。

    钟叙跟卜信然走进治疗大楼后,经过那一间间病房时就能看到里面卧着许多双目呆滞的人,那些人看起来似乎对什么都没反应的样子。

    看着房间里有男有女,有些甚至还很年轻,钟叙就觉得压在他心间的石头更重了几分。

    他们没有在病区多待,直接去了淳于文此时所在的研究室。

    研究室外此时还站着两名警卫,在看到他们来到时,两人都同时朝卜信然行礼。

    卜信然把三指搭在肩膀上回了一礼,拉着钟叙等待他们禀告。

    一会儿后,钟叙跟卜信然才被允许进入实验室。

    这还是钟叙第一次进入收容所的实验室,看起来跟平常的医疗实验室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此时一群身穿白衣的研究员围在一个虚拟影像面前,不时地低声讨论着什么。

    钟叙跟卜信然走过去,一位40岁左右的女士转过头来朝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稍等,然后就又转回头地去研究着什么。

    等走近了,钟叙才看到被他们包围在中间的虚拟影像在播放什么。

    那是淳于文的虚拟影像,影像十分真实,就如同真人站在他们面前一样,此时影像里的淳于文正在测试着什么,他的对面存在着冀望的形象。

    这是已经开始对淳于文的心灵扭曲程度开始进行测验了吗?

    钟叙眼神一凝,身子前倾地也认真看了起来。

    即使没有重头看,只是看了这么一会儿,钟叙就从淳于文的表现里认知到,只要冀望这个形象出现在淳于文面前,不管是视频还是照片,对淳于文都会产生影响。

    再继续往下看,在冀望的形象出现时,钟叙看到淳于文身上多了许多跟他神似的表情和动作,测试里虽然该做什么还是会做什么,但让人感觉就是从气质到动作上,会变成另一个人。

    “不用再试了,先停下来吧。”人群里,负责这次实验的主要负责人李明开口说:“已经确认了,只要冀望的形象出现在淳于文面前,他的心灵扭曲就会出现,让他不自觉地成为终虚之。”

    顿了顿,李明才继续道:“好消息是,这心灵扭曲只改变了身份的认知并对冀望有着异常的感觉,在思维上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清醒,并不是灾难性的心灵扭曲。”

    他说着总结,其他从头看到尾的研究员也有着同样的结论。

    “看来以后关于君上的形象不能再出现在淳所长面前了。”有人小声的说。

    “这还算好了,至少能够控制,算是坏事中的好事吧。”有人点头。

    众人低声讨论,李明则是在说完总结话语后就开始低头沉思,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来了这么些时候,他们测验也都测验完了,但暂时地还是没有人来理会钟叙跟卜信然两人。

    卜信然在钟叙耳边小声说:“这些研究员做起研究来就会忽略旁边的人,再等等吧,等淳于文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位于实验室最里边的房间门打开了,淳于文脸色苍白地从里面走出来。

    视线扫了眼实验室里的研究员后才看向钟叙跟卜信然。

    卜信然抬手朝着淳于文摆了摆,他看到了点点头。

    众位研究员在看到他出来后,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嘴不再讨论。

    淳于文抿着嘴走过来,负责人李明把情况简单地跟他汇报了下。

    其实不用他们说,作为当事人的淳于文现在也了解了自己的情况,不好,但也没有到最坏的情况,还能接受,只是对他来说以后冀望这人就是禁忌。

    “我的情况是这样,对那些从安夏宫救回来的人有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地方?”淳于文问起其他人的情况来。

    李明叹气摇头:“暂时还没有,虽然你们都是陷入梦境当中,但是你比起他们待的时间要少得多,至少你还有意识,现在他们的主意识还是没有反应。”

    淳于文听着沉默地点点头,然后才把视线转向已经在一旁久候多时的钟叙跟卜信然那边,主要是看向钟叙。

    隔着一段距离,钟叙先是看着淳于文脸色不好地走出来,又跟那研究员说了一阵后把目光看向了他。

    他知道,要轮到自己了。

    果然,接着就看到淳于文抬手指着自己跟那个实验室负责人说着什么,对方也转头朝他看来。

    迎着他们的视线钟叙笑了笑,并点点头。

    等淳于文带着李明走到他面前时,钟叙就听到那研究员第一时间朝自己询问。

    “你身上有异常?是来做检查和备案的吧?可以到旁边的房间里展示一下吗?”

    “当然没问题。”

    决定坦白的时候,钟叙就知道会被人研究,他这能力是系统赋予的,没有那些让人头疼的副作用并安全得很,所以对于检测钟叙是没意见的。

    至于回到原身之后因为灵魂连接,‘长发公主的发簪’这个异常状态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钟叙就不打算坦白了,说出来可没办法解释。

    坦然答应后,钟叙就直接走向了刚才淳于文走出来的房间,进入并关上了门。

    房间并不大,纯白色没有任何东西,钟叙一眼就能把房间看全。

    “可以开始展示你的异常了。”

    声音在房间内响起,钟叙心念一动,直接虚化了自己的身体。

    安夏宫内,冀苏跟墨铎两人进入雍虚殿时,冀望正站在庭院里。

    他们一进入雍虚殿,除了看到冀望之外,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大榕树下的那不同寻常的梦幻光影。

    有淳于文之前的告诉,他们立刻就在脑海里把眼前的东西给对上了;冀苏跟墨铎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到底是怎么把这东西给分裂出来的?”

    墨铎走到冀望身边,看着那片梦幻光影脸上就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冀望看到他们来时也把目光从那梦幻光影身上收了回来,看到冀苏跟墨铎两人后,他沉默了一下才说:“走吧,天黑了,有什么话我们到屋内再说。

    等三人一同进了偏殿,各自坐下后,才由冀望再次开启了话题。

    冀望问:“外面情况怎么样了?老淳他人呢?”

    “糟透了,之前在安夏宫工作的人几乎全灭,几乎没有人有自主意识。老淳他回收容所检测自身情况了,但心灵被扭曲是肯定的。”冀苏声音冷硬的说道。

    冀望眉角狠狠地抽了下,下一刻他闭上了双眼。

    “抱歉。”

    许久,冀望才沉声说。

    “只是一声抱歉???”冀苏还是没忍住的朝着冀望质问起来:“大哥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那个梦世界会分裂?还跟着你到了安夏宫中来??”

    墨铎也插嘴:“我也想知道,你只是去接受梦魇,这件事应该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为什么突然就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的心灵抗拒是除了信然这个无梦人外唯一可能完全无视梦魇效果的人,而且你出来的时候明明还是好好的。”

    冀望边回想着边说道:“我从1号研究所出来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已经开始陷入梦境中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冀苏和墨铎听着都皱紧了眉头。

    “梦世界发生了变化,我当时以为我接收的是梦魇,但其实不是,而是这团梦世界分裂出的另一半个体,他给了我一个渴求已久的美梦,然后让我不自觉地沉浸其中,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做梦。”

    冀望回想着当时的情况,把自己复盘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这话听得冀苏跟墨铎两人都是汗毛倒竖,因为他们想到一件事,只要是异常事物发生了特殊的变化,那就代表着他的逻辑更新了,原有的收容措施将会对他没有作用。

    而现在1号收容所里的那个梦世界还是用原来的收容办法收容着。

    瞥了眼冀苏跟墨铎色变的脸,冀望就知道他们担心的是什么。

    说:“暂时不用担心,到现在为止都只是我带走的这团梦世界出现了异常,那代表着地下那团还算稳定,我刚才也跟眼前这团梦世界幻影交谈了下,得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冀苏急切的问。

    “分裂过后的他们,眼前这团得到了我梦境的辅助成功分裂,原有那个暂时陷入类似于沉睡的状态,时间会在半年左右,只要期间没有人提供梦境就能暂时安稳。”冀望说。

    这话,虽然让冀苏跟墨铎半信半疑,但他们也知道冀望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所以也就暂时松了口气。

    至少对于地下那团梦世界,他们还有半年的缓冲时间。

    冀苏又问:“对了,钟叙到底是怎么把你从沉睡中叫醒的?”

    “钟叙叫醒了我?”冀望一脸的诧异。

    墨铎也点头说:“对啊,之前就他一个人能够平安从安夏宫中出来,然后手上拿着其他人同意的决断书,说是全权由他来处理。”

    “也没想到还真是被他解决了,刚才见面也没来得及问他。”冀苏也感叹着。

    这已经不是钟叙第一次展现他的神奇了,第一次是在北沧市游方殿的异常事件上,钟叙给出了合适的办法;第二次是察觉到旁人察觉不到的多闻寺异常守护符,这就不说了,这第三次,面对梦世界侵蚀这种短时间内没有很好办法的灾难性异常,他又第一时间地想到办法并解决了问题。

    简直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现在都还不是正经的收容人员啊。

    而听着冀苏和墨铎的感慨,冀望脸上闪过一丝惊疑。

    “你们说是钟叙把我叫醒的???”他声音都提高了几分:“他是怎么把我叫醒的???”

    冀苏跟墨铎也没有想到,冀望会惊讶这个,他也不知道吗?

    “钟叙说要唤醒你,然后重新进到这雍虚宫没多久,梦世界就开始消退了,我们也都一致以为是他叫醒了你,难道不是?”墨铎看着冀望的神态,虚眯着眼道。

    犹豫了下,冀望才决定对他们两个人说出实情。

    “你们跟我进寝殿,到那里我们再说。”

    说罢冀望转身先走出偏殿,冀苏跟墨铎两人诧异之下才连忙跟了上去,只是在踏入雍虚殿的寝殿前,两人脚步都顿了一下,然后才一先一后的接连走进去。

    这寝殿,自从冀望把终虚之的尸身放到里面后,冀苏跟墨铎他们这些人就没有机会再进去,也就是不久前那次计划给终虚之种下地缚灵,所以才有其他收容人员进入。

    现在冀望邀请他们两人进入这间寝殿,冀苏跟墨铎都是惊讶的。

    一直昏暗无比的寝殿,这一次被冀望打开了灯光。

    寝殿深处的床上,终虚之如同熟睡般躺在暗红色的雪绒被里,那不甚艳丽的红色却反倒衬得终虚之苍白的脸上仿佛多了几分血色。

    坐到床上,冀望目光痴迷地看着不久前刚清醒过来的男人。

    他伸手帮终虚之理了一下并不乱的发丝后,才说出了让冀苏跟墨铎都吃惊不已的话。

    “我是被虚之唤醒的,他刚才真切的醒过来了,不然我还一直沉醉在梦境之中,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

    “!!?”

    “!!!”

    他的话,让冀苏跟墨铎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要不是他们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惊色,他们肯定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不是,大哥你在说什么?”冀苏最先反驳冀望:“你说虚之哥哥他醒过来了?还是他叫醒的你??”

    “冀望你真的不是把梦境跟现实搞混了吗?终虚之醒过来了?”墨铎也惊疑的问道。

    这时冀望也转过头来看向他们,眸色清晰神情认真,让墨铎把他嘴里把没来得及说完的‘怎么可能’都暂时咽了下去。

    “如果是梦境,我根本不会醒过来。”冀望笃定的说,然后又重新转头把视线放回在终虚之身上。“虚之还活着,只是身体死了,灵魂一直在沉睡,他说看到我陷入梦境之中,所以把所有的魂力都用来苏醒,就为了叫醒我。”

    听着冀望这说得煞有介事的话,不管是冀苏还是墨铎,此时都被这个消息震惊得无以言表。

    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认为终虚之就是死了,死透透的了,就算用异常事物来复活,这复活过来的人还是不是终虚之,他们打心底的都有着一个问号。

    但现在冀望跟他们说,终虚之不久前才苏醒过来,他身体确实是死了,只是灵魂还活着?

    这话听起来简直比天方夜谭还夸张,而且可能吗??

    震惊过后,冀苏跟墨铎都暂时地冷静下来,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双眸之中他们都看到了怀疑。

    或许,这可能真的就只是冀望的一次臆想,分不清现实跟梦境的界限,把梦世界这异常给他幻化出的假象当成了真实。

    这也是最有可能的事情。

    毕竟比起一个物理上已经确认死透的人,过了将近三十年在没有任何特殊异常下又自己活了要可信得多。

    冀望没有回头,但他似乎也知道此时沉默的两人心中的想法。

    他轻笑出声。

    “呵。”冀望说:“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么你们来看看吧。”

    说着,冀望把被子里终虚之的手腕拉了出来,同时又重新把他身上的被子掖好,然后才从床上站起身。

    看什么?

    听着冀望的话,冀苏和墨铎都是不解的。

    冀望站在床边,侧开身说:“你们现在用你们的智脑对虚之进行检查,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结论?什么结论?”墨铎问。

    冀望眼睛看向自己的弟弟,侧头示意他去尝试。

    等看大冀苏伸手按向终虚之的手腕,冀望才勾唇笑道:“一个虚之才死亡不到两小时的结论。”

    床边,冀苏确实按照冀望说的进行了检查,随后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那搭在终虚之手腕上的手此时更是搭都搭不稳。

    墨铎看到冀苏此时的状态也是瞪大了双眼,他没有再继续问,单只是冀苏的状态就足以说明问题。

    终虚之不久前真的活了过来。

    “虚之哥哥,你没死……”冀苏更是失神的呢喃。

    冀望看着惊得呆住的自家弟弟,伸手就把人从终虚之身边扯走,并重新占据了终虚之身边的位置。

    “所以,我醒来是虚之唤醒的我,不是那姓钟的。”冀望冷漠的说道。

    什么人都敢来抢他家虚之的功劳?有他钟叙什么事?

    旁边,冀苏被终虚之真的还活着这件事震撼了心神,一时间都回不过神来,而墨铎虽然也震撼万分,但好在他清醒得很快,所以他也听到了冀望这冷漠的话。

    对此他也没话可说,甚至不由得也跟着想,这钟叙不会是重新进来后碰巧梦境开始消散,所以就想把功劳归咎到自己身上吧?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整个梦世界里的人就他能随意穿梭梦境,然后之前还解决过游方殿的事,他真要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也没有人会怀疑他。

    只不过这次谁也没想到叫醒冀望的不是偶然,而是终虚之这个基本不可能的存在。

    想着,墨铎都叹息的摇了下头,年轻人啊,面对荣誉还是经不住诱惑。

    钟叙此时是不知道他们这两个人心里的想法,否则一定呵呵他们一脸。

    “现在钟叙就在收容所里做检查,淳于文的初步检查应该也结束了,一起过去看看?”墨铎提议。

    冀望想到那些在安夏宫工作的人,因为他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而且还有很大可能恢复不了,那因为终虚之的情况而明媚的心情也沉了下来。

    冀望握了握终虚之的手,低头在他手背上亲吻了下,然后才起身下床。

    “走吧,一起去。”冀望说。

    直到被推着往外走,冀苏才从终虚之还活着的这条惊天消息中缓过劲儿来,他不舍的回头看了寝殿深处终虚之所在的床铺好几眼,最后被冀望眼含厉色的推了出去。

    “哥、大哥!能让我平日也来看看虚之哥哥吗?”

    “不能。”

    “大哥!”

    “想都别想。”

    冀望拒绝得干净利落,这人现在还没复活呢,他是一点都不想让其他人进来打扰他跟终虚之独处的时光,虽然这种时光他并不想要,但此时终虚之是毫无防备的状态,这样状态下的人,除了自己,冀望是一点也不想给别人看到。

    一路上继续难得大哥长大哥短的叫着冀望,就想从冀望那里获得一个再次去看望终虚之的机会。

    坐在他们旁边的墨铎看着眼前这难得一见的一幕,眼里有着难掩的笑意。

    多少年了,这两兄弟基本上都是一见面就互看不顺眼,这种状态也只有追溯到从前终虚之还在的情况下才能见到了。

    如今又因为终虚之还活着,似乎二兄弟真的又回到了从前。

    很快一行三人就抵达了盛京收容所。

    此时的医疗大楼已经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只有着静默的灯光在照耀着。

    男人经过病房一路走到实验室,这一路过来三人也变得格外地沉默。

    “这些人要是找不到办法恢复的话,怕是要一辈子就这么躺床上了。”墨铎说。

    冀望他这些年虽然也一直想着让这个世界一起烂掉算了,也不再去管手下人的死活,但在重新见到终虚之之后,他那被他埋葬的恻隐之心和内疚之意也都重新长了出来。

    就像他跟终虚之说的,只要终虚之在,那他就会做一位绝世的明君。

    冀望说:“如果他们醒不过来,那就给足他们家人抚恤,之后这些人的一切看护都由皇室出资。”

    听着冀望说出这番话,冀苏跟墨铎也感慨良多,真的只要终虚之还活着,他们的这位君上就绝不会让人失望。

    说话间,三人也来到了实验室。

    实验室里,钟叙还在进行着能力检测。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日万呀~我知道我虫子多,前面抽空我会改的,这章也尽量看了,如果还是没发现的请大家告诉我,麻烦了=3=一条虫子20晋江币呀。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星星星星涵、晚宁啊啊啊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尊 ;啦啦啦、荨阿四 ;煮酱坟菇、禁纹 ;

    爱你们 mu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